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一只冰冷的手捉住小陳的肩膀,然後是第二只,第三只。 小陳驚恐地看著這一切,這一張張熟悉的臉孔現在卻沒有一絲表情,他們雙眼呆滯,微張的嘴邊留著口水,嘴里發出“呼呼”的聲音,一個個朝小陳圍上來,然後用冰冷的手捉住他,使勁把他按下去。 即使這些大叔大媽的力氣再不濟,這四五個人一起上,就算小陳這樣的年輕小伙也吃不消,何況他們的力氣並不小,抓著小陳身體的五指往死里掐,小陳全身頓時青一塊紫一塊。 當他們上來的時候,小陳還試圖阻止他們,但這些人力氣太大,連小陳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過來的幾張辦公桌也攔不了他們片刻,辦公桌被推倒後,他們便跨進二樓的辦公廳,小陳不明狀況,這些人又是平日里的居民,他雖然拔出了手槍,卻不敢真的射擊。 這略一猶豫,便被他們圍了起來,三兩下把小陳按倒在地上。 小陳拼命掙紮,卻又哪掙得開這些冰冷的鐵手。 “快放開我,劉媽,你們這是怎麼了,快醒醒啊!!” 小陳大叫著,試圖喚醒這些像是被催眠的居民,但無論他怎麼叫喊,這些人依舊固執地捉緊他,然後卻把小陳抬了起來。 五人各抓住小陳的四肢脖子,然後各朝著一個方向,拉! “啊——!” 小陳發出一聲慘叫,這幾個人力氣被牛還大,這只拉了一下,便差點讓小陳暈了過去,四肢和頸部被抓得死死的,小陳的臉上已經開始泛上一層不自然的潮紅了。 “元始安鎮,不得妄驚。回向正道,各安方位。土地祇靈,備守壇庭,定!” 小夏的聲音及時在門外響起,一股正氣凜然的氣息包裹住小陳等人,正拉扯著小陳的居民們停下手來,小陳拼命地呼吸著。 小夏迅速搶進,雙手扣著黃符迅速貼在每一個居民的背心處,每人各貼上一符後,小夏法印連變。 “天地玄宗,廣修億劫,喉神虎賁,卻邪衛真,退!” 一掌遙拍,小夏掌中現千萬祥光,被這片祥光灑到的居民臉上逐漸有了血色,一絲絲紅煙自他們的天靈蓋上飄出,待到紅煙散盡之時,他們一下子全部軟倒在地上。 小陳慘叫一聲,也跟著摔在了地上。 但他的性命,卻總算保住了。 當小陳揉著全身發痛的身體爬起來時,小夏正蹲在旁邊仔細檢查著中了邪的居民。 “小夏小姐,剛才那是怎麼回事,他們,他們不會有事吧?” “現在沒事了。”小夏站起來拍拍手說道:“他們剛才為邪術控制了心性,才會差點殺了你,不過你放心,我已經為他們驅了邪,醒來後自然便沒事了。” “夏小姐,你還會驅邪?” 小陳似是不信,但剛才事實明擺著。 小夏也不欲和他解釋過多,只是微笑著點點頭,但看到地上躺著的這些人,小夏卻擔心起來,這些被控制了心性的人,不知是否為陳麗宛所為。 卻在這時,三樓上張立強的叫聲隱隱傳來。 “……麗宛,是……” 小夏臉色終于大變。 我守在門外,突然身後紅光大熾,房間里便傳來張立強驚恐的聲音。 陳麗宛! 想不到這女鬼真的殺了進來,我也沒多想,轉身就往房門撞去,果然如上次一般,房門紋絲不動,我倒是被反作用的力道撞倒在地上。 但這一次,陳麗宛明顯又厲害了不少,我撞在門上的肩膀地方,衣服一片烏黑,卻已經被門上的高熱燙開了一個小洞,不想陳麗宛已經厲害如斯,連一扇門也能附帶上高熱。 