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八章 迷霧  
   
第二十八章 迷霧

“看了一天有什麼進展嗎,我們的趙大天師。” 黃昏時,我從展會回來,小夏正倚在“聽雨亭”半閉著眼睛,徐風自湖面吹過,輕輕托起她的秀發,把小夏潔白無暇的修長玉頸暴露在空氣中,讓我看得不由呼吸加速,硬是傻站了一會,才知道打聲招呼。 聽到我的聲音,小夏朝我望來,嘴角牽起一絲淡淡的微笑,搖了搖手中的線裝本子,點頭說道:“這本日記我已經看完了,大部分的問題也可以在這里面找到答案,但一些關鍵的東西我還沒弄清楚。” “你也忙了一天了,就先把問題放一邊吧。”我從身後拿出一個袋子。“瞧,我剛買了一些草莓,很新鮮的,你嘗嘗。” 小夏抿嘴笑道:“你當我是三歲小女孩啊,還買草莓哄我。” 她從亭子里出來,走到我的身邊,一手接過袋子。 “不過,看在是你買的份上,這袋草莓我收了。” 趙大小姐拿過草莓,便老實不客氣地挑出其中一顆最大最紅的吃了起來,看得我連連搖頭。 什麼叫得了便宜還賣乖,這就是! “根據這本日記中所記載的東西看來,日記的主人應該是伙計阿順的爺爺,而且是從日本遠渡重洋而來的除魔師。” 客房內,我、小夏還有郭長風圍著桌子坐下,桌上正擺放著那本發黃的線裝冊子。 “但日記中並無提及阿順爺爺的師父是誰,因此我也就無從推斷他所出身的流派,不過,從日記最後記載的幾個法術看來,阿順爺爺很可能出身陰陽宗。” “那不是和劉東旭和叫宗田的光頭同一個宗派?”我試探性地問道,天知道日本會不會有兩個陰陽宗。 小夏點頭。 “就我所知,日本只有一個陰陽宗,這應該錯不了,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妖魔的來曆,以及現在的藏身之所,然而這本由‘術文’寫成的日記,用詞隱晦,再加上‘術文’極難翻譯,我也只看出個大概。” “只有個大概也好啊,總好過我們現在就像那盲人摸象,全靠猜的。”郭長風在旁邊說道,刑偵隊長最近為了這案子可以說是沒一天好過,四五天下來,胡渣子長得老密,看起來憔悴了不少。 “那我先說說這妖魔的大概來曆吧。”小夏清了清喉嚨說道。 “根據日記中的記載,其中一行寫道‘師一生清修,渡無數苦厄,然一日,突稱妖魔內藏,欲渡洋赴中,尋求解決之法’。如此看來,這只妖魔是憑依在阿順爺爺的師父體內,他的師父只能到中國來尋求幫助,但妖魔如何憑依的,日記中沒有提及。再有一行‘一年後,師自中而返,稱妖魔已封,卻又命我赴中,于妖魔封印之地蓮華,盡我及後代血脈之所能,必不讓妖邪破印出而傷人’,這一段,說明我們現在所處的這間旅館,以前是叫‘蓮華’的一個地方,但妖魔具體封印在何處,日記里依然沒有提及。” 小夏喝了一口茶水繼續說道。 “接下來,日記中說到,民國6年夏,阿順爺爺來到中國,並到達封魔之地‘蓮華’,但此時,這片土地已被一富賈買下並准備改為旅館,阿順爺爺便聲稱自己為風水術士,以陰陽宗的修為,自然極快地取得富賈的信任,並為這間旅館的風水進行布局,此後,又成為富賈的管家,從此在中國定居,在日記中記載,這旅館的風水布局有采集天地星辰之正氣,以壓制妖魔邪氣的作用,但隨著時間推移,地氣星辰移位,封印也開始出現松動的狀態,而到了現在,封印的松動,更導致妖魔複蘇,以致引發現在這一系列命案。” “那日記中可有記載消滅妖魔的辦法。” 郭長風最緊張的就是這個,一日沒把這妖魔徹底解決,這案子一日不能結案。 “沒有。”小夏說出讓刑偵隊長失望的答案。“日記只記載到布置旅館的風水格局為止,最後幾頁則用楷書記載著陰陽宗的幾個小術法和旅館的平面圖,大概陰陽宗術法的繼承也有種種限制,因此阿順爺爺並沒有把他的所學傳授給兒子和孫子,但這幾個粗淺術法並不在陰陽宗的法術之列,所以才得以記錄了下來。”小夏把冊子翻到最後幾頁說道:“這其中有一個‘迷魂術’,這其實還算不上術,只屬于較高段的催眠手法,我懷疑這是阿順令老板夫婦同時喝下那安眠藥的原因。” “問題是阿順為什麼要讓老板夫婦喝下安眠藥,難道他知道妖魔會襲擊熟睡中的人?”我疑惑地問道。 “根據我的猜測,阿順應該是知道妖魔的事情,別忘了,他的爺爺是最清楚這件事的人,雖然因為門規他不能把術法傳授給子孫,但這並不妨礙他把事情告訴後代,因此,阿順也應該略知此事,也可能知道妖魔的習性,從前三晚的命案看來,妖魔每晚只會對一個人下手,而當我來到的時候,我把辟邪用的符紙給了剩下的住客,但老板夫婦和阿順是沒有的,因此,我假設,阿順清楚妖魔每天會殺死一人的習性,這時,除了他們三人之外,其余人都有辟邪符在身,妖魔沒那麼容易下手,如此一來,被害機率最大的反而變成他們三人,那麼知道內情的阿順,便有很大可能為了自保,而犧牲老板夫婦二人,事實也證明了,他逃出了旅館,可惜的是,最後他還是錯估了妖魔的行動,自己也淪為犧牲品。” 聽完小夏的分析,郭長風不由捶了一下桌子。 “我同意趙小姐的推斷,因為除了這個理由,我再想不出阿順無故下藥的原因。” “但是還有一些東西我想不明白。”小夏咬著手指,模樣像極了電視中的偵探。“妖魔封印的具體地點日記里沒記載,而日記中,還沒有提及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我追問道。 “陸吾!”小夏望向我說:“聖獸陸吾的影子,這異獸之影,在這一事件中,又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七章 日記     下篇:第二十九章 妖邪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