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章 移魂奪魄  
   
第四章 移魂奪魄

在聽完古振聲的描述,小夏拉著我從會客室出來,我看她神情有異,必是有話要說,便讓陳古二人稍候上片刻,便跟在小夏身後來到我自己的辦公室。 “怎麼了,小夏,你聽出什麼來了?”我問道。 小夏神色凝重地點點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古先生的女兒是中了一種邪術,名為移魂奪魄!” “移魂奪魄?”我連忙問道:“嚴重嗎?” “有些棘手,但不是完全無法可破。”小夏說道:“此術會讓人的三魂七魄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無體可附,若時間拖得過久,人會魂不附體,身體雖活著,但魂魄卻會消散,實于死了沒有分別。但此術也非全無法可以破解,只要以渡厄金針施定魂之術,分別鎖住人體七穴,便能將七魄留住,再施‘返魂術’召回四散的三魂,讓魂魄各有所依,此術便破,但它棘手的地方是破法之後的第一個晚上。” “第一個晚上,怎麼說?” 小夏正色道:“因為之前受邪術所致,人的三魂離體,七魄不依,實與死亡無別,離體的魂魄會讓黃泉陰司判斷此人已死,但我們將此人魂魄歸集之後,卻會讓陰司誤以為有人強行續命,此時它們會派來拘魂鬼卒,要強制把魂魄拘回地府,如果你要救她,便勢必和鬼卒為敵,只要將鬼卒擊退,過得一日,魂魄完全融入了人體中,此時即使陰司地府要再過問,卻也毫無辦法可想,只是這樣一來,你勢必會得罪了陰司地府,我怕它們會找你麻煩。” 我搖頭說道:“即使得罪了陰司地府,但人我還是要救,你沒看到古振聲那可憐的樣子,要是他女兒真個死了,他可能也會同赴黃泉,我們總不能見死不救,更何況,她女兒命不該絕,完全是邪術作崇,就算來的是十殿閻王,我也要和它們理論一番!”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小夏露出一個拿你沒辦法的表情:“那你去把這單生意接下來,然後和我回家取渡厄金針,我明天還要出差,這趟差事就只能你自己辦了,不過那定魂之法並不難學,至于鬼卒,我想你放放紫天之炎,就算來了黑白無常也拿你沒辦法,不過對于陰司的鬼官,你不要輕易下殺手,嚇退它們就好,省得把這梁子結大了。” “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我點頭說道。 隨後,我們回到會客室,古振聲滿臉期待地望著我,我淡淡一笑:“這個委托,我們‘靈’接下了!” 古振聲馬上站起來,握著我的手連連道謝:“王先生,多余的話我就不說了,一句話,只要你們能夠救得了小女,多少錢都不在話下。” 我含笑謝過,並向古振聲要了地址,他下午便要趕回B市,而我則還需和小夏學那定魂之術,自不能一起同往,算算時間,她的女兒中了邪術只有四天,只要還沒超過七天,這命還是能夠保得住的,于是我讓古振聲安心回家,並向他保證明早必到。 有了我鄭重其事的保證,古振聲稍微放下了心事,便和陳天華先離開了公司,我和小夏在公司再逗留一會,這次我們兩人一同出差,沒有個三四天是回不來的,我讓小然這幾天盡量不要接受委托,能推的則推,不能推的只能等到我們回來再做打算。 一番安排之後,我和小夏才離開公司,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鍾,我們不敢耽擱,便驅車往小夏所住的桃源小區駛去。 那一個下午,小夏為我細細講解了定魂之術,並讓我牢牢記住了七魄在人體上的位置,這一學,便學到了日近黃昏,我們兩人一個說得累,一個學得累,本來還想著小資一番,卻吃上一頓燭光晚餐,現在看這情況也只好作罷,于是我們到附近的市場買了些食材,就在小夏家里做起了家常便飯。 一頓飯吃了近兩個鍾頭,收拾完碗筷後,我們又看了一會電視,一邊說說笑笑,這一晚過得倒也愜意,直到快十一點時,小夏才半推半拉地把我轟出了門口,說要斷絕某人賴在她家過夜的念頭,我嘿嘿一笑,趁她不備迅速吻了她一下,然後風也似的跑下了樓遞,小夏愣了一愣,然後自己不由輕笑了兩聲,才關門回屋。 一夜無話。 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匆匆吃過早餐之後,便帶著小夏的金針出了門,AB兩市之間的車程不超過兩個鍾頭,我便決定自己開車前往,可到了B市之後,我後悔了,這城市雖則離A市近,但我從沒來過,即使車上裝了導航系統,但在面對這個陌生的城市,我有一種找不著北的感覺。 