我拿出“斬魂刀”想學上次一般去劈開陳麗宛的禁制,但盡管心里著急著張立強的性命,然而心情始終和上次救小夏時不一樣,“斬魂刀”完全沒有啟動的意思,我拼命地捉著它,卻只能以我自己那微薄的道力呼喚出一小截如春筍尖般大小的刀鋒。 房間里自初時張立強叫了一聲後便沒有了動靜,也不知道張立強是死是活,就在我欲哭無淚的時候,小夏趕了上來。 “我來!” 小夏拿出數張符紙,以北斗七星的排列貼在了門上。 小陳警官也跟著上來,他看到不斷有火舌竄出的房門時,不由瞠目結舌。 我拉著他一起退後一些,免得礙著小夏施法。 “北斗星君,吐穢除氛,仙旆臨軒,妖邪自分,破!” 小夏口中頌咒,腳下卻踩著七星方位,每踏上一步,便點出一指,與星位相對應的符錄便也跟著泛起青芒,待到星位盡踩,咒文頌罷之際,門上的七張符錄青芒大盛,符與符之間有青白電蛇將之聯接起來,電蛇不斷流竄,將北斗星力源源注入符錄之中,當小夏喝出“破”之一字時,青芒先是向外一漲,然後仿佛被無形的手擠向門內一般,青芒盡數透門而入,一聲爆鳴中,房門木屑四爆,半邊門扉塌進了房間內。 陳麗宛的禁制一除,房間內的情景馬上出現在我們眼中。 果然如上次一般,小小的一個休息室盡化火場。 再現了死亡瞬間的火場,成為了陳麗宛的領域,黑煙和烈焰像是被禁錮在房間中一般,連半點火星也未曾飄出房門,但內里面卻已經成為了火海地獄,陳麗宛立在床前,她一頭烏絲在烈焰的熱風中飛揚,披著一件純由火焰構成的長袍,她伸出如皓玉般潔白的手臂,用三根手指扣著張立強的喉嚨,把他這個一百多斤的大男人毫不費力地提在半空。 “陳麗宛,快放下他!” 小夏喝道,刻著“辟邪錄”的烏金棍來到她的手中,另一只空著的手則抖出幾張符錄。 但陳麗宛眼睛卻死死盯著張立強,像是沒有發覺我們三人正站在她的身後一般,由于背著我們,我們看不清她的樣子,但她那充滿了怨恨的聲音卻從火場中清楚傳進我們的耳中。 “…。張立強,我被你害得好慘,你知道眼睜睜看著別人在你附近澆著汽油你卻無力阻止的滋味嗎?你知道活生生被烈火焚燒的痛苦嗎?我本來不用死,卻是你,卻是你放火將我活活燒死的啊………” 陳麗宛笑了起來,聲音尖銳得如細針一般,聽得我們腦袋隱隱傷痛,而張立強則睜著驚恐的眼睛,他大概沒想到,那時在辦公室中的陳麗宛沒有死去,反而死在最後自己為了毀掉證據而放的那一把火之中。 “…現在…”陳麗宛突然附在張立強耳邊輕輕說道,聲音容貌像情人般溫柔,但說出的話卻讓張立強不寒而栗。“……也讓你嘗嘗那種比火燒死的滋味吧…。” 下一刻,張立強發出了慘叫聲。 陳麗宛的火袍上分出一道火線,順著她的手臂游上張立強的身體,那火線異常猛烈,幾乎碰到張立強的瞬間便把他變成一個火人,張立強的衣服毛發盡數引燃,纖維的惡臭和讓人作嘔的肉香味頃刻間飄出了房間。 這番變化發生得極快,竟讓小夏欲救無門。 我和小陳警官聞得那股人體燃燒的味道,都不由自主地干嘔起來,小夏臉色蒼白,身體微微發抖,卻是氣極。 “孽障,受死!” 符錄飛出!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一章     下篇:第三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