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一章 原來是你  
   
第四十一章 原來是你

我重重按上了接聽鍵,帶著一絲期待又一絲害怕,我急急問道:“是小夏麼?” 話筒的那一邊,傳來那個熟悉的聲音:“是我!” 我馬上從地上蹦了起來,把胡靚給嚇了一跳。 “小夏,你現在在哪?” “你別急,先聽我說。”電話的另一邊,小夏安靜自若地說道:“可能因為那棺頂的黑石之故,現在我來到三十多年前的排水村……” 黑石,果然是它搞的鬼! 我轉過身,那棺頂的黑石光澤全無,不複之前流動著似乎能夠把心神也吸引進去的黑光,連上面的金紋也在漸漸暗淡,似乎吸走了小夏,已經耗光了它的力量。 小夏繼續說道:“就在剛才,我還看到紅娘一家來著,我想若無意外,在今晚他們洞房之時,我便可知道那幕後之人了!” “那你怎麼回來?”我最緊張的還是這個問題,要是小夏回不來,我們這相隔了數十年的時空,便成為我們兩人之間永遠不能逾越的溝壑。 “這你放心。”小夏的聲音充滿了淡定:“或許當我今晚知道那幕後之人時,便是我回去的時候,那黑石應該是重要的媒介,你最緊要是守在它旁邊,可別叫人去盜去了……” 我聽得小夏如此說道,稍微放心了一些:“這你放心,我不會讓任何人動它……” 蕭聲忽起,來得沒有一絲征兆,在黑夜中久久地回蕩著。 我背心一冷,只覺一股陰寒惡狠狠地撩上我的背心,讓我呼吸為之一窒。 半轉過頭,我看到胡靚張大了嘴,一指顫抖著指著我的身後。 “喂,喂,你怎麼了?”電話那一邊的小夏察覺有異,不禁連聲問道。 “沒事,你放心去做你的事吧,這邊,我一定給你守著。”我輕輕說道,隨後掛掉了電話。 緩緩轉身,“斬魂”來到我的身上,心念電轉間,“斬魂”釋放豔紅劍鋒,同時,一縷紫炎纏繞其上,更添“斬魂”之威。 “我一定會給你守著的…”我默默念道,然後看向不遠處的怒石之林上。 銀色的月牙之下,如洪荒巨獸的獠牙一般的尖石之上,一抹豔紅為這黑夜平添了一份邪異的瑰麗之色,它一身紅衣如昔,只是那身上的豔紅,是否皆是那不甘的血淚所化,這一縷有著太多怨恨的幽魂,正以那冷如冰霜的眼睛看向了我。 那一瞬間,我如墜冰窟。 咯咯咯~~ 紅娘的後邊,突然閃出一個小孩般大小的黑影,它在朝我發笑,但那小孩天真的笑聲從它嘴里發出,卻聽得人不寒而栗。 叔叔,你打得俺好痛,爹爹說要給報仇,咯咯咯~~ 它得意的笑著,紅娘左側的一塊橫石之上升起了又一條高瘦的影子,如此一來,紅娘一家三只厲鬼便全部到齊了。 紅娘那一頭黑發下的檀口吹出一道鬼氣。 頓時,赤地憑空卷起一陣黑風,真吹得沙石亂舞,明月無光,風聲鬼嘯此起彼落,此刻,絕地立成鬼域! 小夏疑惑地放下手機,但聽話筒那邊的聲音情緒不波,想來應該沒什麼事,于是她安心把手機收起來。 但能夠接通手機,又讓她想到另一種可能性,這排水村雖然是三十多年前的時光,但她現在所處的時空,應該還是在現實世界里,更有可能是紅娘通過某一些手段,將她自己的記憶通過黑石那莫名的力量展現在自己面前,若不是這樣,便無從解釋手機還能通話的事實。 她剛一收好手機,眼前所見卻迅速發生了變化,就像影片快繞一般,日落月升,剛才還是一個豔陽天,現在卻已經是繁星密布,明月當空的盛夏夜。 “這說變就變,還當真有效率。”小夏淡淡說道,她也不再去看那廣場仍熱鬧非常的酒席,獨自一人先朝木生的屋子走去,一切的慘事,將從那里開始。 木生的屋子並不大,只是一個主廳再加上一個臥室,一圈竹籬笆圍成一個院子,院子的屋角處飼養著一籠家雞,院子的左側種著一株老樹,老樹那粗壯的樹干歪斜著伸到木生家的上方,茂盛的枝葉為屋子擋去了炎日。 小夏觀察了一會,然後繞到了院子後,三兩下竄到了老樹一根臂兒粗的樹枝上面,從這個角度望下去,剛好通過屋子兩扇窗戶觀察到屋子里的情景。 坐在這絕佳的監視位置上,小夏輕蕩著腿,心情卻沉重得很,她知道這一切可能只是紅娘記憶的一部分,她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殘忍的是,她卻無法去改變事情的發展,她所能做的,便只是做一個旁觀者,把這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一點不漏地看個明白,把這幕後的凶手認個清清楚楚,然後回到現實世界里,還紅娘一家一個公道。 如此而已! 人聲漸聞,小夏望向廣場的方向,一隊燈火正朝這邊移動,過得片刻,鼎沸的人聲已經傳到小夏耳中,木生被幾個男子架著走了過來,他們的後邊還跟著一襲紅妝的紅娘,桑兒顯是已經睡去,此刻由滿哥兒抱著他,和其它人一起走了近來。 