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一章  
   
第一章

這是一個青色的世界。 街道、門窗、過往的人和車輛,都像被這種冷色調的顏色淋過一般,連天空也是一片灰青,青得讓人,心寒! 我站在十字街口,無數的車輛和人流在我身旁經過,我低著頭,不敢與他們直視。 為什麼? 如果我和他們對視,他們就會發現,我並不是他們這個世界的人,因為。 我是人,而他們,卻是游魂! 游蕩于陽世,沒有進入輪回的魂魄,他們最渴望得到的,便是生人的軀體,也就是平時我們常說的“替死鬼”。 這個世界是在陽世,亦或是陰間,我並不清楚,但我出現在這里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有一點我必須申明,我不是什麼捉鬼大師,也不是那些能自由出入陰陽兩界的異人,導致這一切發生的原因,無非只是我的八字,超輕! 輕到可以飄到天上去! 這是當年為我批命的算命先生說的話,八字輕,命魂不穩,陽氣弱,易招邪穢,在我小時候,每天都必須和老爸呆在一起以壯陽氣,待成年之後,盡管陽氣有所增強,卻還免不了有時會撞上“好兄弟”,更會在熟睡時,突然便來到這個世界。 一個老人牽著一個小女孩的手經過我的身邊,卻在我旁邊停了下來,我們一起站在街口,她們站得安穩,我站得腳肚子真發抖。 我屏住呼吸,一呼吸,便會被他們發覺。 小女孩仰起頭望著我,我把臉別過一邊,盡管沒有和她對望,但眼角的余光卻看到,小女孩的眼睛里,盡是一片黑暗的混濁。 她突然露出一個笑臉,咧開的嘴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鑽動,小女孩用尖利卻天真的語氣叫道。 “奶奶,這哥哥好奇怪,我聽到他的身體里有什麼東西在‘撲撲’直跳。” 丫的,連老子的心跳聲你也聽到! 我不由在心底暗罵一聲。 事情變糟了! 那老婆婆也望向我,她伸出雞爪般干枯的手摸向我的胸膛,那手出現在我的眼皮底下,卻是一只如干枯的樹干,布滿暗紅色裂痕的鬼手! 恐懼壓過了我的理智,我大叫一聲,朝街口沖了出去。 那老婆婆只是“嘿嘿”直笑,小女孩也跟著笑了起來,最後,仿佛整個青色世界都在大笑。 數輛車閃避不及撞上了我,卻如一堵虛影般任由我穿過。 我甚至看到車上的乘客在見到我時,盡皆露出惡意的笑容。 “捉住他!” “捉住他!” “捉住他!” 他們開始叫嚷,我沒命地跑著,街道、小巷里奔出無數的人影,他們鐵青著臉孔,發出讓人心悸的叫聲,我這個陽間的人,就如同火焰一般,吸引著無數的飛蛾,但問題是,我這火焰太弱,而飛蛾太多,多得只要被他們追上,我這火焰估計就得滅了。 一道青色的洪流在這個世界中奔騰,而河流的前端,我沒命地奔跑著。 眼看就要被他們追上時,一道亮光刺破了青色的世界,我朝那道光奔去,然後。 我醒了。 大汗淋漓,醒在自家的床鋪上。 老媽正坐在我旁邊,不斷打著我的臉,一臉的焦急。 “強仔,又做惡夢了?” 我笑了笑。 “沒事,他們又沒追上我。” “要是被他們追上,你就回不來了。” 老媽一臉的擔憂,從口袋里摸出一道折成三角形狀的黃符。 “你今天要到新公司上班,把這個戴上,除穢氣。” 盡管我不認為老媽這些三天兩頭到寺廟里求的所謂靈符能讓我不碰到那些東西,但我還是乖乖戴上,省得她老人家擔心。 用過了早餐,我開著車到新公司上班。 在這里,我重新介紹一下自己,本人姓王,單名一個強字,就如諸位看到的,我是一個八字超輕的男人,男人陽氣弱得像我這樣的絕對是絕無僅有的了,但除了容易撞鬼這一點之外,事實上,我的能力還是不錯的,盡管現年只有27歲,但已經被一家服裝公司招聘為設計總監。 今天,正是我第一天上任的日子。 公司在市中心商業區騰龍大廈的高層,我走進電梯間的時候,一個穿著職業裝的漂亮mm也擠了進來,電梯里就我們兩人。 那mm朝我拋了一個媚眼。 我目不斜視,當然,我可不是什麼美色當前連看都不看上一眼的君子,只是,我害怕,現在的我,有時候對方是人是鬼確實很難分辨出來,而電梯中撞鬼我也遇上過那麼一兩次,因此,當電梯中只有兩人時,我總是假裝什麼也看不到,免得遇到“好兄弟”時被它們發覺。 電梯門打開,我和mm走出同一層樓,她像是惱我不解風情,哼了一聲,風情萬種先一步走開,我看得咽了咽口水。 下午,那mm成了我秘書。 和老板見過面後,公司召開了一個高層會議,在會議上,我和公司各個頭頭都打過了招呼,結束會議之後,老板的高級秘書把我帶到屬于我自己的辦公室,我看了看,環境還不錯。 接下來,又和設計室的同事們開了一個小會,主要是互相介紹自己,好方便我以後開展工作。 這一來二去的,一個上午就過去了。 中午用過午餐後,我到休息室打水,休息室在設計大廳的一角,由于是中午休息時間,大多同事都在自己的辦公桌旁打盹,休息室里只有一個老頭在打掃地方。 他擋在飲水機前。 “阿伯,麻煩借一借,我要打杯水。” 我堆上笑臉說話。 老頭直接把我無視,依然繼續著他的清潔工作。 我又叫了兩聲,他四處張望了一會後,指著自己鼻子說道。 “你在叫我?” 這不廢話嗎,難道這里還用其它人? 但我還是陪笑道。 “不就是您嗎。” 他點點頭,讓開路走出休息室,但在門口他卻停了下來,朝我說道。 “年輕人,晚上不要加班加太晚了,因為這公司里……” “有鬼啊!” 最後那三個字聽著聲音毛毛的,我打了一寒顫,回過頭來,那阿伯不見了。 此後幾天,我總能在公司的角落里碰到這位清潔阿伯,每一次,在最後他總會朝我說道“這公司有鬼”,害得我每天總神經兮兮的。 “有鬼?總監,你鬼片看太多了吧。” 我向設計室里年紀最大的老李打聽這一檔事,誰知這中年大叔馬上爆起一陣大笑,笑得我有點無地自容。 “但那個掃地的阿伯這幾天總對我這樣說。” 我把那個阿伯搬出來,誰知老李一臉疑惑。 “哪個阿伯,總監,我們這搞清潔是由一個清潔公司提供的工作人員,但人家才三十幾歲,還是個女的。” 我聽得一愣,此後多番打聽,答案卻嚇了我一跳。 那個阿伯姓趙,確實是公司里搞清潔的,不過是三年前的事了,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他老人家已經過世了,死于心肌梗塞! 原來,說有鬼的,自己卻是鬼!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下篇: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