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一章 村長  
   
第二十一章 村長

在屋子里躲起來? 馬上離開祠堂? 當那喝聲在大門口響起之際,小夏必須在這兩個選擇之中決定一個,一番比較之後,她選擇了後者,若是在祠堂被發現的話,她的處境會更糟糕。 外間已經開始出現人聲狗吠,想是村民已經驚醒過來並向祠堂圍了過來,小夏不敢再做停留,趁著隱身法還起作用,她悄悄跨出了門檻,剛好看到一個老人正提著馬燈自大門內進來,小夏看得真切,那老人正是早上和她交談的那位。 小夏可沒興趣在現在和他再交談一次,她沿著牆根,幾個起落來到了圍牆邊,微一提氣,小夏躍上了圍牆,廣場附近的村民已經拿著馬燈鋤頭圍了過來,還有不少人帶著自家馴養的土狗,一個個神情可怖地奔向祠堂而來,活像祠堂里有著什麼貴重之物一般。 不過這一大幫圍了上來,卻造成了小夏的困擾,看這祠堂後方,卻是一個個荒地丘陵,沒有幾戶人家,也不知道通向哪里,萬一是通和深山,在那等荒山老林中若是迷了路,可不是弄著玩的事,于是她打消從祠堂後方離開的打算。 可現場的人太多,若是貿然行動,怕又會給人發現,思來想去,最後小夏把視線鎖定在祠堂後胡亂擺放著一堆尚未修剪的植物之上,那些植物中有山花、野竹等物,也不知道是用來裝飾祠堂之用,還是有其它用途,但現在,卻是現場唯一一處較隱蔽的藏身之所。 手輕輕在圍牆上一按,小夏像一片枯葉般輕輕落到了地面,村民已經圍在了祠堂口,正用當地的土話不知叫喊著些什麼,小夏也沒興趣知道,她貼著圍牆,摸到了那一堆植物旁,然後鑽到十幾株足有一個多人高的野毛竹後面蹲下身子,她放緩了呼吸,這樣一來,即使有人來到附近,若不仔細傾聽的話,是不會知道這毛竹後還藏著一個大活人。 一切都安頓後之後,小夏豎起了耳朵,她全神凝聽之下,方圓十米之內的動靜盡收耳中,她仔細傾聽祠堂前的狀況,只希望這些村民找不到人之後能盡快散去,她可不想在這里蹲上一夜。 祠堂前,排水村的村民拿著馬燈在堂口晃悠,但卻沒一個人敢隨便走進祠堂里,對他們來說,祠堂是一個神聖的地方,只有當地最老的叔公一輩和村長才有資格進去,現在,輩份最高的叔公正在里面查探,村民們捉緊了手中的東西,只待叔公一發現躲在祠堂里的人,他們就要給這個敢于進入村子聖地的毛賊一個深刻的教訓。 卻過得一盞茶的時間,年邁的叔公才從祠堂里出來,他那皺紋縱橫的臉上滿是疑惑,見他出來,村民中幾個像是族中頭人的大漢圍了上去。 “叔公,里面啥子狀況?” 叔公搖了搖頭,不解地說道。 “俺剛才進去的時候,明明看到祭屋的大門打開著,你們知道,俺們這些叔公進出祭屋,哪一次沒有好好地關上門,這是俺們村傳下來的規矩,那是對娘娘的尊重,所以看到那門開著,俺就知道一定有人偷偷進了祭屋,說不定就是湖對岸的那幫外鄉人。”叔公朝湖泊對岸望了一眼。 那幾個頭人連連點頭說:“那是,那是,俺們自己的村的人,是不會進祭屋的,那叔公,有沒有發現什麼人?” “怪就怪在這里了。”叔公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俺進了祭屋,卻一個鬼影也沒有,俺們這個祭屋就一個門,窗戶又是鎖死,也沒有被人打開,但里面肯定有人呆過,因為俺看到地上還沾著一些泥粉,那祭屋俺們叔公幾個天天打掃,哪來那麼多泥份,只是不知道那小賊是怎麼跑出去的。” 