院子外,已經有了八分醉意的木生強自打了一揖:“各位,呃,請回吧,木生請過大家今天的捧場了……” 他這話一出,便有人起哄笑道:“木生哥是急著洞房了吧。” 于是一群人都笑了起來,像是紅娘家人的老夫妻出來替木生他們說道:“木生他們兩人今天也累了,就讓他們早些歇息吧,各位明天請早,老漢請大家喝上一杯。” 既然老丈人都這樣說了,村民也不好堅持,便一哄而散,就連滿哥兒將桑兒抱到屋子後,也笑著離開了。 紅娘的家人幫忙把新姑父扶進屋子後,便叮囑著紅娘早些休息,也隨後告別,屋子里,紅娘揭下了紅頭巾,小夏看得眼中一亮,這瓜子臉、杏兒眼,果然生就一付古典的美人樣,難怪會被稱為排水最美麗的女人。 輕輕摘下了霞冠,滿臉幸福的紅娘把木生在床上安頓好,又把桑兒抱到床鋪的里面,自己便吹熄了燈火,卻還不及脫下一身鳳袍,大廳門外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小夏馬上來了精神,可惜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由于被屋子擋到了,小夏不知道是何人敲門,但她並不著急,只要來人進了大廳,便一切都明了了。 大廳的燈火亮了起來,紅娘輕搖裙袂來到門邊,低聲問道:“是誰?” “我。”門外,低沉的男聲傳來。 小夏聽著耳熟,似乎在哪里聽到過。 紅娘應該是識得來人,她一聽之下便開了門,如此一來,便證明這門外之人應該是紅娘所認識,而且還值得相信的人,不然,在深夜,一個女子是不會如此輕易開門讓陌生人進屋的。 “怎麼是…” 紅娘低呼一聲,卻被來人掩住了嘴一般,聲音戛然而止。 “別叫,別吵醒了木生他們。” 來人如此說道,小夏看到紅娘點了點頭,便引著來人走進大廳,那人戴著帽子,讓小夏看不清他的模樣。 “你怎麼會來?”紅娘為來人倒上一杯茶水,端到此人面前時,卻被他掃到了地上。 一聲脆響,青瓷碗碎成了數塊,茶水頓時灑了一地。 那人猛地捉住紅娘的手,顫聲道:“紅娘,你知不知道,俺是多少想你,你為什麼要嫁給木生這螺夫……” 紅娘俏臉一寒,使勁甩脫了他的手:“請你自重,夜已經深了,你請回吧。” “叫俺走?”來人嘿嘿冷笑:“沒那麼容易,俺哪點不比那木生強,你為什麼偏看上了他。” “你喝高了。”紅娘話語冷淡,她起身打開了門,說了聲:“請!” 那人不怒反笑,又突然輕輕柔柔地叫了聲:“紅娘。” 小夏聽得心神一散,連忙集中心念,才複又清明,那人的聲音之中,竟帶著懾魂之力,連小夏驟不及防下也差點心神為之所惑,就更別說紅娘這個普通的女子了。 紅娘乍聽之下,雙眼便現迷惘之色,但隨即眼神複又出現一點光亮,似是她的心神正在與此人懾魂邪力對抗,那人連忙又叫上了幾句,紅娘雙眼眼神暗淡了下去,呆若木雞般站在門邊。 那人似乎也消耗了不小力氣,扶著桌沿,他大口地喘著氣,用帶著一絲得意的聲音說道:“俺家傳的懾魂秘術,又怎麼會是你這個小女人能夠對付得了的,紅娘啊紅娘,俺今天拼命地灌那木生喝酒,為的也不過是這片刻溫存的時光,你就成全了俺吧。” 他發出一聲野獸般的低吼,人猛然撲了上去,把紅娘按倒在地上,清冷的月光從門外照了進來,他再吼一聲,月光下,紅娘的鳳袍被撕開了一道口子,露出如水般嫩滑的肌膚。 小夏看得勃然大怒,她從樹上跳了下來,忘了現在自己只是在一種具有強烈存在感的幻象之中,她雙拳一握,就待破窗而入,好好教訓這人面獸心之人,卻不想,此刻那寢室之內,卻響起了桑兒稚嫩的叫聲。 “娘,俺要尿尿。” 桑兒站在寢室門邊,還一個勁地揉著眼睛,但他很快就看到他的新娘親現在正被一個人壓在了地上,桑兒受驚,便待一叫。 “小屁孩找死。”那人低叫一聲,便撲到桑兒身旁,小夏大急,就要破窗而入,卻被一雙冰冷至極的手按上了肩頭。 小夏這一驚非同小可,以她的靈覺修為,竟然被人摸到身前猶不得知,這對她的打擊可不謂不小。 但當她回過頭時,身後卻空空如也,只有一把女人的聲音輕輕在她耳邊說道:“那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你只要在一旁觀看便可,別插手其中,命運,是改變不了的啊……” 聲音委婉柔弱,小夏一愣,那不是紅娘的聲音麼。 屋里邊,卻傳來桑兒嘶啞的聲音,小夏望之過去,頓時義憤填膺,桑兒那瘦小的身體被提在了半空,那人雙手卡住孩子的脖子,用勁往死里掐! 月光投在他的臉上,露出一付猙獰的面容,更讓小夏不禁脫口而出。 “原來是你,秦村長!”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章 穿越時空?     下篇:第四十二章 最惡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