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一章 暗流  
   
第二十一章 暗流

由于有了郭大隊長的吩咐,我們在晚飯前回到了旅館,撤去了大量的警員之後,旅館又和平常一樣安靜,甚至更加冷清了。 從大門進來的時候,前庭一片黑燈瞎火的,還好今晚的月光還算明亮,我們在幽幽的月光下,踏著碎石小路,倒也有幾分詩意。 過了中門,一潭湖水在銀月下微微泛著銀鱗波光,徐風輕拂,幾株鳳竹“沙沙”作響,小夏愜意地閉上眼睛,平伸著雙臂,趙大小姐踏著輕快的步伐,像一個芭蕾舞者般用腳尖踮著地面,一步三跳的走在前面。 我落在其後,看著她搖擺的身姿,心中一片平靜,心想就這樣能一直走下去也不錯。 但是,路,總有到盡頭的時候。 卻在“藏龍閣”近在眼前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從閣樓後的竹林里鑽了出來,燈光之下,劉東旭一臉的心事。 “劉先生,竹林那邊難道有什麼風景?” 我不由叫道,這個男人處處充滿著神秘,像現在,天色已晚,他不是在客廳里用飯,反而跑到竹林里不知干什麼事。 劉東旭被我一叫,明顯嚇了一跳,再看到小夏時,眉頭微微一皺,但隨即又恢複成平時面帶微笑的樣子。 “竹林里倒是沒什麼風景,只是鄙人一向喜歡竹的挺傲和清秀,來了這麼多天,才發覺樓後那片竹林中品種甚多,一時看得出神忘了時間,倒是讓王先生見笑了。” 劉東旭嘴上敷衍幾句,人已經走進了閣樓內。 “怎麼樣,這個男人?” 我挨近小夏身旁輕聲問道。 小夏秀眉微皺。 “果然有問題,他剛從竹林里出來的時候,我在他身上感覺到淡淡的道力波動,分明是使用了某種法術後才出來的,而且林子里也有某種波動傳出來,但相當微弱,我也判斷不出是什麼東西,只有找時間到林子里看一看才知道。” 我還不及說什麼,在大廳里看到我們的劉玲和小李兩人已經跑了出來。 兩人臉上帶著疲倦,但看到我時紛紛露出了喜色。 “王總監,你沒事就好,老板知道你出了事,已經急得要直接投訴上海警察總局了。” 小李沖上來說道,卻被後邊的劉玲拉了開去。 “現在不都沒事了嗎,先不要說這些了,總監,還是先吃飯吧。” 我點點頭,大廳里,郭長風已經自己悶不吭聲地扒著飯,倒是劉東旭不見了人影,想是自己先回了房間。 我們隨便吃了幾口飯,其實現在大家也沒心思吃飯,順便吃了一點後,便結束了這頓晚餐。 我把其余的兩張“辟邪符”分給了小李和劉玲,他們半信半疑地接過,只是現在這種局面讓他們也只能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我和小夏也沒有多做解釋,反正這種東西,沒有親眼見到,普通人是很難會相信的。 吃過晚飯,由于才發生了盧敏珍的事件,即使“棲鳳樓”現在多了小夏這個住客,劉玲還是不願太早回房,硬是拉著小李在大廳里打起了撲克。 小夏望向樓上和我使了個眼色,我略一點頭,兩人便一起上了樓,郭長風只是望了我們一眼,倒也沒問什麼,只是小李和劉玲兩個好奇寶寶,已經在背後開始猜測我們的關系了。 “你的命格偏輕,即使有‘辟邪符’護身,我怕還是不妥,還是在你房間里擺上一個‘正陽陣’比較穩當一些。” 我大樂,果然做男朋友就是不一樣,至少能得到趙天師的特殊照顧,一聽“正陽陣”這個名字就是用來增長陽氣所用的,如此一來,我總算有個安穩覺睡了。 上到四樓,卻聽見劉東旭在房間里嘰哩呱啦地說著話,我一聽這厮說的是日語,倒是犯愁了,要是英語我還聽得懂,這日語我可沒學過。 