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章 骨頭  
   
第六章 骨頭

“怨殺術?”這名字倒還真是第一次聽過,看來道術的世界果然深廣無邊,來了一趟酒店還能見識到這種道術中的禁法。 “每一個會使用這種術的人都是靈魂方面的大師,同時,也是窮凶極惡之人。”小夏臉上露出看到蟑螂般的厭惡神情。“因為使用這個術,需要從活人身上抽出靈魂,使其帶著強烈的怨恨,再將鬼面戴于怨魂臉上,讓怨魂忘記生前的一切,永遠地成為術者的殺人機器。” “你是說,那些帶著笑臉面具、披著白袍的都是怨魂?”我一想到在幻境中那數量以千為單位的白袍人就冒冷汗。 “不錯。一般來說,怨殺術基本有十只怨魂便可行事,先以怨魂之氣將目標強行拉入術者創造的世界,在那個疑幻疑真的世界里,怨魂是殺不死的,除非目標或者有外力將術者擊殺,否則,即使不被怨魂殺死,也會被活活累死。” “十只怨魂?”我搖頭說道:“不止吧,我在那個幻境里,看到的可是幾千幾千的,似乎整個世界都是怨魂在飄蕩。” “那是不可能的,凡人的力量再強,也不可能控制得了數量如此之多的怨魂,不過能夠創造出這種場景,那這個人控制的怨魂怕也有百只之多,實力也不容小瞧,只是。”小夏看著我的眼神充滿了疑惑。“此次怨殺術的布置顯得比較倉促,不然的話,你就不是神識被拉入了幻境,而是身體也會進入其中,那時,要救你就沒那麼簡單了。但這麼匆促地布置怨殺術,只能說明這個施術者是臨時起意,也就是說,他的目標,是你!” “我?”我指著自己的鼻子,先是驚訝,然後笑出聲。“我可不是什麼大人物,要錢沒錢,要背景沒背景,用得著勞駕別人用禁術來對付我?” “或許他弄錯了目標,又或者,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小夏逼近我,大眼睛盯得我心跳加速。 “冤枉啊,我哪有什麼事情瞞著你,連讀書時交了幾個女朋友都向你交了底,我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瞞你。”我舉手叫冤,心里把那個將我當成目標的家伙問候了數遍,差點害了我不說,還讓小夏懷疑上我。 “有沒有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小夏哼了一聲,擰頭朝浴池走去。 我叫住她。 “我們還是先出去吧,人家陳天華可還在走廊上等著,既然這次幻境是被人施了術,還是能夠使用禁術的家伙,我看我還是把這次委托給回絕了,反正我還沒答應他。” “我要換車!” 小夏答非所問地應了一句,我一時沒轉過彎來,才聽她大小姐繼續說道。 “陳天華可是a市的大人物,他的酬金,不少吧?” “是不少,風悅報酬的四倍。”我老實答道。 “嗯嗯,那不就結了。”小夏點著頭,頑皮地吐了吐舌頭。“最近剛好想把我那跑車換掉,要是搞定這一單委托,買了車還有剩呢。” 這一刻,我對趙大小姐的仰慕馬上提升了一個高度。 “小夏你太牛了,連能夠施展怨殺術的家伙你也敢挑戰,真的是……。” 我話只說了一半,剩下的被小夏一拳打回肚子中去。 “挑戰你個頭啊,我好端端地找會怨殺術的家伙拼命干嘛,反正他的目標是你,又不是這間房間。” “……”我無語中。 “站在那干嘛,去把陳天華叫進來,讓他看到整個過程,省得他以為我們糊弄他。” “小夏,你該不會打算使用幻術吧。”我小心翼翼地說道。 趙大小姐二話不說再賞我一拳頭。 “我像是那種沒有職業道德的人嗎,這洗手間里確實存在一股怨氣,才會被人利用來施展怨殺術,現在我要把這股怨氣找出來清除掉,這房間就不會再有異常,懂了嗎!” 我連連點頭,然後磨破了嘴皮,才把陳天華給帶到洗手間里,小夏拿出一面小令旗,這面寫滿符錄的黃色小旗和羅盤有相似的作用,都是用來推測陰氣流向之用,以小夏的修為,找出怨氣的所在基本上畫一個符就能辦到,但為了照顧陳天華這個普通人的視聽感受,小夏才會用到這個道具。 怎麼說人家也是雇主,不作作秀還真對不起人家付的錢。 用兩指夾著令旗,小夏輕聲念咒,然後隨手一拋,小旗落地,棋杆神奇地立于地磚之上,這違反了物理規則的異事讓陳天華看得驚訝非常。 對陳天華的表情,小夏非常滿意,雇主越吃驚,到時拿起錢來就更爽快,她可是深明其中之道理。 