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八章 奪舍  
   
第十八章 奪舍

常青從沒想過,女人也可以是如此可怕。 當小夏風一般從湖邊奔來,遠遠便叫喊著他的名字時,常青便有了這種感覺,她的聲音里藏著憤怒,更透著殺意。 黑大漢沒想到有一天,他竟會從一個小女子身上明白什麼是殺意,小夏沖過來的時候,常青看到的是一柄劍,一柄出鞘的利劍,一把刺痛他眼睛的劍! 如果說早上被排水村民冷落的小夏像一只要咬人的貓的話,那麼現在的她就像一只一旦盯著獵物便會往死里咬的貓,那種毛發齊豎,弓起背作勢欲撲的貓。 常青不知道小夏為什麼會如此憤怒,他只知道,若他不迎上去,小夏或許會先拿他開刀,于是他迎了上去。 事實上,常青的直覺是正確的。 小夏看到那房間里的黑氣,更明白那意味著什麼,但她沒有那房間的鑰匙,而常青有,若黑大漢沒回答她的話,她會先放倒他拿了鑰匙走人,因為小夏實在沒有時間磨蹭。 “什麼事,趙小姐?”常青迎上去說道。 “鑰匙,快,王強出事了,他還在宿舍里!” 小夏幾乎是尖叫,那平時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睜得像貓一般通圓,杏眼含煞! 黑大漢心里咯噔一聲,他瞬間明白自己接下來應該做什麼,由于宿舍是臨時建起,所用的門鎖都是最舊式的,是那種沒有門把,如果沒鑰匙就只能在里面開啟的那一種。 一想通這點,常青馬上掉頭往樓上奔去,山一般的身體踩得宿舍的樓梯呯呯作響。 在工人們詫異的眼光中,小夏和常青三兩下竄到了三樓,現在連常青也覺得事情不簡單了,單是往出事的房間跑,似乎每一步都是邁向冰庫一般,氣溫一個勁地往下降,等奔到門前時,那廉價的合板門上竟覆蓋著薄薄的一層冰霜。 “快打開!” 小夏大叫,要不是顧慮到房間里的那個男人,她早就打算扔一發“南離天火”直接破窗而入了。 一直以來,她都拿不准那男人在她的心里占著一個什麼樣的位置,他是爺爺找來的,在他上門找上自己時,她已經知道有這麼一個人會來。 但那時,小夏並沒有想過會讓一個男人走進自己的世界,因為她不是普通人,她和陰陽兩界的牽絆實在太深,深得她不敢去談一場普通人的戀愛,她害怕自己的伴侶,在某一天會遭受某些異物的攻擊,她不想自己的另一半因為自己的關系被拖入陰陽兩界的戰斗中。 所以,那時候的小夏,只想順便找借口把那男人打發走,只是她自己也沒想到的是,她竟然會對那男人產生了好奇心。 是的,好奇心,當她想把一直沒用到的道界異寶“斬魂”給那男人權當護身符用時,這男人竟然在沒有道力的情況下啟動了“斬魂”,小夏在看到那豔紅劍鋒的時候,對這個男人的好奇心便開始產生。 再到後來,兩人又共同經曆了鬼妖陳麗宛的事件,特別是當自己被陳麗宛拖入死亡瞬間的火場時,那男人拼了性命地想救自己出來,那時,是她第一次被感動。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便變得順理成章起來,他們一起經曆了鬼妖和妖魔的事件,那男人不斷地在證明他有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線的能力,當在上海時,他吸收了嘉宗的靈力,一舉踏進地界下品的境界時,她真的好開心,為那男人開心,也為自己開心,因為從此時起,他不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一個可以和她並肩作戰,甚至能夠保護她的人。 當開始的好奇心,到第一次感動,再到共同經曆了兩次出生入死的事件,那當初的好感已經漸漸升華為另一種感覺,而在現在,這種感覺更是如此強烈,小夏知道,她這一生,再離不開那個男人,因此,她不能失去他,即使上青冥、下黃泉,她也不會讓任何東西搶走那個男人。 常青終于打開了房門,門內,是一片漆黑的世界,小夏搶了進去,剛好看到一個人臥倒在洗手間里,她頓時大叫一聲。 “王強,你不允許你有事,你聽到了嗎!” 我像在沉睡,隱約間仿佛聽到小夏的叫聲,于是我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處在一片黑暗之中,我不由大驚,記起那小鬼撲向我的畫面,莫非現在我已經死了,身體被那小鬼占據了。 