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啊啊啊——” 陳麗宛發出一陣大叫,她捉著修羅的大刀,忍受著難以言喻的劇痛,努力把自己的身體從斬馬刀上脫離出來。 即使是鬼妖,好不容易掙脫斬馬刀嵌制的陳麗宛也不由一陣氣虛,本來已經占滿整個樓層的火場現在縮小了一半,陳麗宛軟倒在地上,被斬馬刀斬開的小半身體垂在一邊,一時間無力愈合。 小夏和陳麗宛對望著,一人一鬼誰也沒說話,都在拼命積蓄著力量。 “臭丫頭,沒有力氣了吧,你就等著一會後讓姐姐我好好收拾你吧……” 陳麗宛用尖銳的聲音說道,小夏知道她想讓自己分神,但小夏也不甘示弱,趙大小姐嘴邊牽起一絲冷笑。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要不然的話,現在也不會坐在那邊光說話不動手了。” “你……” 陳麗宛氣得叫了一聲,隨後又露出了笑容。 “但你可比我可憐多了,先是兩個男人棄你而去,連那只惡鬼在最後關頭也跑掉了,而我,至少還有能力殺你。” “是嗎?” 小夏笑得更厲害。 “我看可憐的是你,你現在之所以能夠存在,是張立強當年在辦公室里推倒你時留下的那灘血所致吧,你猜猜,那兩個棄我而去的男人現在干什麼去了?” 陳麗宛臉色一變,隨後又得意的笑出聲來。 “不錯,如果被你們處理了我的血跡,我又受了這麼重的傷,那血跡一除,大概我就得灰飛煙滅吧,不過,你以為我會沒留下一些東西來守護那對我相當重要的東西嗎?那兩個男人,現在大概已經被我那可愛的玩具給撕碎了呢……” 陳麗宛發出一陣大笑,小夏聽得臉色發白,她倒真沒想過,陳麗宛還會留上一手。 “現在,還是讓姐姐來拿你的命吧。” 笑罷,陳麗宛用右手捂住自己腰側的那一道巨創,然後緩緩向上移動,手掌撫過,被修羅重創的傷口盡數愈合,等到陳麗宛的手掌按在自己的左肩時,她的肉體已經完全愈合。 但同時,燃燒的小半火場也完全消失了,一片狼藉的三樓大廳中,清冷的月光從窗外投射進來,已經無力維持死亡瞬間,卻愈合了肉體的陳麗宛緩緩起身,朝小夏步步進逼…… 身後傳來恐怖的女人聲音,我老大嚇了一跳,打火機也掉在了地上,突然背心一涼,我大叫一聲,把一遝黃符甩向了背後。 “啊——” 一聲女人的尖叫聲響起,我回過身,黃符滿天飛,靈視鏡下,我看得清楚,一道白色的影子迅速地沒入旁邊的牆體。 鬼?! 想不到這大廈中,除了陳麗宛之外,竟然還有其它鬼怪存在。 我哆嗦著摸出“斬魂刀”,這木頭微微泛著紅光,我卻看得心中一寬,以“斬魂刀”的情況看來,這只女鬼並不是十分厲害,不然的話,這木頭便會像上次遇到陳麗宛時發出高熱和烈芒了。 “出來!” 見這鬼並不厲害,我膽氣一大,不由大聲喝道。 聲音在辦公室中回響,良久沒有回應,我想它大概被我嚇到,不敢再出來了吧。 還是辦正事要緊,我連忙撿起幾張符錄,跟著回過頭去撿掉在地上的打火機,但打火機沒抓著,反而捉到一個圓滾滾的東西。 “我的頭呢,我的頭呢…。” 背後又傳來那毛骨悚然的聲音,一雙腳出現在我的旁邊,我看上去,一具女人的身體不知什麼時候站在我旁邊,但那具女體上,卻沒有頭。 難道? 我駭然放開手中圓滾滾的東西,那東西滴溜溜轉過來。卻是一個女人的頭,黑發凌亂,眼睛是閉上的,還用血紅的絲線將其縫上,顯得詭異莫名。 我大叫一聲,連滾帶爬地退到一邊,只想離那女鬼遠一點。 但退不了幾步,腳踝一陣冰涼,卻已經被那無頭的女體用雙手捉住,那鬼手像冰一樣的寒冷,我凍得不行,拼命地踢腿,卻一點也踢不開。 就在我驚駭莫名的時候,那顆人頭一直滾了過來,在我身邊停下後,那人頭仰起了臉,露出一排如非洲食人魚般鋒利的牙齒。 “我餓了…” 人頭叫道,我直想哭。 我沒幾兩肉,還不夠你老塞牙縫,你還是找別人去吧。 