這一幫子村民說的雖然是帶著地方口音的話,但小夏還是聽懂幾分,聽得叔公說到這里,她不由暗罵自己粗心,這小村子自然不會有水泥路這種東西,一路走來,她的腳底不知沾了多少泥沙,這本也無妨,卻不想那所謂的祭屋內卻乾淨得不像樣,這才會被那老人識破了行蹤。 “那咋辦,要不要讓大家四處找找?”頭人們問道。 叔公“哼”了一聲說道:“自然不能便宜了這些小賊,你們,讓自家奍的狗崽子四處找找,它們的鼻子靈,要是有生人味,定瞞它們不過,你們也四處找找,我們要給這些外鄉人一個教訓,別以為有鎮領導撐腰,就能夠在俺們村里亂來!” “是,叔公!”頭人們回過頭朝其它村民喝道:“還愣著干啥子,把狗崽子都放了,我們要把小賊捉出來,看誰還敢當俺們排水村沒人。” 村民們答應一聲,紛紛放出自家馴養的土狗,一時間,人聲狗吠響成了一片。 小夏暗暗叫糟,這人倒無妨,但狗的鼻子卻相當靈敏,隱身法騙得了人,卻騙不了這種長鼻子的畜生。 狗吠連連,村民們帶著土狗四處搜查,只待一找出這摸上村子來的小賊就一陣好打,土狗們像知道發生什麼事一樣,它們興奮地吠叫著,不時用鼻子在地上這聞聞那嗅嗅,其中一只大黑狗在祠堂牆角嗅了一會後,像是發現了什麼,它沿著牆角一路小跑,不多時,已經跟著那牆角上遺留下來的淡淡氣味跑到祠堂後,在狗的眼睛里,祠堂後除了這一堆植物便沒有其它東西,但它的鼻子地告訴它,那氣味的主人正藏在此處。 于是,它叫了起來,對著那幾株毛竹後的氣味不斷地吠叫著。 小夏看著這條黑狗暗暗歎了口氣,已經有腳步聲傳了過來,還有村民的聲音由遠而近,看來這行蹤是暴露定了,想了想,小夏解除了隱身法,要是讓這些村民發現自己會隱身的話,那今晚這破事就更難解決了。 看著那空無一人的毛竹後突然出現一個女人,大黑狗也嚇了一跳,以它那腦袋,可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小夏狠狠瞪了這黑狗一眼,要不是這東西,她今晚或許就能順利地溜回宿舍去,雖說自己並不懼怕這些村民,但一旦發生了沖突,日後再要調查村子里的事就更加難了。 人聲已經來到牆角,小夏也不再躲藏,她從毛竹後出來,落落大方地站在一片月光中。 第一個看到小夏的村民明顯一愣,他可沒想到一個如此美麗的女人會是偷偷摸入祭屋的小賊,但隨後,他記起自己的身份,于是他大吼著讓其它人也趕了過來,數分鍾後,小夏的身邊已經圍滿了村民,他們提著馬燈,手里緊緊捉緊了鋤頭,要不是小夏是女人的話,他們早就圍上去一頓狠打了。 叔公排眾而出,他的身後跟著幾個頭人,老人在看到小夏時也愣了一下,不僅因為小夏是他早上見過的人,更因為小夏在眾人面前沒有露出一分懼色,反而嘴角帶笑,一付有所持的樣子。 “外鄉人,你在這里干什麼!” 叔公朝小夏大喝一聲,她那嘴角的笑意惹怒了他,讓老人覺得在村民面前失了尊嚴。 小夏淡淡一笑。 “這里又不是政府禁地,我想去哪就去哪,還用得著跟你們報告?” 小夏的態度激怒了村民們,他們大聲用地方的土語喝罵著,叔公也被氣得直發抖,這個女人太無禮了,擅自進入別人的村子,還一付大言不慚的樣子。 “女娃娃,你是不是有進入我們的祭屋?” 強壓下怒氣,叔公問道,這群外鄉人始終是鎮領導帶來的人物,再加上又是個女的,若非必要,叔公也不想付諸武力。 雖然,他不知道即使用上武力,大概也留不住一心想走的小夏。 “沒有,我可對你們那什麼祭屋祠堂的沒興趣。”