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五章 裝神弄鬼  
   
第三十五章 裝神弄鬼

月上中天,正是夜深人靜時,山谷中百籟俱靜,偶有夜鳥之聲不時響起,柔和的月光傾灑在那一汪碧湖之上,在飄零的落英下渲染出一付美麗的畫卷。 小夏衣袂飄飛,那隨風飛舞的一頭青絲讓她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般美麗,她像黑夜的精靈,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便隨即滑過數米的距離,她的身影在夜色中時隱時現,若此時有人看到,必疑是那流連塵世的芳魂。 我緊跟在小夏身後,雖然無法做到和她的輕身法一般空靈雅致的境界,但單以速度而論,並不比她慢上不少,只是,小夏看起來是游刃有余,而我則像一個擰足勁狂奔的人,高下之分自不同日語。 兩人在橋邊立定,橋那邊,排水村燈火盡熄,村民已早早上床休息,除了遠遠那祠堂處還點著兩個大紅燈籠外,小村便沒有其它燈光。 下午和常青打聽了一番後,我們知道那叔公平時是守在那祠堂里過夜的,因此,我們必須潛入那祭屋之內,以小夏的能力,這當然不成問題,于是我們在橋邊再次確定了計劃的細節後,小夏拿出了一張符錄。 小夏催運天火,經火焰一燒,符錄化為灰燼,那灰燼中顠出若干點紅光,眨眼前融入小夏的身體內,一陣緋紅光影之後,一個滿頭青絲倒覆,一襲紅裙拖地的紅衣女人便出現在我的眼前,雖然之前已經有做足了心理准備,但小夏這個女鬼形象一出現,被那黑發下的紅瞳一盯,我仍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兩步,心頭重重跳了數下。 “膽小鬼!”黑發下,小夏輕笑的聲音傳來,讓我不由老臉一紅。 “那是你這障眼法太逼真了,嚇了我一跳。”我諾諾說道,若不將道力運至雙眼,還真看不透小夏這身障眼法,連我也被嚇到,普能人就更不能看穿眼下這女鬼的真面目了。 小夏一甩滿頭黑發,笑得驚心動魄:“如果不逼真,怎麼把那老頭子的秘密給挖出來,今晚就讓你看看本小姐的手段吧。” 輕笑聲中,小夏給自己加上隱身法,便這麼突然地消失在空氣里,然後輕微的破空聲響起,她已經開始向祠堂的方向潛入。 我聳了聳肩膀,給自己也畫了個隱身符後,我的身影像水般融化在空氣里,進入隱身狀態後的我,也緊跟小夏其後奔向了祠堂。 祭屋內,燭光搖晃,在屋子中投下各種形狀的陰影,大門打開了半邊,清冷的月光穿屋而入,剛好灑在一張折疊的木床床腳,長年看守此屋的叔公正在床上抱頭大睡,自然也就沒留意到屋子里吹起一陣不自然的微風。 風過燭滅,祭屋內只余月華銀輝。 如水波蕩漾般的波紋出現在屋子里,一襲紅妝悄然而現,那縷豔紅之色方一出現,屋子中的溫度便下降了數度,熟睡中的叔公似有所感,他咂巴著嘴巴翻了一個身,隨手把裹身的毛毯拉高了少許,蓋到了肩頭的高度。 那觸目驚心的紅妝下伸出一條白得嚇人的手臂,帶著絲絲的冷氣,同樣慘白的手掌按上叔公的肩頭,那一刹那,暗紅色的毛毯蒙上一層白色的輕煙,瞬又消失,但一股冰寒卻滲進了毛毯中,讓叔公猛然驚醒。 想那叔公正于熟睡當中,驟然間溫暖的被窩為之一冷,那感覺比之寒冬突然被人剝光了衣服還難受,這突然的冰寒讓叔公睡意全無,他睜開了雙眼,看到的是幾縷黑絲。 