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四章 因果報應  
   
第四十四章 因果報應

透明的影子自焦黑的尸骸中飛出,它如有靈性地在絕地上方轉了兩轉,便射向紅娘,從它的眉心處鑽了進去,傾刻間,紅娘如遭電譴,它尖叫一聲,向後飄飛到一塊牙石之上,抱著頭尖叫不斷。 和我纏斗著的木生鬼魂一聽,便舍下了我撲向紅娘,桑兒的靈魂也來到它娘親的身邊,兩道黑影圍在紅娘身旁,眼見它痛苦如斯,卻一點方法也沒有。 怪力鬼頓時向天發出一聲怒吼,吼聲如雷,它回過頭望向我們一行,那黑色的身影浮現起兩點豔紅,就在它紅著眼要撲過來和我們拼命時,一只蒼白如紙的手卻捉住了它。 那是紅娘的手,然而這條手臂雖然蒼白如昔,卻已經沒有了那如獸牙般鋒利的指甲。 “不要,木生,他們是好人……” 紅娘緩緩抬起頭,那斷掉的手臂處冒出濃濃黑煙,不多時便又長出了一條手臂,紅娘立起,用兩手將她滿頭亂發往向一挽,一個清麗的女子便這麼出現在月光之下。 它的眼睛不再是暴劣的血紅,反而清澈如水,紅娘朝我們微微一福:“紅娘謝過三位,這還魄之恩,紅娘沒齒難忘,若不是各位取出那制魄的金針,還紅娘缺失的一魄,紅娘還得遭人所制,繼續這麼錯下去,懇請三位幫我那可憐的丈夫和孩兒也取出制魄金針,還他們一個完整的靈魂吧。” 我看紅娘不禁話語清晰而有條理,且沒有了方才一身凶暴的氣息,不由大奇:“這怎麼回事?” “人有三魂七魄。”小夏收起了烏金棍,一邊說道:“而紅娘一家三人死後卻遭人抽去了一魄困于尸體之內,再以鐵棺隔絕陰陽,讓紅娘一家找不到魂魄所在,加上此地為陰煞彙聚之所,銀流煞氣日以繼夜地沖襲他們的尸體,從而讓他們變得暴劣,更化為厲鬼,而且缺失了一魄,那不完整的靈魂會變得凶暴無比,就像你突然失去一樣珍貴的東西,你會為此發瘋一般,況且,他們還被人控制著,才會做出那些事情。” “誰控制了他們?”我追問。 “此事過會我再詳細說給你聽。”小夏跳下了深坑:“我們先把木生桑兒尸體上的制魄金針取出來再說。” 既然小夏這樣說,我也不反對,但我受的傷頗重,方才為了阻止木生傷害胡靚,胸口被紅娘重創的地方又流出了血,小夏看到,便不准我下來幫忙,我只能盤坐于坑沿,自個運氣止血起來。 坑下邊,小夏和胡靚一人一邊,花不了多少功夫便把其余的兩只鐵棺給打了開來,鐵棺之內,木生桑兒的尸體尚未完全變成枯骨,那是因為此地陰絕,長年受濕氣所侵之故。 很快的,兩根金針被拔了出來,隨著兩道透明身影融入木生和桑兒的魂魄之中,它們的鬼魂也漸漸不再是黑影一片,而是現出了生前的樣貌,紅娘喜極,想自己一家劫難重重,一直到得今天,才重新擁有一個完整的靈魂,終于可以再入輪回。 牙石之上,三個曆盡苦難的靈魂喜極而泣,趁著紅娘一家聚首的機會,小夏把她自那奇石幻境中的所見所聞一並說與我聽,我聽得唏噓不已,想不到那外表忠厚,並致力于村子開發的秦村長,竟會是這一系列事件的幕後指使者。 可即使我們知道了縱鬼殺人的是這秦村長,卻怎麼也想不通既然他支持排水村的開發項目,那暗地里指使紅娘三鬼殺人卻又是為了哪般? 那一邊,紅娘三鬼衷腸訴罷,便飄下石來與我們相見。 “三位恩情,紅娘一家無以為報,只望來世為牛作馬,為恩公們效以犬馬之勞。” 小夏連連擺手:“這舉手之勞,紅娘言重了,等我為你們三人做一場法事,好減輕你們的罪孽,便可再入輪回。” 紅娘聽罷,三鬼互視一番,最後紅娘淺淺笑道:“此事不勞小姐,紅娘三人自知罪孽深重,但即使拼個永不超生,我們也不能放過那罪魁禍首!” “秦大山?” “正是!”紅娘輕點其頭:“今晚也是他見絕地這邊金光有異,才令我們過來查看的。” “哦。”小夏順帶一問:“他是怎麼說的。” “他讓我們前來查看是何人觸動了禁制,若能擒則擒,若擒不了則殺之。” “這樣的話我倒想到個辦法。”小夏嘿嘿一笑:“紅娘,我知你們報仇心切,但有一些事情我還必須跟秦大山弄清楚,因為我們一開始便是受人所托來查清楚排水村的連串凶案,既然受人自托,自必忠人之事,想我們要是這麼興師問罪地去問秦大山,他大概是不會說的了,不如我們示已以弱,還可能套出一些事情來。” “怎麼個示已以弱法?”我皺著眉頭問道。 “就讓紅娘他們把我們三個擒去啊。” 小夏眨著眼睛說道。 “這不妥吧。”