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五章 金針定魂  
   
第五章 金針定魂

對于我提出來的要求,古振聲先是一呆,然後臉上出現震怒的表情,但隨後臉色又是一暗,他站起身來,在房間里來回地踱著方步,顯是心里正在進行著激烈的思想斗爭。 我不出一聲,此事須由古振聲自己作決定,若他不應允,那我也無計可施,小夏說過,若這定魂之術有個偏差,不但是魂魄鎖之不住,還會有損傷靈魂的危險,所以一點也馬虎不得。 那一邊,古振聲終是果斷之人,他歎一口氣說道:“就依你說的做,但是小王啊,此事不得向外聲張,這畢竟帶關玥玥的名聲啊。” “你放心,我決不會將此事外揚。”我立起說道。 既然有了決定,那做起事來便方便許多,用過午餐後,古振聲讓一個從小服侍古玥的老媽子替小姐脫光了身上衣物,老媽子拿著一身衣物出來後,我朝古振聲點點頭,便大步踏入房中,並輕輕關上了房門。 把一個長形的錦盒小心地放到梳妝台上,我輕輕打開錦盒,里面是長短不一的七根金針,人有七魄,一魄天沖,二魄靈慧,三魄為氣,四魄為力,五魄中樞,六魄為精,七魄為英。而這七根金針上刻著的定魂銘符,便與七魄一一對應。 我小心地拈起這七根金針,走到牙床邊上,牙床上,躺著一具驚心動魄的女體,我深吸一口氣,讓狂跳的心髒平緩下來,拿出一方錦帕,我把金針放于其上,這定魂之術,便是將四散于附近的七魄以秘術附于金針之上,再插入所對應的人體竅穴。 天沖魄在頂輪,靈慧魄在眉心輪,氣魄在喉輪,力魄在心輪上,並同時與雙手心和雙腳心相連。中樞魄在臍輪,精魄在生殖輪,英魄在海底輪。這七大穴自頭頂到跨下會陰穴,每一穴皆是人體重穴,即使不是用以施展定魂之術,這平時要是一個馬虎插偏或插重了穴道,對人休的損傷也是極大,我不敢大意,雖然眼前是一具活色生香的女子身體,但我卻收斂了自己的心神,只把她當作病人看待。 拈起一根金針,我先為自己開了天眼,然後低頌咒語,再配合虛空畫符,代表天沖魄的金針光芒一閃,房間里已經少了一道古玥的精魄,我馬上把這根金針小心地插進古玥的頭頂頂輪。 金針入體,古玥臉上稍微抽動了一下,這是魂魄歸位的現象,我心中一喜,連忙拿起其余的金針,依法畫葫蘆把其余六魄也鎖定在古玥身體內,這一番施為也只花費了我半個鍾頭的時間,但七針插罷,我卻累得連連低喘,整個上衣的後背都為汗水所濕。 金針定魂施展起來看似容易,但這定魂鎖魄之術又豈是那麼簡單,單是消耗的道力,便讓我去了十之五六,更何況古玥還是一個不可多見的美女,這麼一具美妙的胴體置于眼前,我也花費更多的心力才能讓自己不致于心猿意馬。 所以金針之術施罷,我連忙離開牙床,遠遠躲到一邊休息了一會。 接下來的返魂之術便簡單了許多,因為不用對著古玥的身體,我的心神又集中了不少,這返魂術施展起來得心應手,隨著道術的進行,古玥飄散在外的天、地、命三魂被集中了起來,再依原來之所歸一一附于她的身體之上,三魂歸位,七魄附體,古玥的呼吸頓時便加重了不少,臉色也越來越紅潤,似是會隨時可以醒轉一般。 到這個時候,古玥這命算是救回了一半,而另一半,則要過了今晚才能下定論。 我為古玥蓋上輕紗羅帳,才開門讓古振聲進來,他一進來,馬上便撲到女兒床邊,見古玥臉色紅潤,呼吸順暢而有力,這心里的石頭頓時落了下來。 “謝謝你,小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是。”古振聲激動地握著我的手,聲音顫抖的說道。 我搖頭說道:“古先生,現在這謝字還言之過早,令媛的命我算是救回了一半,但要痊愈,還得過得今晚再說。” 