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五章 拘留  
   
第十五章 拘留

“棲鳳樓”,樓下大廳。 “劉小姐,你是怎麼發現死者的。” 按照慣例,郭長風開始向第一個發現死者的目擊者做筆錄。 一張桌子搬到大廳中心,一個警察正拿著筆和紙坐在旁邊,郭長風則站著,他走到劉玲身前問道。 劉玲的樣子好了一些,老板娘遞給她一杯開水,讓她慘白的臉蛋漸漸有了一些血色。 “我是聽到王總監的叫聲才起床的,王總監吵得那麼厲害,我害怕出了什麼事情,連忙起身,然後想把敏珍也叫醒,誰知道開了門,卻看見小珍她,她……” 說到這里,劉玲又開始低泣起來。 郭長風眉頭一動,好像想到了什麼。 “那你是怎麼有死者的房間鑰匙,據我所知,每個房間配給住宅的鑰匙只有一把,莫非,是你偷的?” 聽郭長風懷疑自己偷了鑰匙,劉玲連忙急道:“我沒有,我沒有……” 我冷冷“哼”一聲。 “郭隊長,別隨便把莫須有的罪名套在別人頭上,沒有根據的推測,難道不是邏輯推理的大忌嗎,那樣只會將事實引導向錯誤的方向吧。” “王先生,我只是不放過每一個可能性而已。” 郭長風淡淡說道。 “如果我的猜測是錯的,劉小姐自然會解釋,還有,我不需要你來教我邏輯推理,如果下次我沒問你,你就隨便插話,我會當你是在妨礙司法公正。” 妨礙司法公正,這罪名說大不大,說小可也不小,一個不好,郭隊長完全可以用這個理由把我扔進牢里頭關上四十八小時。 我再“哼”了一聲,卻也識時務,閉上嘴巴一聲不吭。 劉玲感激地看了我一眼,隨後向郭長風解釋道。 “因為這幾天發生了太多事情,我和敏珍商量後,決定互換對方的鑰匙,這樣一來,如果晚上出現什麼狀況,另一個人便可以迅速地打開出事的房間,所以我手上才會有敏珍的房間鑰匙,同樣的,我的鑰匙現在正在敏珍的房里,不信你可以上去找找。” 我聽得連連點頭,盡管現在還是發生了悲劇,但劉盧二女這一決定無疑相當聰明,每個房間在關上之後都是向內反鎖,住客可以在房間里打開自己的房間,卻轉不開別人的房門,如果出了狀況,還要讓老板找出鑰匙,這一來二去的,難免耽擱了救援的時間,而劉盧二女這一措施,卻是最大限度減少了救援的時間。 只是沒想到的是,這數次死亡事件發生得突然,而且被害者完全發不出一聲響聲,我在靈魂狀態的情況下,便親眼目睹了盧敏珍被害時的情景,那不斷從嘴里咳出的黑水,讓被害人根本不可能發出聲音來求救。 郭長風點點頭,算是接受了劉玲的解釋,他接著問道。 “你能不能具體描述一下,當你進入房間時,你看到了什麼,聽著,劉小姐,我知道這樣讓你很難過,但請你務必回憶每一個細節,這其中,或者有破案的關鍵,因為這連續三起凶殺案中,只有這一次是最快發現了死者,或者,凶手會留下線索也說不定。” 劉玲點點頭,開始認真地回憶當時的情景。 “那時我打開門就沖了進去,叫著敏珍的名字,但只叫了兩聲,我就知道不對了,那房間里雖然黑暗,卻有一股惡臭撲面而來,我差點沒被熏得暈倒。在那房間里呆得數秒後,眼睛已經習慣了房間里的陰暗,然後我聽到一些聲音,像有人溺了水一般,咯咯咯的聲音……” 說到這里,劉玲臉上露出恐懼的神色,我亦聽得心中一酸,那時的盧敏珍,大概已經被喉嚨里不斷吐出的黑水擠得透不過氣來了吧。 “……然後我看到一只手。”劉玲繼續說道:“那是小珍的手,是的,我絕對不會看錯,當我看見時,那手掌是屈著的,它按著地面,想要捉住一些什麼東西,我想小珍那時是拼命想爬出來吧,但,但是,就那麼一兩秒後,那手就不動了,不動了啊……” 劉玲不由哭了起來,郭長風不知從哪里弄來一張紙幣遞給了劉玲。 “也就是說,你進去的那一刻,死者還沒有完全斷氣,她甚至,還能用手掌活動一兩秒。” 劉玲擦著眼淚,也沒答話,只是點了點頭。 “劉小姐,請你再仔細回憶一下,有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因為你看到死者時,她還沒有完全死去,凶手那時可能還沒有離開。” 