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章 黃昏  
   
第二十章 黃昏

我和小夏在下午回到了“偶閑居”旅館,老板娘在看到我的時候驚奇無比,然後看到隨我們而來的郭長風時,更是一付不可置信的樣子。 “老板娘,麻煩給這位趙小姐開一間房間。” 我對老板娘說道,她才如夢初醒一般,“哦哦”幾聲引著小夏進了“棲鳳樓”。 我和郭長風先回到“藏龍閣”,整個閣樓靜悄悄的,在來之前,小夏已經讓郭長風撤去了旅館的全部警力,面對妖魔那種古老的生命,沒有修為的普通人基本上不能對它構成威脅,小夏不想徒增人命,更不想一旦和妖魔對決,還要分心去保護普通的警察。 小李和劉玲照常去主持會館,在釋放時,我已經用手機聯絡了他們,並向他們說明了情況,讓他們不要擔心,把心思全放在展會上。 只是一想到五人一起來參加展會,到現在卻只剩下我們三人,特別是救不到盧敏珍,更讓我自責不已,同時,也讓我對力量更加的渴望,不管是為了將來可以和小夏共同面對來自未知生命的威脅,還是為了有能力保護自己身邊的人,我都想變強! 從認識小夏那一刻開始,我生命的軌跡已經發生了變化,現在的我,已經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只做一個普通的文職人員,為了和小夏在一起,我必須擁有力量,就算不足以保護小夏,也不能成為她的累贅,更必須在她需要幫忙時能夠起上一點作用。 我默默捉緊了“斬魂刀”,此刻,它是我唯一的憑依。 小夏把行李放到房間後,便到“藏龍閣”與我們會合。 大廳中。 “剛看了一遍,這間旅館的風水布局沒有問題,無論是樓閣的朝向和草木山石的布置都獨具匠心,可以看出設計這間旅館的人是個中高手。”小夏呷了一口清茶說道。 郭長風順便找了個理由把一切不相干的人都支了出去,其中包括了老板娘和廚房的大姐,根據現在所得知的情況判斷,郭長風已經將老板夫婦列為嫌疑對象,現在我們談的又是比較機密的問題,自不便讓別人旁聽。 “也就是說,這旅館,至少在表面上,並不是為了鎮住妖魔而設的。”我問道。 “應該這其中還有什麼我們所不知道的東西,那才是封印妖魔的關鍵,而且,單靠風水布局是不可能鎮住像妖魔這樣的遠古生命。” “那現在怎麼辦?”郭長風沉聲道,即使已經證實了有非人類的存在,這位刑偵隊長還是對我們不苟言笑。 小夏從提包里拿出四張符紙,給了郭長風一張,其余都遞給了我。 “我們先靜觀其變吧,至少要等妖魔的分身再出來一次,我才能找到封印它的地方。這是辟邪符,邪穢近身時會自動燃燒,在符紙燃燒過程中,妖魔是不能近身的,若是符紙燃燒,就趕快跑下樓來,我會第一時間趕到。” 郭長風皺著眉頭看著手里這張寫滿了如蚯蚓般歪歪曲曲的古老字符的黃符,雖然不想帶著這種東西,但最後還是放入了上衣口袋。 我拈著手里三張黃符,尋思著是否我比較容易撞鬼,所以小夏才一口氣給了我三張。 像是看出我的心思,小夏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 “小強同志,你那多出來的兩張是給你兩個同事的,你可別自己給獨吞了。” 我聽得不好意思地直撓頭。 “對了,你看用不用給老板夫婦其它幾人也弄一張?”我馬上扯開話題。 小夏出現了招牌式的冷笑。 “他們不是知道什麼東西不肯說嗎,到時妖魔攻擊不到我們,自然會找那些沒符錄護身的人下手,我看他們被嚇個半死後還說不說。” 對于小夏的話,郭長風分明感到了反感,整個眉頭都擰成了一團。 “你放心,郭隊長。”小夏莞爾一笑。“我可不是那種蛇蠍心腸的女人,只要嚇嚇他們就夠了,關鍵時刻,我會救下他們的,一只分身而已,還難不倒我。” “不過,妖魔真的會攻擊老板夫婦他們?”我提出自己的疑問:“從第一宗命案開始,妖魔仿佛只對我們這些外來的人下手,而且從傳聞看來,十幾年前,它應該也只是對住客下手,所以旅館的老板才會安然無恙地活到現在。” “那是因為長久和妖魔呆在同一個地方,他們身上或多或少染上了妖魔的氣息。”