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二章 突變  
   
第四十二章 突變

棺蓋才移開了一條縫,一股帶著腥味的黑色氣體便從棺中溢出,那味道像極了菜市場的魚腥味,還是已經開始腐爛那一種,一聞之下,我差點沒把隔夜飯也吐出來。 小夏和宗田二人也是眉頭大皺,但對于他們來說,閉氣屏息是家常便飯,呼吸一止,異味對他們便毫無影響,兩人依然面不改色地繼續推移棺蓋。 我不好意思自已一人躲邊上去,沒辦法,一咬牙,我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只希望快點推開這棺蓋,好遠離那要命的氣味。 忙活了數分鍾之後,棺蓋被我們推開了大半,石棺中黑煙像沸騰的開水般不斷沸出,里面黑乎乎的一團也看不清東西,小夏拉著我向地室邊上退去,同時招呼著宗田過來。 “先讓里面的腐氣散散。”她用手在鼻子邊猛扇著風,另一只手也沒閑著,在空中快速畫出一個繁複的符號,頓時,地面升起浮白色的光牆,把帶著異味的氣體全擋在了外頭。 我猛吸了幾口氣,被腥臭味熏得暈暈漲漲的頭腦才清醒了一些。 “奶奶的,那是什麼味道,我差點沒被熏死!” “大概是尸氣一類的東西。”小夏一臉深惡痛絕。“本來有滅邪經符鎮著,再加上嘉宗是佛學大師,尸體應該是千年不壞才對,這一定是里面的妖魔侵蝕了嘉宗的身體,才會出現積尸氣,一定沒錯!” 黑色的積尸氣用了十分鍾左右的時間才全數散盡,這期間還有小夏和宗田不斷使用小型的風術加快空氣流動,不然的話,時間還得再久。 尸氣散盡,但空氣里還帶著隱約的腥味,我要一手捂著鼻子,才能夠走近石榜旁。 棺中,嘉宗的尸身沒有我想像中那麼恐怖,除了膚色烏黑,皮肉干曩及五官深陷之外,倒和深沉睡去的人沒有什麼分別。 嘉宗的臉上,干枯的皮肉呈現出一道道像樹皮一般的皺褶,他眼口緊閉,一雙眉毛長至臉頰,不難想像,他在生時,必是一付慈眉善目的模樣。 他身穿黑白二色的日本僧服,頸上戴著一串龍眼大小的佛珠,佛珠共有108顆,每顆佛珠之上刻著一字,代表著人生108種煩惱。嘉宗的雙手安然放于胸口,那雙被樹皮還皺的枯手之下,緊緊捂著一塊勾玉狀的青色玉牌,玉牌隨嘉宗埋棺百載,表面卻還晶瑩透徹,菀若新玉。 再看棺內,除了棺中四壁依然刻著滅邪經符外,這其中便再無其它陪葬品,如此一來,我們很快將目標鎖定在嘉宗緊捂于胸口的青玉,不用說,這一定便是那封魔的遠古異寶。 要拿出這塊寶貝,便必須移開嘉宗的兩只枯手,說實在的,我一點也不想和死人的尸體打交道,但小夏在一邊,總不能讓人家女孩子去碰如此惡心的東西吧,我皺了皺眉頭,忍著胸口的惡心之感就想拿起那雙枯樹一般的手。 “我來!” 宗田突然用奇怪的腔調喊了一句,他這句話用的是中文,我倒是聽得懂,既然他主動請纓,我馬上便退到一邊,滿臉推笑地把這份“美差”拱手相讓。 宗田也不著急,他的十根手指靈活地結出各種手印,在我的眼中,隨著宗田手印的運作,他體內的靈力似乎也受著某種意念指揮,在小日本的身體周圍構建出一個圓形的靈力力場,這個力場的靈力是流動的,它遵循著某種規律流轉著,循環不息,無始無終。 我心中突然生起一種明悟,宗田的這個靈力力場實在是高明的防禦手段,力場的靈力在不斷流轉,每時每刻都在不斷變化,也就沒有了強弱之說,讓人想攻擊也無從入手。 在我觀察著宗田之時,他再結一印,一個普通人看不到的防禦力場穩定並自行運轉起來,宗田這時才雙手伸進了棺中,摸上了嘉宗的手。 