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章 滅邪經符  
   
第四十章 滅邪經符

地下空間一般會讓人聯想到諸如黑暗、潮濕、腐敗之類的詞語,但我們眼前的這一條甬道,除了由于沒有采光和照明的設備顯得黑暗之外,空氣卻顯得異常干燥,就如同地面上的空氣一般。 甬道向下,傾斜度大概在45度角左右,走起來還算輕松。 我看著小夏走下去,也跟在她後面踏上甬道的石階,卻不想一腳踩上去,便嗑出了一聲脆響,響聲在黑暗的甬道里久久回蕩著,這說明下方的空間不小,否則,是不會出現這樣持久的回音。 這時,黑暗中亮起一道柔和的白光。 小夏用兩根手指夾著一張符紙,符紙上的道家法文散發著神性聖潔的光芒,讓人一見之下便會產生心神安甯之感,此為“光明符”,除了有驅邪安神的作用外,還能充當照明之用。 符光之下,甬道顯露它原來的面目。 冷漠的白灰石階一直延伸而下,在符光之下我能勉強看到地面,略一估計,這石階最少也有五六十級的樣子。 石階一邊挨著以1平方長寬的水磨石磚所鋪嵌的牆壁,另一邊則在厚度約摸兩米左右的隔層下延伸出一道花崗石護欄。 護欄樸實無華,只在相差5級階梯的距離飾以蓮花石柱。 出奇的是另一邊的牆壁。 牆壁上,每一塊水磨磚上便會雕刻著一個巨大的符號,單是符光之下,便有二十多個巨符出現在我的視線里,這些符號古拙中透著神秘,仿佛記錄著天地間的秘密一般,面對這刻滿巨大符號的牆壁,讓我頓生出此刻站在一個巨大殿堂的一角之感,那種心靈的震撼,是言語難以表達其中萬分之一。 還沒完全進入這神秘的地下空間,它那種磅礴的氣勢便鎮懾了我的心神,同樣被鎮住心神的,還有小夏。 她站在離我兩級石階的位置上,以手中的“光明符”仔細觀察著牆壁上的符號,良久,她才發出一聲如歎息般的呼聲,回頭說道:“我們先上去再說。” 才進入甬道沒多久,我們又退了回來,這讓跟在我們也要下來的劉東旭等人疑惑不已,但小夏的決定,他們並沒有反對,于是一眾人又退回到那墓碑前。 “怎麼了,趙小姐,下面有什麼東西?”劉東旭問,他的眼睛不時轉向那神秘的甬道,似乎心急進入此中,但小夏是眾人中修為最高的人,連她也要退回來,借劉東旭一百個膽,他也不敢貿然下去。 劉東旭問出其它人心中的不解,小夏的視線在我們眾人的臉上劃過,像是在做出一些決定。 “下面的牆壁上刻著一些符號。”小夏平靜說道,但她接下來所說的話卻讓其它人感到心惶不定。 “那些符號,若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佛教密宗法文——三十六天自在尊滅邪經符,劉先生,你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小夏話音方落,劉東旭便大叫了一聲“不可能”,更差點就要蹦起來,臉色也一下子變得異常難看。 我和郭長風自然不知道所謂的“三十六天自在尊滅邪經符”是什麼玩意,但聽名字便知應該大有來頭,不然的話,也不會讓劉東旭這樣深沉的人一下子跳了起來。 只聽他嘰哩呱啦地用日語向宗田轉述了小夏的話後,小日本臉上的血色一下退盡,和劉東旭以日語迅速交流起來,兩人說得極快且急,但從語氣中,不難聽出兩人心中的震撼。 “小夏,這勞什子經符是什麼東西?”劉東旭二人的樣子勾起我的好奇心,真不知道是經符到底有什麼樣的魔力,讓小夏也慎重了起來,在我的印象中,她一向是做了再說的類型,少有像現在一般謀定而後奪。 “三十六天自在尊滅邪經符、黃泉碧落經典和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為佛教三大密典,無論哪一部經典都具有驅魔滅邪的無上妙法。”小夏隨口說著,但臉色卻越發凝重,連聲音也沙啞了起來,像是不願提及這經符的來曆。“而這三部經典之中,卻以滅邪經符的威力最大,不同于其它兩部經典,滅邪經符由三十六個意義難明的符號組成,每一個符號都蘊藏著天地間最大的秘密,相傳,能夠領悟三十六個經符之人,便能立證佛法,肉身化佛,但自從經符傳世以來,莫說領悟三十六個經符,就連佛教最具傳奇色彩的達摩祖師,也只是領悟六個經符而已,而就算只是六個經符,卻已經讓達摩祖師立證羅漢果,由此可見,滅邪經符的威力之巨。” “就算不能領悟經符。”