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二章 最惡之人  
   
第四十二章 最惡之人

雖然小夏平時總嚷嚷那秦村長是凶手什麼的,但說實在的,她並沒有將那全力支持排水村開發項目的老村長作為嫌疑最重的人看待,可現在,事實卻擺在了她眼前。 在三十多年前的一個晚上,這個年經的村長意圖對紅娘施暴,現在更掐著桑兒的脖子,這是謀殺,毫不掩飾,赤裸裸的謀殺! 桑兒很快就不掙紮了,他那稚氣的小臉憋得紫紅,小手小腳沒了動靜,無力地垂了下去,年輕時的秦村長喘著粗氣,把這小小的尸體放下,才一屁股坐到桌旁的矮凳子上。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聽到桑兒叫嚷的木生,迷迷糊糊地從床上醒轉,他搖著沉重的腦袋,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大廳,木生雙眼迷離,模糊的視線里先是看到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桑兒,再望過去,卻是衣衫不整的紅娘,這付狀況讓他那被酒灌迷糊的腦袋似乎清醒了一點,他猛搖著頭,卻只讓他更覺暈眩,然後他看到了一雙眼睛,一雙充滿了狂暴殺意的眼睛。 木生驟然醒來,卻見秦村長滿臉猙獰地逼近,木生在瞬間想通了所有事情,他指著秦村長,聲音顫抖地說道:“你這個人面獸心的,你,你干了什麼!” “俺干什麼?”秦村長露出一抹獰笑:“俺要送你們一家下去見閻王!” 木生大吼一聲,便往秦村長撲去,他意圖拼命,卻不想這神志雖然清醒了,但身體卻因為醉酒而軟棉無力,被秦村長隨手一推,木生便摔倒在了地上,剛好是在桑兒的旁邊,他看見桑兒頸間一圈深紫色的淤痕,頓時虎淚滾滾。 “畜生!俺和你拼了!” 木生怒吼,就想從地上竄起,卻被秦村長一腳踹了回去,他隨手從門邊的牆上取下一條麻繩,獰笑著套上木生的脖子,然後屈腳頂在木生的背心處,兩膀使勁,便將麻繩拉得緊崩。 木生拼命地捉住麻繩想要將之扯開,但呼吸一窒,全身的力氣便無從使起,他又想伸手去捉那秦村長,卻耐何秦村長居高臨下,一點也碰他不著,漸漸地,木生的臉憋得通紅,他張大了口,卻是吸不到一口氣,最後連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小夏實在看不過去了,雖則知道那即已發生的事實,是人力所改變不了的,但眼看罪行就發生在她的旁邊,要她袖手旁觀她還真做不到,她趙小夏雖然不是正義感過剩的人,但也不會沒良心到見死不救。 可她剛想行動,卻發現身體不聽使喚,像是被人下了定身法一般,無論她怎麼使勁,硬是移動不了一下腳步,這等情況,自是那叫她不要插手的那個聲音所為。 屋里頭,木生的掙紮越來越微弱,最後,秦村長把麻繩在自己手上繞了一圈,猛一咬牙,兩臂使勁把麻繩往兩邊拉,不出數秒,木生一雙眼睛變得血紅,雙手再一顫,便無力地摔落地面,沒有了聲息。 連續殺了兩人,秦村長也不由軟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他看了看地上的兩具尸體,又看向了紅娘:“這是你逼俺的,是你逼俺的!” 他像是在自言自語,然後小夏見他從懷里一陣摸索,最後摸出了一條細如發絲的金針,秦村長朝紅娘走過去,伏在了她的旁邊說道。 “這事總得找人來背這個黑鍋,紅娘啊紅娘,要怪就怪你不識抬舉吧。”秦村長嘿嘿一笑,兩指拈著金針,一寸寸刺入紅娘的頸側。 如此一來,小夏終于知道紅娘會什麼為在祭屋的審判會上的啞口無言了,她分明是在此刻被這姓秦的以金針封死了啞穴! 