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一章 封魔  
   
第一章 封魔

民國4年,上海。 夜,彎月如勾,浮云錯落。 佛寺蓮華之中,僧人們正做著晚課,大雄寶殿內,燭火搖曳,數十僧人席地而坐,在方丈白蓮上師的主持下,正齊聲頌念著大乘金剛經。 聲聲佛唱中,白蓮上師半眯的雙眼突然一跳,年過半百的方丈睜開雙眼,視線穿透了大殿的門扉,看向了寺外。 寺外,一輛黑色的敞蓬轎車停在了寺院山門之外,轎車上除了一個司機,便只有一個穿著黑色僧服,頭戴竹笠的日本和尚。 司機下車為日本和尚打開了車門,那僧人下了車,似是腳步不穩,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司機連忙扶住他,他擺擺手,示意並無大礙,這才稍整衣容,舉步朝蓮華寺中邁去。 大雄寶殿之內,白蓮上師讓眾僧暫停頌經,眾僧皆奇,這早課晚課白蓮上師一向嚴厲,但今晚為何經文只頌念了一半便停了下來,雖心中疑慮,卻無人敢問。 上師起身,命眾僧散去,只留下一個小沙彌隨待一旁。 半柱香的時間後,日本僧人跨進大殿中,白蓮上師低頌佛號迎上前去。 “嘉宗佛友,一路辛苦了!” 日本僧人嘉宗雙手合什,微一鞠躬。 “白蓮上師,嘉宗此行,凶險萬分,怕會給蓮華一寺帶來莫大災難,每念及此,嘉宗心中便惶恐不安。” “佛友言重了,除魔衛道乃我輩本份,即使白蓮身殉,亦得其所,嘉宗不用為此掛心,還是讓老納看看你的情況吧。” 嘉宗微一點首,掀開頭上竹笠,他的面容頗為清秀,但圓滑光潔的頭額上卻隱現黑氣,那黑氣幾乎占滿了他的半邊臉,在他的臉頰上描繪出黑色的蓮花暗紋。 “嘉宗佛友以身封魔,這份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胸懷,實讓白蓮欽佩啊。” 白蓮上師長聲一歎,嘉宗臉上露出苦笑說道。 “上師過譽了,嘉宗不才,遍思東洋佛法,卻無一法能制得此魔,唯有出此下策,以自身肉身暫封此魔,然後遠游重洋,希望中國這佛法昌盛的千年古國,能有解決之法。” “佛友請坐。” 上師讓沙彌拿來兩個蒲團,兩人便在這大殿之內,佛像之下席地而坐。 “佛友現在的情況如何,又如何會遇上此等妖魔,據我所知,新婦羅這種危險的妖怪不是早已在日本滅絕了麼,為何現在還會出現這種妖魔。” “新婦羅,人首蛛身,性喜淫,嗜吃男子心髒,這種危險的妖魔,本于數百年前,由大陰陽師安培晴明將其它強大妖魔一起封印于富士山之下,但卻在一年前,高野山下歌山一村莊中突然出現妖怪吃人的慘事,嘉宗前往驅魔,才知道這吃人的妖怪竟是新婦羅,嘉宗無法降伏,只得以陰陽宗秘法將其封入自己的身體之內,希望以我的佛法將之淨化,但半年之後,情況不旦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更糟,嘉宗的身體每時每刻都受其魔性的影響,正漸漸轉化為妖體,一旦嘉宗的身體完全被新婦羅妖化,屆時,新婦羅便會吞噬我的魂魄和元神,嘉宗身死事小,卻恐此魔變得更為強大,到時就真的無人能伏了。” 嘉宗說完,一把扯開身上僧袍,就如他的半邊臉一般,嘉宗的身體有一大半以上繪滿了黑色而妖異的蓮花,這黑蓮之中,有一蓮葉已經快延伸到嘉宗的心髒之處,嘉宗的左胸心腔處,刻著一個佛家萬字印,其邊緣皮肉反卷,卻是生生刻上去的。 “只要那黑色妖蓮蔓延到嘉宗心髒處,嘉宗便會被完全妖化,為了延緩妖化的時間,嘉宗以金剛忤在其上刻上萬字印,才能拖延到現在。” 嘉宗娓娓道來,臉上表情未變一分,但白蓮卻深知以身封魔的痛苦,那不僅是肉體上的對抗,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角力,能夠以身封魔後還拖得一年的時間,嘉宗的佛法已經頗為高深。 