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章 夜探  
   
第二十章 夜探

入夜,月色柔和得像要化了一般,銀色的華光美麗得讓人窒息,但偏偏那月下的世界,卻壓抑得可怕。 山谷中的樹林,連一聲鳥鳴也沒有,就連風,也沒有了日間的活力,那麼一兩絲有氣無力的微風穿過樹林,連一片葉子也未曾搖動一下,一股奇異的安靜,就這麼籠罩著整個山谷。 排水村的人們似乎早早就入睡了,在這九點多一點的時候,整個村莊只有廖廖幾點燈光,像鬼火一般點綴著如墳墓一般寂靜的村子。 小夏站在湖邊,用曾經用來竊聽劉東旭談話的符鳥之術仔細地在村莊上空查探了一遍,在確定村子里沒有人走動之後,她為自己畫了個隱身符,這種利用八卦方位隱藏自己身形的障眼法馬上讓她融入了湖光月色中,完全不露一點痕跡。 她像一只流連于黑夜的貓,踏著靈動優雅的步伐走上了通往村莊的木橋,小夏的輕身法讓她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木橋連晃也沒晃一下,小夏已經來到了村口。 一條大路彎彎曲曲地通向村中心,大路兩旁盡是稻田和水渠,田地上的屋子兩兩相隔至少有十米以上,這種空空蕩蕩的地方是隱身法最容易被識破的環境,小夏不敢在這道路上多做逗留,眯著眼睛觀察兩邊的屋子,緊閉的門窗里是深沉的黑暗,里面的人應該已經睡下了,至少,她沒有看到還有誰興致勃勃地在窗邊賞月。 確定了環境之後,小夏飄了起來,將輕身法提至極致的她,輕如落葉,每一步踏上去,只吹起小小的灰塵,但每一借力躍起,卻讓她瞬間便向前滑出了數米,那速度之快,直如鬼魅。 一路景色不斷交替,數息後,小夏已經來到了村中心的廣場,那祠堂模樣的建築位于廣場正中,月色下,祠堂如一只巨獸般伏著身體,大門外點著的兩盞大黃燈籠則如巨獸的雙眼,注視著每一個經過這里的人。 村中心的屋子顯得集中了一些,而且多是雙層的建築,比起沿途那些田地上比茅房強不了多少的平房要有看頭得多,這些雙層房屋圍著圓形的廣場而建,每一家的門外邊都掛著一個寫著姓氏的燈籠,顯然住在這一片建築的人應該是村里比較有地位的人家。 小夏就沿著這一圈房屋屋簷下的陰影迅速朝祠堂掠去。 祠堂外三米高的圍牆並沒有難得住小夏,她選擇了祠堂背著月光的一面圍牆,雙手輕輕在牆壁上一按,身形便向上拔高了兩米,在上沖的勢頭將盡之時,雙腳迅速踏上牆面,借著這一股力道,小夏順利地攀上了圍牆,她沒有馬上落向祠堂內,而是伏在圍牆上一些造型奇特的雕刻旁,利用雕像的陰影藏好自己的身形,然後全神感應著祠堂內的動靜。 祠堂是一個長方形的院子,大門進去是一個小廣場,廣場由石磚鋪得平整,廣場之中建有一方水池,池中奍有魚蛙之類的小生物,一盆盆山花繞著水池而設,水池兩邊又對稱地種著兩棵矮松,在這建築古拙的村莊里,這祠堂內的擺設已經頗具觀賞性,由此可知,這祠堂對于排水村的重要性。 肯定了祠堂的重要,小夏眼睛里的興奮之色便越加濃烈了。 她的視線劃過了小廣場,一棟似廟非廟的建築坐落于水池之後,建築之中,有微弱的燭光在閃爍,小夏抽了抽鼻子,空氣里似乎還有一種香味。 檀香的香味。 那里面肯定供奉著什麼! 小夏相信自己的直覺,她輕輕翻下了圍牆,沿著牆根潛向那廟型建築,這屋子是純由木頭組成,民間的木雕手法在這建築之上表現得淋漓盡致,但小夏現在沒空欣賞這些,她貓著身體來到屋子背光的一面。 屋子的窗戶用的是臘紙,小夏想不到現在還有建築會用臘紙而不用玻璃,但虧得是臘紙,所以她輕易地點破了窗戶,立時,屋內的燭光透了出來,小夏馬上湊上臉去,睜大著一只眼睛望向里面。 屋子里的正中立著一身巨大的木雕像,約有數米高度,雕像的頭已經快碰到屋頂了,而它的兩側立放著兩尊較矮小的木雕,這三身雕像都被立于一石台之上,石台兩旁又分別擺設著兩排燭火,黃豆般大小的燭光相當微弱,讓小夏看不清楚屋里的情況。 至少,那三身雕像長什麼樣她就看不清楚,于是她把視線瞄向了大門,或許應該進屋子里看看。 揣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想法,小夏躡手躡腳地摸向大門,大門沒有上鎖,她一推,“呀”的一聲門便開了,在這寂靜的夜色里,大門的聲音響得聾子也聽得到,還好祠堂里沒有人,于是小夏順利地進入屋子里。 她看清楚了雕像的模樣。 中間最大一身像是觀音像,雕刻的手法相當高明,把觀音的衣紋裾角的紋理表現得活靈活現,讓人一看便覺得雕像像要飄身離去一般,但雕像的頭部卻籠罩在屋頂燈光照耀不到的陰影中,無法讓人看清樣子。 但小夏去覺得這觀音像有點不像平常所見一般,首先是雕像的左手沒有托著淨瓶,要知道,普通的觀音像,沒有一個不托著淨瓶的,那幾乎成了觀音大士的身份像征;其次,這觀音像卻是穿著鞋的,在小夏的印象中,無論觀音還是佛祖,都是赤著腳的才是。 如此一來,這雕像倒是讓小夏越看越別扭。 而觀音像兩旁雕像更是奇怪,一般來說,觀音的兩旁通常是隨待著金童玉女,但現在的這兩身,一是穿著小馬褂的男童像,一是愁眉苦臉的男人像,也不知道有沒有特殊的意義。 再觀此室之內,除了這三身奇怪的雕像和兩排蠟燭外,便只有當中一個銅鼎飄散出嫋嫋煙氣,那空氣里的檀香味,正是由此飄出,但小夏卻看得皺緊了眉頭,按理說像這種村莊,就算祠堂內供奉著神衹,也不會落下祖宗的神牌才對,然而這屋內卻偏偏沒有這種東西。 卻在這時,祠堂的大門“呀”的一聲被打開,隨即,一聲大喝自大門處響起。 “誰在里面!” 喝聲在村廣場上遙遙傳開,下一刻,無數的燈光自房屋內亮起,一時之間,開門聲響成了一片,排水村,自沉睡中蘇醒過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九章 祠堂     下篇:第二十一章 村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