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九章 祠堂  
   
第十九章 祠堂

我睜開眼,看到的是小夏梨花帶淚的臉,然後常青那憨直的大臉也湊了過來,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這大漢滿腮的青幫子,這讓我確信,我拿回了身體。 雖然我不知道是如何辦到的,但拿回自己的身體,總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 小夏在哭,我想伸出手去為她拂去淚水,卻發現大腦發出老半天的指令,手卻只伸了一半,小夏握住我的手,邊抹去自己的淚水邊說道。 “你剛醒過來,別亂動,讓我再給你看看。” 常青在一邊說:“我把他扶到床上再說吧,這躺在地上一不注意就要著涼的。” 黑大漢把我從地上推坐起來,然後又讓我趴在他的背上,我覺得全身軟綿無力,還是小夏幫忙在後面扶著我,我才不至于又跌回地面。 常青把我背到床上,小夏把被子拉了過來為我蓋上,然後又倒了一杯溫水,讓我枕在她的大腿上,一點點地喂我喝了下去。 溫熱的液體流進胃中,我的身體似乎又開始散發出熱度,以為消失了的道力在丹田中探起了頭,一點一點地鑽了出來,然後在我的四肢百穴中游走,緩緩喚起了我身體的感覺。 “你感覺怎麼樣?”小夏輕輕用手拂著我的臉,我閉上眼睛,享受這可遇不可求的溫存。 “應該沒事了。”我就這樣閉著眼說道,黑暗中,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道力在經脈中游走的情況,道力一經游過,那處地方便亮了起來,我便覺得又多了幾分力氣,默默計算,我知道再過半個多鍾,自己便應該能夠如常人活動了,但要恢複到平時的狀態,那至少是明天的事情了。 “是你救了我嗎?小夏。” 我現在只記得在那片黑暗里,差點就被小鬼抹去了靈魂,但關于如何得救,我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不,是你救了自己。”小夏搖著頭說道:“我和常大哥發現你的時候,你已經被鬼氣侵入了身體,我給你檢查之後,卻不敢輕舉妄動,因為那鬼氣竟是和你的靈魂纏繞在一起,萬一我冒失地出手,怕是會連你的靈魂也一起傷害。” “兄弟,你那時可嚇人了。”常青拉了張椅子在床邊坐下。“那時你整個人像包裹在一團黑氣里一樣,一條黑線沿著胸口不斷伸向你的眉頭,趙小姐說,那黑線伸上你的眉頭時,那就沒救了,還好,最後你自己醒過來了。” “我自己醒過來?”我不解問道。 “你那時候的狀態,並不是普通的鬼上身,而是奪舍,那鬼物要完全取得你身體的支配權,因此,它必須抹去你的靈魂,眉心是人的靈竅之所在,一旦你靈竅被侵,靈魂就會消失,所幸的是,當鬼氣侵上你眉心時,卻被另一股力量震退,我也看不出那是什麼力量,可能是你與生俱來的潛力,也有可能是嘉宗的靈力中一些你尚未完全消化的力量凝聚在眉心,總之,那股力量相當強大,一下子把鬼氣從你身體里全都逼了出來,然後你就醒了。” “那小鬼呢?”我追問。 “小鬼?”小夏臉上閃過訝色。“你說是能夠制造音爆的小鬼想奪取你的身體?” 我點頭說道:“在洗手間里,紅衣女鬼和怪力鬼一起出手制住了我,然後讓小鬼上我的身,我想,這三只鬼應該是一家子。” “怪不得呢,我說你怎麼那麼容易就著了道。”小夏笑道,但隨即又露出自責的神色。“不過也怪我粗心,你的八字本來就容易招惹鬼物,即使你現在擁有道力,但這命格,卻是怎麼也改變不了的,要是一開始就在你房間里布下正陽陣,那鬼物便不會那麼容易進來了。” 我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臉蛋。 “別說傻話了,你又不能未卜先知,這怎麼能怪你呢,再說,我現在不是好好的,沒缺胳膊沒缺腿的。” 常青也在一邊說道:“就是,王兄弟現在沒事了,趙小姐你就別太怪自己了。” 小夏點點頭,臉上漸漸有了笑容,但一雙眼睛里,卻閃爍著精芒。 “不過這三只鬼物也太欺人太甚了,竟然做出奪舍這種逆天之事,下次見到,我絕對不會放過它們。” 我看小夏露出一種玩具被搶後一臉憤概的小孩子模樣,不禁覺得好笑,旋即又想起那小鬼的可怕模樣,不由說道:“不過我看這三只鬼,其來曆頗有可疑,另外兩只我不清楚,但那小鬼,卻是被極其殘忍地殺害。” 