如果不是蓮華寺中有一奇物,白蓮也不敢替嘉宗驅魔,但面對新婦羅這種古老妖魔,白蓮心中自知,即使驅魔成功,付出的代價怕也極大。 然,佛門弟子,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嘉宗尚且如此,白蓮又豈甘人後。 “豐干,把我寢室中的八角勝佛香盒取來。” 白蓮吩咐道,那小沙彌微一點頭,便快步奔出大殿。 “佛友稍等片刻,待我那小徒取來封魔之物,我們便馬上開始。” 嘉宗點頭,突然,他眉心一皺,全身竟顫抖起來。 白蓮上師馬上捉住其肩頭,嘉宗竟越抖越厲害,那半身的黑氣開始有蔓延的趨勢。 “那妖魔開始行動了,嘉宗,嘉宗怕是快壓制不住了……” 嘉宗艱難地說道,他的嘴角已經滲出絲絲黑血,接著,一雙清明的眼睛浮上了一層淡淡的黑氣,那身上的蓮花也快速地伸展開來,刻于心室之處的萬字印發出金色佛光,阻止著黑蓮的侵襲,但佛光卻越來越弱,看似已經支持不了多久。 “般若波羅密多!” 白蓮大喝,五根手指輕重不一地敲在嘉宗的身體穴位之上,每敲一指,嘉宗身上的黑氣便淡了一分,到最後一指時,白蓮以拇指壓于萬字印之上,佛光為之一盛,把嘉宗身上的黑氣暫時壓了下去。 嘉宗臉色蒼白,白蓮也不好過,只是彈出了六指,卻似是花費了他大部分氣力一般,白蓮臉上汗珠密布,一襲僧袍竟被滲透了大片。 “好重的妖力,連大乘般若決也只能將之稍微壓制,嘉宗佛友,你竟然能將此魔困上一年,真讓白蓮自愧不如啊。” 嘉宗張開雙眼,又是咳出一口黑血,才苦笑道。 “上師也太看得起嘉宗了,若是此魔一開始便有如此威能,嘉宗早就命喪黃泉了。” 兩人說話間,那小沙彌奔了進來,手上捧著一個八角香盒,將之恭敬地遞給白蓮上師。 上師輕輕揭開盒蓋,盒子中用佛家大乘金剛符為底,上面放著一塊勾玉狀的青色石牌,此石似玉非玉,其上刻著手臂形狀的暗紋,石牌邊緣處斷紋處處,似是一個整體的其中一塊。 白蓮把放著青色石牌的香盒入于地上,那石牌發出陣陣青芒,讓大殿之內的燭火為之一暗,連帶空氣,也變得寒冷起來。 “豐干,你先出去吧。” 沙彌見上師如此吩咐,心中是一百個願意,馬上便跑出了大殿並合上了大門。 “上師,這是什麼東西,我怎麼感覺到其中一陣陣邪力。” 嘉宗皺著眉頭說道。 “此物為蓮華寺的傳寺之寶,相傳乃上古邪物,為佛門無上妙法鎮壓之後,卻成為以邪制邪的奇物,以它的奇能,必能為佛友鎮壓新婦羅這只妖魔。” “如此甚好。” “那麼,我們開始吧。” 白蓮說道。 隨後,一陣佛唱在大殿之內響起,隨著響起的,還有嘉宗的慘喝聲,和一陣陣尖銳的利嘯。 那一夜,蓮華寺的僧人盡皆惶恐不安,那恐怖的叫聲如地獄的惡鬼在咆哮一般,足足叫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天亮之時,這讓人毛骨悚然的叫聲才消失了。 早課之時,僧人打開大雄寶殿的大門時,發現白蓮上師已經坐化,上師雙眼合閉,一手一作蓮花狀,一手則尾指垂地,在他的身前,寶殿地磚一片烏黑,也不知曾發生了什麼事情。 日本僧人嘉宗則昏倒在上師之旁,待到三天後才悠悠醒轉,得知上師圓寂後,嘉宗又于寺中參與了白蓮上師的佛葬後,才飄然離開了寺院。 又于一年之後,嘉宗再次來訪,在大雄寶殿呆了一夜後,才又離開。 至此,嘉宗再未曾踏入蓮華寺一步,終老于高野山上的陰陽宗之內。 而自白蓮上師突然圓寂之後,蓮華寺日漸衰落,寺中僧人有的還俗,有的則投奔其它寺廟,偌大的一間寺廟,到最後只剩下一兩個老僧。 時間飛逝,轉眼便是數十春秋,蓮華寺,也漸漸淹沒在曆史的塵埃中……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後記     下篇:第二章 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