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三章 老子是高手  
   
第十三章 老子是高手

我來到了樓下,樓下的工人宿舍每個房間都關緊了大門,房間內燈火全無,也不知道工人們是睡著了,還是躲在床上哆嗦。 鬼氣從宿舍正對著的湖泊方向傳來,那一片黑暗之中,有兩條影子緩緩而來。 ——沒牙磕,吃飯多。客來了,蓋死鍋—— 咯咯咯—— 一把小孩的聲音不斷唱著這首類似童謠的東西,還發出自得其樂的笑聲,矮小的影子像是在小跑,它搖搖晃晃地追趕著什麼東西,等得它跑近了一些,我看到一個黑乎乎,圓滾滾的東西在它前方不斷地滾向前來。 一個皮球? 我心想,那團東西已經滾到我的腳片,黑糊的一片,也看不清什麼樣子。 叔叔,把它還給我—— 小孩叫著,它到離我三五米的距離便停了下來,黑夜里沒有燈,小孩只是一條黑色的影子,它伸出手朝我腳下的皮球指了指。 我不敢輕舉妄動,“斬魂”在我的手上,伸展出紅豔的劍鋒,在“斬魂”的紅光下,那小孩似乎顯得畏懼,它朝後靠了靠,不讓自己暴露在光芒里。 還我,還我—— 它不停叫著,不知什麼時候,那天真的童聲變得沙啞尖利,到了最後,它幾乎是在嘶吼,像是被人搶了玩具的小孩,沒完沒了地哭鬧著。 ——還給我—— 突然,尖利的聲音在我的身邊響起,嚇了我一跳,退出幾步,我看到那皮球緩緩轉了過來,從它里面不斷傳來“還給我,還給我”的叫聲。 還給我! 皮球突然張開一張大嘴,然後,一雙眼睛出現在嘴的上方,那層黑糊像被水清洗了一遍般,悄悄地褪了下去,露出一個八九歲小孩的五官。 天,那根本不是球,而是一個頭! 一個小孩的頭。 黑色空洞的眼,裂至耳邊的嘴,一個小孩的頭在我的腳下朝我嘶叫,它的嘴里還不斷鑽動著白色的影子,就像一個埋在泥土里的骷髏,不斷有肥大的蠕蟲在其中鑽動,鑽得我腸胃一陣翻江倒海。 一個活生生的惡夢竟然出現在我的眼前,也不知道是否經曆這樣的事情多了,我現在雖然感到後背一陣發涼,卻還不至于失去冷靜,看著腳下那充滿著惡意的臉,我的左掌一熱,甩出了一道天火。 “孽障,還不退去!” 大喝,是給自己壯膽。天火剪破了夜的深沉,撲在了那小鬼的臉上,小鬼發出怒叫,它張大了口往內一吸,一股黑風鑽進了它的嘴中,連天火也給吸了進去。 我倒沒想到它這麼容易就滅了天火,那小鬼卻像被我激怒了,頭在地上一彈,就這樣一下一下地彈回自己的身體處,那小孩的影子接住自己的頭,然後把它安到身體上,還扭了兩扭。 爹,他欺負我—— 小孩尖叫,它的旁邊,不知何時多了另外一道高瘦的影子,它是在安撫著小鬼,伸出一手輕輕拍著它的頭,小鬼的頭被拍得晃了一晃,差點又掉了下來。 莫怕莫怕,看爹給你報仇—— 那高瘦影子聲音更是難聽,像一把沙鍋在地上磨過似的,聽得讓人難受,它轉向我的方向,抬起了兩根手臂。 微風輕拂,我耳邊的發角給輕輕吹起,我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眼中的景物卻迅速地向兩邊滑退,不知何時,我的雙肩上各搭著一雙長長的,黑色的手,這雙手正把我疾電般拉向兩只鬼的位置。 大駭之下,我連忙遞出“斬魂”,紅色的劍鋒對准了高瘦男鬼的心窩,如果照這個方向繼續拉我過去的話,我保證能在它胸口上開一個洞。 那男鬼十分忌撣“斬魂”的紅光,它雙手一抬,就把我甩向了它們的身後,越過這一大一小兩鬼之時,我看到小鬼露出得意的笑容,而那男鬼卻始終籠罩于影子中,看不到真正的模樣。 肩頭著地。 一陣火辣辣的感覺馬上傳來,我在沙石地上擦出了數米,地上不時突出的小石塊磕得我手臂和背心發痛,但這股巨大的慣性一過,我馬上從地上彈起來,改變我那不利的姿態。 一站起,我馬上望向兩鬼的位置,卻發現那里只有小鬼在興高采烈地拍著掌,像是看雜耍般看著我,但那男鬼卻不見了。 去哪了? 我心生疑問,頭上一股凝重的氣氛傳來,身體的反應比大腦更快,我馬上向後滑退,方才我所站的位置炸起了漫天飛石。 一時間,沙塵翻滾,嗆得我連續咳嗽了幾聲。 晚風漸漸把沙塵吹散,一條黑色的影子半蹲在地上,它一拳正擊在地面之上,而我剛才站的位置已經凹下去一個半米左右的坑,看得我心髒快速地跳了幾下,要是剛才沒閃開,說不定現在我已經被這一拳擊成肉碎了。 恐怖的力量! 常青說過,起重機曾被整個掀了過來,莫非,那是這只男鬼所為,也只有這種怪力,才能夠把重量以噸記的巨型機器給翻了個底朝天。 不過在鬼怪中,卻是甚少出現這種以力量見長類型,那機率就跟買六合彩差不多。 我臉上拉出一個苦笑,看來我這撞鬼運不但沒有好轉,還變得更加倒黴起來。 男鬼站起了身。 我不能總處于被動,空著的左手在身前劃出一個符號。 “南離天火,破汙除穢,疾!” 