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五章 怨殺  
   
第五章 怨殺

天是黑的,厚重的云絮一團一團地累積在一起,讓人感覺天似乎要掉下來一般,窒息般的沉重氣氛在天地間彌漫。 地是灰的,沒有生命的色彩,像是死者的領域,冷漠、冰寒是這片土地唯一的主題,放眼望去,灰地上零星地聳起幾根插天的石柱,如巨大的手骨像要捉住天空。 黑天、灰地,這是一個死亡的世界。 世界里沒有生命,有的,只是在灰地上徘徊著的白色影子,它們,是這個連風也沒有的世界中,唯一在活動的東西。 我抬起手,狠狠在自己的臉頰上掐了一下。 痛! 這個感覺告訴我,我不是在作夢。 那誰來告訴我,前一秒鍾我還在鑫海酒店1414房的洗手間里,而這一刻,又是怎麼來到這個死域一般的世界。 大口喘著氣,連呼氣的聲音在這個死寂的世界也顯得那麼巨大! 巨大得,占據了我的思維。 我想我快要瘋掉,這份死寂,足以讓最開朗的人也患上壓抑症,何況我並不是很陽光的人。 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我知道應該是1414房的怨氣團在作怪,但它似乎厲害得有些過分,我閉上眼睛,也能夠感覺到這個世界的死氣,這種連感覺也能欺騙的幻覺,真是前所未聞。 記得在洗手間的鏡子里,我看到背後飄浮著一個白色的影子,于是我轉過了身子,接著便看到了這個世界,仿佛,這個世界一直存在于我的背後一般,我回過頭,然後便可看到它。 既然知道自己處于幻覺中,我站在原地不敢四處亂走,小夏說過,幻覺之中,每處都是陷阱,在你看來是平地的地方,或許在現實中便可能是天台之類的所在,只要一腳踏過去,不是摔死也得重傷。 但這樣站著終究不是辦法,我必須想辦法擺脫這個幻覺,還好,道力似乎不因為處于幻覺中而消失,在我心念的控制下,道力在體內流淌,它們像千萬條小溪,然後彙聚向我的指間。 虛空畫符。 一個古寫體的“破”字在空中形成。 “……仙旆臨軒,妖邪自分,破!”我輕聲念道,這是小夏所教的道術中,可以破除任何禁制的術,只要施術者的道力夠強的話。 金色的“破”字成為這個世界異樣的色彩,它像剪刀般在空中拉開一道口子,口子擴大,我看到另一個世界,雪白的瓷磚、不鏽鋼的衣吊,還有電燈的按鈕,那是現實的世界。 口子還在擴大,但突然,如一雙無形的手拉著口子兩邊,強行將這道裂口合上。 隨著道術的作用消失,我再看不到現實世界的分毫景象。 差一點就能破開整個幻覺,我不甘心,但再用這個術時,卻沒有任何作用,不,不是沒作用,而是某一種力量在抵消我所施展的術,我再試了幾次,最後還是以無果告終。 連續施展道術似乎吸引了那些徘徊的白色影子,它們突然不再飄蕩,整齊劃一地停在了原地,雖然明知那只是幻覺,但不知為何,我本能地感覺到危險,下一刻,“斬魂”來到了手上。 影子們向我聚攏,那陣勢相當壯觀,可我是站得心慌,來一個兩個我想還問題不大,但這來上個八百一千的,那數量基本上可以把我活埋了。 它們來到我身邊兩三米的距離時便停了下來,像動物園里人們隔著籠子看著動物一樣的看著我,我被盯得心慌。 離得近了,我才看清楚它們的樣子。 基本上,它們都是一個樣,披著遮住全身的白色長袍,長袍帶帽,帽子里露出的臉卻被一張面具掩去了真實的樣貌,面具不知用什麼材質做的,如象牙般流動著圓滑的光澤,面具上畫著一張笑臉,那詭異的笑臉上,有兩個紅點在眼睛的地方一閃一滅。 這些白袍怪人的身體在空氣里時而模糊,時而清晰,它們長袍離地,那白色的袍角下,沒有腳露出來,仿佛那袍子里是一片虛無。 說實話,我甯願面對一群惡鬼骷髏,也不願面對這麼一幫白袍怪人,對著無數張詭異的笑臉,我一時沒了主意。 一個白袍人舉起了一臂,從寬大的袖袍中露出一只同樣白色的手套,它向我伸出一指,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 所有的白袍人都指著我,我感覺到它們在以我所不能理解的方式在無聲地交流著,然後,一個個紅點在它們的指間形成,那紅點之中,充滿了毀滅的能量。 萬千紅點所向之處,我竟找不到一絲躲閃的空間。 就在那無數紅光熾豔欲裂時,小夏清咤的聲音鑽入了我的耳中。 “……白電,破邪!” 巨大的雷光跨空而至。 一道雷光打下去,白袍人便消失了一大片,炸裂的電光濺射出無數的電弧,周圍的白袍怪人一被電弧粘上,便化作青煙消散于無形。 雷光再閃了數次,包圍著我的白袍人出現了一大塊真空地帶,整個幻境的世界像冬雪遇上春日一般,迅速地融化開來,而洗手間的景象,由模糊而清晰地出現在我眼中。 數息後,我發現自己又站在1414房的洗手間里,整個洗手間像是被烈火所焚一般,雪白的瓷磚被烤得焦黑,一絲絲白霧迅速地退入瓷磚的細縫中,如果不是瓷磚變得烏黑的話,這絲絲白霧還真不那麼容易發覺。 小夏站在我的旁邊,臉色有些蒼白,連續施展了數次“白電”讓她的胸口不斷起伏,看來消耗了她不少道力,我連忙伸出手扶住她,剛想說話,但看到她眼中閃爍的火苗時,我連忙把話吞了回去。 “很好,王同志,是不是認為你已經出師了,可以單獨接生意了,你知不知道,我要是來遲一些,你今天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聽出她語氣中的怒意,心里知道她這是關心我,但要我替你打理公司的事務也是趙大小姐你自己說的,現在卻怪起我來,只是小夏現在正在氣頭上,我可不敢說這些話,連眼神也不敢泄露自己心中的想法,要不然,只會被她當成借口狠修一頓。 見我不說話,小夏拿出幾張相片扔在洗手盤邊上,指著相片說。 “還好你把相片留在了辦公室里,還和小然交待了去處,不然我還真不知道去哪救你,你也用靈視鏡看過這些相片,里面死者周圍那些白色霧體,你是不是把它們當成怨氣了?” “難道不是?”我奇道,各種氣息顏色不盡相同,鬼氣為黑、煞氣為紅、怨氣為白,這些可是你趙天師自已跟我說的。 “怨氣為白,這點是不錯。”小夏一眼看出我的心思。“但你沒看清楚,那怨氣里還有人的臉孔在浮現?那已經不是普通的怨氣,而是被人用魂強行融入其中的怨魂氣,這類怨氣通常為成為一種術的媒介,也就是剛才差點殺了你的那種術?” “那是術?那不是幻覺嗎?” “錯了,幻覺能有那麼厲害嗎?”小夏白了我一眼。“你在房子的四角貼上符錄,本身就起到鎮靈的作用,你的身上還有安神術的波動,這兩樣疊加在一起,什麼樣的幻覺也不可能影響你的感覺。” “所以,那不是幻覺。”小夏望向我,神情凝重。“那是怨殺術!是極端歹毒,殺人于無形的禁術!”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章 幻影     下篇:第六章 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