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章 靈  
   
第二章 靈

大堂經理在八點不到的清晨被一通電話從被窩里揪了起來。 他不情不願地在床櫃上摸索著手機,然而在看到來電號碼時,他的睡意一下子消退了大半。 那是總裁的號碼! 像他這種級別的人員,要總裁親自打電話給他,一定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祈禱著別是碰上公司裁員,他按下了接聽鍵。 如史前巨獸般的巨大聲音差點沒把大堂經理給震成聾子,總裁很憤怒,說得話又快又急,聽得最後,大堂經理在被窩里發起抖來,臉色死灰一片。 客人死了! 死在1414房間里! 大堂經理當時沒傻了就已經挺不容易的了,他那快罷工的腦袋艱難地運轉起來。 門牌已經換了,按理說客人應該進入其它的房間才對,但總裁明確地指出,死者的房間確實是1414房,而在房間的隔壁,則掛著同樣的門牌號碼,14層中,出現了兩間1414。 這種事情還是頭一回碰到,他清楚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以後用調換門牌這一招已經不靈了,他很清楚服務員王麗的性格,這個女孩做事認真、負責,到現在還沒犯過什麼大錯,而像更換1414房的門牌這麼重要的事情,她更加不可能出錯,現在出現了兩間同樣的房間,在排除了人為的過錯後,剩下的答案卻讓大堂經理不寒而栗。 是1414房在搗鬼,或者說,是那房間里的東西在作祟。 他有個預感,或許今天,將是在鑫海的最後一天。 大堂經理的預感在下午得到了證實,昨晚的相關人員,包括服務員王麗在內,一起被炒了魷魚。 由于死者是外商,身份比較敏感,鑫海酒店的總裁花費了很大的功夫才將這事情做了低調處理,但1414房再次發生人命案讓總裁異常煩惱。 死者是在洗手間里被發現的,他被白色的毛巾卷著脖子吊在天花板上,當打掃衛生的服務員進去時,剛好看到死者伸出長長的舌頭,服務員當場就暈了過去。 長長的舌頭、掛在半空打著轉的尸體,讓總裁這樣見慣大風大浪的人也感到恐懼,而且出現了兩間1414房的詭異事件,讓總裁不由擔心,指不定哪一天,那一層的房間都會掛上1414的門牌號。 他把不安都寫在了臉上,他的夫人,站在一旁,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 “你有什麼話就說!”他不耐煩。 “我…我是想說,要不我們找人來看看……。” “看看?”他冷笑,這些年為了這破房間,什麼和尚道士都沒少請過,但鬼還是照鬧。 “你還別說。”見丈夫不相信,夫人連忙說道:“前幾天打牌的時候,風悅酒店的老板娘你認識吧,她說前些日子,他們酒店也有些不乾淨,但後來給一家靈異咨詢公司給擺平了,要不,我們也找人家來看看?” “風悅?”他皺了皺眉頭,作為同樣是五星級的酒店,風悅一向是鑫海的竟爭對手,留意對手的情況幾乎成了他的本能,前此時候,風悅是有些不太平,至于鬧鬼,他也略有所聞,只是他自己的酒店便一向有鬧鬼的傳聞,因此便沒怎麼放在心上,卻不想人家已經擺平了,如此看來,那間所謂的靈異咨詢公司倒值得一試。 “那家公司叫什麼來著?”他淡淡問道。 “靈!”夫人湊了上來,能夠幫到丈夫她很高興,她摸出一張名片遞給了丈夫。 名片,黑色為底,顯得神秘;淡銀為字,醒目清新。 一個大大的“靈”字落于名片左上角,那是這間靈異咨詢公司的名字,下面是一個人名和一組號碼。 “王強?”他輕聲自語,然後把名片放到自己的公文包里。 從上海的博覽會回來之後,我便向公司遞交了辭呈,在認識了小夏之後,特別是經曆了兩次恐怖事件之後,我知道自己已經不能過上普通人的生活,于是我干脆辭了職,和小夏合伙開了一家靈異咨詢公司。 名為“靈”! 小夏之前所接受的委托,大多數是圈子內的人介紹的,要不就是何老頭硬塞的白工,這在我看來,實在是缺少經濟效益,也沒有一個合理的調度,工作的難度不一,時間的安排也沒有一個前後順序,而經過“偶閑居”一事的啟發,我把目光對准了酒店、娛樂等行業,想想看,現在真正能夠驅魔怯鬼的人是越來越少了,而有修為的人多數不屑理會這些世俗之事,而我們要能力有能力,更不用故作清高,如此一來,這個市場其實還蠻巨大的。 