房間的隔音效果不是太好,我們聽到劉東旭說話的同時,他大概也聽得到我們上樓的聲音,說話聲馬上就低了下去,我和小夏對望了一眼,均覺得他好象好里有鬼,不然的話,也不用一聽到有人上來馬上就壓低了聲音,一付不可告人的樣子。 小夏指了指我的房間,我會意了開了門,兩人“唰”一聲鑽進了房間中,房門一關,劉東旭的聲音便被徹底隔絕了。 “那家伙不知在說些什麼,一付神神秘秘的樣子。” 我嘀咕道。 小夏一笑。 “要知道還不簡單。” 她掏出一張符錄,十根手指靈動地把符錄三兩下給折成一只紙鳥,小夏輕輕在自己食指上一咬,一滴鮮紅的血液滲出了手指,我看得心痛無比,她卻像毫無所覺一般,迅速把鮮血點在紙鳥頭部的兩側。 有了這雙以鮮血點出來的眼睛後,紙鳥像活了過來一般,小夏並攏雙指輕輕一挑,紙鳥竟浮空而起。 我張大了嘴巴,小夏微微一笑,指揮著紙鳥繞著我轉了兩圈後,才靈活地飛出了窗外。 “你這是干什麼?” 我驚奇地問道。 小夏露出一個惡作劇的笑容,吐了吐舌頭說道。 “你不是想聽聽那個男人說些什麼嗎,馬上你就會相當清楚地聽到他所說的話了。” “難道那紙鳥可以用來竊聽?”我恍然大悟,隨後又緊張地說道:“但人家好歹也是有道力的人,要是被他發現的話,我們可就糗死了,況且他說的是日語,我可聽不懂。” “你安啦,他的道邊只是非常粗淺的那一種,剛才看到他時,第一眼我就看出他的底子,眉心靈光暗淡,那種修為,只能算是入門,充其量就比你強上一些,沒那麼容易識破我的‘術’的,至于日語,本小姐精通的幾門語言當中,剛好有這一項呢。”小夏漫不在乎地說道。 她掏出另一張符紙,又用洗臉盆打了一盆子水,最後在符紙上劃著我看不懂的符咒,用尚沾著血跡的手指輕輕一點,符紙竟然無火自焚起來,小夏把燃燒的符紙扔到水盆中,水盆里一陣水花蕩漾,竟然漸漸出現了影像。 影像中是一扇窗戶,角度是從上往下的那種,我們剛好看到劉東旭的半邊身子出現在窗戶內,看來他正站在窗邊打著電話。 我暗暗咋舌,想不到小夏這個“術”不僅能聽,而且還能看,倒比什麼針孔攝像機方便多了。 劉東旭的聲音隱隱從水盆中傳來,雖然聲音不大,卻出奇的清晰,只是他說的是日語,我可一句也聽不明白,倒是小夏越往下聽,眉頭皺得越厲害。 水盆里,劉東旭像是打完了電話,他的身影離開了窗戶,不多時,走廊里傳出了開門的聲音。 小夏手一揮,水盆里所有的影像斂去,她馬上捉著我的袖子就往外扯。 “干嘛啊,小夏?” 我急問道。 小夏把耳朵趴在門上聽了一會,確定劉東旭的腳步聲消失後,才凝重地說道。 “這個男人果然有問題,他剛才聯系了陰陽宗的人在外頭見面。” “陰陽宗,那是什麼東西?”我現在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那是日本的一個古老的宗派,以咒術和式神而聞名,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劉東旭果然是為了此間的妖魔而來。” 我聽得一愣,半晌後才罵道。 “丫的,這小日本果然沒一個好東西,收式神到收到中國來了!” “別廢話了,我們快跟上去看看吧。”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章 黃昏     下篇:第二十一章 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