結合了咒語的天火和剛才可不是一個量級,我一指點出,一縷閃爍著濃郁紅光的火流電射向男鬼胸前。 它伸出一掌拍向天火。 一聲悶雷響起,天火炸裂,紅色火流四濺而開,卻傷不了男鬼一根毫毛,我看得清楚,那家伙在接觸天火的一瞬間,在它的手掌外噴出一團深沉的黑色鬼氣,正是這團高濃度的鬼氣,才完全隔絕了天火的傷害。 下一刻,火流還未完全消失,男鬼尖嘯一聲,身體拉得只剩一條虛線,穿過了火流刺到我的身前,那速度,快得我連反應的時間也欠奉。 微一分神,一個黑色的拳頭已經撞向我的下腹,我大叫一聲,腳在地上一跺,借力身後飛退,同時移過“斬魂”,劍鋒擋上拳頭。 卟哧—— 我像是被一頭狂奔中的野牛頂中了腹部一般,一時間,血液湧上喉嚨,在跌向後方的半空中留下一大蓬血花,我撞上地面,再翻了幾個滾,才停了下來,腹部雖然痛得難受,但總算保住了這條命。 想起剛才的一切,我不由驚出一身冷汗,要不是先跳向身後卸掉一部分力量,再讓“斬魂”貼上它的拳頭,由于懼怕“斬魂”,男鬼的那一拳並沒有用盡全力,要不然,現在我就不是噴一口血那麼簡單了。 黑影再度欺上。 我痛罵一句迎了上去,連番的打擊讓我也打出火來了,既然這家伙的速度那麼快的話,我再怎麼躲也躲不過去,不如賭這家伙害怕“斬魂”而不敢出盡全力,和他來一個近身戰好了。 小夏那一個月的劍術特訓終于顯現出了成果,借助手腕的動作,我組織著細密的攻擊,這樣的攻擊雖然威力不大,但勝在破綻極少,威力太大的斬擊容易露出空隙,要是被這怪力惡鬼捉住一兩個空隙再給上我兩拳,我非趴下不可。 “斬魂”在空氣里劃出一道道細細紅線,隨著“斬魂”的每一次劃過,便會在空氣留下一兩道紅色光焰,這些紅色光焰組成細密的網,讓男鬼完全找不到攻擊我的空隙。 男鬼像落入蛛網的獵物,我正一點點地收縮劍網的空間,這個戰術是和妖魔新婦羅學的,那時候,強如修羅,也因為懼怕蛛妖的銀色吐絲而不敢越雷池一步,最後反被新婦羅擊成重傷,現在男鬼懼怕“斬魂”,倒和當時的情況有些相似。 明顯,男鬼並不擅長應付細密的攻擊,它很快地施不出手腳,我捉住一個空檔,左手探出,掌心連續吐出三道天火,這種近距離的連續打擊,男鬼再厲害也無法用鬼氣完全抵消。 兩聲悶響在我們中間響起,火光爆裂中,男鬼尖叫著被天火炸飛出去,它的身上,一大片紅焰在腹側燃燒,發出“嗞嗞”的聲音,男鬼的身體也不斷飄出黑煙,連續三發天火給它的傷害看來不少。 我剛得意地笑上一聲,便牽動腹間的劇痛,疼得我差點彎下了腰。 見男鬼被傷,那小鬼先是一愣,然後竟發出一聲像是要刺破夜空的尖叫。 我已經說不出那尖叫是多少分貝之上,只知道咋聽之下,我的心神竟然被震得一陣恍惚,然後全身一痛,像千百萬只蟲蟻同時撕咬一般,無數細細的,粘稠的紅線從我身體之上射出。 然後,宿舍發出轟然大響,幾乎所有的窗戶玻璃都在同一時間炸為粉碎。 這該死的小鬼,竟然發出了音爆! 音爆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傷害,除了全身如被千百小刀割過一般,體內道力更是被震得胡沖亂撞,我連續咳出幾口鮮血,才得以緩解體內的壓力,但雙腳卻在這時紛紛一軟,差點就要摔倒在地上。 連續的創傷讓我的身體已經不堪重負,但我不能倒下,若是我倒下了,不僅是我,宿舍里的工人和常青都會有生命危險,想到這一點,我強振精神,發軟的小腿硬是撐起了全身的重量,我緩緩站直了身體。 被天火所傷的男鬼已經恢複過來,它朝我發出憤怒的利吼,聽那吼聲,好像恨不得把我碎尸萬段,我苦笑一聲,憑我現在的狀態,大概連擋它一擊的能耐都沒有。 就在這要命的時候,一道香風吹過我的身邊,小夏手持烏金棍的身影擋在了我的身前,兩鬼為這突然出現的援兵微微一愣,小夏沒敢和我說話,她把心神都放在這一大一小兩只惡鬼身上。 對峙沒有持續多久,此時,那若有若無的簫聲又再度響起,兩鬼微微抬頭,露出傾聽的樣子,隨後它們的身影像雪一般融化,化為黑煙在原地旋了兩旋,便徹底消失在我們眼前。 小夏馬上扶住了我。 “天,你怎麼傷成這樣,是為了拖住它們?” 我咧開嘴,露出一個相當難看的笑容,聲音雖然虛弱,但我卻很是自豪。 “當然,老子可是高手,說什麼也不能讓它們傷害了普通人……” 話說到最後,我再次光榮地暈睡過去,只是這一次,我昏迷得相當安心,不僅因為小夏在身旁,更因為,這一次,我終于證明自己有能力保護身邊的人!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二章 紅衣女     下篇:第十四章 排水村很排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