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章 尸檢  
   
第十章 尸檢

我誤會了警察同志。 他們並不是軟禁我們,只是不讓我們搬走而已,因此,下午的展會我們還是可以照常參加,只是敦長風隊長交待過我們晚上不能太晚回來。 敦長風所帶領的刑偵小隊此刻作為這起案件的專案調查組而留在旅館中,基本上,“藏龍閣”四樓已經被封閉,調查組把四樓當成臨時的辦公場所,正對張傑仁的房間進行全面的詳細采樣。 而張傑仁的尸體,已經被送去解剖,希望從死者的死亡狀況中找到一絲蛛絲馬跡。 尸檢是在下午開始的,但當法醫剖開張傑仁的尸體時,見慣了場面的法醫卻連解剖刀也拿不穩,只是用顫抖的聲音連連說道。 “怎麼會這樣!” 下午,太陽悄悄鑽進了云層中,連綿細雨開始籠罩著整個上海,把這個城市套上一層愁云慘霧的壓抑氣氛。 “偶閑居”中。 “敦隊,尸檢報告出來了。” 一個警察正擺弄著一台手提電腦,尸檢報告正通過互聯網傳輸過來。 敦長風正吸著悶煙,這一整天的采樣下來,連一樣有用的東西也沒有,這會聽說尸檢報告出來了,馬上把煙按滅,和其它幾個警察一起圍了上來。 電腦“嗶”一聲響,文件傳輸已經完畢,敦長風迫不及待地打開了文件,里面的內容卻讓他張大了嘴巴。 他干警察這一行也已經有二十個年頭了,什麼慘案奇案沒見過,但這一次的尸檢報告還是第一次看到過。 “這是什麼意思,死者體腔內一切髒器全部消失?腦顱內只剩黑紅的積水,沒有了腦葉等一切腦內組織,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全部都不見了,難道還會叫妖怪吃了不成?” 敦長風拍案而起,這份尸檢報告已經超出他的理解范圍內,張傑仁的尸體並沒有發現被剖開的痕跡,那凶手是如何把死者的髒器和腦內組織取出來的,這基本上只有神怪故事里才會出現的情況,敦長風一直信奉無神論,自然不會相信那些鬼力亂神之事,但現在情況擺在這,如果不是法醫失心瘋亂寫報告的話,就是這一次敦長風真的碰到不可思議的案件了。 “給邱法醫掛個電話,問他有沒有查清楚了,這報告可不能亂寫的。” 敦長風雖然作出這樣的指示,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一向認真嚴謹的邱法醫是不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的。 那這個髒器消失的尸體,又該作如何解釋,莫非,真的是妖怪害人? 隨後,敦長風自己搖頭失笑。 一切再難以理解的案情,只是因為尚看不清那隱藏在表面之下的真相罷了,敦長風一直是這樣認為的,現在也不例外。 “走,我們再到那房間看看,我就不信,凶手的作案手法那麼高明,高明到連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 那個下午,雨勢越演越烈,到了傍晚,細雨變成了傾盤大雨,像是要把天撕開一般,粗大的閃電不時劃破了天際,雨,沒完沒了的下起來。 這大雨天的,劉盧二女也沒有了逛街的興致,再加上早上才出了命案,任誰也沒有那個心情去玩,于是我們便坐車回到了旅館。 旅館里,老板娘已經准備好晚飯,這一餐飯吃得大家索然無味,餐桌之上,大家只是一聲不吭地扒著飯,連平時吃起來甚是鮮美的菜式也只是隨便夾了兩口。 草草吃過飯後,大家便各自回房休息了,由于四樓已經被警察封鎖,現在我和小李都搬到了三樓房間,和劉東旭及小鄭剛好住在對間。 我洗了個澡後,便上四樓找敦長風了解情況,敦長風卻沒有說什麼,只是一個勁的搖頭,我看他愁眉不展的樣子,想來這案甚是棘手,我也沒再問些什麼,起身告辭返回自己的房間。 依我看來,張傑仁死狀奇異,又是死于密室,再加上他生前曾說過見到虎狀怪影,我覺得這件事十九不離十又是一起靈異事件。 下午我把情況告訴了小夏,小夏對于張傑仁死時那灘黑水相當在意,一再問我有沒有碰到那黑水,我說沒有之後她才松了一口氣,從她口中,我得知那黑水帶著極為濃烈的煞氣,普通人觸之必受嚴重的傷害,我告訴她暫時不能離開旅館,她沉吟了半晌,然後告訴我什麼事情也別管,“斬魂刀”時刻也不要離身,待她這邊事情一完結,便馬上飛來上海與我會合,屆時再看看此事應該怎麼解決。 我見小夏甚是關心我,心頭不由一暖,但想到這次又讓她淌上這趟渾水,心里又頗為不安,也不知道這次的對手是什麼,實力如何,但即使只是像上次一般出現個陳麗宛一樣的鬼妖,便夠我們喝一壺的了。 從張傑仁的死狀看來,若真是鬼怪所為,恐怕這個鬼怪比陳麗宛也差不了多少。 一想到這,我便頭皮發麻。 閣樓外風雨大作,我聽得聲聲悶雷巨響,看來今晚別想睡得安穩了,走下樓梯,剛要開門入內的時候,不知是否錯覺,我好像聽得有人吵架的樣子,聲音仿佛是從樓下傳來。 疑惑之下,我不由走近樓梯口,這次聽得清晰一些,好像是老板夫婦又在吵開了。 “……你這死鬼,你,你竟然要賣了老頭子的產業……” 聽著像是老板娘的聲音,聽上去那個老板又要打這旅館的主意,我搖搖頭,這是人家的家事,我可不想那麼八卦,剛要邁開腳步,卻聽得那老板大聲一吼。 “……你懂什麼……現在不賣你想等到什麼時候…………你沒看到…。這早上又出事了……。” 外邊一個炸雷,讓我聽不清他下邊說的話,但這句話中那個“又”字讓我擰緊了眉頭,這樣說來,豈不是說明以前這里也出現過類似的事情? 老板娘像是被嚇到一般,連忙說道。 “別太大聲讓人聽見了……” 兩人的聲音漸漸變小,最後樓下大廳的電燈也熄滅了,想是兩人回“棲鳳樓”自己的房間中去了,我見再聽不到什麼東西,便自個回房了。 床上,我翻來覆去總是睡不著,心里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把剛才聽到的情況和敦長風說,但最後想想,還是不要的好。 一來小夏交待過暫時什麼事也不要管,一切等她來了再說。 二來這事分明已經牽涉到靈異這個范疇,像這種事情那個敦長風未必會相信,還是不要給自己找麻煩的好。 于是,我把頭往被子里一埋,打算來個蒙頭大睡。 但睡是睡著了,這一夜我卻睡得極不安穩,又開始發一些亂七八糟的夢,一會夢到了張大肚子,一會又是老板夫婦的臉來回飄著,總之都是一些光怪陸離的東西,最後窗外一聲炸雷響起,我立時從床上驚醒過來。 後背已經被汗水浸濕。 我撫著急跳個不停的心髒,下了床給自己倒了杯水喝,這才好過一些。 待到上床再睡時,這次安穩了不少,一覺也睡了不知多久,卻在天微微光時,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和男人的叫聲。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九章 死亡     下篇:第十一章 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