最後沒辦法,只得找了個當地的的哥,把古振聲家里的地址拿給他看,然後叫他開著車領我過去。 于是折騰到早上十一點多,我終于來到古振聲的半山豪宅外。 不愧是B市的地產巨子,古振聲這一豪宅占地極廣,花園泳池一個也不少,兼之宅子在外觀上古拙而不失高雅,這一看,那富貴之氣便撲面而來。 古振聲一早就在門邊上候著,我一到達,便受到他極其熱情的款待,他親切地拉著我的手,在眾下人詫異的眼光里一同進入了房子中。 方一進屋,我便向古振聲說道:“古先生,讓我先看看令千金的情況吧。” “這樣不好吧,你看你才剛到,這就……”古振聲頗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搖頭:“無妨,救人如救火,古先生不用和我這麼客氣,請你帶路吧。” 古振聲略微一呆,然後用力地拍拍我的肩膀說道:“小王,你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就沖你今天這句話,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麼困難盡管和我說。” “古先生你言重了。”我淡淡一笑。 古振聲也不再客套,便領著我朝二樓走去,二樓盡頭的房間,便是古振聲之女的閨房。 房門打開,房間內窗戶關閉著,屋子里顯得較為陰暗,我隨古振聲走了進去,這房間的格調以素雅為主,方一進屋,便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鑽入了鼻子中,我不由抽了抽鼻子。 屋子布置簡單,正是屋主人心性的寫照,但這簡雅的屋子里,卻掛著三條與房間風格格格不入的招魂幡,三道半米寬,一米長的招魂幡吊于屋內大床之上,這金銅為腳,軟褥為床的臥床之上,正躺著一個女孩。 古振聲見我打量著招魂幡,以為我不樂意有同道中人插手此事,故道:“小王,你別見怪,這之前我也找了不少高人,其中一個便為我布置這三面符幡,說是能夠一時保得我女魂魄不散,你要是不樂意,我馬上讓人撤了它。” 我連連擺手:“不用了,古先生,這位高人說得並不有錯,他這三張招魂幡雖然不能讓令千金好轉過來,卻足以保她情況不再惡化,只是這治標不治本之法,也拖不了多少時候,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先看看小姐的情況。” “沒問題,沒問題。”古振聲領我走向牙床,他拔開了床側的一張招魂幡,現出一個美麗不可方物的女子。 如果說小夏是火的話,那麼眼前這個女子便是水,水一樣柔白的肌膚,水一樣溫柔的五官,她雙眸緊閉,檀嘴微張,一付人見猶憐的模樣,然而她瓊鼻玉挺,卻予人一種軟弱中摻和著堅強的奇異感覺。 古振聲見到自己的女兒,便把全幅的心神投注到了她的身上,倒沒發覺我看得一呆。 “玥玥,你會沒事的,爸一定會讓你好過來的……“古振聲在他女兒耳邊輕輕說道,然後看向了我:“小王,你看玥玥這情況。” 我回過神來,不由老臉一紅,這樣盯著人家的女兒確實有點失禮了,還好古振聲沒留意到我的失態,我連忙走上幾步來到床邊,古振聲讓開一邊,我輕輕觸到他女兒古玥的臉,觸手冰涼滑膩,讓我心神不由一蕩。 我連忙收斂心神,輕輕挑開她的一只眼睛,眼睛里,古玥的瞳孔比正常人略小,正是魂魄渙散的征兆,我深吸一口氣,一指虛空畫符,為自己開了天眼,天眼一開,陰陽兩界在我眼中皆無所遁形。 我雙眼中的世界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青光,這是陰陽兩界同時出現在眼中的現象,我朝這房間內打量,不由一驚,古玥的魂和魄出現在這房間的每個角落,它們有的坐在梳妝台前,有的蹲在角落里,有的甚至在好奇地打量著我和古振聲。 這心里大致有了個底,我便收起了天眼,朝古振聲說道:“古先生,令媛的魂魄還沒有散盡,只要下午我給她以金針定魂,再施返魂之術便無大礙,只是,只是……。” 說到這里,我有些難以啟齒,因為這金針定魂之術施展起來有些特殊,如果小夏不是早些時候定好了日程,說不定她會親自來一趟,因為這金針定魂,為了准確起見,必須讓那丟了魂魄的人不著一縷。 古振聲見我有些猶豫,不由急道:“小王,你有什麼要求你就說啊,我什麼都答應你。” “古先生,我不是有意冒犯貴千金。”我正色說道:“只是這金針定魂施展之時,必須讓小姐不著一縷,如此一來,我才能做到一針定魂!”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章 父親     下篇:第五章 金針定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