這時,眼前出現一團光亮,我必須用一手擋著,眼睛才好過一些,我朝這團光亮摸索過去,我不知道那光亮後有些什麼,但無論怎樣,總比呆在一片漆黑中強。 我走進了光亮里,然後,我感覺到了風。 很輕柔的風,秋季黃昏時的風,帶著清爽,還有草葉的香味。 當我的眼睛漸漸適應了光亮後,一間房子出現在我的眼前,房子位于土坡之上,黃昏的光芒讓一切都籠罩在土黃色的光芒里,發黃的樹葉從房子旁的大樹上落下,打著卷,輕輕落到遠方一片金黃的麥田里。 麥田中,一個身影像快樂的小鳥不斷地奔跑著。 ——沒牙磕,吃飯多。客來了,蓋死鍋—— 一把童稚的聲音不斷唱著這首童謠,聲音里透著童真、愉悅,讓人一聽便會泛起會心的笑容。 “那時候,我好開心,真的……” 沒有任何熱度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聽得我悚然一驚,回過頭去,一個小孩背著我,蹲在房子的門檻邊上,他穿著白色的布褂和藏青色的寬腳褲,看似普通的鄉村小孩,但陽光照在他的身上,卻失去了溫度一度,那光芒透著陰寒的白。 是那小鬼? “但是現在,我一點也不開心,我想吃冰糖葫蘆,想吃好多好吃的東西,所以……” 我下意識地退開一下步,那小鬼慢慢站了起來,這個世界的光亮迅速退去,黑暗像蝗蟲過境般吞食著剛才那付秋後的美景,一瞬間,我的身後已經是黑暗一片,整個世界,只剩下那小鬼和旁邊的房子。 那是這個世界的中心。 它轉過身來,我大口抽著氣,那小孩的身體上,卻安著一顆黃泥捏成的頭,頭上用筆墨胡亂畫了五官,道道細細的紅線從泥人的眼睛、鼻子等地方畫向下巴,看著像血。 七孔留血? 難道這小鬼是被毒死的,才會表現出七孔留血的樣子,那它的頭又是怎麼一回事,被人用泥土包住,還是被砍下來後換上一個黃泥做的頭上去,但無論哪一樣,這小鬼死得極慘,怪不得會成為厲鬼。 “……所以。”小鬼繼續說道:“我要成為你,那樣,我就可以天天吃好吃的東西,可以天天快樂地玩兒,咯咯咯……。” 它笑得好開心,我卻聽得氣極,這如強盜一般行徑的奪體行為讓我剛才對這小鬼泛起的一點同情心消失貽盡,伸出一指迅速畫出火符,我可不想坐以待斃。 但火符畫成,我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道力,小鬼指著我一個勁地笑,那泥人腦袋笑得像要跌下身子似的。 “你還沒感覺到嗎,現在你和我一樣都是魂魄,但我比你要強,因為我做鬼,已經做了很久了!” 它撲了上來,我大駭下再退出一步,卻發現小鬼突然消失了,然後四周的黑暗像擁有了自己的意識,小鬼開心的笑聲在這片黑暗中回蕩,最後,我口鼻一封,那黑暗像水一般淹沒了我。 各種陰寒、邪惡的氣息在黑暗中向我擠壓,每一秒鍾,便有數百種千奇百怪的力道從四面八方擠上我的身體,我想大叫,卻張大了口叫不出聲,只能無聲地忍受著這無時無刻的劇痛。 我知道它要抹去我的靈魂,這樣一來,它就能完全霸占我的身體,我想反抗,卻不知要如何做,習慣了身體的感覺,只剩下靈魂狀態的我,連能夠運用哪種力量都不知道,更談何反抗。 難道就這樣敗給一只小鬼,我不甘心,不甘心! 我無聲地怒吼,小夏、父母和許許多多朋友的身影不斷在我眼前旋轉,那些影像漸漸在模糊,我知道,一旦我完全看不見他們,我就真正地死亡了,在這之前,我必須做點什麼,我不能夠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掉,人生才經曆了十十多個年頭的我,還有很多事沒做。 至少,我還沒把小夏娶過門啊! 這樣想時,小夏的身影突然無比清晰起來,而我的意念,也越加集中,此時,我感覺到眉心開始跳動起來,這種感覺,是如此的熟悉,似乎有什麼要從我的眉心里脫困而出。 就在眉心的跳動劇烈得讓我以為腦袋快被它跳散了的時候,一聲大響突然從腦袋深處炸響,那一瞬間,我的意識像被一顆炸彈轟開,無限地向四周的虛空擴展開去。 “……軒轅鎖…開……”我張開口,像夢囈一般地說道。 銀色的銘符,開始在我的雙眼中亮起。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七章 纏身     下篇:第十九章 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