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五章 墓碑  
   
第三十五章 墓碑

幽林,小徑。 清冷而深隧,向里面望去時,更有一種靈魂被吸入其中的悸動。 毛竹輕擺,撒下無數尖葉,不斷在透過林隙的陽光下變幻著光與暗的輪回,經曆短暫的旅程後,葉片歸于地面,無聲,無息。 我們踏上這條小徑,竹林深處再次吹出一陣怪風,竹葉片片飛起,每一片葉片像是在舞台上獨自起舞的舞者,搖搖擺擺的擦過我們的身邊,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膚被竹葉一擦,頓時傳來火辣辣的感覺。 竹林似乎不歡迎我們進入。 只是小夏已經決定當一會不受歡迎的客人。 因此,這個沖突在所難免。 我們走得並不快,可以說比散步快不了多少。 拖著小夏柔軟溫潤的手,漫步在一片林海小徑之中,如果換個時間,換個地點,這必定是一件賞心悅事,但現在這片竹林,卻透著惡意的詭異,明明沒風,竹子卻搖個不亦樂乎,竹影交錯間,一團團莫名的黑影不斷在林海深處閃現,無限激發著你的想像力。 像花、像石、更像一張張人的臉孔。 在看不見的地方冷冷地注視著我們。 越往里走,陰寒越甚! 當閣樓消失在一片竹影中時,竹林內成為一片青灰的世界,陽光為茂密的竹子所阻擋,無法為我們傳遞光和熱,這里,儼如一個與現實相交的世界。 青墨色的竹子泛著無情的冰冷光澤,小徑上每一塊石頭都像極地的寒冰一般,向上透著冰冷,它從我的腳心,一真蔓延上我的身體。 小夏和我依然沒有停下,順著小徑再走出數步,冰冷稍減。 小夏止步。 她朝後面望了望,便又拖著我再走了回去。 我不解,也沒問,該我知道的時候,小夏自會說與我聽。 就那麼倒退回去四五步的模樣,腳下傳來的冰冷讓我直打抖,小夏臉上卻露出喜色。 “就是這里了。” 她說道,聲音充滿了愉悅,雖然我不知道她高興個什麼勁,卻覺得事情似乎有了轉機。 小夏一指虛空畫符,然後在她的眼睛上擦過,在那麼一瞬間,我覺得小夏的眼睛里似乎有星光閃現,純淨、耀眼。 她開了天眼,在我眼中看起來無非是灰暗一些的世界,在小夏眼中卻流動著其它一些色彩,有橘黃、淡紅以及深藍,而其中,深藍的色彩占著極大一部分,大股大股的深藍顏色不斷地流動著,卻在我們所站之處的周圍來回地旋轉著,似是在一個轉不出去的迷宮中,周而複始地重複著同樣的動作。 仔細觀察了一會,小夏發現這股深藍總會在某一些地方停留得較久,仿佛那些地方有看不見的旋渦,會把深藍色流糾纏上一會,才戀戀不舍地讓它離開。 小夏站了半晌,我不知道她在看一些什麼,剛要問,她卻走了開去,在四周各處畫符驅咒,不斷有微弱的電火花爆起,電火花總共爆起了七次,而似乎總纏繞不去的陰寒漸漸消退。 這密林內開始透進那麼一兩點陽光,帶著熱力的風也從林外吹了進來,雖然林內依然昏暗,卻不似剛才那般冰冷而了無生氣。 “七星鎖脈啊。”小夏撤去了天眼,長時間維持在這個狀態是會消耗法力的,她像是在喃喃自語,一邊卻又在地上撿起一些東西。 “什麼是七星鎖脈?”我本著好學的精神問。 “看這個。”小夏攤開手掌,掌心里是一塊石頭,和平時所見的沒什麼不一樣,唯一有區別的是,這塊石頭上用暗紅色的顏料描繪出一個奇形符號。 “這些符號起到‘鎮’的作用,分別在七樣東西上面寫上這樣的符號,再按北斗七星的位置布于暗處,如此一來,七星所在方園百米之內便會成為這個陣的作用范圍,它會將天地間的陰氣困于陣中,而排掉陽剛之氣,陰陽二脈被擾亂,若不破壞這布在暗處的七星,那任由我們再走上百年,也到不了這條小徑的另一端。” 小夏解釋道,同時,用非常感興趣的目光望向小徑的另一端。 “我還在奇怪,即使劉東旭只是半桶水的料,也應該不會被障眼法給難住,卻原來這根本不是‘法’,而是‘陣’,而且不開天眼就看不到陣眼,這樣看來,布下這個陣的高人,一定在隱藏一些什麼東西。” 小夏像一個看到玩具的小孩,更像一只撓著線團的小貓,眼睛里閃耀著興奮的目光。 “我們快走。” 她拖著我,走在不再陰森的小徑上,直向深處。 盡頭是一塊方圓十米左右的平整土地,土地的正中立著一塊灰白的碑。 那是一塊墓碑! 我們愣了,這竹林的盡頭竟然立著一塊墓碑,而這塊墓碑,卻又用高段的障眼之法保護著,是為了不讓別人發現它,還是這塊墓碑另有古怪? 幽林、墓碑,一付詭異卻清淒的畫面呈現在我們眼前,勾起我們無數的疑問。 小夏走了上前。 昨夜剛下過一場雨,這竹林中濕氣又不容易揮散,土壤變得濕潤松軟,一腳踏上去,便陷下去了半分,小夏顧不得髒,沒幾下就走到那墓碑前。 墓碑上沒有立碑的日期,也不像平常的墓碑寫上逝世之人的姓名,只有在這一塊灰白石碑的正中心,以觸目驚心的紅色染料寫著一行字。 異鄉人之墓! 除此之外,再無其它。 “異鄉人之墓?”我走了近來。“難道是阿順爺爺的墓碑?” “八九不離十。”小夏點頭道,她的雙手也沒閑著,在墓碑上這里摸摸那里敲敲。 我納悶,難不成這墓碑里還藏著寶貝不成。 “為什麼呢?”小夏忙活了半晌,卻毫無所獲,她支著頭,皺著秀眉的樣子可愛極了。 “用七星鎖脈來隱藏這個墓碑,這其中一定有原因,但這墓碑卻又是實實在在的石材,中間並無鏤空藏著東西,難道有什麼被我遺漏了?” 她又蹲下身子,眼光一寸寸在墓碑上掃過。 我也跟著貓下身體,學著小夏打量著墓碑,但這東西就方方正正的一塊,卻看不出有什麼異常,我自上而下的打量著,眼光很快就看到碑的下面,這塊墓碑是立在一塊石台上的,石台是供人擺放祭品的那一種,不像墓碑的樸實無華,石台的邊緣雕刻著祥云游龍,一付吉瑞之象。 這雕刻的手法相當高明,立體的石雕把一條繞著石台的游龍表現得活潑生動,手指摸上去,每一片龍鱗都凹凸有致,即使是最細微的龍爪,也表現出清晰的紋路,單是這一塊石台,便是罕見的藝術雕刻品。 可這精致的石台,和樸實的墓碑放到了一起,真的是要多別扭就有多別扭。 我再看了一會,卻發現這條石龍有點古怪。 龍有四爪,其余三爪都是擰在一起,卻獨有一爪是張開的,像是要捉住什麼東西。 游龍戲珠。 我突然想到這四個字,一般來說,無論是畫也好、雕刻也罷,如果表現游龍的時候,總會在龍的一爪中放上一顆珠子,意喻吉祥如意。 而現在這條石龍的爪中分明是要捉著一顆珠子,那麼現在,這顆珠子到哪去了,是掉了,還是被有心人取了下來? 取下龍爪中的珠子,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拉了拉小夏的衣角,剛要把這個發現說與她聽。 唬—— 一聲低沉的虎嘯聲突然在我們的身後響起。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四章 竹林     下篇:第三十六章 龍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