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五章 萌動  
   
第四十五章 萌動

在新婦羅吐出那萬千銀線的時候,這場戰斗的勝負似乎已經一早就注定了結局。 陸吾之影被妖魔強力一擊後,便再也爬不起身,它那純由陰影構成的身體上,出現一道恐怖的巨大空白,只差那麼一點,這聖獸的影子便在新婦羅的一擊之下腰斬,但現在,那還在不斷擴大的空白也讓陸吾的影子失去再次戰斗的力量。 即使強如修羅,在新婦羅的銀線之域中,也僅是將落敗的時間延遲一些而以。 利仞天的速度和反應已經到達一個我們所不能理解的境界,那近乎瞬移的速度配合絕倫的力量,如果換個地點、換個對手的話,即使是妖魔,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但地室空間有限,再加上新婦羅的銀線一點點封殺修羅的活動空間,這勝負的天平,便漸漸劃向了妖魔一方。再靈活的飛蛾,也只會在蛛網中越陷越深,而修羅,便是落入那蛛網中的飛蛾。 新婦羅耐心地織著一個繭,一個足以將自己和修羅都包裹起來的繭! 無數的銀線把地室近一半的空間封閉了起來,當修羅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後,它發現已經沒有足夠的空間供它騰移,新婦羅發出得意的叫聲,盯著修羅的巨大而漆黑雙眸透著惡意,隨後,修羅眼中滿是刺眼的銀光。 利仞天一聲大吼,整個地室頓時為之一顫。 寸步難移的修羅,只能做出背水一戰的決定。 而且,出手的機會只有一次! 兩輪血紅彎月在一片銀幕中升起,它們迎上了由萬千銀線組成的河流,血色的刀光讓接近它們的一切物質瞬間化為虛無,銀流被犁出兩道暗紅的裂痕,裂痕雖然不大,卻已經足夠修羅通過。 利仞天閃身消失在原地。 銀色的世界中失去了修羅的身影,但新婦羅並不著急,在這個充斥著銀線的世界中,沒有任何生物能夠飛得出它的手掌心。 新婦羅頭頂上方左側的銀線微微顫動了一下,妖魔歡叫一聲,鋸齒前肢隨即揮出,與一抹突然出現的深紅交擊在一起。 修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龐然大物是什麼時候能夠捕捉到自己的運動軌跡。 利仞天不知道的是,它的速度雖快,但也只是快到視覺神經跟不上它的移動速度而已,而不是直接穿越空間進行移動,而新婦羅滿布整個空間的銀線,不僅起到封殺對手活動空間的作用,而且還能夠通過銀線的顫動,從而測得對手的移動軌跡。 須知,再快的速度,也會引起空氣的震動,正是這一點,讓修羅失去了渺茫的勝機。 巨大的前肢推著修羅撞上無處不在的銀線,立時,修羅的後背被粘了個嚴實,還不等它作出反應,一大團粘稠的銀線從新婦羅嘴里吐出,三兩下把它圍成了繭,只露出修羅的頭部。 新婦羅歡暢地叫著,被人類封印了近一個世紀的怨恨、破開封印後被修羅耍得團團轉的憤怒,似乎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放,它高高揚起巨大的鋒利前肢,然後一下子送進了包裹著修羅的繭中。 暗紅的色彩馬上在銀繭之上蔓延。 修羅發出痛苦的叫聲,從那一片銀幕中傳了出來,聽得小夏臉色一陣蒼白。 和修羅有著精神上的聯系,小夏馬上知道了它的處境,手印變換間,她強制將修羅送回了阿修羅界,這是她現在唯一能幫利仞天所做的事情。 對著突然失去利仞天身體的銀繭,新婦羅明顯一呆,它仔細感應著整個空間,發現完全失去了修羅的氣息,那是真正的消失,而不是又一次的高速移動,這個發現讓新婦羅很憤怒,它本來是可以一下下捅死這該死的蟲子,但現在,這蟲子消失了,驟然失去獵物的不忿讓新婦羅怒叫連連。 