于是我把那小鬼泥頭人身的可怕模樣描述出來,小夏聽罷,失聲說道。 “你看到那小鬼的模樣?” “對啊,有什麼不對嗎?” 小夏伸出拇指輕輕放在唇邊輕咬,她在思考時,便總愛露出如此模樣。 “一般來說,這是不大可能出現的現象,鬼物不會輕易露出自己的形象,除非是力量已經強大到它們自己所不能控制的時候,像那紅衣女鬼,它已經快達到鬼妖的程度,因此會無法自控地露出原形,但若是一般的鬼物,特別是和另外的靈魂糾纏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會輕易露出自己的原形,那等于給對方一個看破自己的機會,就像你看到的一般,從小鬼的樣子就可以大致推測到它死時的模樣,根據這一點,我們便可查到更多的事情,奇怪,為什麼它要自暴其短呢?” 我想了一會,然後決定放棄,這一動腦袋,眉心不知為什麼便會陣陣發痛,但我總覺得,那小鬼像是故意讓我看到他的樣子,包括他生前時曾經快樂的時光,這一切是為了什麼呢。 “不想了。”小夏使勁搖搖頭,像要把那些想不明白的東西都甩出腦袋。“既然想不通,鬼物這邊的事我們可以暫且放下,一來找不到它們的藏身之所,二來那小鬼被你的力量反震受了不少的傷害,如果它們真的是一家子的話,那女鬼和男鬼一定會在這段時間盡快幫小鬼恢複過來,再加上我們已經在宿舍里全部布下法陣,短時間內,鬼物的問題應該不大,我們可以趁這段時間,搞清楚這排水村的古怪,我方才在湖邊想了想,應該可以從村民口中所說的山神下手。” “山神?”我望向常青說道:“常大哥,你到這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知不知道排水村是所謂的山神是什麼東西。” 黑大漢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 “這村子供奉的山神,我還真不知道,那時候剛來,雖然村民拿出山神來嚇唬我們,但那時候我哪會信這些,也就一笑置之了,後來忙著干活,再加上出了那幾檔事,我一直忙個不停,倒沒去了解他們那所謂的山神。” “不要緊。”小夏笑眯眯地說道。 她這個樣子我一看就知道趙大小姐已經有了計較,一般來說,露出這種笑容的時候,也就是小夏要做一些危險的事的時候,想當初她大小姐在晚上拉我去找陳麗宛那鬼妖時,便是露出這樣的笑容。 “你們還記得村中心那祠堂嗎?” 我和常青齊齊點頭。 小夏露出不懷好意地笑容說道:“一般而言,祠堂內總會供奉著先祖,但也有可能供奉著當地信奉的神明,我想晚上到祠堂里走一趟,看看有沒有意外的線索。” 我聽得差點從床上蹦起來。 “不行!”我連連搖頭。“這太危險了,你沒看到,那幫村民如此排外,一旦被人知道你偷摸進他們的祠堂,他們一定會對你不利的,這不是在城市,這些差不多與世隔絕的人一旦野蠻起來,會做出很可怕的事情的。” 常青在旁邊也附合說道:“我贊成王兄弟的意見,趙小姐,你這個行動太危險了,要進祠堂的話,不如明天我請當地的鎮領導來交涉,還安全一些。” “你們放心吧。”小夏小心地把我的頭扶到枕頭上。“第一,我會使用障眼法讓別人發現不到我;第二,即使被發現了,區區幾個村民哪能奈何得了我;第三,常大哥,不是我不識好歹,就算你請來鎮領導讓我們進祠堂內一觀,但難保那時他們早已把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收藏起來,如此一來,進與不進實在沒有多大區別。你們不用勸我了,用過晚飯之後,我就出發。” “那我…。”我從床上強撐起半邊身體,卻被小夏輕輕地按下。 “你晚上只准在宿舍里乖乖的休息,哪也不許去。” 小夏的神情堅定,我看動搖不了她的決定,只得說道:“那你要答應我,一有危險馬上跑,別逞強!” “知道啦。”小夏把被子重新給我蓋好。“我去把晚飯端上來,侍候好你這個病號之後我才出發,你看我對你多好,記得報答我哦。” “呵,一定,一定。”我苦笑。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八章 奪舍     下篇:第二十章 夜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