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七章 日記  
   
第二十七章 日記

三具尸體整齊地擺放在停尸房中。 邱法醫的身影在尸體之間忙碌的穿梭著,我和小夏隔著觀察用的玻璃窗站了將近半個鍾頭,就這樣望著邱法醫在忙碌,我們誰也沒說半句話。 沉默的壓抑氣氛在這間二十平方左右的房間中蔓延著。 今晚,一下子死了三個人! 再加上張傑仁三人,這四天的時間里竟然死了六人,就在一間小小的旅館中,六條生命斷送在其中,而且根據小夏的推斷,被分離了魂與魄的他們,還永遠失去了再入輪回的機會。 這比死亡更加殘酷。 房間門被推開,郭長風拿了一袋東西走了進來。 “我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趙小姐,你可以看一下,或許對你接下來的行動會有一些幫助。” 郭長風把一個塑料袋放到房間里唯一的一張長桌上,那袋子里是一個背包,樣式老舊,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款式。 我們圍了上去,刑偵隊長把背包取了出來,拉開了拉鏈,把包子里的東西一股腦地倒了出來。 “這背包是最後一名死者的東西,我們在里面發現一本相當破舊的線訂本書冊,里面盡用了一些我們看不懂的符號文字,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不過這些符號跟趙小姐給我的符紙上面畫的東西差不多,我想趙小姐應該知道一二。”郭長風把背包里的東西全倒在了桌子上,包里的東西不多,就幾件衣服,一本銀行存折和一本只有十數頁厚度的本子,隊長把本子遞給小夏。“這里面的東西我們看不懂,但最後一頁卻畫著一副‘偶閑居’的簡筆畫,我看著有點像現在建築用的平面圖,應該是當時設計這間旅館的人留下的。” 小夏接過線裝本,我瞅了一眼,冊子應該有一些年頭了,紙張昏黃,邊子上還磨破了不少,但還不至于看不清里面的內容。 小夏翻開冊子,黃紙上寫滿了扭扭曲曲的奇文怪字,也不知道寫的是什麼東西,然而小夏越看,臉色卻越加沉重起來。 “這是‘術文’,也算是文字的一種吧,不過和倉頡發明的文字不同,‘術文’是用來記錄天地玄靈、陰陽鬼神的文字,道家咒符便是將‘術文’進行組合,從而使其對陰陽五行、人蓄鬼神產生作用。”小夏把線裝本放到桌子上,指了指第一頁上面的文字對我們說道:“而這本東西,卻是由‘術文’寫成的日記!” “日記?” 我和郭長風同時皺起了眉頭,這奇怪的文字怕不是三清門人,而且還要那些真正有修為的人才看得懂吧,如此一來,這“術文”倒比任何密碼用語還管用,即使落入別人手中,也不知道這寫的是什麼東西,由此可以推斷,這日記寫的必是機密之事,不然也不用大費周章以符錄上的文字來記載。 “奉師之命,逐入中華,必不讓妖邪,禍害生靈……”小夏的素指在張頁上第一列的文字劃過。“從這段文字看來,這本日記的主人很可能不是中國人,不然的話,便不會用‘逐入中華’這樣的字句,而且,他和他的師父知道妖魔的事情,也就是說,他們可能知道妖魔的由來。” 郭長風一聽來精神了,那對招子“蹭”的亮了起來。 “趙小姐,你繼續看,說不定這本日記是破案的關鍵。” 小夏不由哭笑不得的說道。 “郭隊長,這‘術文’可不同英文法文,不是說翻譯就翻譯得了的,它的語句構成是由各種符號組合在一起,必須前後推敲才能看得出意思,這前面這幾句,是因為開篇的緣故,意思比較簡單我才能一看便明,其它的,我想沒有個一天半天的時間,我是沒法完全翻譯出來的。” 郭長風老臉一紅,不好意思地說道:“是我太心急了,趙小姐別見怪,這樣吧,現在也快天亮了,我送二位回旅館,趙小姐也好有個安靜的環境翻譯這本日記,你們看怎麼樣。” 小夏點了點頭,我接過話說道。 “那也成,但不知道郭隊長能否通融一下,讓我的兩個下屬搬出那間旅館,讓他們住到市里來,你看現在這情況,應該可以證明他們沒有作案的嫌疑了吧。” 郭隊長一個勁的點頭。 “這沒有問題,我也不是榆木腦袋,食古不化的人,天一亮我就讓人把他們接到市里來,那劉東旭兩人要不要也一並接出來?” 我看了小夏一眼,那姓劉的和光頭都是修行的人,這我可拿不了主意,小夏搖搖頭答道。 “不用了,他們應該有能力自保,何況,我除魔時,還用得著他們兩個呢。” 郭長風這次倒是十分干脆。 “那行,這事就這麼辦吧,邱法醫這里的尸檢報告一出來,馬上會有人通知我,我看,我先送兩位回旅館吧。” 把桌上的東西全部掃進塑料袋里後,郭長風招呼著我們離開,卻在路過檢驗科的時候,一個警員匆忙地從科室里出來,遠遠看到郭長風時便叫住了他。 “郭隊長!” “什麼事?” 郭長風三兩步走上前去,那警員看了我們一眼,然後附在郭長風耳邊小聲說著話。 “我知道了,有什麼情況隨時聯系我。” 刑偵隊長拍拍警員的肩膀,然後走了回來。 “我們在老板夫婦的案發現場帶回了一些東西。”郭長風深吸一口氣說道:“當時桌子上還用兩個杯子里剩下一些開水,我們也拿了回來進行檢驗,結果在水中發現了安眠藥的成分。” “安眠藥?”我和小夏同時叫道。 莫非這就是老板夫婦早睡的原因,從阿順的情況看來,他應該便是下藥的人,所以他才會畏罪潛逃,那麼,阿順又是怎樣讓老板夫婦同時喝下那下了藥的開水,而且,他為什麼要讓妖魔有可乘之機,做出這樣的事情,到底對他有什麼好處。 小夏望向手中的線裝本,這本阿順隨身攜帶的冊子,究竟能不能為這一系列的命案,提供多一些的線索。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六章 一夜三命     下篇:第二十八章 迷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