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三章 解放的靈魂  
   
第四十三章 解放的靈魂

絕地之上,黑嵐和紫炎橫掃這百米之地,無論是黑色的風、還是紫色的火,一掃過林立的怒石,便輕易地將堅如精鋼的石頭融下了一大片。 胡靚躲在深坑之內,僅探出一個半頭觀望著坑外的情況,一手釋放著紫炎,一手揮灑著紅刃的男人,寸步不移地接下三只厲鬼的攻擊,那充滿煌煌正力的火焰,和讓靈魂為之心悸的豔紅長鋒,盡數擋下了厲鬼們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但從那搖搖欲墜的身影看來,男人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我拼了命地死守著那身後的土地。 那是我對小夏的承諾,即使拼了性命,我也必須守住此處,守住小夏將會歸來的地方。 但全身的傷口卻在隱隱傷痛,那凹下去的淤痕,是怪力鬼的所為,在只能死守的前提下,我只能正面硬撼它的拳頭;而一道道細微傷口則出于那小鬼之口,交戰至今,小鬼只發出兩聲音爆,幸好我的道力較之前已經增強了不小,因此身體雖然受傷,但心志卻不為音爆所撼;最後,一道道深可見骨的抓痕則是拜紅娘受賜,它的指甲細長發白,每一根指甲都如手術刀般鋒利,它輕易地割開了我的衣服,然後在我的身體上留下恐怖的傷痕,如果不是畏懼紫炎的正力,還有“斬魂”那直接傷害靈魂的異能的話,恐怕我也支持不到現在。 然而,我感覺到體內的道力已經到了油盡燈枯之時,釋放出來的紫炎已不複之前旺盛,連“斬魂”的劍鋒,也縮小了三分之一的長度,我知道,身體已經快到達極限了。 可三鬼也討不了多少好處,小鬼前些日子意圖對我奪舍時,似乎被我最後的反擊造成嚴重的傷害,它只釋放了兩次音爆,便無力再使。 而怪力鬼則在近身給我兩拳的時候,我也給了它一拳一劍,拳帶紫炎,遇邪即燃,且不死不休,因此,怪力鬼現在的左肩仍燃燒著一片紫炎,而火焰則努力地擴展著自己的范圍,讓它不得不分出一些鬼力來阻止紫炎的蔓延,再加上“斬魂”給了它一斬,靈體一旦被“斬魂”所傷,那傷勢是極難複原的,被一劍斬到了大腿的惡鬼,那巨大的裂口讓它行動不再靈便,也讓我可以分出不少功夫來對付最厲害的紅娘。 紅娘的厲害全在那一雙手,十根鋒利的蒼白利甲上,那一根根長度均超過十公分的鋒利指甲,就如同野獸的獠牙一般,被它輕輕一帶,便會劃拉出一大片血肉,而且紅娘的行動全無軌跡可尋,時東時西,時隱時現,讓我打得好不辛苦,十根指甲似是凝聚了它全身的鬼氣,無論我的紫炎還是紅鋒,一挨近了它,便會被指甲釋放出無形的力場所帶開,根本傷害不到它分毫,所以到現在,紅娘仍是毫發無傷。 我大口地喘著氣,原本應該是新鮮的空氣,在吸到肺部時卻冰冷刺骨,額頭上被紅娘那利爪撕開一小道口子,雖不礙事,但不斷滲出的血水卻打濕了我的眼睛。 我不敢用手卻抹,那只會讓模糊的視線更加模糊,而紅娘也不會給我這個機會,除了它,其余兩鬼現在暫時都沒有再戰的打算,特別是怪力鬼,它現在把全部心神都放在對抗紫炎紅鋒的卻邪之力上。 但一個紅娘,便足夠吃下我。 我卻笑了。 想不到有一天,我也能夠面對惡鬼而毫無所懼,這大概便是所謂愛情的力量吧,那份對心上人的牽掛,那份要守護那個她的心情,能夠讓最懦弱的人,也變得勇敢起來。 在小夏還沒回來之前,我決不能倒下,這是現在的我,腦子里唯一清晰的念頭! 紅娘輕輕飄後了一步,然後帶起血紅的殘影,一手朝我胸前刺來。 我大吼一聲,奮起僅余的力量,不退反進,朝著紅娘撞去。 月亮悄悄躲到了云彩之後,黑夜里,掠起一道驚心動魄的紅光。 紅娘的手順利地插進我的右胸之中,在我後背帶起一蓬血霧,但我手中的長鋒卻反撩上它的左肩,將它的左臂齊根而斷,紅娘似是沒想到我以如此慘烈的方法來換取重傷它的機會,這讓它稍微愣了一愣,我咳出一口血水,左拳尚燃燒著的紫炎重重印在紅娘的胸口。 尖叫突起! 紅娘如飛倒退,在我的雙重打擊之下,它終于受了不輕的傷。 可我更不好過,尚插在我胸口的鬼臂化為純粹的鬼氣侵入我的體內,我連忙鼓息最後的道力迎了上去,頓時,我的體內成為了和紅娘的另一個戰場,而身上的傷卻更加嚴重了,被紅娘洞穿的右胸口,不斷流出泊泊的血水,如果不趕緊止血的話,即使紅娘站著不動,我也會活活失血而死。 