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一章 石棺  
   
第四十一章 石棺

地室,呈正方形,每一面牆都由三十六塊水磨石磚組成,每一塊石磚之上又刻著一個巨大的滅邪經符,一百四十四個滅邪符構成一個足以鎮壓任何妖魔的壁壘。 如果我們沒有開啟官道的話,這個壁壘還能夠維持上一段時間,而現在,一切都變成一個未知數。 生氣外灌,陰陽立擾! 滅邪符的威力已經大減,當我們踏足地室地面時,邪惡的靈魂已經開始蘇醒,一股股惡意的波動從黑暗處透將出來。 小夏祭起四張“光明符”,四符分貼地室牆角,頓時,地室亮如白晝。 由百多個滅邪符所構建的壁壘中,停放著一個石棺,除此之外,別無它物。 有墓便有棺,但這石棺,卻詭異非常,灰白的石棺上,四周同樣刻著滅邪經符,這是不符常理的,若這棺中葬的是人,在這滅邪經符的鎮壓之下,棺中之人便無法得以超生,靈魂將永遠困于石棺之內,此等做法,實是少見。 又有哪個人,會甘願死後靈魂還被困在石棺中。 除非,這滅邪經符鎮的不是人,而是妖魔。 莫非這石棺之中,鎮壓的卻是妖魔? 我們三人互看了一眼,均看出心中的疑問,這地室上方的墓碑上分明刻著“異鄉人之墓”,難道只是為了掩人耳目。 走得近了,我才發覺石棺的棺蓋上還雕刻著密密麻麻的文字,想是這地室常年都保持在干燥狀態的原因,石棺上的文字竟還保持完好,沒有為濕氣所侵蝕。 棺上之字與墓碑一樣用的是中文,宗田自然看不懂,而我和小夏卻看得暗自驚心,原來,這棺蓋之上,正是道出妖魔的由來。 [余自幼參禪禮佛,遍學佛經諸法,雙十之年後,島國之內再無人能出左右者,然自覺尚未參得大乘佛理,故遠渡重洋,獨往中原大地,與諸大德辯經論文,更蒙禪院普世得一觀滅邪聖經之機會,余拼著折壽十載,強記那三十六經符,後返于島國,居于聖山高野之上。 余自認已遍通佛理,得竊天機,然一日,得聞聖山之下妖邪作崇,逐前往之,卻遇遠古惡妖,余諸法施遍卻無以伏魔,無奈,只能發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之宏願,以身封魔,即日返山,閉關以無上佛法將其煉化。 然,妖魔之力,日漸強盛,竟有奪體之勢,余自問無力維持封魔之體,故向中土救援,幸得大德白蓮許以封魔之諾,余二度入中土,白蓮上師以一遠古異寶助余封魔,然封魔事畢,上師竭盡心智,撒手西去,余愧首矣。 為固封魔之果,余遍尋窮荒,終得覓靈獸之影,將之附于異寶之上,至此,余方安心返國。 時過境遷,中土變動,余恐俗子妄動封印,故譴弟子入關以守封魔之印,至西去之日不遠,又令其建一石室,余于其室上刻以滅邪之符,望以此鎮魔。 然,鎮魔終非長久計,余以畢生所修之力灌入崩玉之內,附余靈識于其上,再以其為石室之匙。 能知崩玉為匙之人者,為有智之士。 余之靈識自辨善惡,心惡者觸之亡,心善者觸之無礙。 能知崩玉為匙而又心善者,當有誅邪之心,雖石室啟,妖魔出,然破封之魔,其力尚微,為除魔之良機,萬不可錯過。 余諸事已了,西去之時到矣,然此事終因余而起,幫余決定與魔同葬一方,希余之佛體,能為後者盡一綿薄之力。 高野嘉宗絕筆] 這刻于棺蓋之上的文字不僅說出了妖魔的由來,還道出了刻字之人的種種嚴密布置,最後更不惜將自己和妖魔同葬,即使靈魂不得超脫,也要鎮壓妖魔,這樣的胸懷,讓我不由肅然起敬。 而小夏則在看到刻字之人的落款時卻驚呼出聲。 “高野嘉宗!” 我還來不及問這嘉宗是何許人,小夏已經用日語和宗田交談起來,並不明對著棺蓋上的文字指指點點,宗田臉上神色連變,聽得最後,竟然撲通一聲在石棺前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向石棺磕叩起來,讓我大有摸不著頭腦之感。 “這嘉宗到底是什麼人。”我按捺不住好奇心,拉過小夏問。 “這個人,可以說是佛學的天長。”小夏的臉上充滿矛盾之色,像是不願承認但事實擺在眼前的那一種。“日本的佛學理論是由中國大唐時傳承過去的,雖然日本禮佛的人不少,但真正有成就的人卻不多,直到嘉宗來到中國時,中土的高僧們才知道日本還有這麼一號人物,他遍通佛法,連道學也有所涉獵,但最重要的一點,那時的嘉宗,才不到二十出頭。這麼一個天才在那時受到多方關注,連一向隱世不出的普世禪院,最後也邀請他入院一談,沒人知道嘉宗在普世禪院里看過什麼,和什麼人交流過,只知道半個月後,這年輕的佛學天才便返回了日本,至此再無音訊。” 小夏說到這里,卻偏過頭去看那刻在四壁之上的滅邪符。 “我原本不信這個嘉宗真的那麼厲害,只當是被誇大的傳聞,但他能夠將三十六滅邪經符硬記下來,這天才,倒真的是當之無愧。相傳最後嘉宗辭世于高野山上,卻不想他在即將西去之時,還惦記著這個妖魔的封印,並最後長眠于此。” 話畢,小夏的語氣里帶著一點感概。 另一邊,宗田祭拜完嘉宗後,站起身來大聲吼了一句,突然用力去推那棺蓋。 我一看傻眼了。 “他要干什麼!” “笨蛋。”小夏走到棺旁,雙手搭在棺蓋上。“嘉宗大師既然為我們留下這除魔的良機,我們再不把握,就是對不起他的一片苦心。” 我拍了一下腦袋,暗罵自己“糊塗”,人家那棺蓋上已經說明和妖魔葬在一起,那石棺中一定安置著封印妖魔的所謂遠古異寶,若不開棺,又怎能取寶誅邪。 于是,我也向著石棺走去,合我們三人之力,將這一面並不怎麼沉重的棺蓋寸寸推開。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章 滅邪經符     下篇:第四十二章 突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