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章 穿越時空?  
   
第四十章 穿越時空?

當手掌觸及那一方黑石之時,小夏便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吸力,跟著金光乍起,在睜眼如瞎的光芒中,小夏連將手抽回的時間都沒有,就給黑石上的那股吸力吸將進去,那股力量,似乎連靈魂也能夠輕易吸走。 小夏心中大喊糟糕,別不是中了封印魂魄的邪術,那莫名的吸力太過邪門,她百般道術在腦中心念電閃,卻想不出哪一種道術能夠解此時之厄,便這麼耽擱上一兩秒的時間,小夏只覺頭暈目眩,差點便這麼暈了過去。 但修道之人首重心志,小夏輕咬舌尖,微痛之下尚保持著一絲清明,但見雙眼滿是光怪陸離的各種彩光,還有各種聲響傳來,她只當一切皆是諸般外象,緊守著靈台的清明,不為這些光影迷惑了心志,她知道這一刻要是挺不過去,便是落得個任人宰割的下場,小夏一向好強,又怎麼會容許自己一直處于被動的挨打局面,既然失手在先,那她定要將這先手給搶回來。 過得片刻,小夏幾乎為對抗各色光影而耗盡心力之時,身體突然產生劇烈的震動,那便像從空中摔落地面一般,直摔得小夏一陣目眩,她下意識地往下按去,卻發現掌間傳來按實之感。 等到發花的眼睛再次聚焦時,小夏發現自己正坐在一片青綠的草地之上,還有幾縷新草自她的指縫間露了出來,她感受到掌下傳來的柔軟觸感,提醒她此地並非幻象。 小夏漸漸抬起頭,一整片綠色的草坪在她眼中出現,和煦的陽光底下,風輕輕掠過草地,帶起了一波波綠色的海浪,風中帶來青草的清新氣味,更帶著幾根草葉輕輕掃過她的臉龐。 她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從草地上站起,草地的那一邊,是一汪清澈的碧綠湖泊,風吹于湖面,掃出一圈圈漣漪遠遠地散了開去,幾只野鴨在湖上悠然地嬉戲著,偶爾帶起一蓬水花,打碎湖面的甯靜。 湖的另一邊,屋落處處,炊煙嫋嫋,那勞田之上,辛勤的勞夫們正揮動著鋤頭,飛濺在陽光下的汗珠反射的光芒刺痛了小夏的眼睛,這湖,這村是那麼的熟悉,熟悉到小夏不由脫口而出。 “排水村?” 是的,無論是這一汪綠湖,還是湖對岸的村子,甚至那連接著湖兩岸的木橋,都是那樣的熟悉,只是這股熟悉之中,又夾雜著一絲陌生。 小夏三兩步走到了橋邊,橋還是那橋,但不一樣的是,此橋卻新的緊,像是剛架設上不久,但在小夏的記憶中,排水村那木橋卻已經老朽得很,哪會像眼前此橋一般,透著生氣。 她走上橋去,落腳紮實得很,橋連晃都沒晃一下,這讓小夏不禁心生疑惑,她懷著滿心的疑問走過了木橋,果然,呈現在她面前的是一條通道,一直通向村中廣場的通道! 然後更奇怪的事發生了,小夏發現,這村中來來去去的村民竟然沒一個對她這個不速之客感到懷疑,甚至連一個正眼瞧她的人都沒有,以至兩個說笑的村民一直走到她的面前,小夏連忙往旁邊一躲,才沒有和他們撞在一起。 “這是怎麼回事?”這一下,連小夏也感到迷惑了,如果說她現在看到的都是幻象的話,那麼這幻象也未免太過逼真了,無論是草地、湖泊、村落、村民甚至那不時吹拂而來的涼風,都具有強烈的存在感,以小夏的修為,普通幻象是不可能瞞得過她的靈覺感官,但她現在即使以心感應,也能夠感覺得到此地蓬勃的生氣。 小夏信步而走,沿著大道往村中心走去,一路所遇之村民無不對她視若無睹,然而這些村民與小夏之前碰到的又大不一樣,之前在排水中碰到的村民無不臉帶冰霜,眉間煞氣暗含,而現在之所見,每個人臉上無不掛著輕松的笑容,他們一樣因為長年的勞作而身體黝黑,但臉上卻露出自給自足的滿足感,完全沒有小夏印象中的冷漠感。 同樣的一個村,為什麼人和物都如此不同? 這是小夏心間最大的疑問,但她並不著急,眼前之所見分明與那不知名的金紋黑石有莫大的關系,似乎它是有意將自己弄到這里來,既然如此,她便抱著即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她深信,這個怪異的排水村,一定會有某些事情等待她去發現。 所以她不著急,就如大道同途,無論她走向哪一個方向,都會到達同一個終點一般。 于是小夏走走停停,仔細地觀察著一路所見的人與物,直到,她來到村廣場邊上的一間木屋前。 木屋張燈結彩,門外懸掛大紅燈籠,有數人不斷進出屋子,把一些貼著紅紙的家具雜物搬將進去,兼有數人圍著一男子抱拳大笑,每個人臉上都透出了喜氣。 