小夏一指對著令旗,隨著她嘴里無聲地張合,令旗自己轉動了起來,一道道黃色的波動像水面的漣漪般散開,漣漪不斷掠過洗手間的每一寸地方,我知道她是在用正陽之力逼出深藏于此間的怨氣,而如此大費周章,無非是想讓陳天華覺得自己的錢花起來值! 在正陽之力的進逼下,白色的怨氣從浴池的左側角落里騰了起來,它似乎想鑽到別的地方,但洗手間里已經滿布陽力,白霧左沖無突,卻是被困死在了此間。 小夏拈起一張符錄,迅速用兩指在符錄上虛劃幾筆,符錄便無火自燃,她隨即彈出燃燒的符錄,飛快地貼上那一團濃郁的白霧,瞬間,白霧像被蒸發一般,發出“哧哧”的聲音迅速地消散。 數秒之後,霧氣已經消失在空氣里。 “趙小姐,這,這就完事了?”陳天華問道,剛才的白霧火符讓他卸下了平時那一付精明能干的面具,此刻的他和一個普通人沒什麼兩樣,都是對這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充滿了畏懼。 “還差一點。”小夏走到方才白霧騰起的地方,素手一指。“把這里撬開!” 五分鍾後,酒店的土木維修人員便到了現場,三兩錘下去,浴池便缺了一角,再錘上幾下,浴池下的地磚便被敲了出來,小夏馬上令他們停手,她伸出手想去觸摸裸露出來的地面,卻又縮了回去,我知道她是怕髒,女孩子的天性即使是小夏這樣強悍的女孩也避免不了。 “我來吧。” 我走上前蹲在那角落邊上,裸露出來的地面是一片石灰的顏色,但這灰色的地面上,卻有一點深沉的黑,我摸了上去,冰冷從指間透入。 果然有古怪。 我向旁邊的維修人員要了一錘子,小心地錘開地面,最後把那黑色的不知名物質連同包裹著它的灰石一起挖了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我拿著黑色物體左看右瞧,似乎剛才的怨氣被小夏除盡,這塊明顯是怨氣所依的物質除了觸手極冷之外,倒是沒有其它特別。 黑色物體大約有八九公分的長度,呈長條形,間中還有兩塊橢圓形的突起物,看起來像一根手指骨。 “應該是它了。”小夏點頭道:“現在建築用的沙石,其中有一部分都是非法挖掘而來,有的時候,便會把一些深埋在地下的遺骸也給挖出來,雖然這些殘肢斷骸並不全部依附著鬼魂,但附帶著怨氣卻是難免的,再加上這一塊被埋在浴池下,長年接觸到水,這怨氣也就日漸滋長,才會讓住在此間中的客人出現幻象,進而讓他們或瘋或死。” “那這塊東西,我們又如何處理,是埋了還是燒了。”陳天華看著我手里的黑色指骨,那神情就像看到鬼一樣,絕對是敬而遠之,要不是我和小夏在場的話,陳天華大概會把這塊骨頭立即丟掉。 “還是燒了吧,要是埋不對地方,難免還會產生怨氣。”小夏說道。 陳天華馬上讓人拿著指骨立即去火化,那辦事效率,快得讓人咋舌。 “陳老板,這事情已經解決了,你看是不是。” 小夏嘿嘿笑道,還一邊做著數錢的手勢,陳天華一看會意,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說道。 “你看我這記性,兩位,請和我到辦公室,對于你們‘靈’的表現,我非常滿意,我這就把委托金付給二位,你們是收支票還是要銀行過帳?” “銀行過帳吧,支票還要去兌現,麻煩!” 陳天華哈哈一笑,便領著我們去他位于酒店最頂層的私人辦公室。 與鑫海大酒店遙遙相對的另一幢大廈天台上,一個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 “雖然只是匆促布置,但能夠一舉破掉我的怨殺術,趙小夏這個女人,看來沒那麼簡單。” 他用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說著,在他的腳下,插著一把匕首,匕首青光流動,光澤流轉間不時浮現無數怨恨的臉孔。 男人一腳挑起匕首,他伸出舌頭,輕輕在匕首上舔過,瞬間,鋒利的匕首割傷了舌頭,絲絲鮮血淌下,但下一刻,卻消失得干乾淨淨,只是匕首的青芒中多添加了幾道紅線。 “下一次,你們就沒那麼幸運了……” 他說道,望著酒店的方向,眼神像冰一般的冷,漠視著世間的一切!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五章 怨殺     下篇:第七章 何老頭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