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八章 排水暴動  
   
第二十八章 排水暴動

小夏從床上跳了下來,尖叫從村子的方向傳到了工地宿舍,只要不是聾子,便不會聽不到,但除了小夏,沒有一個人敢開門看個究竟,連常青也不例外。 那聲音里充滿了怨恨和不甘,讓人一聽之下便為之心寒,那絕對不是人類所能發出的叫聲,這一點,小夏自然知道,因為她先一步感應到了村子里的那團鬼氣,但當她撲到門外邊時,尖叫停止了,鬼氣也消失得干乾淨淨,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夜正深,小夏不敢進村去查看,怕會再進一步加深和村民的矛盾,于是她回了屋,那鬼氣如前幾次一般出現得突然,待到她感應到,恐怕有人已經遇害,不過小夏隱隱覺得,如果不是那聲尖叫的話,她還未必感應到鬼氣,這連番出現的鬼物和以前遇著的不太一樣,似乎懂得收斂自己的氣息,像第一次遭遇時,那紅衣女鬼便是毫無先兆的出現,再如秦八,從其尸身上淡淡的鬼氣看來,也必是惡鬼索命,但在之前,她卻毫無所覺,以她的修為,即使不能清晰地感應到鬼物的活動,也不該全然毫無所覺才是。 那唯一的結論,便是這次遇到的鬼物,擁有收斂氣息的能力,這個能力讓小夏相當頭痛,那等于讓她處在一個相當被動的位置,而主動出擊,才是她的風格。 就在小夏為鬼物的能力頭痛的時候,秦村長的大門被拍得大響連連,一臉陰沉的村長打開了大門,叔公和其它四姓頭人正滿臉驚惶地站在大門口。 “進來說話吧。”村長側過身子,其它人也不客氣,好似身後有惡犬追咬一般,一個個匆匆忙忙地跨進了門檻,就在堂屋各自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村長,那叫聲……。”叔公首先說話,他的手抓著椅子兩側,使勁地哆嗦著。 其它頭人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人人都是白著臉,那叫聲實在太嚇人了,尖利得像是要捅穿人的心窩,普通人是發不出這種聲音的,而另一個可能,他們可不敢去想象。 秦村長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看著這五張臉孔緩緩說:“只要不是聾子,誰都聽得見那聲音,但現在大半夜的,你們誰敢去查看,叔公,還是你們幾個頭人?” 村長的話讓這幾人低下了頭,這是實話,這夜深人靜的,誰敢去查看那恐怖叫聲的源頭,那不是嫌命長麼,那叫聲一聽便知道絕非善類,無論是頭人還是叔公,誰也不願在這時出風頭。 “但是村長。”叔公抬起了頭。“俺們就這樣放任不管?” 說完,老頭子還看了其它人一眼,頭人們紛紛點頭,要什麼事也不做,無論是誰這心里是不會踏實的。 “那你們要咋的!”村長一掌拍在旁邊的桌子上,桌子一晃,差點倒將下來。“要是你們還當俺是村長的話,那就給俺回去,抱著你們的媳婦孩子床上待去,天大的事,等明早再說,日間陽氣盛,就算有什麼鬼邪之物,咱也不用怕,但現在,你們就別再添亂了。” 村長動了真怒,叔公和其它人倒也不敢反對,一個個唯唯諾諾地從村長家出來,隨著大門“啪”一聲關上,五人面面相覷,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哎,都回去吧,回去吧。”良久,叔公替他們作了決定。 但頭人們似乎還不願就此散去,其中一人支吾著說道。 “叔公,你看,會不會是她……” “閉嘴!” 叔公一聲暴喝打斷了頭人的話,他滿頭的白發都豎了起來,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似的。 “不許提這件事,都回去,回去!” 老頭用力地跺了跺腿,氣急敗壞地離開了,其它人臉色難看地互看了一眼,也跟著相繼散去。 這一夜,排水村沒一個人能夠睡得安穩,等到公雞打鳴,天邊泛起了魚肚白色,家家戶戶的人都起了床,似乎有某種默契一般,除了小孩女人,其它的人紛紛向祠堂走去。 這是排水村不成文的規矩,遇到重大事情時,村民便到祠堂集中,各姓頭人和村里的叔公會和村長進行商議,以得到解決的辦法。 祠堂的門大開著,剛祭拜完山娘娘的村長和叔公從祭屋里出來,他們在祠堂的石階上站定,村民們看到他們出來,便不再竊竊私語,所有人都望向村長和叔公,廣場頓時寂靜無聲。 卻在這時,一個惶急的聲音打破了廣場的安靜。 “出,出事了,阿滿出事了!” 一個男人跌跌撞撞的擠進了人群里,他跑到祠堂前,或許跑得太急,不小心絆到自己的腳,摔成了一個滾地葫蘆。 旁邊的人馬上扶起了他,他也顧不得膝蓋擦破了皮肉,三兩下跑到石階下,對村長惶急地說道:“不好了,村長,阿滿他出事了。” 村長還沒說話,叔公搶在他前面,一把抓住男人的衣服急聲叫道:“出了什麼事,狗子,你倒是快說啊。” 那稱為狗子的男人使勁地跺著腳:“死了,他死了!” 這話便如平地一聲雷,廣場頓時炸開了鍋。 “你怎麼知道的。”秦村長推開已經丟了魂似的叔公,繼續追問著狗子。 “俺家和他離得近。”狗子吞了吞口水說:“您知道,阿滿他平時總是雞還沒叫便下地干活,可今天早上,俺經過他房子時,看到那門大開著,卻沒見阿滿出來,雖然平時和他沒啥交情,但今早都是要到祠堂來集會的,俺心想就好心叫上他一叫,誰知,誰知俺走進他屋里時,俺的娘啊,都是血,都是血啊……” 狗子說到後來,大概是害怕給鬧的,就這麼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喊開了。 “先是秦八,然後又是阿滿……”村長雙眼一閉,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樣子像一下子老了十歲。“山神爺啊,難道您不再保佑俺們村了嗎,怎麼才兩天,就死了兩人,哎。” 一旁的叔公突然一甩大腿,舉高了雙手朝下面的村民大聲說道。 “俺們村一向風調雨順,但自從那些外鄉人硬要在咱們村整什麼勞子的開發,咱村就接二連三的出事了,一定是他們破壞了咱村的風水,引來了什麼山精鬼魅!” 叔公的話頓時引起了村民的共鳴,像排水村這種山村,鬼神之說已經融會到村民的起居生活當中,而村民又一向排外,要不是村長極力壓下反對開發的呼聲,怕是工程隊到達村子的那一天,便會給這些村民轟出去;現在村子連續死上了兩人,因此叔公的話一出,便說到了村民的心坎上去,他們激動地應合著叔公的話,紛紛認為是外來的人給村子帶來了不幸。 “俺們要把他們趕出去,不能讓這些人再呆在這里了,不然的話,咱們村就完了……”叔公聲嘶力竭地叫著,努力地為村民們已然激動的情緒再添上一把火。 趕出去——趕出去—— 在激奮的情緒影響下,村民們不斷地呼喝著,聲音從村廣場遠遠傳了開去。 “走,都帶上家伙,俺們要把那些外來的趕走!” 在各姓頭人的帶領下,村民一哄而散,紛紛回各自的家中拿出鋤頭木棍等物,叔公激動地指揮著這百幾十號人組成了一只隊伍,他和其它頭人便走在這支隊伍前方,領著村民向湖對岸的工地走去。 村長無言的看著這場村民的暴動,自始至終,他即沒阻止,也沒贊同,就如同一個冷漠的過客一般,坐在祠堂的石階之上安靜地看著這一條龐大的隊伍向湖對岸開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七章 夜半鬼敲門     下篇:第二十九章 諸法頓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