人頭可不理會我怎麼想,一下子就咬在我的大腿上,一陣劇痛傳來,讓我差點沒暈過去。 “啊,老子和你拼了!” 我慘叫一聲,用“斬魂刀”狠狠插在那人頭之上,木頭紅光一閃,那人頭發出一聲尖叫,和那抓著我的無頭身體一起突然消失,只是我的大腿上卻留下了一排牙印,還有絲絲鮮血滲透了出來。 我顧不得腿傷,連忙撲向一旁的打火機,伸手一捉,眼看就要碰到火機,背上又是一陣劇痛,那女鬼用尖利的手指狠狠捉過我的後背,讓我又慘叫了一聲,接著,肩頭又是一痛,它竟然趴在我的背上,用那排鋒利的牙齒死死咬住我的肩膀。 我差點沒暈過去,聽得那女鬼在我腦袋邊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似是正吸著我的血,我打了一寒顫,手里捏著的符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一大把黃符全都貼在了女鬼頭上。 啊—— 它尖叫一聲,我肩頭為之一松,想是那女鬼又被符紙打退,我不敢回身去看,一伸手牢牢捉緊打火機,拼命點了起來。 卻不知道是過于緊張的緣故,還是那女鬼搞的鬼,打火機不斷跳起火芒,卻總是打不著。 這時,脖子一痛,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出現在我的腦袋旁邊,我看得大駭,那女鬼竟然咬住了我的脖子,突然間,我腦袋一暈,開始眼冒金星起來。 我心中暗叫不好,更加拼命地點著打火機,卻還是一點也打不著,便在我快意識潰散的當會,掌中的“斬魂刀”一燙,讓我意識為清醒起來,“斬魂刀”發出熾烈的紅光,那女鬼被這紅光刺到,又是尖叫一聲躲了開去,我感覺到手中這塊木頭正發出陣陣高熱,突然靈機一動,把“斬魂刀”按到了地面的符紙之上。 蓬—— 符紅竄起一道火舌,卻是已經點燃了起來,我奮起精神,一把抓起尚在燃燒的符紙,也顧不得手中火燙,一下子全扔到角落里那紅光透出的地方。 那紅光便像一堆易燃品一般,燃燒的符紙一碰到它,火焰猛然高漲,把角落全部置于烈焰之中。 成功了! 我想道,然後一陣身心俱疲的感覺襲來,我終于暈了過去,在意識快消失的時候,我聽到一聲長長的,淒利的尖叫聲。 小夏非常痛苦。 陳麗宛正牢牢扣緊她的脖子,並把她提到了半空,小夏掙紮著,卻無法掙脫陳麗宛的鬼手。 那冰冷的手掌一寸寸的收緊,小夏的臉漲得通紅,她張大了口,卻吸不到一口空氣。 卻在這時,陳麗宛的手為之一松,小夏摔倒在地上,大口的空氣進入肺葉,讓小夏不由咳嗽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陳麗宛發出尖叫,小夏才發覺她現在正燃燒著,但她身上的火卻不是這鬼妖自身發出的怨火,而是灌注了道力的明火。 他們辦到了! 很明顯,陳麗宛的那灘血跡已經找到並且被燒掉,失去了在人間唯一的憑借,即使是鬼妖,也沒有了存在的理由。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陳麗宛發出尖銳的利吼,火焰已經把她全身引燃了起來,就如同數年前葬身于火海中一般,她的身體迅速被燒化,那姣好的臉孔上,皮膚寸寸脫落,到最後只剩一個焦黑的骷髏頭,骷髏頭中仍發出空洞的嘯聲,直到完全被火焰吞沒。 當火焰完全消失時,地上只剩下一灘黑色的粉末,風一吹,粉末便四散開來。 小夏看著這粉末完全消失後,才無力地軟倒在地上。 “終于,結束了……” 她輕輕一笑,終于放心地昏迷過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五章     下篇: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