銀線對其它生物來說絕對是致命的陷阱,但在新婦羅的暴怒下,我們眼前的銀幕被這體形巨大的妖魔盡數撕開,它怒叫著,聲音在地室里回蕩,震得我耳膜發疼,地室兩邊的牆壁更是在它的一雙前肢胡亂揮舞之下,落下道道痕跡。 面對暴怒的妖魔,一股寒意從我的腳底升到了胸口,這一次,恐怕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宗田已死,劉東旭和郭長風也是凶多吉少,聖獸之影已經在逐漸消失,連最強悍的修羅也遭受重創,而小夏召喚了修羅至少用去了她近一半的道力,道力只剩一半的她,連自保也成問題,更別說誅滅妖魔了。 我整個身體都倚在了牆壁上,如果不是牆壁支撐著我整個重量的話,我早已軟倒在地上了。 當死亡降臨之時,又有幾個人能夠直面視之。 至少,我不能,恐懼像最冰冷的蛇,緊緊纏繞著我的心髒,將我的理智,一點點地絞出來,我想我快瘋了。 “我真是太天真了,連嘉宗這樣的人物也辦不到的事,我卻以為自己能辦到,是我太不自量力了。”小夏露出苦笑,她望向了我。“只是搭進了自己的小命不說,還連累了其它人……” 從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絕別的神色,我大駭之下想去拉住她,卻隨著小夏素指一點,我發現自己連動個手指頭也辦不到了。 “強。” 這是她第一次這麼親昵地叫我,但我卻甯願她不要這樣叫,這個稱呼,充滿了不詳。 “那石階雖然是斷了,但還斷得不完全,要爬上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等下我會全力吸引妖魔的注意,你一定要逃出去,然後什麼也別管,有多遠,就走多遠吧。” 小夏伏在我身邊,似乎用盡了全力在我臉上一吻。 那一吻,心為之碎。 那一吻,淚落滿襟。 “對不起。” 小夏低呤。 她毅然轉身,大步朝暴怒的妖魔走去,只留下尚帶著余溫的淚水滴在我的肩頭。 我只覺大腦一熱,丹田中的道力像決了堤的洪水逆流而上,體內轟一聲響,我咳出了一口血,卻提前解開了小夏的禁制。 “不!小夏你給我回來!” 我大叫,但她聽不見,也不願意聽見。 火流和白電從小夏手中釋放,她一點也不吝嗇所剩無多的道力,無數的道術一股腦地朝新婦羅轟炸,交織著焚風和電蛇的爆炸讓新婦羅的憤怒不斷升級,它把小夏視為新的獵物,然後前肢一提,恐怖的破空聲中,那巨大的齒狀鐮刀如死神的召喚一般,朝小夏的頭頂落下。 “小夏!” 在那一瞬間,我的眉心急劇地跳動,像是有什麼東西要跳出來一般。 劇痛一下子在全身蔓延開來,像千萬根鋼針同時刺入體內。 “斬魂”掉到了地上。 同時,世界突然變得靜寂一片,剛才還充滿狂亂爆炸聲的地室,此刻卻靜得連一根針掉落地面也聽得到,我仿佛被無形的手捉到一個與現實世界平行的空間一般,像看著一出無聊的電視劇,客觀地審視著這個世界。 一切的流動都被放緩了數萬倍,那瞬間便要落到小夏頭上的巨鐮,卻始終懸停不下,仿佛即使再過千年,這個畫面也會一直保持下去。 我驚愕地看著這一切,整個空間的時間停頓了下來,這已經超出我所能理解的范圍,而全身突然出現的劇痛也讓我失了思考的能力。 我大叫著,只有這樣才能稍緩體內的痛苦,但痛苦卻還在升級,直到我以為自己就要活活痛死的時候,眉心的跳動突然停止了。 接著,我仿佛聽到靈魂的深處傳來“咔嚓”一聲,有什麼東西,開啟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四章 新婦羅     下篇:第四十六章 軒轅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