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章 現場  
   
第十章 現場

牛車滴溜溜地駛過小徑,穿過了密林,排水村的村口處,幾個工人用五米多高的粗糙木樁架起充滿原始氣息的“H”型的門架,生態度假村字樣的牌子正搭在門架的橫梁上,兩個工人架起長梯,分別在兩邊敲敲釘釘,底下一個工頭模樣的人用喇叭大聲地吼著,看樣子是在指揮著工人干活。 我們跳下了車,活動了一下筋骨,感覺全身都要散架了,張忠國塞給車主人五十塊錢,簡樸的山民滿心歡喜地收下。 張忠國朝村口走去,和底下領班一陣交談後,便領著他走到我們跟前。 這領班是典型的山東大漢,黑實、粗壯,但眼睛靈活,透徹,像鹿的眼睛,善良卻不笨拙,他朝我們伸出了手,手掌寬大得能夠包住我的頭。 “各位一路辛苦了,我是這個項目的總工程師,常青!” 常青的聲音很大,但不含糊,聽著像山谷的回音般空靈。 “這兩位是我請回來解決這次事件的專業人士。”張忠國把我們介紹給常青認識。“常青,王先生和趙小姐在這里的期間,請你配合他們的工作,盡量滿足他們的需要,有什麼困難直接跟我提出來,我會替你們解決的。” 常青哈哈一笑,一巴掌拍在張忠國肩膀上,差點沒把他拍殘了。 “您放心吧,張總,我會好好招待這兩位客人的。”常青隨後又吼來兩個工人,讓他們把我們的行李搬到宿舍里去。 “對不住啊,兩位,我們現在也只有臨時宿舍住,環境方面可能差點,但衛生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常青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不好意思地笑道。 對于這點,我們自然不會在意,張忠國見基本安排已經落實好,便和我們握手道。 “兩位,我還得回總公司處理其它事情,這里就交給二位了,希望能聽到你們的好消息。” “放心吧,張總,我們會給你一個滿意答複的。”我用力地握著他的手,希望能夠給張忠國多一點信心。 似乎我的信心讓張忠國的心情舒坦了一些,他那張愁云滿布的老臉也露出了一點笑容,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便再上了牛車,車主人一個吆喝,兩頭黃牛拉著車轉了個彎,便遁著原路走去。 常青熱情地招待我們到臨時宿舍去,臨時宿舍搭建在村口不遠的地方,臨近湖邊,景色倒不錯,只是宿舍有些窄,十多平方的一點小空間要擠上四個人,讓我對工人的待遇又有了一些新的認知。 我和小夏因為身份不同,每人都分到單獨的一間宿舍,宿舍在三層,和常青的房間一樣,都帶著獨立的衛生間,整個三層宿舍只有五間房間,另外兩間是給兩個副工程師住的,人員並不複雜,比起下面兩層工人的宿舍,這上面的已經好上許多,我和小夏也就不好再說些什麼。 在房間里安頓好東西,我到走廊上點了支煙,現在已經快中午了,村子里升起縷縷炊煙,繞著一汪湖泊而建的排水村,環境優美,村的後面是青翠的高山,塊塊翠綠的顏色表現出深淺的色調,如一副山水畫般呈現于天地之間。 只是,這麼一塊世外桃源,卻出現那麼可怕的事情,為這美麗的村莊罩上了一層不吉的陰影。 我雙手架在走廊上,宿舍正對著的湖泊上,工人正在搭建鐵索橋,而更遠處,什麼亭台樓榭也正在建造中,排水村的房子基本沒怎麼改造,卻依照這些房子的風格,張忠國的開發公司卻搭建起與之呼應的休閑建築,使這新舊兩種建築,完美地融合在一個風格之中,而不會予人一種格格不入之感。 小夏洗了把臉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常青的大嗓門在宿舍樓下叫開了。 “兩位,下來用中飯吧!” 為常青爽朗的聲音讓我們相視一笑,依言來到樓下的小食堂里用飯,簡單的一頓飯下來,我們倒嘗到了不同于城市里的食物風味,在這里,每一樣菜都是分量極多,看似做工粗糙,但細嘗之下,卻發覺味道並不比城市里的名菜差上多少,連小夏也吃得嘖嘖叫好。 “常大哥,帶我們到現場看看吧。”吃完飯小歇了一會,小夏決定從現場開始入手調查,辦的是正事,常青當然是不會拒絕,這五大三粗的漢子吩咐了底下兩個副手把下午的工作安排好,便領著我們出了食堂。 出事的宿舍在二樓,由于死了人,原先住在里面的第四個工人是說什麼也不肯再住在這房間里,因此,現在這間宿舍基本上封閉了,我們來到門邊的時候,門框上已經積起一片的灰塵。 常青摸出一串鑰匙,沒幾下就打開了簡陋的門鎖,房門“吱”一聲打了開來,聲音拖得老長,像刀刮過了喉嚨,我沒來由打了個抖。 冷! 房內房外像是兩個世界,外面陽光燦爛,溫度絕對在30攝氏度以上,但房門一打開,里面卻吹出來一陣涼風,仿佛我們打開的不是房間,而是一個冷庫。 小夏邁進房中,我跟在後面,常青猶豫了一會,黑黝的臉上微微一紅。 “兩位,我就不進去了,你們別笑我膽小,只是一接近這個房間,就讓我老覺得不自在。” “沒事。”小夏露出理解的笑容。“常大哥,你忙你的吧,有什麼需要,我會找你的。” “行。”常青亮出一排雪亮的牙齒。“你們要有事,就在樓下順便找個工人,我會馬上趕到的。” 送走了常青這個憨直的大漢,小夏的笑容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重之色,看得我的心直往下沉,這一次的麻煩,恐怕是沒那麼容易解決的了。 “布小天關。”小夏說道。 小天關是類似于我們在“偶閑居”中遇到的七星鎖脈那樣的陣法,不過七星鎖脈是讓一個區域中陰陽不通,而小天關則反其道而行,是為了解決陰陽不通的地方而存在的陣法。 我依照小夏所教的方法,把符錄貼在房間里的七個方位上,第七張符錄一貼上,房間里的寒氣便為之稍減。 “太重了,這鬼氣。”小夏抽了抽鼻子,並扔把靈視鏡扔給了我。 我一戴上,馬上拿了下來。 老天,這大太陽底下,這房間里卻流淌著黑色的氣流,鬼氣為黑,也就是說,這房間里鬧過鬼,而且是很厲害的鬼,不然的話,是不可能在過一段時間後還殘留著如此濃度的鬼氣。 而且這鬼氣之強,竟然影響了整個房間的陰陽氣息走向,使房間變得陰冷邪異,即使是普通人接近,也會覺得周身不自在,而像我們這些修道之人處于其中,感受自然更深一層。 我閉上眼睛,讓心靈沉寂下來,小夏說過,無論是人是鬼,一旦遺留下強烈的氣息時,這些氣息中往往會附帶著一些平時難以察覺的信息,而這些信息,因為是無意識留下的,因此,也代表著氣息主人最真實的思感。 我想接觸這些思感,看看能否在其中找到一些線索。 關閉了視覺,我處于一片黑暗之中,漸漸的,黑暗在攪動,像旋渦,我有種頭暈腦漲的感覺,我知道,那攪動的黑暗是鬼氣,于是,我想象自己朝那攪動的鬼氣走去,一種強烈的排斥感隨著傳來,無形的力量在把我推開。 我深吸一口氣,道力自丹田中提起,瞬間便流遍了全身,我感覺到了熱量,這股暖意將黑暗的寒冷推開,鬼氣無力排斥我的侵入。 然後,我看到了另一種色彩。 紅! 色彩豔麗,如血液般濃烈的紅色! 接著,我聽到了聲音,雜亂的、尖利的各種聲音瘋狂地沖擊著我的耳膜,我捂住耳朵,卻無濟于事,聲音像鋼針一般直插進我的腦袋里,最後,一聲巨大的尖叫在我的腦海里爆炸。 小夏一掌拍在我的臉上,吃痛之下,我睜開了眼睛,卻發現自己已經是大汗淋漓,整個上衣濕得都快擰出水來了。 我雙腳一軟,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汗珠順著頭發溜到了發稍,然後在地面上制造一個個水花。 “你感覺怎麼樣?”小夏伸出手按在我的額頭上,一股溫暖的熱流進入我的體內,我那揪緊的五髒六腑才舒展了開來。 “怨恨。”我抬起頭來,苦笑地說道:“我感覺到強烈的怨恨,是傾盡三江之水也不易化之的恨意!” 我咬牙想道,眼光四處搜索,最後把目標鎖定在前台的椅子上。 哐啷—— 玻璃大門四碎崩裂,同一時間,報警器也尖銳地叫了起來,我顧不了那麼多,從破裂的大門中跳進這間公司中。 數年前那場火災之後,張立強的物流公司毀于一炬,其後,大廈物業對這一層進行重新整修,但基本的格局還是保留了下來,可我不知道陳立宛當年那間辦公室的位置,只能借助靈視鏡,用來觀察陳麗宛的血跡上所殘留的鬼氣。 但待得帶上靈視鏡之後,我才省起,我怎麼知道鬼氣要怎樣辨認啊,事到如今,也只能碰碰運氣了。 大門進來是辦公用的大廳,在靈視鏡中望去,大廳里籠罩在一層青光之下,所有東西倒是巨細無遺的出現在我的眼睛里,看來靈視鏡還有夜視功能,我看了兩看,並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大廳的盡頭是一條通道,通道里有著獨立的房間,那應該是高級人員的辦公室,我連忙跑過去,一間間辦公室依序看過去,還好,辦公室的窗戶挺大,不用我一個個撬門去觀察。 等我看到第五間辦公室時,里面文件櫃旁邊的角落中透著一層蒙蒙的紅光,我心中一喜,這是我到現在唯一見到的異常之處。 呯呯—— 我三兩下撞開了門,快步跑到那牆角的文件櫃旁,靈視鏡中,一股腥紅的光芒從木質地板之下透出。 看來運氣還不錯,我找對地方了。 我馬上摸出一遝黃符和打火機,在火機的滑輪上一劃,一朵火芒竄了出來,我有些緊張地把火機移到符錄旁,眼看就要點燃符錄的時候,火機上的火焰突然熄滅了。 “打不著,打不著……” 背後一把女聲低低地說道。 一時間,我汗毛直豎!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九章 排水村     下篇:第十一章 常青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