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三章 交鋒  
   
第二十三章 交鋒

“是你?” 劉東旭倒退兩步,不難看出他心中的震驚,即使我們雙方離得較遠,但我還是看得清楚,他臉上的神情連變了數次。 這讓我越發肯定他心中有鬼。 “劉先生,這半夜三更的,你不在旅館休息,反而跑到這種偏僻的地方,不會也因為這里種有你最喜歡的竹子吧。” 我冷笑幾聲,毫不吝嗇我的嘲諷之語。 劉東旭老臉一紅,干咳幾聲後,隨即鎮定的說道:“王先生,我喜歡到哪里是我的自由,應該還不用你來過問吧,反而是你們,這樣鬼鬼祟祟跟蹤我是什麼意思。” 小樣的,反倒反咬我一口! 我看這姓劉的耍了幾下太極,這球反倒踢到我身上來,不由心中來氣,說話也不客氣了。 “什麼意思,老子看你壓根不是好人,你好歹也是炎夏子孫一個,竟然聯合了小日本想打那旅館中妖魔的主意,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嗎!” 我這話一出口,小夏馬上拉了我一下袖子,但話已出口,就像那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的了。 劉東旭一聽之下,臉上神情大變,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震撼,竟叫了起來,聲音也走了調,他顫聲道:“你知道?你怎麼知道那旅館中封印了妖魔,這,這不可能!” 劉東旭的聲音太過震驚,到最後聲音之大,竟在這廣場之中引起了回音,由于他說的是中文,那站于他身後的小日本自是聽不懂,但劉東旭的聲音充滿了震驚,卻引起了小日本的誤會。 那光頭用日語嘀咕幾聲,小夏臉色一緊,馬上把我拉到了身後,同一時間,空中風聲大作,一道半透明的白色風旋自高空卷來。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小夏冷笑,她左手虛空一劃,一個“火”字的古體書紅光萬道的出現在虛空中,小夏右掌輕輕托在那“火”字上,一道熱浪滔滔的火流脫掌而出,與風旋在半空相抵于無形。 光頭小日本臉上一變,他一躍來到廣場之上,雙手不斷結著印記,嘴上亦嘰哩咕嚕的大聲說著日語,他越念越急,一股旋風亦自他腳下升起,把周邊細碎之物通皆卷起。 劉東旭見這情景,不由大急叫道。 “宗田先生,住手…” 無奈光頭腳下的龍卷越旋越烈,風聲大作中,把劉東旭的聲音完全掩蓋住,而不斷增強的風力亦把劉東旭吹得說不出話來。 “日本陰陽諸術以‘風火山林’四術為主,看來這光頭倒是修行風術的高手,只是四術再強,也不過是從我中華大地流傳過去的諸術之一,今天就讓你們小日本看看,我們中華道術的真正厲害!” 小夏迎風而立,一頭卷發被狂風吹得向上揚起,把她那圓潤的耳垂和光潔的後頸展露出來,讓我一時間看得移不開眼睛,全忘了那由“術”所形成的風正漸漸形成一小股龍卷風。 小日本大叫一聲,雙手向我們所立之處一推,龍卷拔地而起,如張牙舞爪的惡龍撲了過來,空氣被撕裂,尖銳的聲音讓我震耳欲聾,在猛烈的風力推擠下,我不由連連退後,而小夏,卻如釘子般身形未動分毫。 一張朱紅色的符紙來到小夏指間,狂風雖烈,符紙卻如一塊鐵板般絲毫不動,符紙上不像平時所見那般畫著奇異的符號,反而只是以寥寥無筆畫出一只展翅的大鳥。 “天地無極,南帝星動……” 風聲雖大,但小夏的聲音卻清晰地從風聲中透出,隨著她念咒的聲音,朱紅符紙竟無火自焚起來。 “……朱鳥展翅,火云始降,炎部諸將,聽我號令……” 燃燒的符紙中,竟傳出聲聲雀鳴,那符紙上的大鳥在火焰中竟似活過來一般,舒展著自己的雙翼,作勢欲飛! “蒼炎,破邪!” 