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四章 鐵令  
   
第二十四章 鐵令

利嘯,自修羅的鐵面下傳出。 紅色的惡鬼瞬間消失在原地,幾乎在同一時間,一記金鐵交擊的聲音暴響而開。 震得我耳朵嗡嗡直響,揉了揉眼睛,小夏所召喚出來的,從沒見過的凶惡鬼神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那狗頭人的身邊,巨大的斬馬刀被狗頭人用八角棍架住。 但修羅只是單手持刀,而天狗則雙臂齊用,卻還擋得甚是吃力,一雙腿不斷地彎下去。 可見,單以力量而言,天狗比修羅差得遠了,即使它在式神之中已經算是不差的了。 利仞天似是感到驚訝,在鐵面下“嗯”了一聲,但隨即,一聲讓人膽戰心驚的暴喝隨著響起。 紅影飛動,天狗如炮彈般被修羅一腳踹飛了出去,狗頭人被絕倫的力量轟進了廣場東面的石階中,整個廣場似乎震動了一下,嗆人的灰煙跟著冒了起來。 我使勁睜大著眼睛,剛才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快了,快得我只聽得見聲音,卻完全看不清那修羅的動作,我暗暗咋舌,不知道小夏是從哪里弄來這麼厲害的惡鬼。 利仞天雙手各持一刀,緩緩走向天狗倒下的地方,它似乎並不著急,閑庭信步的邁著步子,卻每走一步,腳步聲清晰地傳入在場眾人的耳朵中,那腳步聲自低而高,到最後,仿佛戰鼓一般一聲聲擂在人的心窩里,讓心跳也跟著加速起來。 修羅走過大半個廣場,忽然,身影又瞬間消失在原地,我剛要擰頭看向天狗的位置,卻又是一聲暴響傳來。 利仞天一刀斬在天狗的腦袋左側的石階上,碎石激揚中,那一團灰煙也為修羅強絕的刀壓所排開,整個東面石階“轟隆”一聲爆碎為一地石屑。 斬馬刀清冷的刀鋒上映射出天狗驚駭欲絕的眼神,若是這一刀斬在它的頭上,天狗的腦袋可不比石階堅固多少。 利仞天的鐵面下發出低笑,它好整以暇地看著天狗,緩緩說出兩個字。 “……太弱……” 似乎被修羅的態度所激怒,天狗大吼一聲,身體瞬間自地面彈起,數息間來到修羅的頭頂高處,修羅卻連正眼也不瞧它一眼,只是慢慢地收起斬馬刀。 八角棍在天狗的頭頂上飛速旋轉,一輪黑色的圓月迅速罩上利仞天,下一刻,烏金長棍狠狠抽在修羅的左肩上,一記如中敗革的聲音響起,修羅腳下的地面出現了蛛網密痕。 但修羅,身體卻晃都沒有晃一下。 望著地面的眼珠一轉,修羅看向天狗,如利刃般的眼神讓天狗渾身一顫,接著,豔紅映滿了狗頭人的眼睛。 斬馬刀高指向天。 那巨刀之上,八角棍旋轉著飛上高處,同時飛出的,還有天狗的一只手臂! “啊!” “啊!” 兩聲痛呼同時傳來。 天狗一手捂住自己被齊肩斬斷的右肩重創處連連退後,紫色血液從它的手指縫中激射而出,在空氣里留下濃烈的血腥氣。 而另一邊,那光頭小日本整個人跪倒在地上,仿佛他自己受創一般,他也像天狗一樣緊緊捉著自己的右肩。 日本的式神之術,是以自身精血供養鬼神,以達到心神相通的境界,但如此一來,式神受傷,主人也會跟著受創,現在天狗被修羅一刀斬斷了右臂,想來這小日本也不會好受。 利仞天雙刀一揮,又向天狗逼近。 突然,小夏的手機卻響起了鈴聲。 小夏的心神一分,便沒有再向利仞天下達戰斗的命令,修羅只是一刀架在狗頭人的脖子上,靜待著小夏的吩咐。 而拿起手機接聽的小夏,臉色卻越來越凝重,我忘記了兩個鬼神給予我的恐懼,來到小夏身旁。 手機放下,小夏望向我,咬著嘴唇說道。 “剛才郭長風來電了,旅館夫婦,被殺死在他們的臥室中……。” “什麼?” “什麼?” 小夏的聲音雖然不高,但這夜深人靜的地方,劉東旭也聽得一清二楚,他和我幾乎是同一時間驚呼出口。 劉東旭這一叫,倒把我的注意吸引了過去,我朝他吼道。 “你跟著叫什麼,姓劉的,你不是為了把那只妖魔收為式神才儲心積慮地接近我們,現在死的人越多,怕是對你越有利吧。” 劉東旭一聽不由苦笑起來。 “式神?哎,王先生,我想你們誤會了。” “我哪里誤會了。” 劉東旭一邊扶起光頭,一邊繼續說道。 “不瞞你說,我是高野山陰陽宗的旁系弟子,和你們住進那間旅館後,我發覺到那旅館中有某種和我們陰陽宗密傳封印非常相似的波動,而那種封印,通常只會用來封印一些古老的妖魔之用,而這種封印,在近半個世紀內,陰陽宗幾乎未曾動用過,為什麼陰陽宗的封印會出現在上海,而封印的又是什麼東西,我雖然也算是修行之人,但我資質不高,對這種情況無從判斷,于是才緊急聯系了陰陽宗的總部,讓伏魔院調遣高手過來,卻不想我剛住下,當天晚上便出事了。” “這一位。”劉東旭指了指光頭。“是由伏魔院調派前來的高手,宗田一池先生,他是今晚才到達上海的,為了不驚動普通人,我才約了他在此地磁頭,卻不想引起了兩位的誤會啊。” 我和小夏對望了一眼,劉東旭仿佛不像是在說假話,但這也僅是他的片面之詞,很難讓我們完全相信他所說的話。 劉東旭似乎想到了什麼事,馬上附耳在那光頭的耳邊嘀咕幾句,光頭聽得連連點頭,他伸進自己的衣襟下摸出了一物。 那是一件小鐵飾,一把寸許的鐵劍插在一朵蓮花之上,在這深夜里,這劍花鐵飾泛著幽幽暗綠光芒。 “鐵劍蓮花令?” 小夏驚奇地低聲叫道。 我納悶,這什麼蓮花令怎麼聽著像那狗血電視劇里的門派令牌似的。 “小姐也知道這樣東西,那就好辦了,那小姐現在相信我說的不是假話啦。” 劉東旭喜道,讓我更納悶的是,小夏竟然點了點頭。 “我雖然不是佛家道宗的弟子,但由國際佛道聯盟頒發給世界上非邪教組織的蓮花令,我還是知道的,既然你們擁有蓮花令,那你所說的話,還有幾分可信。” 小夏素指連劃,集結于修羅背後的符盾即刻張開,修羅界的通道再次開啟,小夏朝利仞天點點頭,修羅惡鬼撤回了斬馬刀,低嘯聲中,利仞天全身頓化成千紅光粒子,呼嘯著沖入了阿修羅界的通道之中。 我見小夏收回了惡鬼,不由朝小夏低聲道。 “小夏,難道我們就憑他那個什麼狗屁令牌就相信姓劉的話?” 小夏沒好氣的說道。 “你這話要是被那幫老古董聽到的話,非得把他們活活氣死,竟把他們的蓮花令說成了狗屁令牌。我告訴你,這小小的令牌是由中國古老的修道宗派昆侖上清宮、中原佛宗普世禪院和西藏不達拉宮聯合頒發給世界非邪教組織以證明其身份的令牌,說得簡單一些,就是所謂的官方證明,能夠拿到蓮花令的,都是經過這三個古老宗派長期觀察後確定了其性質的抗魔組織,所以,持有蓮花令的劉東旭,所說的話應該不假。” 我睹氣說道:“難道就不許他們偷的或撿的。” “那三大宗派都該找根繩子吊死算了。”小夏失聲笑道。 那一邊,光頭也收回了他的式神,劉東旭扶著他臉色尷尬的望著我們。 “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先回旅館吧。”小夏說道。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三章 交鋒     下篇:第二十五章 伙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