小夏遠遠觀之,那被數人圍于中間的男子年紀約在二十幾歲左右,長相憨厚,予人一種可以信賴依靠之感。 “爹!”這時,木屋中傳來一聲清脆的童聲,一個穿著紅肚兜,腦袋上紮著一根小辮子的小男孩從屋子里蹦出來,男孩的後面跟著一個二十上下的青年,手里拿著一根糖葫蘆喊道。 “桑兒,莫怕,要是摔著了俺可不管你。” 男孩朝青年扮了一個鬼臉:“俺才不用你管呢,滿哥兒。” 男子排眾而出捉住男孩的手笑著訓斥道:“你這娃憑的無禮,怎麼這樣和滿哥兒說話。” 那滿哥兒搖著手連說“無妨”。 這幾人說得正歡,小夏卻好似不相信自己眼前所見一般,她呆呆地捏了自己的臉蛋一下,才確信自己沒有看錯。 “那不是阿滿麼?” 小夏搖了搖頭,睜眼再看,那滿哥兒確實和老實緊巴的阿滿有八分相似,但這個滿哥兒卻開朗的緊,這是怎麼回事,他是阿滿的兒子,還是,年輕時的阿滿? 小夏為自己這個猜測感到驚訝,但她隱隱感到,只有這個解釋最合理,但如果眼前這個滿哥兒是年輕時的阿滿的話,那麼是否說明她現在是回到了過去,回到了排水村以前的時光。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個牽著男孩的男人,莫非是紅娘的丈夫木生! “木生……” 小夏剛疑惑不定,那頭已經有人喊道,間接地證實了小夏的想法。 一個男人匆匆忙忙從村廣場跑了過來,抓住木生的手說:“你怎麼還在這里,村子的酒席已經擺好了,快,快過去,別錯過了吉時。” 木生還未答話,後邊幾個男人已經鬧起了哄,推著木生往村廣場走去,那小男孩桑兒也高興地拍著手掌,滿哥兒牽著他一蹦一跳地跟了上去。 小夏跟在了後邊,她握緊了拳頭,心知那黑石果然有古怪,不僅讓她回到過往的時空,而且這吉時酒席什麼的,不正是紅娘的大婚之日麼,也就是在這一天晚上,紅娘一家出現了莫大的變故,難道這黑石就是為了讓她看清三十多年前發生的事件真相嗎? 村廣場的空地上,擺放著十多張桌子,桌上酒菜豐盛,已經有不少人入座,只是碗筷未動,顯是等待著主角上場。 那祠堂之前搭一平台,台上站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一頭轉發梳得一絲不苟,穿著一件平整的中山裝,在台上站得筆挺。 小夏立于村廣場一屋簷之下,她眯著眼睛打量,認得這男人正是年輕時的秦村長,此時,鑼鼓聲起,一隊人馬敲鑼打鼓地向廣場走來,他們的後頭跟著一群女人,顯是村中的婦女,她們的中間,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牽著一個穿著鳳袍霞冠的女子,那襲紅妝刺痛了小夏的眼睛。 “紅娘!”小夏低呼,這隊人馬從她的旁邊走過,不知是否她看花了眼,這群人也和之前遇到的村民一般只當她是透明的,但當紅娘走過之時,那遮著她臉面的紅綢突然輕揚,那紅綢之下露出一雙美麗之極的眼睛,有意無意地朝小夏看了一眼,那一瞬間,兩人的視線在半空相遇,讓小夏為之一愣。 “她看得到我,這是怎麼回事?” 這隊喜慶的人馬很快地走到村廣場,人們都站了起來,大聲地道賀著,這場面充滿了喜氣,但小夏一想到今晚紅娘一家卻慘遭橫禍,她便感到一陣心寒,似乎這喜氣洋洋的場面之上,卻籠罩著一片愁云慘霧。 那一邊,木生也來到了,一對新人被推到了台上,村長似乎在大聲說著什麼,但小夏已經沒心思聽下去,這婚禮時行得越快,那紅娘一家的不幸便來得越快,她現在只想趕快把情況通知給某人知道,自己這一突然失蹤,他一定會找得發瘋吧,一想到這里,小夏心里卻浮起一絲甜意。 可自己身處另外的時空,這諸般道術中也沒有可以穿越時空報信的啊,這卻要如何辦才好。 小夏思來想去,最後想到了手機,想那諸多穿越時空的電影里都有用到手機電話這種道具,就不知道這現實里能用不用上。 抱著姑且試一試的心理,小夏按下了一組號碼,卻不想,手機真的接通了,只是這樣一來,讓小夏又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手機那邊被迅速地按下了接聽鍵,話筒里傳出一個男人焦急,又帶著期待的聲音:“是小夏嗎?” “是我!” 小夏甜甜答道。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九章 鐵棺     下篇:第四十章 穿越時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