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六章 軒轅鎖  
   
第四十六章 軒轅鎖

雙眼一暗,小夏、妖魔、地室,通通在我眼前消失,只有一片虛無的黑暗。 良久,黑暗中爆起一團光芒,光芒跳躍著,有節奏地鼓動著,帶著生命的喜悅。 從那光芒中不斷飛出各種顏色的光,潔淨的白、冷漠的藍、熱烈的紅、生命的青以及敦厚的黃,它們在黑暗中飛舞著,旋轉著,不斷交彙出新的色彩,妝點著這個黑暗的世界。 那團最純粹的光芒在新色彩形成之後的不久,爆炸了。 無數的“物質”從光芒里射出,它們飛散到黑暗中的每一個角落,新生的色彩被從光芒中誕生的“物質”所吸引,它們包裹住“物質”,漸漸的,一個個星球誕生了。 這一切的景象,從一片黑暗到星體遍布,在短短數秒之內發生,我覺得自己的下巴正在以光速的速度朝下掉,老天,我看到了什麼,我看到了整個宇宙誕生的過程! 但這一切于我,又有什麼意義。 我不知道,至少,此刻的我並不能理解。 直到許久之後,我才知道,那團最純粹的光,名為“太初”,而那從光中飛出的物質,則是“星核”。 眼前景象又是一變,1秒之前還是一付外太空般的景象,而下1秒,我又站在了一片廣袤的草原之上。 草原,是初得嘉宗靈力昏迷時所看到的那片草原。 我竟又回到了這里。 仰望天際,高聳的巨木依舊,心念一動,我再次站在了巨木的腳下,再次見到那些如深藏在霧中的身影。 只是這一次,籠罩在這些身影之上的煙霧仿佛稀薄了一些,我依稀能夠看到大致的輪廓。 一眾影子中,當中一道身影踏前了一腳,我的心跳不由加速,直覺告訴我,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軒轅鎖,鎖千年;千年至,星輪轉;數不可逆,命不可違,當來者,無以之抗矣……” 那影子說出數句似偈非偈,似詩非詩的詞句,而其中那“軒轅鎖”三字更讓我覺得無比熟悉,只覺得似乎在什麼地方聽過,我在心中不斷默念這三個字,不知為何,心中竟彌漫起一股淡淡酸愁。 “你既然已經來到此處,那七大數不可違之命終究還是無法避免……”影子的聲音低沉悅耳,他伸手一指,點在我的眉心之處。“一鎖已千年,也是時候為你打開第一道枷鎖的時候了……” 他伸手輕輕一點。 已經停止跳動的眉心處又劇烈地顫抖起來,一道細細的血線自我的眉心射出,我心神一陣恍惚,緊接著,一股靈魂被撕裂般的巨大痛苦在我的腦海中炸起。 “啊——” 我撕聲大吼,雙手緊緊抱住自己的頭。 那痛苦來得快,去得也快,就如潮漲潮退一般,彈指間又消退得干乾淨淨,只有我那被冷汗所濕透了的襯衫,說明剛才那一切並不是夢。 巨木草原迅速拉後,我眼前一花,又回到了地室中。 “……軒轅三鎖,我業已為你打開其一,一鎖鎖念、二鎖鎖力、三鎖鎖命,千萬別打開第三道鎖,否則,我也幫不了你,切記切記……” 那悅耳的聲音在我耳邊回蕩,只是我現在剛從劇痛中掙紮過來,沒有當場暈倒就已經很不錯了,哪還有心思去聽他說些什麼。 只是,我已經變得有些異常。 腦海里經曆了一次難以忍受的痛苦之後,似乎有大量的信息被釋放了出來,我放眼所及,滿眼都是不斷流動,變幻的色彩,那些色彩遵循著特定的規律,而每一種色彩流動的規律各不相同,它們代表著不同的規則。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會清楚這一些,就像我一早就應該知道的,只是我忘記了,而現在,我全部記起來了。 我知道,在這一刻,我看到了規則,宇宙萬物運行的規則。 靜止的時間又開始流動了。 喧雜的世界再度回歸,新婦羅的巨鐮呼嘯地斬向小夏,我望將過去,那一瞬間,我判斷出巨鐮落下的角度、它所能發揮的最大力道、會造成何種破壞,以及,要如何化解這一道攻擊。 在這一種近乎自我催眠般的恍惚中,我張手一捉,“斬魂”瞬間來到我的掌中,它發出暢快的歡鳴,豔紅劍鋒暴漲,劍尖幾乎觸到了地面。 向前跨出一步,我消失在了原地。 小夏的長發被新婦羅所制造的龐大力壓所揚起,她在極短的時間內釋放了十數“蒼炎”和“白電”,這幾乎耗盡了她的道力,更讓她的身體酥軟不堪,鋸齒巨鐮斬將下來,小夏竟無力閃躲。 一時間,她心內萬念俱灰,只道這次終萬無幸理,不想閉目良久,卻沒有出現現象中的痛苦。 一個背影擋在了她的前方。 睜開眼睛的小夏,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切。 我架起“斬魂”,略微傾斜地卡在新婦羅那巨大的鐮刀之旁,手腕一頓,巨鐮向左偏去,深深插進小夏身側的地面之上。 在我看到宇宙運行的本源規則之後,一切技巧,在我眼中再無秘密可言,我就像一個天生的戰士,懂得如何利用自己有限的力量,去索取那最大的戰果。 新婦羅明顯沒有想到,一個普通的人類竟能正面與它對抗,在它悠久的生命中,這是從沒發生過的事情,這個意外,讓它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我笑了,那個普通白領王強的靈魂似乎被一個戰士的靈魂所替換,戰意從靈魂深處源源湧出。 架在巨鐮之上的“斬魂”輕輕一拉,新婦羅失去了平衡,它尖叫著朝一邊偏倒,我斜斜劃出了一劍,一道淒紅的光劃碎了地室的空間。 新婦羅吃痛地大叫,它整個右肩齊根而斷,整齊平滑的傷口突然噴湧出大量的黑血,把刻著滅邪經符的牆壁灑得黑汙一片。 紅色的光芒連續閃動了兩次! 于是,妖魔的左肩和腰下蛛身也徹底和它的本體告別,黑血與殘肢落滿了一地,地室之中,一時腥臭無比。 新婦羅還沒死絕,但它望著我的眼睛里,卻充滿了懼意。 妖魔也會害怕? 我突然為這個念頭感到好笑,手一揮,“斬魂”明滅不定,不同空間之間的切換所形成無形切割波,像一道暗流湧向了新婦羅,把它那妖嬈的美人頭顱從頸上平整地切了下來。 再強悍的妖魔,也無法僅僅依靠一個頭生存下來,新婦羅也不例外,我看著代表妖魔的生命光芒漸漸暗淡下來,那懸著的一顆心,也終究放下。 轉身面向小夏,我露出一個平靜的笑容,在小夏的眼中,我看到一個我所不認識的男人,他有著銀色的雙眼,銀瞳細長,不時有金光在其中閃爍,銀瞳的四周,更是閃現著一個個細微的符號,那一雙銀瞳,看著像龍的眼睛。 那是我嗎? 當這個念頭浮起時,甯靜、安詳的黑暗如潮襲至。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六章 軒轅鎖     下篇:第一章 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