聽得凶手那會還有可能留在房間里,劉玲的臉又變得慘白起來,那豈不是說,當時的自己是和死神擦身而過? 郭長風也沒著急著追問她,待劉玲緩過神來後,她略帶猶豫的繼續說道。 “如果說奇怪的東西,我只看到一樣,不過當時房間里光線不足,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嚇傻了才出現的幻覺。” “你不妨說說看。” 這時,連郭長風也緊張起來。 “我看到一個影子。” “影子?”郭長風納悶了,一個影子有什麼奇怪的。 “那個影子從臥室里竄出來,然後滑上了牆壁就消失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總之,只是“咻”一聲,那影子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由于當時房間里很暗,但那影子卻更加的黑暗,我才有所發覺。” 影子,難道是那只虎影所為,但不可能啊,我感覺不到它帶著一絲的邪氣,反而有一股莫名的正氣。 我露出思索的神色,而同時,老板夫婦和劉東旭亦在想著什麼,臉上神情數變。 郭長風見劉玲也沒什麼可問的了,便將臉朝向了我。 “該你了,王先生,請你解釋一下,你是怎麼知道死者出現了狀況?” “我說過,我是夢到的。” “王先生。”郭長風沉聲道:“希望你認真一點,別挑戰我的耐心。” 我坐正了身體,正色道。 “我是認真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解釋,那種情況有點類似靈魂出竅,反正我看到了盧敏珍被害,然後就驚醒過來,接著想要沖出去救人,卻被你們攔下,接下來發生的事你都知道了,我就沒必要重複了吧。” 那負責記錄的警察露出為難的神色,他不知道這種事情應不應該也記錄下來。 “靈魂出竊,無稽之談!” 郭長風嗤之以鼻。 但劉東旭卻驚奇地望著我,只是很快地,他便掩飾了臉上的驚訝。 “信不信由你。”我攤開雙手聳聳肩道:“不然你說說,為什麼我人在‘藏龍閣’中,卻知道‘棲鳳樓’里發生的事。” “好,這個暫時不說。”郭長風揉揉自己的眉心。“你說你看到死者被害,那你給我說說,凶手是什麼人,有什麼特征。” “我不知道!”我想也沒想地說道。 “王先生!” 郭長風怒叫一聲,幾乎是要跳起來。 “我是真的沒見到,我只見到死者在地上痛苦地掙紮著,那種情況有點像中毒,我只見到這些,然後我就醒了。” 我大聲辯解,不過,我隱瞞了被虎影引過去的經過,事實上,郭長風並不是那種相信鬼神之說的人,如果我告訴他,這可能是某種鬼怪所為,怕不被他立刻關進精神病院里,真正的經曆,只能等明早小夏到達後再說與她聽。 她才是真正的救星! 郭長風皺著眉頭,來回地踱著方步。 最後,他停了下來,深吸一口氣向我說道。 “很遺憾,王先生,你既然不肯說出真相的話,我只能把你當成此案的最大嫌疑人,我們有權力扣留你四十八個小時。” 我怒極。 “你憑什麼不相信我!” 郭長風亦大怒。 “那你又憑什麼讓我相信你?靈魂出竊?那你拿出證明來啊!” 我日,老子拿什麼證明給你看,估計就算靈魂再離體一次,你也看不到啊。 這次算是吃了個悶虧,靈魂出竊這種玩意,我要怎麼證明,除非小夏才會有辦法。 見我悶聲不吭,郭長風冷笑幾聲。 “說不出話了吧,既然你拿不出證據。”刑偵隊長朝做記錄的警察叫了一聲。“小周,帶上幾位同事,請王先生到我們局里坐坐吧。” 丫的,這狗屁警察竟然真的要拘留我? 我的一世英名啊!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四章 惡夜     下篇:第十六章 小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