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章 幻影  
   
第四章 幻影

小夏在灌輸我一些關于陰陽學方面的知識時曾提及,怨氣的形成情況各不相同,可以是人或其它生物的怨恨所形成,也可以是風水布局形成,而1414房中的怨氣,我大致判斷為後者。 鑫海大酒店1414房的靈異傳聞幾乎是酒店開張後便開始傳出的,在這個傳聞之前,並沒有聽說有人死在房間里,幾年前,陳天華還是一個名不經傳的人物,那時如果發生這樣的事,酒店一定是開不成的了。 排除了死人的可能後,那剩下的可能便是1414房的風水有問題,可以是房間里的擺設無意中觸犯了某種禁忌,也有可能是朝向方位上出了問題,但具體的,還是要到現場去看看。 如果只是怨氣在作崇,這事情處理起來倒簡單許多,小夏向我說過幾種方法,我雖沒全記住,但多少還是記得一兩種的。 再不行,老子直接在牆上開個洞,讓陽光直射進來,再厲害的怨氣也只有消失的份。 我暗暗想道,這方法即簡單又快捷,到時順便找個借口應對也就是了,量陳天華也看不破其中虛實。 把“靈視鏡”摘了下來,我揉了揉眉心,讓視覺適應一番後,朝陳天華說:“這樣吧,陳先生,我還是隨你去一趟酒店好了,若是順利的話,說不定今天就能夠把這事情給解決了。” 陳天華點頭答應,我找來秘書小然,要她先讓待客室里的其它客人回去,隨後又交待了我的去向,萬一小夏回來,也好知道我干什麼去了。 因為只是拔除怨氣這樣的小事情,我也就沒打電話找小夏一起行動,簡單地收拾了一點東西,我便和陳天華一起離開了公司,我是走得急,陳天華卻一直像是想著什麼心事,兩人都忘了相片這檔事,那五張相片便被丟在了我的辦公桌上。 半個鍾頭後,我已經站在鑫海大酒店1414房中,房間里連一扇窗戶都沒有,即使是白天,沒有開燈的話,房間里漆黑一片,我看得連連搖頭,這樣的環境,難怪會產生怨氣,但其它房間的環境應該也是一樣,為何卻只有這一間房間會出現怨氣,這點我卻是怎麼也想不通。 陳天華站在房間外,看那樣子是打死也不會走進房間一步,我看了微微一笑,從公文包里拿出四張符錄分別貼在房間的四個方位上,然後又拿出一張“辟邪符”折成三角形狀放到自己的上衣口袋里,這種符錄具有妖邪近身便無火自燃的能力,即起到報警的作用,而火焰燃燒期間,妖邪又不能近身,前段時間在上海遇到妖魔時,我還是靠這符錄保住了一命。 只是“辟邪符”制作程序相當繁瑣,如果不是小夏要偷懶,把公司交給我打理,為了顧慮到我的安全,趙大小姐才不會制作了三道符錄交給我防身。 拍了拍放著“辟邪符”的上衣口袋,我走向洗手間,如果房間里最有可能是怨氣藏匿之地的話,那洗手間的可能性最大,因為那是整個房間中水氣最盛的地方,而水屬陰,自然也就是怨氣這類陰性氣息最愛藏匿的地方。 事實證明我的判斷是正確的。 幾乎是我的腳尖剛一觸及洗手間的地磚,我馬上打了一個冷顫,那感覺就像是赤著身體突然被人丟進冷庫中一般,寒冷來得是那麼地措手不及,但這個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瞬眼間,洗手間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那種陰寒感覺,除了濕度較大之外,和外面的房間並沒分別。 我暗自留心,把體內道力運起,在自己的眉心處連連劃動,把剛學會不久的甯神之術連續給自己施展了兩次,以防被怨氣影響了心神。 洗手間不大,進門的左手邊是一面大鏡子和洗手盤,我在鏡子上貼上一張符,鏡子是通靈的媒介,我可不想在那里面看到可怕的畫面。 一道白色的紗簾半掩,露出里面的一個浴池,雪白的毛巾整齊地放在浴池上的不鏽鋼架上,一想到這些柔軟的毛巾被用來作為上吊的工具,我便感到一陣惡寒,發誓以後住酒店絕對不用他們的毛巾,搞不好那是從死人的脖子上取下來的。 我拉開紗簾,紗簾串在一根兩指精的精鋼橫軸上,記得相片上,死者就是吊死在這根橫軸上的,我踮起腳用手拉了拉那根橫軸,橫軸稍微向下彎了彎,我皺起了眉頭,以這根橫軸的承重量來看,應該不可能可以吊起一個大男人,手指傳來的感覺告訴我,如果吊上五十公斤以上的物體,橫軸一定會被拉斷,那死者又是怎樣吊死在上面的,難道是那團怨氣的作用? 也不知道是我想得太入神,還是洗手間中的地磚太滑,我拉著橫軸的手突然一滑,踮著腳尖的身體一下沒掌握好平衡,腳底踉蹌,整個人摔坐在了地上。 這一摔,差點沒把我的尾龍骨給摔裂了,我只覺得腦袋被摔了個暈頭轉向,搖了搖頭,我按著浴池的邊緣想要站起來,卻突然發現面前多了一樣東西。 一雙腳掌! 我大駭之下朝上望去,一個穿著浴袍的處國人被一條毛巾擰著脖子,被高高地吊在串著紗簾的橫軸之上,他低著頭,嘴里吐出鮮紅的舌頭,身體微微打著轉,但無論怎麼轉,那一雙發白的死魚眼卻總是盯著我看。 有那麼一兩秒,我差點失聲尖叫,這不正是相片上那個死者嗎,現在這是怎麼回事,是他的靈魂在作崇,要讓我看到他死時的情況,還是要向我透露某些信息。 我用手掩著嘴才成功地讓那聲尖叫吞回了肚子里。 嘩—— 身後水聲響起,這靜寂的環境里,就算一根針掉到地面也聽得到,何況是水龍擰得最大時所激噴出來的水流,我再次被嚇到,猛然轉頭望去,脖子因此差點被扭傷。 洗手盤的水龍頭不知什麼時候被打開,水嘩嘩響,發瘋似的從龍頭里沖出,噴得洗手盤里水珠一片,直覺告訴我,有什麼東西在作怪,但水聲吵得讓人心亂,我撲向洗手盤,三兩下擰緊了龍頭。 沒有了水聲,我長出了一口氣,再看向澡盤的方向,那上吊的外國人已經消失了。 幻象? 我心想,但不敢確定,施展了安神之術再加上房間里已經貼上了符錄,這樣還能讓我看到幻象,那怨氣也太厲害了一些吧。 收回看向澡盤的眼光,我的心髒還因剛才的驚嚇跳得飛快,鏡子里的我發稍凌亂,臉色蒼白如蠟,我試圖讓自己露出一個微笑,卻發現笑得比哭還難看,不由自嘲自己真的是膽小鬼一個,即使在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之後,卻還是被一個幻象嚇得半死。 似乎剛才水龍的水噴到了鏡子上,鏡面透著微微的水汽,讓鏡中的景象有些模糊,我用手擦了擦,一個白色的影子出現在鏡中,它凌空而立,像是在半空微微打著轉,而更要命的是,它就在我的身後!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章 委托     下篇:第五章 怨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