沒有出現任何意外,嘉宗的手就這樣被宗田提了起來,當青色玉牌被他拿出棺外時,宗田還一付難以置信的樣子。 過程,竟出乎意料的順利。 宗田撤去了防禦力場,輕輕放下青玉。 光明符柔和的光芒下,被宗田放到地上的青色玉牌不斷變幻著光芒,玉牌邊緣凹凸不平,似是某個整體的一角,那青玉之上還刻著一只手臂模樣的暗紋,手臂肌肉賁張,給人一種充滿力量的感覺。 然而我在看到此牌時,卻無來由地升起熟悉之感,同時,竟無端心生恨意,恨意之強烈,讓我有一把捉起玉牌將之摔個稀巴爛的沖動。 我被自己的感覺嚇了一跳,別過臉去不看玉牌,心底那股恨意才漸漸平息。 還好宗田和小夏的注意力被玉牌吸引,並沒注意到我的異常。 此時,地室之上傳來一聲槍聲! 槍聲震得地室頂上的土層掉下不少塵埃,我們臉色均皆一變,宗田馬上俯身拿起玉牌,而小夏則摯出了烏金棍,“辟邪錄”的符文頓時亮起,繞著長棍悠轉起來。 過了一會,一個人影跌跌撞撞地跑了下來,最後由于跑得過急,在離地面還有四五級石階的樣子直接滾了下來,從裝束和身材上看,此人卻是劉東旭。 宗田一見,便大聲喊了幾句日語,大概在問他上面發生了什麼事。 劉東旭像是扭到了腳踝,艱難地從地面半爬起身,低著頭搖搖晃晃地走過來。 “郭,郭長風被附身了……。” 他聲音沙啞,說的話也不太清晰,但我們還聽得明白,只是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劉東旭有點古怪,但古怪在哪里,我卻又說不上來。 但劉東旭的話卻讓我們一下子警戒地望向地室上方的通道。 郭長風被憑依,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妖魔已經開始活動了。 一念至此,宗田不由望向懷中青玉。 劉東旭繼續向宗田走去。 “……。他突然拔出了手槍,我,我還以為他小子瘋了,但看到他的臉時,我就知道他被憑依了,咳咳…因為他表情僵硬,眼睛里滿是懼色,和,和宗田那會一樣,我想沖下來通知你們,卻還是被他小子射了一槍……。” 似乎為了印證劉東旭的話,血一滴滴從他的右手臂滴下來,在地面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 宗田想要伸出手去扶他,通道上卻又竄進了另一條人影。 郭長風捂著整個快塌下來的左肩,滿臉血汙地沖了下來,卻在石階的中途停了下來,看著劉東旭著急地喊道。 “小心,那個人不是劉東旭!” 一瞬間,我終于想到劉東旭古怪在哪里了。 自始至終,他根本沒有抬起頭來和我們說話,一直低著頭,難道是不想讓我們看到他的模樣? “宗田……” 我朝小日本大呼出聲,卻已經遲了一步,走路扭扭歪歪的劉東旭突然出現在宗田身旁,撲哧一聲傳來,劉東旭竟然一手插進宗田小腹,血柱自宗田後背噴出,還隱約可見一小截手指從宗田的背椎處露了出來。 宗田慘叫一聲,身體慢慢滑倒,我看得不由雙眼怒張,倒下的宗田後,是手拿著青玉,緩緩抬起頭來的劉東旭。 他的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還有,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睛!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一章 石棺     下篇:第四十三章 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