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章 收徒  
   
第三十章 收徒

約莫六點鍾的時候,張忠國到了,他招呼著我一起上車,便直接開向鎮長家。 鎮長家在小鎮的南邊,倚著一方綠水清池,種著兩株婆娑老樹,比起小鎮其它地方,這里的環境要好上許多。 汽車停在了池塘附近,張忠國領著我直接走向數米開外的一幢小洋房,房子有三層,紅磚綠瓦顯得光鮮,看來是剛建成不久,張忠國顯是已經提前通知了鎮長,我們還沒走到門前,一個保姆模樣的中年婦女已經迎了出來。 “李鎮長在家嗎?”張忠國遠遠問道。 那保姆連連點頭:“在,在,他們都在二樓大廳呢。” “他們?”張忠國問道:“還有誰?” “都是客人。”保姆指了指二樓:“鎮長說了,是和您有關系的客人。” “哦,那我倒要看看是誰。”張忠國笑道。 保姆把我們領進了屋子里,樓下有兩個小孩在嬉鬧,旁邊一個應該是鎮長夫人的女人朝我們點點頭,張忠國報以微笑,卻沒說什麼,直接讓保姆領著我們上了二樓。 走上樓梯,轉過照壁,二樓的大廳里有三人談笑正歡。 大廳略呈正方形,正中牆壁上掛著一幅“以民為本”的墨寶,字體筆劃蒼勁,鐵劃銀鉤,顯是出自明家之手。 三人坐于松木長椅上,長椅之前是一張茶幾,茶幾上放著電爐及茶具,茶香在空氣中四溢流散。 見我們上來,那當中一人站了起來,大笑著朝我們迎來。 此人臉型方正,寬額大眼,走起路來龍行虎步,頗有幾分官樣,想是那鎮長無疑。 果然,張忠國也是大笑應之:“李鎮長,一月不見,你的氣色更好了啊。” “那還是托了忠國兄你的福啊。”李鎮長親熱地捉住張忠國的手:“要不是你把項目帶到我們這等窮鄉僻壤來,我們還不知道要窮到什麼時候哩。” “快別這麼說,我也只是盡了本分而已。” 兩人說笑一番後,李鎮長注意到張忠國身後還有我的存在,便猶嘴角帶笑地望著我問道:“這位先生是?” 張忠國拍了拍腦袋:“是我不對,我倒是忘了介紹了。這位是王先生,是我請來解決排水村那事情的專家。” “排水村?”李鎮長皺上了眉頭,他壓低聲音說:“那事情還沒解決麼,要是用得上我的地方,忠國兄務必出聲。” “我這不就來找你了麼。”張忠國說道:“王先生遇到了一些問題,須由李鎮長你出面啊。” “可是詢問排水舊事的問題?” “是啊,我之前和你說過,須找找其它村子的人問問,這種事,沒有李大鎮長出馬,我們可做不來啊。” “哈,那你們可算來得及時了。”李鎮上哈哈一笑,他朝後面的兩人招招手道:“胡村長,你們來見見張忠國張大老板,說不定下個渡假村的項目便落在你們赤石村的身上。” 坐于松木椅上的兩人趕忙站了起來,此二人一老一人,著裝簡樸,老者六十有余,皮膚黝黑,須發皆白,他後背稍微,手里拄著一根木拐杖,看上去精神抖擻;而那年輕的也應在二十歲上下的年紀,皮膚稍黑一些,卻在黑中透著紅潤,雙眼黑白分明,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整個人透著靈氣,像一陣清風,讓人不由想親近。 我暗暗稱奇,這老者倒沒什麼特別,但這青年卻不似其它鄉下小民,反倒比城市里的青年才俊還要靈動上幾分。 “老朽姓胡,是這大山十三村赤石村的村長。”胡村長伸出一手和張忠國重重一握,張忠國本來是笑著的,卻被這老村長一握之下,卻臉現詫色。 胡老者咧嘴一笑:“俺是個粗人,握痛張先生了?” “無妨無妨。”張忠國甩甩手,我看到他手掌都紅了,不由對這老人也刮目相看,想不到黑黑瘦瘦的一個老人,還有這種力氣。 “忠國兄,胡老先生可是練過家子的,這大山十三村,素有秦家的簫、胡家的掌這一說法,這胡家掌,便說的是胡老先生家傳的劈掛掌。”李鎮長笑道。 “李鎮長,那秦家的簫,說的可是排水村秦姓一支的人?” 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我從李鎮長的話里聽出一點點苗頭。 李鎮上點點頭:“正是,排水村秦姓一支除了木雕手藝了得外,還吹得一手好簫,但這聲樂之好,秦家人已經五十多年沒再吹奏過了,日子都過不好,哪還有心情吹簫啊。” 我聽得全身一震,若依李鎮長所說,那夜半的簫聲,莫非是出自秦姓一支之手,如此一來,那驅鬼傷人的幕後人,便大致可鎖定在這秦姓人的身上,我旋又想到了秦村長,此人說話不盡不實,實讓人懷疑,但他又支持村子的開發,看似又沒有殺人的動機啊? 這排水村之事疑霧重重,我們現在就像在這濃霧中摸索前進的人,只待找到一些實在有用的線索,才可撥云見日,把事情查個水落石出。 “這位是胡村長的大孫子。”李鎮長拍了拍那青年的肩膀說道:“胡小哥那劈掛掌練得那個厲害啊,比他爺爺也不遜色,更難得的是,他是赤石村第一個大學生,算是為村鎮爭光啊。” 