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二章 他們回來了  
   
第二十二章 他們回來了

村長六十歲上下的年紀,臉上皺紋交錯,一雙眼睛卻亮得很,完全沒有一點老年人的那種渾濁感,但歲月的滄桑還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痕跡,至少,那微微駝著的後背說明他已不再年輕。 他談吐不俗,給人的感覺像是城里的老干部而不是一個窮鄉僻壤的村長,這一點,便羸得小夏不少的好感,讓她覺得這個老人還可以用言語溝通,而不像其它的村民,動輒便對外人喊找喊殺。 “剛才的事多謝老丈了,小夏在這里謝過。”小夏說道,她一向不會失了禮數,只要對方並不是蠻橫之輩,否則,她比誰都橫。 “說哪的話,是我這做村長的工作做得不好啊,才讓你這娃娃受驚了。”老村長擺著手,和藹地笑道:“對了,俺姓秦,以後有什麼要幫忙的,跟俺說一聲就成。” “謝謝秦大爺了。這兩天發生了點事,我們是有想過找您了解一些情況,但聽說您去鎮上了,卻不想這麼晚了還能見到您。”小夏話鋒一轉,開始試探起村長來,雖說這秦村長一副善長仁翁的樣子,但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事多得去了,在懷疑排水村中有人在幕後操縱的現在,小夏並不會因為對方是村長而放松了警惕。 “哎,俺正是為了這事上鎮子去的。”老村長搓著手,一付無比沉痛的樣子。“你說吧,俺們這排水村和大山里其它村子一樣,都是靠山吃山的窮苦人,難道這一次政府要開發俺們村子,眼看村子這奔小康有指望了,卻不想在這時候出了死人的事,俺就想著上鎮子找鎮領導去,請他們一定要捉住凶手,讓俺們村子不會被這事影響了,要是湖對岸那些師傅們撒手不干了,俺們這村就不知要何年何月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小夏皺了皺眉頭,眼前這個村長一番話說得合情合理,連表情也看不出有破綻,完全是一個擔憂村子未來的領導所該有的表情,難道是自己懷疑錯了? 這個念頭也就是在小夏腦中一閃而過而以,或許村長是無辜的,又或者他只是掩飾得好,而且這老人剛才的一番話里,也不是全無破綻,如果真的和他所說的一樣,排水村期待著富強,那一定會配合工程隊的工作,但現在,他們這村子的排外性又那麼地強烈,甚至死人也被他們看成是所謂的報應,這樣一來,秦村長剛才一番話的可信度便大大地打了折扣。 小夏想了想,自己今晚的情況也挺尷尬的,再加上天色已晚,不適合問太多的問題,而且這事也不是一兩天能夠解決得了的,無論是秦村長是善是惡,時間一長,卻總是會看出來的。 不是有一句話說,日久見人心嘛。 于是她微微一笑,說:“秦大爺真是一個愛民如子的好村長啊,排水村有你,富強起來只是時間問題,本來還想向秦大爺請教一些問題,但現在天已經晚了,小夏還是先告辭,等明兒再拜訪大爺。” “要得要得。”也不知道是否小夏一句愛民如子讓老村長老懷大慰,他笑得極為欣喜,對小夏明兒的拜訪更是一口答應。 “那小夏先告辭了。”小夏作了一揖,便轉身離開。 見小夏已經走遠,秦村長那滿臉的笑容突然一收,整個人變得陰沉起來,他狠狠在原地跺了幾腳。 祠堂的轉角處,叔公緩緩走到了村長身邊。 “村長,就這樣放那娃走了,她可是進了祭屋的啊。” 秦村長臉一寒,沉聲說道:“叔公,這女娃敢半夜三更的到村子來,如果不是她膽子大,就是身份特殊,而且現在工地那邊又死了人,鎮上的警察雖然把案子結了,但私底下,他們還是懷疑是咱村子中的人干的,俺不正為了這事到鎮上去嗎,你們倒好,動不動就要抓人,這萬一女娃是政府的人,你說俺們村子得罪得起嗎?” “但她進了祭屋始終犯了俺們村的禁忌……” 叔公話沒說完就被村長粗暴的打斷了。 “禁忌禁忌,你們要是總惦記著什麼禁不禁忌的,排水村怎麼發展得起來,你們還想不想過上好日子了,就算你們不想,也要為俺們的娃想想啊,叔公,你記住,以後沒有必要,別和那幫外鄉人起沖突了,為了村子,哎,俺們只能先把老祖宗的那一套擺一邊了……” 老村長的感歎隨著夜風,輕輕飄進了小夏的耳中,她剛走過大半個廣場,老村長他們雖壓低了聲音說話,但她靈覺全開,兩個老人的對話還是一字不漏地傳進她的耳朵里,讓她意外的是,這個秦大爺似乎真的是一個為村子盡心盡力的好村長,她剛才之所以走得不快,一來不讓別人懷疑起自己的腳力,二來便是為了聽聽自己走後,這秦村長會不會又是另一套說辭。 但一聽之下,這情況反而更複雜了。 一心想把村子富強起來的村長、一幫極度排外的村民,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組合。 搖搖頭,小夏還是決定收集多一些情況再作定奪,不過,今晚也不是全無收獲,一個是村長,一個是那祠堂里奇怪的雕像,或者,可以從這兩方面入手調查,只是遺憾的是,今晚沒有搞清楚排水村所謂的山神是什麼。 懷著諸多念頭,小夏一路走向湖邊,那棟棟房屋里看上去黑漆漆一片,但她感覺得到,里面的村民還沒有下榻,而是在黑暗里打量著她,她能夠感覺到那些冰冷的目光在臉上留下的感覺。 但小夏沒在意,木橋已經在望,她只想馬上回宿舍好好睡上一覺,天大的事,留到明天再做好了。 她踏上了木橋,木橋發出一聲呻吟,聲音在湖邊傳開,突然,另一個聲音插了進來,聲音從橋的另一邊傳來,小夏雙眼精芒大盛,借著月光,橋那一邊的情景被她盡收眼底。 湖邊種著一排楊樹,在橋附近的一株楊樹後,小夏捕捉到一個影子,那聲音正是樹後之人不小心弄出來的。 “樹後是誰,別藏了,出來吧。”小夏冷冷說道,並提聚起道力以防不測。 樹後黑影一閃,一個人蹲在地上愣愣地看著小夏。 小夏也看得一愣,隨後她散去了提起的道力,一個亂發蓬松,嘴邊留誕,雙眼暗淡無神的人並不能給她多大的威脅。 “雙眼暗而無光,靈神無主,難道是個傻子?”小夏喃喃自語。 “女人,呵呵……。”亂發男人呵呵傻笑著,他抬起手指著小夏,讓她看到這個傻子的手上有五條黑色的痕跡,看著,像被人用力握過,淤血消散不去一般。 小夏一看便撲了過去,也不嫌髒,馬上捉起亂發男人的手。 “鬼氣,竟然是鬼氣。”她回過頭朝傻子一般的男人又快又急地說道:“你是在哪里弄上這個手印的?” 男人不理她,只是一個勁地傻笑,然後用力地抖開小夏的手,迅速地跑上橋上。 “他們回來了,回來了,哈哈,回來得好啊……。” 他先是在笑,但說到後來,卻又是一付哭腔,這又笑又哭的聲音在這深夜里,透著一絲說不出的詭異。 “他們回來了?”小夏輕輕咬著這幾個字:“莫非,他說的是那幾只鬼?” 想到這里,小夏連忙望向橋去,但那男人竟然在橋中間跳了下去,湖水“撲通”一聲,濺起老大的水花,小夏連忙跑到岸邊,卻見那男人喝了幾口水後,卻自顧游了起來,一邊游,一邊用奇怪的腔調唱著小夏完全聽不懂的歌,又間中插進“他們回來了”這樣的話,沒多久,男人已經游到湖對岸,他上了岸後又哭又笑地跑進了村子,就這樣消失在小夏的視線里。 小夏望了望那瘋子似的男人消失的方向,又望向一付甯靜樣子的排水村,她雙眉間的疑色越來越濃了。 “這排水村真的是奇怪得緊,剛來了一個村長,現在又多出一個瘋子,哎,這一千萬看來也不是那麼好賺啊。”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一章 村長     下篇:第二十三章 瘋子秦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