小夏知道在這一點上必須死不認帳,那祭屋對他們來說何其重要,幾與禁地無異,要是自己承認了這事,那今晚這場架就打定了。 “真個沒有?”叔公上前一步,一雙三角眼死死盯著小夏,只要她露出一點點心虛,他就准備讓村人拿下她,就算鎮領導怪罪下來,那也是理不得了,不然,排水村的面子往哪擱,讓大山里其它村子知道排水村的祭屋任人進入,怕是村子以後就得淪為笑柄了。 哪知小夏一點也沒心虛的樣子,她面不改色地呵呵笑道:“我看今晚的月色不錯,才出來四處走走,不上心逛到你們村子來,剛才還想著回去,說實話,你們村子一點看頭也沒有,我才不會去看你們那什麼祠堂呢,那廟不像廟的東西,我想看的話地方有的是,用得著偷偷摸摸進去看嗎?你們快讓開,我要回宿舍了睡覺了。” 見小夏完全不把自己心目中的聖地放在眼里,還出言數落,村民們火了,一個個圍了上來,開始對小夏喝罵起來,甚至有的還揮著手里的鋤頭,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 “真是一幫村夫,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對一個美女還這般嘴臉。” 小夏低聲嘀咕著,叔公雖然聽不清她說著些什麼,但看小夏的表情,也知道不會是什麼好話,看這個女人一不把村子的禁地放在眼里,二還死不認帳,這里就她一個外鄉人,除了她還會有誰進了祭屋。 一想到這里,叔公怒火中燒,不由大叫一聲。 “把她捉起來,俺們的祭屋,可不是任由人隨便進出的,何況是一個女娃娃。” 叔公的話正中了村民下懷,小夏的態度早激怒了這一幫子,要不是看在她是女人份上,哪還會和她說這麼多話,現在叔公發話了,村民中馬上走出幾個人,他們把早有准備的麻繩抽了出來,朝小夏圍了過去。 小夏暗歎一聲,今晚和排水村這梁子算是結定了。 卻在小夏准備動手之際,一聲大喝在人群外圍響了起來。 “你們在干什麼,都給我讓開!” 聽到這個聲音,村民都安靜了下來,人群自動分成了兩邊,一個穿著中山裝的花甲老人走了過來。 他來到小夏旁邊,又朝村民看了看,隨後又大聲說道:“還看什麼,都給我回家去,這大半夜的一幫人圍著一個女娃娃,傳出去還不給其它村子拿我們排水村當笑話。” 叔公一聽,急了。 “村長,使不得,這女娃娃剛剛進了祭屋,我們正要……” 那老人擺手打斷了叔公的話。 “夠了,叔公,我們祭屋又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她一個女娃又不懂我們村的規矩,這進了就進了,難道你還要綁了她見官?” 叔公見事不可為,也只得跺了跺腳,和其它的村民一起散去,這時,這老人的臉色才和緩了下來,他朝小夏微微一笑說道。 “女娃,你受驚了,俺們這里都是粗人,要是嚇著了你,俺這個村長跟你道個歉,還好我連夜回來,要不然,就該讓你看笑話了。” 小夏眨了眨眼睛,心想你這村長可算來得及時,要不然,今晚可就有你這些村民受得了。 她伸了一只手,笑得無比燦爛。 “村長你好。” “你好你好。” 老村長也伸出一手,和小夏重重握在了一起,然後兩人相視一笑,頗有點一見如故之感,只是這笑聲中,卻似乎各藏著什麼心事。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章 夜探     下篇:第二十二章 他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