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九章 諸法頓悟  
   
第二十九章 諸法頓悟

我剛到小鎮上,便馬上打了個電話給張忠國,把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給他聽之後,我便問他能不能和這鎮上的領導拉上關系,並把要找其它村子了解排水村的過去也一並說了出來。 張忠國很干脆,讓我在鎮上找出落腳的先等等,他馬上過來和我彙合。 于是在張大老板來到之前,我成了閑人一個,現在是下午三點多,頭頂上金燦燦的太陽把人照得暈乎乎的,小鎮的大街小巷一片安靜,沒多少人願意在這個時候還出來走動。 小鎮的經濟不太發達,這從整個鎮子找不到一棟五層打上的樓房可以看出一斑,鎮上的房子多是兩層的平房,屋頂還是舊年代的那種瓦礫簷,中間尖,兩邊斜的那種。 這些老房子的樓下,要是面對著街道的,大多數是做生意的店面,巍巍顫顫的老房子上掛著諸如“祥福商號”,“大同糧坊”一類的牌子,走在青石鋪成的街道上,還真讓我有點時光倒流的感覺。 要是這小鎮的旅游業能夠發展起來,這些帶著那個年代縮影的鎮上景觀倒是一大看點。 只可惜現在天氣熱得很,我沒心情好好游閱一番小鎮的景象,于是找了附近的一家茶寮坐下來休息,時值下午,茶寮里只有一個伙計在打盹,我搖醒他的時候,他還兩眼茫然,朝我看了一會後,才意識到有客人上門了。 “給我一杯清茶,再來上一碟瓜子。”我朝櫃台掃了一眼,見賣的都是一些廉價的茶葉,連可樂這種常見的飲料都沒有,說實話,這大熱天的,要是來上一罐冰鎮可樂,可比什麼清茶都強多了。 伙計答應了一聲便沖茶去了,我找了比較靠里面的位置坐下,這茶寮也不大,二十多平方的地擺著十多張小方桌,但無論桌面還是地面都一塵不染,這一點倒比城里大多的食肆強上許多。 已經掉了漆的木桌上刻滿著歲月的痕跡,我用手輕輕在這些粗糙的木紋上撫過,在過去的時間里,有多少人曾和我一樣在這張桌子旁坐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麼這張桌子又記錄著多少故事,那劃開的木痕,是否因為承載不起太多的故事,才一一裂開? 這一刻,我仿佛看到了這張木桌所記錄的故事,仿佛看到了穿著青衣長褂的人影在我旁邊晃動,仿佛聽到了說不出名字的戲曲在耳邊輕輕吟唱,然後,眉心一陣劇烈的跳動,我雙眼一花,又看到了那片生機勃勃的綠色原野,看到了連接著天地的參天巨木。 但下一刻,我又回到了現實。 伙計搖著我的肩膀,樸實的青年露出憨厚的笑容。 “客人,茶和瓜子俺就給你放這了哈。” 不知何時,桌子上已經擺著一碗清茶和一碟瓜子。 “你慢用。”伙計朝我點點頭,便又走回他剛才打盹的地方,百無聊賴搖著大葵扇,意態悠閑地奍起神來。 茶寮還是那個茶寮,伙計還是那個伙計,但我,卻和剛才的我不一樣了,那看到巨木的一瞬,眉心泥丸處和前幾次一樣釋放出大量的信息,但這一次卻不同以往只是一些模糊的信息,而是一些具體而微的文字,我坐直了身體連晃也沒有晃一下,而腦海里,卻有大量的文字浮現,文字透露出來的信息有道術功法,也有劍道擊技,這些東西像是我早已經學會,但卻被我忘記,而此刻才記起來一般。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的修為已經朝前邁進了一大步,並且朝著和小夏完全不同的道路發展。 小夏的術是繼承自她婆婆一脈,她們家傳的道法本來便和其它道門的術不太一樣,頌念的咒語短,但威力卻比同階的道術強。 而我現在從腦海里的文字里,卻看到了修行的另一條途徑。 法武合一! 當我把那些文字在瞬間融會貫通後,我便知道以後的路要怎麼走,那是一種類似佛家的頓悟,讓我自然而然的知道。 然而那些文字所蘊含的信息是異常龐大的,單以功法論,便至少有數十種之多,可別論其它的法術擊技,要把這些東西全部學會那無疑是癡人說夢,因此,我決定從這諸多技藝中挑出名為“紫天炎決”的功法和“斬天五大式”的劍技。 小夏所教我提升道力的功法屬于築基一類的基本心法,但“紫天炎決”的功法無論在境界上還是在威力上,比起小夏所授不知強上多少倍,我方一想到功法之名,“紫天炎決”的修行方法便一一在我腦海中呈現,而體內的道力也隨著運行起來,我合上雙眼,暫時斷絕了和外界的聯系,把自己的心神維持在一片混沌的境界中,我依法修為,慢慢將體內道力轉化為紫天之炎。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雙眼張開,刹那間,雙眼所見盡是紫色,但下一刻便恢複了正常,我展開內視之法,發現以前藍光瑩瑩的道力已經轉化為不斷跳躍的淺紫色火炎,一縷縷如游龍般的紫炎不斷在我體內經絡穿梭著,然後把炎勁一點點深藏于經脈重穴之中,如此一來,在必要時,我身體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能逼發出紫天之炎。 但按“紫天炎決”的修行總綱來看,我現在只是處于一個入門的階段,只是初步把道力轉化為炎勁,體內炎勁不斷按著大小周天的循環在全身流動,完全不用我以意念控制,便無時無刻地增長著我的力量,但要到炎勁能夠在丹田處凝成炎核,才算略有小成。 我暗自估算了一番,當炎勁能夠凝成炎核,那至少是地界上品的力量了,想想還真讓我咋舌不已,想不到這“紫天炎決”厲害如斯,別說凝煉炎核,單是我現在這個階段,便已經等同于地界中品的初階力量了,比起小夏來也不遑多讓。 而“斬天五大式”這種劍技威力不凡,這小小的茶寮可經不起我折騰,最後我想,還是等有空的時候,找個僻靜的地方練練,現在諸事纏身,能夠修成“紫天炎決”便已經讓我欣喜莫名了。 只是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我的腦子里會知道這些道術功法,就以“紫天炎決”來說,若我沒猜錯的話,那應該是屬于古代的修行心法,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那麼大的威力,對比炎決的心法,我估計小夏現在修練的心法怕連炎決的一半威力也沒有,等以後有機會,還是從腦子里挑個適合她用的古心法給她修練好了。 此刻,手機響了起來,我拿出來一看,卻是張忠國的來電。 按下接聽鍵,張忠國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了出來,他告訴我十分鍾後便到,再問我現在在何處,我走出茶寮去看那路牌,才發現已經日近黃昏,我竟然不知不覺在茶寮里坐了近一個下午,但在感覺上,卻好像只有幾分鍾一般。 電話里,張忠國“喂”個不停,我回過神來,連忙把地址報給了他。 掛了電話,我回到位置上,茶已經涼了,我卻高興得很,拿起青瓷碗把里面的茶水喝了個精光。 嘿,喝一碗茶,換來諸多心法技藝,這種生意,無論怎麼算也是值啊。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八章 排水暴動     下篇:第三十章 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