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雖然只是打印紙打印出來的圖像,分辯率不高,成像模糊,但和下面的說明文字配合在一起,這一張張火災現場的圖像卻讓我看得暗自心驚。 模糊的圖像中最多的色彩便是紅色,無論是鮮紅還是暗紅,這些紅色色塊顯得那麼驚心動魄,仿佛在無言地訴說著火災的可怕。 我拿著手中這五張借由小夏的關系弄來的內部資料,不知道為什麼,這再起來總共不過數十克重量的紙張,我卻覺得如提著數十斤的重物一般。 圖像中的場景被燒得一塌糊塗,其中一幅,一扇防盜拉閘被燒得呈半融狀態,可以想像當時的火勢,是何其的猛烈。 如果真的有人在這樣的火勢中被活活燒死的話,留下強烈的不甘和怨恨也是可以想像得到的。 “說什麼來著?” 小夏問道。 我朝她看了一眼。 “我跟你念念?” 她點頭。 我清了清喉嚨。 “04年九月十四號,本市騰龍大廈13層‘捷迅物流’發生嚴重的火災事故,起因不明,懷疑是人為縱火,根據火災過後的現場勘察,經專家判定後,火災的發生地點是此層的廁所位置…” 我說到這里略微一停,小夏拿著笑在一小本子上迅速寫上幾個字。 “接著說。” “由于火災發生的時間是深夜,消防人員到達現場時,火勢已經無法控制,只能阻止其向其它樓層蔓延,火災燒了一整夜,在凌晨五點時分方被撲滅,造成直接經濟損失達四百多萬人民幣。火災的善後處理時,在廁所發現一具女尸,該死者是物流公司一名名為陳麗宛女性職員,系湖北人士,死者的骨灰已經移交其生父母處理…。” 我念到這里便停下來,資料的後邊已經是一些火災損失數據的報告,于我們此次的調查並無太大的關系,倒不用花太多的時間在此上面。 小夏在本子上圈圈寫寫,她用紅笑在本子上寫上陳麗宛這三個大字,再用紅圈圈了起來,用筆點了幾下。 “現在,基本上可以確定這只女鬼便是陳麗宛的女子,根據資料看來,她不會是自殺,更有可能是他殺,而這個殺她的人,大概是她認識並且還有一定關系的人,不然的話,她的怨恨不會這麼強烈,以至死後化為厲鬼,不過…” “不過什麼?”我問道。 小夏輕輕咬著手指,露出思索的神色。 “不過據資料報告,她的骨灰已經移交生父母,也就是說,她的尸體是經過火化,現在更有可能已經被埋在某個墓園之中,這樣一來,她成為厲鬼的條件又不成立了。” “成為厲鬼還要什麼條件啊?” 我找了張椅子坐在小夏旁邊,順便拉近我們彼此的距離。 “這個世界是有規則可循的,萬事萬物都遵循著規則而運行,就算是厲鬼,一旦尸首火化並埋葬,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入土為安,那樣她的魂魄是不可能逗留在身死之地,因為沒有尸道,她便無從依憑,除非她還有遺骸留在13層的廁所之內而沒被發現,這樣她才有可能彌留到現在。” “你這個猜測絕對成立,因為現在明擺著,這個陳大小姐還在騰龍大廈里作威作福呢。” 我聳聳肩說道,小夏見我說得陰陽怪氣的樣子,忍不住拿筆在我手臂上輕輕一戳。 我不以為意,似乎經過剛才的玉指一咬後,她對我的動作已經親密了一點。 “那現在是否我們只要找出她的遺骸,然後一把火燒了它便萬事大吉,我看電視里都是這麼干的。” “理論上是這樣,不過她現在已經快成為鬼妖了,遺骸對她的牽制已經沒有那麼重要,雖然依然會對她造成重大的傷害,卻不是致命的,所以,我們最好要找出她成為厲鬼的原因,從根本上解開她的怨恨,這樣才是治本之法。” “也就是說,把殺她的人找出來讓她殺一次?” 小夏給了我一個大白眼。 “那樣的話,該會輪到被她殺死的人變成厲鬼了,那不成了惡性循環嘛。” “那你說要怎麼辦?” 我攤開雙手說,事實上,我對陰陽之事了解不多,確實也找不出一個好建議。 “現在我也不清楚,只有先想辦法了解當年發生了什麼事,還有,從她昨晚的表現來看,她已經快成為鬼妖了,這些年來想必沒有少殺過人,殺孽這麼重,恐怕此事是無法善了的了。”小夏突然站起來。“嗯,看來我只能走一趟警局,問何叔拿一些資料,看看能不能找到這間物流公司以前的員工,也好了解一下當初發生了什麼事。” “我也去!” 我馬上跟著起來。 小夏搖頭。 “不用了,你留在這里加緊修習我教你的吐納之法,晚上回來我再教你基本的劍術和道法,雖然有點臨時抱佛腳之嫌,但我有預感,不久之後我們就必須和這只厲鬼硬碰了,希望到時你多少有一些自保之力吧。” 我望了望這間兩室一廳的房子,沒有小夏的話,確實有點空曠了點,就不知道這大白天的,那女鬼會不會突然殺到,就像上一次一樣。 小夏套上一件素白的襯衫,一看我這四處張望的模樣就知道我在想些什麼。 “膽小鬼,我這里面可是布有道法禁制,鬼邪之物沒那麼容易進來的,你就安心呆在這里吧,還有,沒什麼事不要隨便出去,出了這門,我可不敢擔保那女鬼對你死纏著不放。” 我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那我在家等你好了,反正公司這兩天讓我們暫時在家辦公,等昨天的事平息了再回去。” “這樣最好。” 小夏在玄關處套上一雙球鞋,臨出門時還俏皮地朝我說道。 “在家等我回來吧,再見羅,小強!” 我郁悶,怎麼弄得我好像是被蒙養的寵物,還小強呢,當我是蟑螂啊。 小夏走後,房子中便只剩下我一個人,奇怪的是,並沒有出現我想像中那種孤獨的感覺,在這房子中,處處遺留著小夏的氣息,無論是那還不及收拾的牛奶紙盒,還是扔在一旁的毛熊公仔,都將小夏的氣息以我所不能理解的方式傳遞給我。 就這樣,我心情平靜地走到小夏的練功房中,自然而然的在臨窗的地板上盤膝坐下,腦海里自然地浮現小夏所授與的功法,我閉上眼睛,想像陽光中蘊含千萬顆粒,而我則用意志把這些顆粒收入身體之中。 不知不覺中,我在一片靜謐甯詳的心境下,沒有一絲雜念地修習起小夏教給我的吐納之法,卻不知我此時所為,正暗合了道宗無為無想的先天之境。 陽光中隱含的靈氣,正被我緩慢的吸收中。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七章     下篇: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