心髒突然重重地跳了一下,叔公猛地擰轉了脖子,入眼的是一襲豔紅,以及那一頭青絲下的一雙紅得快滴血的眼睛。 那一刻,好像有一柄巨錘狠狠砸在叔公胸口上一般,老頭子只覺得胸口為之一窒,差點喘不過氣來,接著他想大叫,但白得像是透明的手掌按上了他的嘴巴,只讓他發出“嗚嗚”的低響,然後,一縷冰涼透體而入,那差點沒讓他體內血液為之凍結的冰涼在身體中轉了一周後,叔公只覺得全身又冷又麻,別說說話了,連動一根手指也相當的困難。 “老頭子,沒想到我會來找你吧。”一陣像是會刺穿耳朵的尖利聲音自那一頭青絲下發出:“三十年了,三十年來,我從沒忘記過你們的模樣。” 叔公睜大了眼睛,被按緊的嘴巴里不斷發出“嗚嗚”的聲音,他想使勁擺脫那讓人心寒的手掌,卻發現自己用足了勁,也只能讓身體略微的搖動一番。 那手掌慢慢地移到叔公的頸間,老頭子張大了嘴喘著氣,卻說不出一句話。 “你看,秦八死了,阿滿也死了,當年對不起我的人,沒一個能夠活著……”紅色的魅影在淺笑,笑得叔公快暈死過去,那移至他頸部的手掌突然一緊:“自然,你也不會例外,你,這就去吧,秦八他們在下面等著你呢。” 握著叔公脖子的手突然發力,像嵌子一緊捉緊了老頭的脖子,頓時,叔公透不過氣,而更要命的是,那手掌的陰寒不斷侵入他的體內,似乎連他的心髒也要給凍結起來一般。 漸漸的,叔公的視線開始模糊,耳朵則嗡嗡則響,像是千百人同時在他耳邊大笑一般,然後他要好像看到了無數條白色的影子在眼前晃過,最後,那紅妝的身後,出現了兩條影子,影子看著他,在大笑,笑聲如雷,聽得叔公頭痛欲爆。 就在他以為自己快要死了的時候,一道紫色的火光突然破門而入,那紅色的魅影尖叫一聲,隨即放開了他,並迅速地飄後。 叔公大口喘著氣,呼吸著大口大口帶著涼意的空氣,然後劇烈的咳嗽起來,他雖咳得難受,卻知道這條命終歸是保住了。 一條身影竄過他的身邊,叔公看到那竄進來的人影雙手翻騰著紫色的火焰,和那紅影纏斗起來,一時間,紅紫兩色不時迸現,把附近的燭台擊得四散,但偏又沒發出一點聲音,這情景怪異之極。 叔公驚惶地滾落床底,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又能動了,這一發現讓他欣喜若狂,他不及多想,便想逃出門去,那紅影又發出一聲尖叫,大門竟然無風自動,“呯”一聲合上,隔絕了屋外的月光,似乎把叔公的希望也斷送了。 逃出無望,叔公只得伏于床底之下,他一個勁地打著抖,又不得不張望屋內那兩道身影的情況,只盼那後來之人能夠制得住紅影,不然,怕是沒機會見到明早的太陽了。 又是一聲尖叫響起,但這聲叫聲中,叔公聽著像野獸受傷所發出的聲音。 尖叫聲過後,屋內恢複了平靜,叔公沒敢出來,等到一把男聲叫到“沒事了,出來吧”,他才探出頭從床底下張望著,果然,那紅影不見了,只有一個男人略顯狼狽地看著他。 叔公認出這個人,這個男人和那曾在晚上潛入村子的女人是一伙的。 我看著床底下那抖得厲害的老頭,心中不由暗笑,小夏這回可把他嚇得不輕啊,不過這樣也好,嚇得厲害的人,總是容易說漏嘴的,這樣才不致讓我們這一出裝神弄鬼的戲白演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四章 演一場戲     下篇:第三十六章 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