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費功夫! 現在我算是充分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 我設想過千百遍尋找張立強的情景,卻沒有想到,這個“捷迅物流”的老板竟然是自己“滾”到我們的腳底下。 盡管張立強現在的樣子已經和從前大不一樣,但他下巴那一粒黑痔卻醒目地說明了他的身份,再和相片兩相對照下,愣子強的身份算是被確定下來了。 但他現在已經醉得不成樣子,不管小夏如何叫他,他也只是低著頭一聲不吭,最後竟打起了呼嚕。 劉大胖子也沒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成現在這般情況,但他也是機靈之人,眼看現在小夏一付不等到張立強醒過來誓不罷休的樣子,胖同志馬上讓鄭副手和小陳警官扶著醉得像一堆爛泥似的張立強上三樓的休息室躺下。 張立強這一睡,足足睡到日薄西山。 我和小夏都沒敢走開,雖然派出所和警局一樣都是煞氣十足的地方,但有了李老爺子的前車之鑒後,我們沒敢冒這個險,害怕陳麗宛那女鬼會突然殺到,便一直留在派出所里,守著這當年之事的唯一知情人。 張立強醒來後,小陳警官帶著他去清洗了一身的酒臭,又找了一套舊衣服讓其穿上後,張立強的樣子看起來比早上那會好太多了。 我們走進休息室時,小陳警官也在一邊,張立強滿頭長發梳到了腦後,下巴泛著剛舏過胡子後的那種鐵青色,他正坐在床上抽著煙。 “你們坐吧,我先出去。” 小陳警官出去的時候,還不忘為我們掩上了門。 窗外邊,太陽已經落下,天空殘留著一抹血紅的晚霞,我打開房間里的電燈,白色的燈光驟然亮起,張立強的身子伏得更低,他似乎不願面對光明,執著地想把自己埋在一方陰影中。 “你是張立強?“ 我和小夏拖了兩張椅子在床邊坐下,小夏望著他問道,張立強卻似乎有意回避小夏的眼光,把頭別向了一邊,只是機械般的點了點頭。 “我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但是,張先生,請你告訴我們,當年‘捷迅物流’的那場大火是怎麼回事,那是你放的?” 小夏追問,張立強卻一點也沒回答的意思,他只是抽著煙,眼睛望向床腳,視線卻似乎穿透了某個空間或時間,露出呆滯的神情。 小夏見張立強一點反應也沒有,心想著要不要掃他兩個耳光刺激他一下,我見趙大小姐神色不對勁,連忙說道。 “張先生,你還是說吧,現在已經有多少人為了這件事搭上了性命,連李漢林,你的老舅子也死了,你還要隱瞞些什麼!” 張立強聽得全身劇震,連嘴里叨著的香煙也掉下了地面,他突然揚起頭來,用力地抓著我大叫道。 “你說什麼,你說我舅他……” 我點頭,平靜地拿起他的手。 “是的,他老人家昨天晚上在醫院去世了。” “怎麼會,我舅他一向身體不錯,怎麼突然……“ 張立強抓著頭,眼睛里隱現淚花。 “陳麗宛是你放火燒死的吧。”小夏給他再下一劑猛料,她近乎殘酷地揭開張立強所不願面對的東西。“很遺囑,姓陳的女人雖然被你燒死了,但她卻變成了厲鬼,李老爺子就是死在她手下,被她用火活活燒死的!” 張立強一下子坐倒在床上,不停地說著。 “不可能,不可能…” 我們知道張立強一時之間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也沒再逼他,只是安靜地坐著,等他冷靜下來再說。 他一直說著“不可能”,說了有數分鍾之久,突然又笑了一聲,聲音淒苦,讓人聽了不寒而栗。 “…麗宛她,果然還是回來了…” 張立強抬起頭,眼睛里閃爍著迷亂的光芒,小夏連忙摸出一張符紙,在他的後背心處一貼,張立強全身一抖,眼睛里恢複了正常的神色,然後,他抱著頭屈起身體痛哭起來。 我想伸出手去安慰一下他,卻被小夏抓住。 小夏搖著頭。 “先不要管他,讓他自己發泄一下吧。” 房間里,一時間充滿著一個男人的痛哭聲。 小陳警官在二樓的辦公室里吃著“來一桶”的方便面,劉大同和姓鄭的警官回去了,但臨走前,劉胖子交待讓小陳留守在派出所里,盡量為我們提供一些方便。 盡管小陳不是太樂意,但劉大胖子是他的頂頭上司,他也只能答應了下來。 此時,他一邊吃著方便面,一邊看著新聞聯播。 晚上派出所基本上是不辦公的,因此一樓的大門老早就關上,接待廳的大燈也關了,只留下一盞小黃電燈在照明,但從二樓的辦公廳望出去,外面卻是黑漆漆的一片。 當最後一條面條進入小陳的肚子後,他呼了一口氣開始收拾起東西,樓下卻突然響了一聲。 一陣呀呀聲傳來,聽上去像是誰推開了大門。 難道劉所他們回來了? 小陳感到奇怪,他放下手上的東西,走到二樓的走道上打開了燈,燈光一亮,那一樓下面陸續進來幾個人,他們或老或小,或男或女,卻都是這附近的居民。 “劉媽,還有李叔,你們這麼晚了還有什麼事?” 這些人小陳倒也認識,他一邊叫著一邊已經走下樓梯。 但這些平時和小陳挺熟絡的居民卻沒有一個搭理他,這些人只是機械般地走了進來,然後朝著樓梯走上去。 由于小陳在高居民在低的原因,年青警官並沒有看清楚他們的表情,但等到小陳來到樓梯轉角處時,小陳才發現事有蹊蹺。 平時笑臉相迎的大叔大媽,現在一個個神情呆滯,臉色像白紙般蒼白,如夢游般拖曳著兩腳,緩慢卻堅定地走上樓梯。 “劉媽,你們這是怎麼了!” 小陳連忙捉向走在最前面的一個大媽,但手才一碰到大媽的肩膀,小陳卻縮回了手。 好冷! 大媽的肩膀極冷,沒有一絲人體該有的溫度,讓小陳感覺碰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塊冰。 居民依然悶聲不吭的上樓,小陳卻一步步往樓上退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九章     下篇:第三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