這才叫紅娘啞巴吃黃連,有口說不出啊。 做完了這一切,秦村長又把麻繩剪為兩截,然後把木生和桑兒的尸體吊在了室內的橫梁之上,兩尸怒眼圓睜,死不瞑目一般地看著秦村長。 秦村長嘿嘿一笑,再看紅娘已經開始醒轉,他不敢再多作停留,從她的身旁經過,又重重在她胸前抹了一把,才大步地走出了屋子。 片刻之後,屋子里傳來紅娘撕人心肺的慘叫聲。 此情此景,不由讓小夏抹了一把同情之淚,新婚之夜,夫兒慘死,世間慘事,也莫過于此。 這時,小夏眼中的景象如影片快繞一般,無數畫面自她眼前掠過,小夏看到紅娘奔出了屋子痛哭、看到了秦村長假惺惺地領著其它村人到達、看到被帶到祭屋受審的紅娘,那金針封穴之術開始發揮作用,以致于她百口莫辨,最後,小夏看到了紅娘被綁在了高台之上,在她的下方,烈焰開始燃起。 紅娘冷漠地看著高台之下,每一個給她添上一把火的村民,她似是要記住這里的每一個人,用她無盡的怨恨,詛咒這些不分青紅皂白就對她施以極刑的村民,最後,那冷漠的眼光停在了小夏身上。 小夏毫不回避她的眼光。 “你看到了,這些人都有罪,不是嗎……” 烈火之中,紅娘雙唇輕合,雖則無聲,但小夏卻清晰地聽到她想說的話。 于是,小夏含淚點頭。 畫面再變。 小夏回過神來時,她發現自己立于一靈堂之內,枯寂的靈室中,靈台上點著兩根白蠟燭,蠟燭之前放著三口棺材,想是紅娘一家無疑。 這數息的時間,小夏處于另一個關鍵的時空里,那就是,紅娘一家尸首失蹤的那一天。 小夏便這麼站著,面對著靈室的大門。 她沒等上多久,大門緩緩打開,秦村長裹著黑色的斗蓬走進門來,小夏冷冷看著他,用她的眼睛,牢牢記住這個有著惡魔般心靈的男人。 秦村長對小夏視若無睹,他走到三棺之前,輕輕推開中間的一口棺材,棺材之中,一具焦黑的殘骸暴露在小夏的視線里,那是紅娘的遺體,小夏自然知道,但小夏卻沒想過,卻烈焰焚燒後的尸體會如此恐怖,那不能完全燃燒怠盡的血肉粘糊在了一起,這使得紅娘的尸體像是蜷縮成一團,那已經被燒得黑焦的頭顱,張開的口腔里露出燒之不化的牙齒,像是在無聲地向蒼天控訴著凶手的罪行。 “你們一定死得不甘心吧。”蠟燭光,秦村長的臉陰晴不定:“你們死得冤枉,死後一定會化身鬼物,來向俺尋仇,俺說得對吧,紅娘。” 他朝著棺材里的尸骨說道:“但是,俺不會給你們這個機會的,即使是死里,俺也要把你們牢牢控制在掌心里,教你們永世翻身不得!” 秦村長輕輕拍了拍手掌,掌聲方畢,一個人影閃了進來,此人年紀在四十歲上下,長手瘦臉,看似那守祭屋的叔公年輕時的模樣。 “你背木生,俺來背紅娘和這孩子,俺們最好過一點,莫給其它人發覺了。”秦村長如是說道,他從斗蓬里拿出一個麻袋,便欲將紅娘的尸骨往袋子里裝,卻見那年輕時的叔公一付猶豫的樣子。 “村長,這樣,這樣不好吧?” “你懂什麼!”秦村長低喝道:“這三人死得極慘,你又不是沒見紅娘死時那怨恨的樣子,一定是俺們冤枉了她,要是不處理好這事的話,萬一將來她化為厲鬼回來尋仇,你負責?” “不,不,俺負責不起,俺照你說的做就是了,只是村長,你真的能把他們都鎮住?” “難道你信不過俺們秦姓一支所傳下來的異術?”秦村長冷聲說道:“別廢話了,快動手。” 叔公再無猶豫,迅速地打開木生的棺木,拿出一個麻袋將之裝了進去,另一邊,秦村長已經把紅娘和桑兒的尸身共裝于一袋,他們把棺木重又蓋上,再吹熄了蠟燭之後,便走向了靈屋之外。 小夏還待跟上,卻不想眼前一花,人已經來到那絕地之中,冷月之下,紅娘一家那埋尸之地上,已經給人挖出了一個圓坑,坑內鐵棺品立,有兩個人正守在那棺旁。 