青年露出一口白牙,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哦,那小伙子叫啥名字,讀什麼專業啊,要是對口,將來不如來我公司幫忙。”張忠國哈哈笑道,看得出來,他也蠻喜歡這小伙子。 胡村長連忙對青年說:“還不快告訴人家。” “我叫……”青年撓了撓後腦,帶著幾分別扭說道:“我叫胡靚,學的是農業。” 胡靚?這名字倒有幾分像是女的,我恍然大語,原來他別扭的是這個啊。 “俺那時候聽廣東那邊叫漂亮的女娃做靚女,叫帥氣的小伙叫靚仔,俺想,咱孫子白白胖胖的,將來肯定也是個帥小伙,便給他起了個名字叫靚,怎麼,有什麼不妥嗎?”胡村長見我和張忠國臉上有些不自然,不禁問道。 我們連連擺手,心想這小伙子俊是俊了,可這名字確實有些奇怪。 不過這三兩句話下來,氣氛算是活絡了,原來胡村長來找李鎮上,便是來看看能不能把他們赤石村也像排水那樣,搞成一個度假村,而張忠國剛好找李鎮上,要他幫忙找其它村子的人問問排水村的事,李鎮長便干脆讓這兩拔人都到自己家里來,省得逐個碰頭還麻煩。 “行啊,赤石村是吧,改天我到你們那考察考察,如果條件許可,我們完全能夠再辦一個度假村出來。”張忠國對于胡村長的事一口答應了下來:“如果不是排水村那邊的錢都投了進去,我倒願意先把赤石村搞起來,那邊實在是……” “排水那邊咋的啦?”見張忠國一個勁地皺眉頭,胡村長不由問道。 “你沒聽說過嗎,胡老。”李鎮上在邊上插了個嘴,自招呼我們也坐下來之後,他便默不吭聲地沖起了茶,這時卻開了金口。“排水那邊,出大事了。” “啥事?” “死人。”李鎮長壓低聲音說:“連番的死人,你說邪不邪了?” 胡村長和他孫子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都搖起了頭。 “不能啊,咱這大山十三村,就他排水得天獨厚,他那是藏風納水的局,是福地,不可能連續死了人啊。” “那個還真不好說。”李鎮長搖了搖頭:“那場面你沒看到,太邪了,連續死了幾人,但看不出是他殺,我們鎮上的派出所去調查過,最後只能以互相搏殺致死而結案,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沒那麼簡單。” “你的意思是?”胡村長沉聲說道。 “我們覺得嘛…”張忠國略有些猶豫,他望了李鎮長一眼,後者朝他點了點頭,張忠國才繼續說:“是鬧鬼!” “鬧鬼?”胡村長倒吸了一口氣:“這不太可能吧?” “為了一查究竟。”張忠國拍了拍我的肩膀:“所以我才請了王先生這種專家到排水來,希望能夠解決這件事,要不然,排水這度假村辦不起來,我們就虧大了。” “王先生能捉鬼?”這一次,倒是胡靚這青年來了興趣。 “我們確實有一些特別的能力。”我不知怎麼解釋,干脆豎起一根指頭,“撲”一聲輕響,便騰起了一朵紫焰,倒是將下午剛學會的“紫天炎決”現學現賣。“我和另一個伙伴都能使用一些特殊的能力,這些能力能夠給予鬼物以傷害,所以張先生從大老遠從A市把我們請到這邊來。” 胡靚看著我那指間上的紫炎,眼睛里透著莫名的興奮:“這火可比我們家的掌強多了,王先生,能不能教我這個。” “這怎麼成!”胡村長一聲斷喝,倒把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他指著胡靚的大頭沒好氣地訓道:“自古武功秘法都是獨家秘傳,怎麼可能隨便傳給別人,你看過爺爺把劈掛掌傳給外姓人了沒有。” 胡靚被訓得眼一眨一眨的,看上去好不委屈,我連忙說道:“不礙事的,胡村長,我這功夫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要是你孫子肯學,我盡可教他,就是不敢保證他可學得會。” 我這一說,倒是出了胡村長的意料之外,胡靚更是歡呼一聲,朝我連稱“師父”。 這“師父”二字聽得我頭大,想我才跟小夏學了沒幾天功夫,這頂帽子我可戴不起:“別,先別叫著,我這功夫粗淺得很,要是你真想學,還是有機會我帶你去見一下我那伙伴,由她來決定吧。” 雖然沒有得到我第一時間的首肯,胡靚看起來還想說什麼,卻被他爺爺打住了話頭:“那俺先代俺孫子謝過王先生了,不知這排水村一事上,老朽可有什麼地方能夠幫上忙的。” 我一聽來了精神,這事終于說到節骨眼上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九章 諸法頓悟     下篇:第三十一章 往昔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