古振聲聽得一驚,連忙說道:“莫非此事還有變化?” 我只得把這移魂奪魄真正棘手之事說與他聽,聽得古振聲臉色如灰,想這大活人的怎麼斗得過那陰司鬼卒,一念至此,古振聲像丟了魂似的坐在了床沿。 “古先生,你也不用太過擔心,今晚我親自鎮守于此,即使來的是十殿閻羅,我也要和它們理論一番,它們要拘,便拘那以邪術作惡之人去,令千金卻是無辜得很。”我安慰古振聲說道:“但是,古先生,你要想一想,可有得罪了什麼人,竟讓人以這樣陰毒的邪術來對付令媛。” 古振聲聽得一歎:“人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啊,古某縱橫商場二十幾年,得罪的人還少了?這一時之間,我也想不到這是何人所為,只是此人也太毒了,有什麼事沖古某來就是了,為什麼要害玥玥啊。” 我聽罷,從懷里拿出兩張一早由小夏交給我的“天尊佑靈神符”,此符為小夏灌注道力所制,功能辟邪保命,這防的就是那想對古家不利之人見此次失敗之後,又會再起歹心。 “古先生,這兩張符分別放在你和令媛身上,符上有靈力,可保二位諸邪不近,即使是窮凶極惡之邪術,也可保你們短時間內性命無礙,你千萬收好。”最後,我又叮囑道:“此符萬不可沾水,更不能染血汙,否則,便諸法不靈了。” 古振聲也知道這等保命之物並不是有錢就能買得到的,他接過我遞過的符錄,心里不由又對我感激了幾分。 此刻古玥樣似熟睡,我便著古振聲一同離開,讓她靜心安養,出得房來,我卻發現這樓下大廳竟來了不少人,想是這平時和古振聲有交情的人,我在古振聲耳邊小聲說道:“古先生,若是這些人要求看望令媛,請你務必婉拒,一來令媛現在還需要休息;二來,這來探望之人中可能便有那加害令媛之人,若是讓人知道了小姐她現在的情況,我恐怕事情還會再生波折。” 古振聲聽得點頭不已,由于我的身份特殊,不方便和他一起下去,古振聲便遣一下人,讓其帶我到客房休息。 為了今晚對付陰卒之事,我不敢浪費時間,一進了房間,便叮囑那下人等晚餐時才來叫我,下人唯唯應諾,為我關上了門便離開,我走到窗前,便就地盤膝而坐,默默運起紫天炎決,緩緩回複損耗了的道力。 這一運功,便一直到月上枝頭,我才睜開了雙眼,卻見古振聲坐于一旁,我連忙立起。 “古先生,你這是。” “沒事沒事。”古振聲笑道:“我看小王你正在用功,也就不敢打擾你,現在你醒了,便和我一起下去用晚餐吧。” “古先生,這種事你讓人來叫一聲便是了,怎麼自己親自來了。”我有點受寵若驚地說道。 “那有什麼。”古振聲不以為然的說道:“你是我們古家的大恩人,我叫你吃下飯又不是什麼大事,有什麼使得使不得的。” 既然主人家都這麼說了,我這個做客人要還是扭扭捏捏,倒顯得惺惺作態了,于是我灑然一笑,便和古振聲下得樓去用晚餐,晚餐上,食物精美而豐富,加上古振聲這人見識廣泛,談天不凡,這一餐飯,倒也吃得賓主盡歡。 用過了晚飯,再聊上一會天,不知不覺,時間已經快到十一點,隨著午夜將臨,古振聲的臉色越來越緊張,當大廳的大吊鍾敲響了起來時,我起身說道:“古先生,再有一個鍾頭便是午夜子時,也是陰差出巡的時候,我這就到小姐房間中做好准備。” 古振聲連連點頭:“有勞了,小王。” 十分鍾後,我來到古玥房中,搬來一張椅子,大馬金刀地坐在了房門之前,雙眼微閉,靜待那拘魂鬼差的到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章 移魂奪魄     下篇:第六章 行賄鬼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