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九章 死亡  
   
第九章 死亡

清晨,一陣輕快的鳥鳴聲從窗外偉進來,如一支輕快的樂曲,把我從沉睡中喚醒。 我睜開眼睛,滿眼是燦爛的金色,夏天早晨的太陽總是較快地升起,像是迫不及待地要把整個世界都叫醒一般,我雖然想再睡一陣,但手機的鬧鍾卻像要跟我作對一般,在我耳邊喧囂了起來。 無奈,起身。 換了衣服,到樓下洗漱後,老板娘開始送來早餐,劉玲和盧敏珍兩個女的早早就來了,正自顧低聲說笑,小李和住在三樓的劉東旭和秘書小鄭也下了樓,和他們打了聲招呼後,我坐到兩女旁邊,和她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來。 “咦,怎麼我們的張老大還不下來,不會是昨晚醉死了吧。” 劉玲拿起一個饅頭,輕輕咬了一口。 我拿了一個肉包子,又端過一碗豆漿,隨口答道。 “他大概睡得太死了吧,昨晚也真夠嗆的,那麼多支白干下肚,要是我,保管得睡到第二天晚上。” “但張主平時不是這樣的,無論他喝多少,第二天總是第一個起床的,還以此常常說我們兩個來著。” 盧敏珍指著自己說道。 這時,小李從洗手間出來剛要坐下,我馬上發揮了領導的作用,把這小子踢上去叫張大肚子起床。 半刻鍾後,小李從樓上下來。 “不行,張老大睡得太死了,我怎麼叫也叫不醒,那房門又鎖了,我進不去。” “讓老板娘拿鑰匙上去開啊,快把你們老大叫醒吧,這都幾點了,再睡,可就趕不及布置展位了。” 我沒好氣地說道,這小子平時挺機靈,怎麼現在笨得像豬似的。 老板娘正在邊上,聽到我們的說話後馬上從抽屜里抽出一串鑰匙,笑呤呤和小李上去了,我搖搖頭,啃了一口包子,再端起豆漿喝了一口,這一口豆漿還沒咽下去,樓上突然響起尖銳的叫聲,害我差一點沒把豆漿噴出來。 出事了! 這叫聲充滿了驚恐,聽得我和旁邊兩女臉上一白,劉東旭和小鄭也連忙從洗手間里奔出來,樓梯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後,小李臉色發白,連滾帶爬地從樓上下來,他牙關直打顫,卻是連一句話也說得斷斷續續的。 “張…張老大…。他…他……。” “他怎麼了,你倒是說啊。” 我著急地叫道。 “他死了,死了!” 小李幾乎是用吼的。 我差點沒摔在地上,一個箭步沖到小李身旁,把他從地上提起來,嘶吼著叫道。 “你他媽的別胡說,他昨晚還好好的。” “你不信自己上去看看……” 小李用顫抖的手指指著樓上,我咬一咬牙,對劉盧兩女吼道。 “你們在這呆著,我上去看看。” 媽的,老子雖然也害怕,但好歹也是他們的頭頭,只好打腫了臉充胖子,當他娘一回好漢了。 我往樓上沖,劉東旭和小鄭也跟著跑上來。 四樓。 老板娘癱坐在地上,不斷地發著抖。 我跑到門邊,猶豫一會後,才大著膽跨進門內。 惡臭沖天。 我皺緊了眉頭,床上,張傑仁背側著身子,他的衣服已經濕了小半,在他的榻下,一大片黑紅色的汙穢泄滿一地,已經在床下積起了一小灘,沒人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睡覺,除非是昏死過去。 我走過去。 老板娘突然尖叫一聲。 “別過去,他死了,死了!” 我撲過去捉著她肩膀,大吼。 “你怎麼知道的,你知道些什麼,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些什麼!” 我使勁搖晃著她,她卻什麼也不說,只是一個勁的哭。 一只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劉東旭朝我搖搖頭。 “報警吧,王先生。” 警察很快就到了現場,“藏龍閣”的四樓被拉上了黃色的警戒線,“偶閑居”里一干人等被帶到了“棲鳳樓”的樓下大廳里問訊,連平時見不上幾面的旅館老板也給叫了過來。 法醫正檢查著尸體,警察也大致勘查了現場,現在正由帶隊的刑偵隊長向我們問話。 刑偵隊長姓郭,名長風。 一米九的個頭,比我高了大半個頭,四十歲左右,下巴有微小的胡渣,密密麻麻地分布了一片,他的眼睛像鷹,銳利,透著干練。 我被他這眼睛一瞧,便覺得全身都不自在,好像心底的秘密都被他看穿了似的。 “這是一宗密室殺人案件。” 敦隊長看著我老久,才用低沉的嗓音說出這麼一句話,所有人的目光都望著他,等著他說出下文。 “我們堪查了現場,房門是由內反鎖,當然,每間旅館和酒店的房門都是這樣設計的,然後是窗戶,客廳那唯一一個窗戶也被關緊,還用窗栓由內鎖死,房間里也查不出有人進出的蹤跡,除了你們,按目前的情況來說,我們還推斷不出凶手是用什麼方法離開房間的,只能接下來再收集一些證據,還有待法醫對尸體進行解剖後才有進一步的了解。” 大廳里一片沉默,張大肚子的死給所有人都蒙上了一層陰影。 劉玲叫了起來。 “不行,我要搬走,我不想再住在這里了,原來張老大說的是真的,這旅館,這旅館有鬼……。” 劉玲的情緒激動,幾乎是邊哭邊叫,一直沒出聲的旅館老板跳了起來。 “別胡說,我們這里乾淨的很,沒有那種髒東西。” 盧敏珍也跟著說道。 “不管怎樣,今天我們是非搬走不可,就算沒有那髒東西,死了人的旅館,住著也晦氣。” 老板娘也跟著摻和進來,一時間,大廳里兩邊人馬吵開了,吵得我心煩意亂。 “別吵了!” 我大吼。 “今天就搬,劉玲你們兩個別吵了,我們今天就搬!” 但我同意了,卻有人不同意。 “很遺憾。”敦長風依然用他那低沉的嗓音說道:“雖然你們排除了作案的可能性,但目前來說,你們都有嫌疑,因此,只能對不住各位了,你們還不能離開,直到此案結束為止。當然,考慮到這間旅館沒有保全人員,我們會派駐一定的警力,杜絕同樣的情況再次發生,這點請各位放心。” 我們聽得一愣,這是否代表,我們被軟禁了? 劉盧二女已經開始大叫起來,說是侵犯了她們的人身權利,老板夫婦也在咬著耳朵,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但劉東旭卻依然一付波瀾不驚的樣子,鎮定得有些過份。 我突然心中一跳。 這劉東旭出現得未免太過巧合了吧,他剛一出現,張傑仁就死了,該不會,這個只有四分之三中國血統的男人和這件事有什麼關連吧。 只是,他和張傑仁又是八輩子打不到一杆的關系,我卻想不出他加害張大肚子的動機。 看著一屋子的人,我突然覺得,這小小的旅館里,仿佛被蒙上了一層厚厚的迷霧。 突然之間,我無比相念起小夏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八章 前奏     下篇:第十章 尸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