小夏解釋道:“因此,當出現住客時,他們身上強烈的生人氣息才吸引妖魔的注意,但是,當妖魔對我們無法下手時,它便會打其它人的主意,別忘記了,它現在正‘餓’得很呢。” 小夏說完便站了起來。 “現在先這樣吧,反正到今晚之前,我們也沒什麼事可做,小強同志,陪我到外灘走走吧,從北京到上海,我可是馬不停蹄的,完全沒有休息的時間,所以下午,我要放假!” 趙大小姐大聲宣布自己的放假壯舉,這幾天連續發生了這麼多事,我也樂得輕松一下,況且還是小夏叫到,我自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下來。 只有郭長風這個悶葫蘆,完全把我們劃為“貪圖享樂”的一類,他板著臉說道。 “請在晚飯前回來。” 丟下這句話,刑偵隊長便自己上了樓梯,也不知道是去命案現場堪查一番,還是回房間睡午覺。 小夏對著郭長風的背影做了個鬼臉,便拉著我跑出了旅館。 外灘,位于上海市中心區的黃浦江畔,在這里,集中了二十余幢不同時期、不同國家、不同風格的建築,讓上海這道亮麗的風景線又有了“萬國建築博覽”之稱。 外灘可以說是游客到上海的必到之地,特別是情侶,漫步于黃浦江畔,看江水濤濤,聞輪笛長鳴;又待到黃昏之時,看那“東方明珠”在火紅的夕陽下燦爛生輝,多少山盟海誓便在那一刻油然而發。 我捉著小夏的手漫步于外灘之上。 一路走來,我們只是安靜地走著,並沒有說太多的話。 在小夏沒來之前,我覺得有許多話要向她傾訴,但當她在我身邊時,我卻覺得說話簡直是一種浪費,只要這麼靜靜地走著,仿佛,便可以一直走下去一般。 言語已經成了一種多余,彼此的心聲,在握緊的雙手中傳遞。 此時,無聲勝有聲! “我們坐會吧。”小夏輕聲道。 我們正走到了外灘的中段,剛好看到了“東方明珠”,這里的風景相當不錯,我依言挑了一方石椅,與小夏雙雙坐下。 小夏輕輕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在這一刻,她像任何一個女孩一般,沒有強悍,只有水一般的溫柔。 我想攬住她的肩膀,她的肩膀看來是那麼削瘦,讓人禁不住想要保護她,但我現在卻還沒有這個能力,于是伸出的手,又放了下去。 手才要放下,卻被小夏捉住,她淡淡一笑,把我的手放到她的肩膀上。 “我有點累了,你讓我靠一下吧。” 小夏微笑,笑容中帶著一絲疲倦。 “我要變強!” 沉默了良久,我沉聲說道。 小夏伏在我肩膀上的頭抬了起來,先是不解地看著我,然後再露出了釋然的笑容。 “為了保護我?” “不只是這樣,更為了保護身邊的人,那種明知事情正在發生卻無力阻止的感覺,我真的很討厭,我不能容忍自己再軟弱下去,因為我害怕,當你有危險的時候,我卻沒有能力可以幫你,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變強,我,不能再只當個白領。” 我望著小夏,認真地說道。 小夏用她的手撫過我的臉龐,她的手冰涼滑膩,讓我不由閉上了眼睛。 “你能這樣想我很高興,真的,但你不用太勉強自己,無論是道力法術,還是最基本的劍術,這些東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沒有幾十年的苦練,是不會有所成就的,除非,你撞上了什麼奇遇,那或者還有這個可能。” “所以你啊,別想太多這些有的沒的。”小夏用手指刮過我的臉。“只要我累了的時候,有個肩膀能讓我靠一靠,就足夠了。” 小夏閉上了眼睛,我們也不再說話,只是安靜地坐著。 那一天,我們一直坐到了夕陽西下。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九章 陸吾     下篇:第二十一章 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