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六章 小鬼  
   
第十六章 小鬼

傍晚五六點鍾的時候,西邊的天空一片火紅,紅色的云一層層地堆砌成各種奇怪的模樣,叫不出名字的大鳥從天際飛回,掠過紅得滴血的云層,它們啼叫著落入附近的森林里,夜色將臨,倦鳥歸巢。 我活動著酸麻的膀子回到宿舍。 上午小夏在排水村碰到了一顆大釘子,趙大小姐的心情之惡劣可想而知,再加上村長要數日方歸,一時間找不到突破口的小夏,把她那過剩的精力都放在了宿舍的防禦能力上。 可憐的是我這個傷勢初愈的人,為了防止在這接下來的日子里宿舍受到惡鬼的攻擊,我和小夏必須在每個房間里都貼上符錄,這些符錄不能完全阻止惡鬼,卻能起到拖延時間的作用,讓我們有時間進行救援。 這貼符錄看著是小事,但一個下午貼上個百數張,也夠我折騰的,特別是我的傷口只是剛剛愈合,一翻活動下來,又有細密的血珠滲了出來,和汗水混合成淺紅色的血水。 受不了我這個樣子,小夏把我轟回了宿舍,還說“不洗刷乾淨別來吃飯”的話,我樂得提前下班,如果不是全身酸麻的話,那我就更樂了。 推開了門,房間里很暗,那是由于逆光的原因,有那麼一兩秒,我看到的是一片黑暗,我討厭黑暗,因為黑暗中,總存在著一些懷著惡意的東西,記得小時候由于容易撞鬼的原因,我晚上睡覺時都是打開著燈睡的,只有光亮,才能給我安全感。 進門開燈已經成為我的習慣,我摸上牆邊的按鈕,日光燈眨了幾下之後,便把房間照亮得如同白晝,我走進房間,並隨手關上了門。 傍晚,收了工的工人們正三三兩兩地回到宿舍,說話聲、走路聲響成一片,但門一關下,樓下那喧雜的聲音卻像從另一個世界傳來般遙遠,遙遠得讓人感到寂寞。 我甩著頭,念叨著“洗完澡吃飯”的話進了洗手間,這臨時建起的宿舍可沒有熱水器這種奢侈品,只有一個水龍高高地立在牆上,一手擰開,帶著涼意的清水自水龍中噴灑而出,瞬間便把我全身淋了個透。 大叫一聲“爽”,我脫下身上的衣物往角落里一扔,便痛痛快快地洗上了冷水澡。 正被冷水沖得渾身激靈的我,卻沒注意到,那角落中的一堆衣物里,正有一團紅光隱隱透了出來,那是,“斬魂”的紅光! 小夏坐在湖邊,把腳邊一些小石頭一個一個地拋向湖面,像小孩玩著一個樂此不疲的游戲,一塊塊石頭在湖面上留下個個漣漪。 上午的事情讓她郁悶到了極點,小夏接受過許多委托,在一次次事件中也接觸了各式人等,從老到小,從僧到俗,這些人脾氣各異,但卻沒有像這一次一般,竟碰到一村子的冰人。 冰人,這小夏氣極下給排水村民起的綽號,不過他們渾身冷冰冰,完全看不到一點熱力的樣子倒是很符合這個綽號,這群冷漠的冰人拒絕一切外來的東西,拒絕外界進入他們的村莊,像是那守著寶藏的龍,對外界存在著深深的敵意。 真不知道那對外界的莫名敵意是從何而來。 小夏對此百思不得其解,她把一雙纖長的手交叉在一起,用食指輕輕地互繞著,思考時,她最喜歡這樣繞著手指,這是她自己澄靜心靈的方法。 當心靈澄靜下來,思緒便會變得靈活,一些平時想不能的事,也會靈光一閃從而得到解決,小夏行事總是風風火火,她知道自己這脾氣,所以遇到棘手的事時,她總會先讓自己平靜下來,就像眼前的一潭碧綠的湖水,平靜的湖面上會反映出外界的東西,一切無有遺漏。 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土地衹靈,特別是像排水村這樣差不多與世隔絕的村子,對于神祇的崇拜必定更加熱誠,這從上午那老村民的話里不難看出來。 排水村崇拜的是山神,這或許是一個虛擬的神靈,也有可能是一些惡鬼游魂,而無論那一種,排水村民口中的山神看來並不是一個平和的神靈,因為老村民說過,山神會報應那些觸怒它的人,如此一來,若是有人縱鬼行凶,也可一併推到那山神之上,還美曰其名為報應。 這樣想來,在村長還沒回來這一兩天,可以先從了解排水村所謂的山神入手,或許可以找到一兩分線索,如此想時,小夏那皺著的眉頭也漸漸有了舒展之勢。 既然決定了接下來的行動,小夏便不會再胡思亂想徒擾心神,她從湖邊的草坡上站起來,天色不早,是時候該用晚飯了。 “話說回來,阿強洗個澡也太花時間了吧。” 小夏望向宿舍,由于逆光的關系,宿舍籠罩在一片黑暗中,突然,小夏的眼瞳為之一縮,在她一雙大眼中,宿舍三樓的一間房間,正被一股濃得像墨的黑氣纏繞著。 那正是我的房間! 我張大了嘴看著眼前的景象。 這是一付夏日黃昏的情景,晚歸的人們從我身邊經過,他們相遇時,臉上掛著和善的笑容,互相向對方問好,不時還傳過陣陣笑聲;孩童三三兩兩地追逐著、嬉戲著,他們的母親從屋子里出來,大聲叫喊著他們回家,頑皮的孩子明顯不聽母親的話,于是父親會親自出馬,把這些小搗蛋鬼拎起來回到他們的屋子,在一桌簡單的飯菜前坐下,孩子們會急不可耐地捉起盤子中的青菜或香肉,然後母親會半氣半笑地打他們的手板…… 這是一付充滿了溫情的景象,但讓我詫異的是,這付景象中的村莊是如此熟悉,甚至一些人的模樣我像是在哪見過,但隨即,我想起來了,那村莊的田地上都挖著一條條水渠,這種布置,不正是排水村的布局嗎? 難道這村莊是排水村? 難道這些臉上洋溢著笑容的人是早上所見的那些冷漠的排水村民? 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明明在洗著澡,為什麼卻會看到這付景象。 想起了這一點,我馬上回過頭,我的身後是一片黑暗,黑暗像一條深邃通道,而通道的另一頭,卻是泛著冰冷色澤的洗手間,滴溚滴溚,水聲從那一邊傳來,聽著遠得讓人害怕。 幻覺? 我馬上想到這個可能,于是我給自己畫了一個安神符,村莊的景象像被水打濕的國畫,慢慢的模糊,進而消失。 下一秒,我的眼前是洗手間粗糙的牆壁,冷水怒吼著從水龍中沖出來,不斷地沖擊著我的身體,水流激起一陣陣微微的刺痛,告訴我這才是現實的世界。 我用手使勁拍了拍臉頰,讓恍惚的心神為之收束,洗手間里響起我拍著臉頰的聲音,還是嘩嘩的水聲,然後這兩種聲音中,突然插入了另一樣聲音。 咯咯咯—— 小孩的笑聲! 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全身汗毛為之一豎。 笑聲自身後傳來,我迅速地轉過身體,甩出一大蓬水花,水花濺濕了我的眼睛,在蒙朧的水光中,一個小小的身影縮在門邊的角落里,發出惡意的笑聲。 角落的另一邊,一片紅芒從我的衣物中透了出來,鮮豔,熾烈!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五章 排水之行     下篇:第十七章 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