劉東旭接著小夏的話說道:“單是將三十六個經符刻于物上,便具有鎮邪的無上之力,只是,只有對佛法理解甚深的大德高僧才有這分願力將經符刻于其上,普通人即使想照著畫,卻礙于魔障重重,就是想畫也畫不出來。” 聽兩人說到這里,連郭長風這個無神論者也知道地室之內刻著這經符代表著什麼。 那代表著妖魔的實力,已經需要用到這麼強絕的經符來鎮壓,而即使這樣,它還能屢次以分身殺人吸魂,如此一來,我們不由要重新估算妖魔真身的實力。 “要不這樣吧,小夏,我們按兵不動,然後再召集一些同道中人前來一同誅邪,不然,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實在是……”我望了一眼現場眾人,小夏和宗田算是修為不俗,而劉東旭則是半桶水,郭長風更是普通人一個,而我,即使現在道力大增,但我不能把這份力量發揮出來,實在比郭長風強不了多少。 小夏搖頭,竟沒有一絲猶豫。 “如果在機關打開之前,我會考慮這個提議,但現在不行,我們沒有那個時間了!” “為什麼?” “因為密道未啟之時,地室自成世界,滅邪符自能鎮住妖魔,但現在密道開啟,外間的氣息灌入地室,陰陽立擾,滅邪符威力大減,妖魔用不了多久便會破印而出,那時,我們連一點勝算也沒有,倒不如趁著現在滅邪符還鎮得住妖魔,我們冒險一搏!” 小夏下定了決心,一雙眼睛精芒電閃,似是有電蛇在其中穿梭,我還從沒看過小夏現在這個樣子,但我知道,當她決定了某件事之後,就不會輕易改變注意了。 “那我們現在就下去!”郭長風摸出了手槍,開始檢查彈匣里的余彈,真是無知者無懼。 小夏一手按下郭長風的手槍。 “這次行動不用太多人下去,人多反而礙手。”小夏看著郭長風認真的說:“郭隊長,你只是一個普通人,而下面卻是一種遠古的邪惡生命,你下去也是無濟無事,反而還要我們分神照料你,因此,請你留在上面,把誅魔的事情交給我們。” 郭長風一張臉憋得通紅,但偏是小夏說得有理,隊長沉默了半晌,最後還是依言收起了手槍。 “宗田先生,由于你擅長的是風術,那地室之下無風可借,恐怕你也幫不了多少忙,但你的式神之術應該能起到一點作用,因此,你負責支援。” 這幾句話是用日語說的,我自然聽不懂,宗田卻一個勁的點頭,我想應該是小夏在布置各自的任務,她和宗田說完後,目光落在了劉東旭身上。 “劉先生,你的作用有限,不如和郭隊長也留在上面,你看可好。” “趙小姐,劉某自己有多少斤兩自己清楚,不用趙小姐說,我也會留在上面,免得反倒成為你們的累贅。”劉東旭灑然站到郭長風身旁。 小夏的目光最後落到我身上,我不等她開口,連忙叫道。 “我要下去,小夏,我決不能讓你自己去冒險!” 這一句話幾乎是用吼的,也不知是否我那突然增強的道力在搗鬼,聲音像悶雷一般,震得我自己的耳膜也“嗡嗡”作響。 小夏沒有回答,只是轉身便朝甬道走去。 我傻站著,也不知道應不應該跟上去。 直到。 “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要是你死在這里的話,那我就找別的男人去了。”小夏說道,隨後她頭也不回地走進密道中。 “你想得美!” 我大叫了一聲也跟了下去,宗田摸著腦袋不知道我們這是在唱哪出戲,小日本和劉東旭交待了一些話後,也大步走下了甬道。 我很緊張,這是第一次我主動要面對這些邪物,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誰叫我喜歡上小夏,既然喜歡她,就要保護她,這是身為男人的責任和義務。 這點覺悟,我還是有的。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章 滅邪經符     下篇:第四十一章 石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