然而,已經控制住傷勢的紅娘卻沒有讓我止血的打算,她尖嘯一聲,便欲再度攻來,但它裙袂方動,金光卻毫無先兆地爆起,直視金光的紅娘不由慘叫一聲,雙手掩臉迅速地向後退去,並躲到了一塊怒岩之後。 那溫暖的光芒中,一只柔若無骨的手掌輕輕按上我的肩膀,一股純正的道力瞬間注入我的體內,數息間便將侵體的鬼氣化去了十之七八。 “小夏?”我喜叫道,雙眼卻一陣暈眩,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 小夏扶住了我,急忙說道:“你先別說話,快坐下來運功療傷,接下來的事讓我處理便行。” 我還待堅持,但小夏卻叫來胡靚硬是把我拉到了後邊,無奈之下,我只得乖乖閉嘴,由胡靚幫我包紮傷口,我卻閉目運氣,封住身體幾處大脈,以防血氣再泄。 見我臉色漸漸好轉之後,小夏才回過頭來,此時金光已逝,紅娘自岩石後出來,張合著僅剩的五指利甲,與小夏相視而立。 “紅娘。”小夏朝紅娘叫道:“我知道你們是被冤枉的,更知道你們如今所作所為並不是出于自願,但你們不可以再錯下去,再這樣妄添殺孽的話,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們。” 小夏的話讓紅娘身體微微一顫,但它隨即說道:“神仙?神仙又有何用,我們受苦之時,他們在哪里?死後仍遭人所制時,他們又在哪里?” 紅娘聲音冰冷,透著深深的怨毒之意,讓這夏夜,仿如罩上了一層冰霜。 語畢,紅娘舞爪再上,無奈之下,小夏只得撤出烏金棍,催動其上的“辟邪錄”和紅娘斗了起來,但紅娘受創在先,只剩一手的它並不是小夏的對手,因此,即使在激戰中,小夏仍有余暇朝胡靚喊道。 “胡小鬼!” 好不容易幫我做了初步包紮的胡靚給小夏一叫,不由一愣,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叫我?” “廢話!”小夏的烏金棍蕩起一片金色波光,把紅娘逼了出去,她才接著叫道:“不叫你,難道還是叫那邊的傷員麼。” “小夏姐,我能幫上什麼忙。”一聽終于有機會表現,胡靚立馬來精神了,他撩起衣袖,一付准備大干一場的樣子。 “把後面的鐵棺打開!”小夏架住紅娘攻來的一爪,將之推了回去:“然後把里面尸體額頭上的金針取出來,快!” 胡靚聽罷,連滾帶爬地跳到了坑中,卻發現那鐵棺是上了鎖的,一把大鐵鎖把棺蓋和棺盒鎖得嚴實,他找來了工兵鏟,但鏟子太過單薄,沒砸上兩下,鏟嘴處便全卷了起來。 “該死!”胡靚急得直蹦。 此時,行動不太靈便的木生鬼魂,遠遠繞過了小夏和紅娘,卻朝胡靚撲去,我突覺風聲有異,一張開了眼,只見怪力鬼高高躍起,不由重重一掌拍于地面,我借力騰起,豔紅劍鋒直指惡鬼,將它于半空攔了下來。 幸好怪力鬼受創過重,我這重傷員一時半會還應付得過來,小夏見此情況,不由連催胡靚動手,胡靚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卻偏是找不到合適的工具來開棺。 我見此情況,連忙逼出三發天火,成品型打向怪力鬼前胸,它剛吃過我紫炎的虧,現在我雖然再發不出紫炎禦敵,但火紅的天火還是讓它嚇了一跳,暫時退了開去。 捉住這個機會,我跳下了坑中,“斬魂”連劃三劍,把三棺鐵鎖盡數斷開。 “小胡,快照小夏說的辦!” 我急急說道,又躍出坑外,把再度逼來的惡鬼擋下。 沒了鐵鎖,胡靚開起棺來就容易得多了,雖則鐵棺埋于地上日子不短,因而長滿了鐵鏽,但胡靚把工兵鏟往棺蓋的縫里一插,一打腿踩到了鐵棺上,便這麼借著勢頭全力一壓鏟子,“哐”一聲,鐵棺便打開了一條縫,隨著而來的是一股惡臭,熏得胡靚差點沒暈過去。 他掩著鼻子,干脆把呼吸也閉上,咬著牙拼命地壓開棺蓋,隨著鐵鏽紛紛散落地上,這鐵棺終是打了開來。 借著月光,胡靚朝棺內看去,一具黑乎乎的尸骸被五個銅環呆了起來,棺蓋一開,尸骸便往外一晃,差點沒撞到胡靚鼻子上,嚇得他臉都綠了。 他大著膽看向尸骨的頭上,果然,那頭骨之上插著一小根金針,胡靚捂著鼻子,忍著心頭惡心之感,用兩根手指輕輕夾住金針,便使勁往外一拔,瞬間,一道淡淡的透明身影自那金針所插之處飛出。 那是,紅娘被強封于尸骨內的一魄!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二章 最惡之人     下篇:第四十四章 因果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