事實證明,我的眼光是不錯的。 在這個提倡科技發展的年代,鬼神之說仍然和百姓的生活密不可離,而但凡是酒店、娛樂城這類的場所,每年出入的人多不勝數,這其中難免會出現不乾淨的東西。于是,當我在人來人往的中山路找了一間辦公室並掛上招牌的時候,通過各種渠道找上門來的人還真不少,這其中,便有風悅酒店的老板。 當風悅的老板半信半疑找上門來的時候,剛好被閑得發慌的小夏碰個正著,趙大天師馬上說出風悅老板印堂發黑,有鬼氣纏身,那老板馬上就激動了,捉著小夏的手一個勁地說著“大師救我”。 坐下詳談後,才知道風悅大酒店最近出現了鬧鬼事件,但酒店可沒有像鑫海一樣因鬼而出名,反而業績一個勁地往下跌,到了最近,堂堂一個五星級酒店,竟淪落到門可羅雀的地步。 也活該我們走運,小夏二話沒說就攬下這個工作,當天晚上就把酒店里的一只吊死鬼給超渡了,那原來是一個生意失敗的男人在酒店里尋了短見,以後魂魄便在酒店里徘徊不去,不時現身向其它客人吐苦水,人倒是沒害死,只是嚇得其中有幾位差點進了精神病院。 整個超渡過程,風悅的老板都一直在場,雖然他嚇得縮在了牆角,但事後卻異常爽快地給了我們一張五十萬的支票,還聘請我們為酒店的靈異顧問。 賺了這公司開業的第一桶金之後,我們的名氣也打了開來,慕名而來的人絡繹不絕,工作日程一直排到了年關,咨詢公司火了,我的日子卻更加不好過了。 對于小妖小怪,趙大小姐出手興趣缺缺,于是這個重任落到我這個除魔師助理的頭上來,為了讓我能早日勝任這個角色,更為了她趙大小姐能將時間放在逛街購物而不是驅魔捉鬼上,她開始對我進行地獄式的訓練。 小夏請了一個秘書和幾個接待員處理日常工作,然後放了我一個月的長假,當然,這假可不是放著讓我玩的,我每天起來首先是要打坐,學習如何運用我從嘉宗的靈珠里所得到的靈氣道力,然後下午則是學習劍術和道術,晚上吃過晚飯,便又是打坐運氣,我的一天就是在這樣重複又重複的修練中渡過,雖然枯燥,但為了有朝一日能夠為小夏分擔一些東西,更為了能夠保護自己的女人,我咬著牙硬是忍了下來。 還別說,這一個月下來,我的道力更見長了,單以道力而言,我已經快追上小夏了,當我沾沾自喜地挑戰小夏,然後被她修理得差點散架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是多少的不自量力,對于各種技巧和道術的運用,我拍馬也追不上趙大小姐。 不過,我的成績讓小夏還是相當滿意的,按她的話說,我已經有她十五六歲時的功力了,于是,我終于在趙大小姐這個嚴師手下順利畢業。 我的訓練一結束,小夏便把公司的除魔業務扔到我的頭上,說老實話,我這本領見長了,但一想到要獨自面對幽靈鬼怪,說不害怕是騙人的,對于這一點,趙大小姐只扔給我一句話。 膽量,是練出來滴! 我只能苦笑著接受這個事實。 小夏當起了甩手掌櫃,我可不能像她這樣沒心沒肺,剛一結束訓練,第二天我就駕車去了公司,在這個月里,除了修練道術劍技外,我還惡補了一番陰陽五行的知識,只是陰陽之說源遠流長,我這一個月也就學了點皮毛,但只是對付不成氣候的小鬼的話,我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現在的我,已經能夠隨心所欲地啟動“斬魂”,這是我最大的殺手锏,也是我的信心所在。 十點整,我來到位于中山東路的公司,公司在這棟名為“百誼”的大廈十層,我前腿才剛踏進公司,秘書小然馬上緊張地上前說道。 “王先生,陳天華,陳先生正在你的辦公室里!” 我腦袋當場就轟的一聲,一片空白。 陳天華是誰,他是鑫海大酒店的老板,除了本身是酒店業巨子之外,他還涉及到a市的地產和旅游業,可以說是a市的風云人物,這樣的人,就是平時想見上一面也難,但現在,人家卻在我的辦公室里。 生意來了! 我心中暗喜,臉上的神色卻不露分毫,掛上一分微笑,我大步走向自己的辦公室。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一章 1414     下篇:第三章 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