此刻,秦村長和那叔公也到了,兩人一路急趕,均是大汗淋漓,守棺的二人見了,馬上迎了上去,月光照在後兩人身上,看得小夏不由一呆。 其中一個正是滿哥兒,而另一個,依稀便是那年輕時的秦八! “都准備好了?”秦村長沉聲問道。 滿哥兒看了秦村長兩人身後的麻袋一眼,顫聲說道:“村長,真要把木生哥三人埋在這地里,俺看這無木無水,不是葬人的好地方啊。” “阿滿,你不懂。”秦村長故作悲傷地說道:“木生一家死得極怪,俺怕他們死不瞑目,特別是紅娘,幾乎是俺們全村的人燒死了她,俺怕他們將來會化成惡鬼來為害咱們村子,所以才用秘法尋得這一絕地,方能鎮住他們啊。” “只是…” 滿哥兒還要再說,被秦村長擺手打斷:“你們休得再說,都回去吧,接下來的事由俺一個人來做就好,即使紅娘她們將來要來尋仇,就讓他們來找俺吧,回去吧,記住這事不能和其它人說起,否則,排水村就完了。” 于是在秦村長連哄帶騙下,其它三人都歎息著離開了,這赤地怒石之下,便只剩下秦村長和這三具尸首。 他解開麻袋,把里面的尸首拖了出來,那鐵棺之內設有吊環,秦村長先把木生的尸首放于其內,用吊環鎖住尸體四肢及頸部,以確保尸體不會倒下來,安置好之後,他又取出一支金針,金針之上包著一張符錄,秦村長把金針小心地刺入尸體的眉心之處,這付情景讓小夏盡收眼底,她不由低呼一聲。 “鎖魂制魄之術?” 所謂的鎖魂制魄,便是強制分離魂與魄的邪術。人有三魂六魄,而這邪術便是將六魄中的一魄強制封印于尸首之內,缺了一魄的靈魂是無法投胎轉世的,除非有人起出金針,釋放尸體內的那一魄,才能讓這受制的靈魂再入輪回。 但秦村長卻用鐵棺封存著尸體,鐵器不能陰陽,這樣一來,即使紅娘將來成為了厲鬼,也不能進入棺材內自己起出那封魄的金針,秦村長所做之事,算得上計劃周詳,滴水不進。 依法炮制了其它兩具尸首後,秦村長又從懷中取出一塊黑石,置于紅娘鐵棺的棺頂之上,最後才填土埋棺。 小夏便這麼站在一旁,看到了這全部的過程,她看得手腳發冷,蛇蠍雖毒,卻毒不過人心;厲鬼雖惡,而眼前此人,卻比厲鬼還要惡上幾分。 干完這一切之後,秦村長一下子坐倒在地上,暢聲大笑起來。 “紅娘啊紅娘,你絕對不會想到,即使你死了,俺仍能控制得住你們,這鎖魂制魄,能讓你們投胎無門,而俺這家傳靈石,則能讓你們乖乖聽俺的命令,只待這絕地的煞氣把你們沖襲上七七之數,俺便有三只惡鬼可用,想不到啊,這役鬼之術,竟然在我秦大山手里再現啊,真是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 小夏一步步朝這狂笑的男人走去,她恨不得一劍斬了這堪稱最惡之人的男人,她恨不得挖出他的心來看看,看看那心里,裝的究竟是什麼,但當她走近這個沒有半分良知的男人面前,景象再變,三口鐵棺孤零零地立在絕地之上。 “這個過程,你可看清?” 那柔柔弱弱的聲音再次從小夏身後響起,她沒有回頭,只是沉聲說道:“清楚,相當清楚。你可以放心,我趙小夏絕對不會放過那人面獸心之人,還有那鎖魂制魄之術,我也會為你們破掉。” “如此最好,那麼,你可以回去了,小姐之恩,紅娘一家叩頭以謝。” 小夏深吸一口氣,讓心里那悲切的心情稍微平複了一些,複又問道:“我要如何回去?” “從哪里來,便自哪里去…” “從哪里來,便自哪里去…”小夏輕輕念了兩遍,便伸了一手,按在了那當先一棺的棺頂之上。 那上面,嵌著金紋黑石! 小夏的手掌輕觸奇石,金光頓時再現。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一章 原來是你     下篇:第四十三章 解放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