我看著紅娘三鬼說道:“紅娘三人受他所控制,現在他們雖然恢複了完整的靈魂,但萬一那秦大山突然發難,讓紅娘三人對我們下手,那時,我們又當如何?” “此事恩公大可放心。”紅娘輕輕笑道:“那秦大山並不是大有修為的人,他能夠控制得了我們,不過是因為我們有一魄在他手里,再加上他那家傳異石上滴有他的血,他才能通過異石以秘法控制我們,現在我們靈魂完整,那異石對我們的控制極其有限,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因此,恩公不必擔心紅娘會臨陣倒戈。”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小夏在一旁說道:“他秦大山所謂的家傳秘術,只不過是一些不成氣候的東西,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也不過是這金針制魄之術,但這制魄之術還不是出于他的道行功力,而是金針上所附之符,而當年他封住紅娘啞穴之法,說穿了,也不過是對人體竅穴脈理懂得一些而已,那封穴之術還不能持久,最長的時間超不過三天,所以秦大山那時才要急急為紅娘定罪,所以這人的能耐,最多也就是略懂醫術,初涉陰陽之學罷了,不足為患。”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我攤開雙手笑道:“那我們束手就擒好了。” 祭屋里,秦大山不斷在山娘娘的雕像前打著轉,他這兩天在鎮里為了處理排水暴動的事情就沒少忙活,這事情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卻不想連夜回到村子時,卻驚見村子後方金光沖天,那後面有什麼東西,他自然最是清楚不過,這麼多年來,他苦苦守住這麼一個秘密,但今晚遙見金光,他隱隱覺得,這秘密怕是守不住了。 但人總會存在著僥幸的心理,他秦大山自然也不例外,于是他來到祭屋,那山娘娘可是他的祖先,他希望自己的先祖有靈,能夠把這個秘密繼續保持下去。 出乎意料的是,長年守在祭屋里的叔公不知道跑哪去了,但秦大山現在也沒心思管這個,他只是希望,能夠把想要觸碰他秘密的人捉來,甚至殺掉,好一了百了。 反正他秦大山手上已經染滿了鮮血,也不多這幾個,他如是想道,然後冷冷笑了幾聲。 此時,屋子內空氣為之一冷,兩排燭火紛紛暗下,“呯”一聲響,祭屋大門無風自開,紅娘三鬼把幾個人推了進來。 大門複又合上,秦大山蹲下身子,眯著眼睛打量這眼前三人。 這一女二男他都認得,除了一個是赤石村村長的孫子外,其余兩個都是那外鄉的人,秦大山不由慶幸,還好不是本村的人,不然的話,此事更難處理。 三人似是暈迷了過去,雙眉緊鎖,樣子萎頓,像是受了不輕的傷。 只是胡靚的身份讓秦大山大傷腦筋,這娃在排水那赤石的老胡是不可能不知道的,要是也把這小子給殺了,恐怕老胡會找他要人;但這人要是不殺,秦大山又怕這秘密泄露出去,思來想去,秦大山決定還是將這三人殺掉,以永除後患,至于將來老胡找來,他至多給赤石村長來個死無對證。 既然已經有了計較,秦大山也不猶豫,冷冷一笑朝紅娘說道:“弄醒他們。” 紅娘一家既然要幫我們做一場戲,自然也就做足了功夫,不僅紅娘又恢複了滿頭亂發的可怕模樣,連木生桑兒也隱去自己的模樣,以黑影的形象出現在秦大山面前。 秦大山本身並無修為,自然也察覺不到紅娘三鬼氣息有異,他在冷笑時,紅娘也在心中冷笑,它恨不得馬上撕碎了眼前這個害苦了它們一家的凶手,但恩公既然有話要套他,紅娘也只能忍得一忍了。 于是紅娘一聲不吭,只是從嘴中吹出一股黑風,黑風陰冷無比,秦大山不由退開了數步,我們被這冷風一吹,知道這戲終歸要上場了,連忙扮作初醒狀,微微張開雙眼,東張西望了一番,才扮作突然看到了秦大山,三人一起驚呼出口。 “秦村長?” 見我們驚愕無比的樣子,秦大山非常滿意,他蹲下身來,陰狠狠地笑道:“是俺,怎麼,三位感到很意外?” 我們心下好笑,臉上卻做足了表情,三人一付不敢相信的樣子,小夏更是驚叫一聲:“難道整件事都是你干的,是你在背後操縱紅娘它們?” 秦大山哈哈一笑,站起身來志得意滿的說道:“自然是俺,不過俺也想不到,你們竟會知道那麼多東西,要是你們不摸到後山腳那地方去的話,俺還可能放你們一條生路,現在嘛,嘿嘿。” “秦大山,你連我也敢殺?不怕我爺爺找你要人麼?”胡靚扮作氣憤地叫道。 “俺也不想啊。”秦大山走過來拍拍胡靚的肩頭:“要怪,就怪你太多管閑事了。” “我不明白!”我跟著叫道:“你不是支持排水的開發建設嗎,為什麼又會指使紅娘它們殺害來施工的工人,更差點造成工程的延誤。” 這是我們目前最搞不清楚的問題,這要換個情況,秦大山未必肯說,但現在他以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下,如此情況,卻就難說得很了。 果然,秦大山不知是計,甩口便是一句:“因為俺要錢!” “很多很多的錢!”秦大山繼續說道:“這村子要開發了,俺起先也是很高興,但後來想想,這村子即使富裕了,俺最多也跟著賺上那麼一點點,可那遠遠不夠,俺不想一輩子都呆在這破村,俺不想兒子孫子也能守著這破地,所以俺需要錢,有了大把的錢,俺們也能到城里生活,也能享受享受,甚至也可以出國去……” “我就不明白了,這弄錢跟你殺人又有什麼關系。”小夏冷冷說道。 秦大山嘿嘿一笑:“關系可就大著了,你想這工程少說也投資了幾個千萬吧,那就是說,這背後的大老板有錢啊,要是他這工程出了點狀況,俺再點出這鬼是俺放的,你說,他會不會給俺個百幾十萬求俺收手,要不然,他可就賠大了!” 秦大山這話一說,我們馬上便明白了他縱鬼殺害工人的原因,原來是為了要脅張忠國,說到底,就是為了錢。 三十年前,他為了占有紅娘不惜殺人練鬼,三十年後,為了錢,他更對無辜的普通人下此毒手,可見此人已經喪心病狂到了極點。 “但是。”秦大山突然話鋒一轉,指著我們怒叫道:“就在俺准備對張忠國下手的時候,你們卻來了,這一來,便打亂了俺許多計劃,你們說,俺怎麼能放過你們,既然現在你們什麼都知道了,就讓俺送你們上路吧。” “等等!”小夏突然說道:“如果只是要對付我們,那你為什麼還向秦八和阿滿下手,他們和這件事沒關吧。” “誰說沒有關系了。”秦大山惡狠狠地說道:“要不是秦八,你們會知道紅娘這個人,那兔崽子,二十多年前突然瘋了,俺就知道是裝出來的,不殺了他,遲早會讓你們把事情都打聽了去;還有阿滿,你們不是找他談話來著,天知道他會說多少東西給你們聽,所以他也非死不可!” “秦村長,你就是一人面獸心的畜生,為了一已之欲,竟然殺了這麼多人,你死後,要下十八層地獄的!”小夏冷冷罵道。 秦大山也不以為意,他站起身來退後幾步:“現在就讓俺先送三位上路吧!” 話畢,他張圓了嘴,從嘴里吐出似蕭非蕭般的哨聲,紅娘三鬼聽此哨聲,均全身一抖,但過得良久,卻毫無反應,秦大山不由急了,連連發出哨聲催促它們動手。 “秦村長,別費勁了!”小夏拍了拍手,突然自地上站起來,動作輕盈,哪像一個受過傷的人。 我和胡靚相視一笑,也自地上站起,冷冷地看著秦大山。 “這是怎麼回事,你,你們。”秦大山張大了口,神情慌張到了極點,他連忙朝紅娘三鬼叫道:“你們在愣著干什麼,快殺了他們,難道你們不要那缺失的一魄了麼?” “秦大山…”一直都未出聲的紅娘幽幽說道:“到現在,你還不忘威脅我們,我們所缺失的一魄,恩公已經替我們找回來了,所以,要死的是你!” 仰起了頭,紅娘一頭青絲朝後翻飛,露出那絕美的姿容,而另一邊,木生和桑兒也恢複了生前的模樣,三鬼慢慢朝秦大山圍過去,秦大山嚇得連連退後,最後更朝我們叫道:“救命,救命啊,俺錯了,俺錯了,求你們不要殺俺……。” “種惡因,自得惡果,秦大山,這顆惡果,你就自個慢慢咽下去吧,誰也救不了你!”小夏哼了一聲,便轉身出了祭屋。 我和胡靚也跟著出來,隨著祭屋的大門一合,一聲淒利的慘叫便自那屋中傳來,叫聲遠遠地傳出了村廣場,聽到聲音的人家紛紛點上了燈火,卻沒有一個人敢出來查探究竟。 或者說,自三十年前那一宗慘事開始,這全村的人便都對紅娘一家不住,他們雖然不是直接殺害了紅娘,但正由于他們的冷漠,才造成秦大山為所欲為的局面,因此當今天怪事連連時,他們皆心中有愧,沒一人都過問一句。 三十年前,由于村民的冷漠,紅娘含冤而死;三十年後,也由于村民的冷漠,秦大山至死也沒一人敢詢聲來探,這正所謂是天道循環,報應不爽!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三章 解放的靈魂     下篇:第四十五章 奇石爭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