小夏清喝一聲,燃燒的符紙隨即甩出,那符紙光焰大作,“蓬”一聲響,卻化作一只長約半米的巨大火鳥,撲打著雙翼沖入龍卷風之中。 看到那火鳥,光頭張大了嘴似是不信,連劉東旭也不斷退後,最後跌倒在亭子的地面上,嘴巴抽動著不知說些什麼。 火鳥飛進龍卷中,它引頸長鳴,周身火焰迅速燃燒,大熾的光焰從龍卷的內部進行破壞,廣場上紅光一閃,刺得我不得不合攏了雙眼,等到光芒消失之後,整個廣場青煙四起,光頭小日本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似是大受打擊。 “……那是南方星宿朱雀星君的力量,想不到現在還有人能夠借來它的力量……” 劉東旭不可置信地看著逐漸消失的點點星火,心頭的震撼讓他雙手不斷微微地顫抖著。 那小日本像是下了某種決心,突然跺了跺腳,臉色凝重地咬破自己的手指,鮮血隨即斷續地滴落在地面上。 劉東旭看得臉色一變,大喝一聲:“宗田先生,住手,他們不是……” “啊!” 光頭大喝一聲,聲音大如炸雷,硬是打斷了劉東旭的話,也把我嚇了一跳。 小日本一指不斷地在虛空中比劃著,隨著他的動作,指頭上的鮮血不斷地飛濺出去,在地面上像是形成某種特別的圖案。 烏云突生,竟漸漸蓋住了月光。 一種奇異的氣氛正在形成。 小日本又是一叫,由鮮血構成的圖案泛起微微紅光,同一時間,一陣悠揚的鍾聲突然響起。 我不由四處張望,但這尚未落成的樓區里,又哪來的撞鍾。 鍾聲中,小日本左蹦右跳,像是在跳著某種舞蹈,就像古老的祭祀之舞,隨著他舞蹈的進行,聲聲弦樂亦隨著響起,和鍾聲形成了某種共鳴。 “月祭之舞,終于還是用上了‘式神’了嗎,我看你除了這個,還有什麼手段。” 小夏好整以暇地說道,同時,她的雙手間亦捉著大量符紙,小夏雙手一翻,符紙連射而出,在她的身前按四象八卦方位排列出一個繁複的法陣。 “以吾道心,證六界門。四象衛持,修羅界開……” 法陣中紅光驟起,不屬于人間界的氣息開始自那豔紅之中蔓延。 小日本的舞蹈更急了,地面上,一縷縷銀光閃過,光芒數閃之後,一道古色古香的日式門扉憑空出現,空中更是飄下了片片櫻花。 “……。帝神隱名,真官退拜。吾血為引,修羅?;利仞天召來。禁一百七二式?;修羅降!” 小夏大喝,法陣中紅光暴漲,一聲讓人心悸的利嘯從豔紅中傳出,而另一邊,小日本的召喚儀式亦同時完成。 那扇紙門緩緩打開,一只狗頭人身的式神手持八角烏多棍從門中竄出,它穿著日本的古式武士服,頸上戴著黑色的念珠,卻是日本神怪中經常見到的天狗形象。 “人間界的味道,還真是讓人懷念啊……” 巨大的斬馬刀插進地面,戴著鐵面具的利仞天仰頭望天,無盡感慨地說道。 我躲在了花壇後邊,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無論是形象凶猛的修羅,還是那手執長棍的狗頭人,它們的身上都散發著讓我感到深深恐懼的要命氣息。 深夜的廣場上,身材巨大的修羅和外表奇異的天狗互相對峙著,它們默不作聲,卻形成一股異常壓抑的氣氛,就像那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從遠處傳來的風,在接近這兩只不屬于人間的鬼神時,仿佛不願意觸及它們之間的禁地一般,自動地分往兩旁拂開。 就在這一片靜寂中,斬馬刀瞬間來到修羅的手上,利仞天一刀直指天狗,狂暴的殺氣形成血色紅潮狂湧而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二章 跟蹤     下篇:第二十四章 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