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章 行賄鬼差  
   
第六章 行賄鬼差

午夜子時,為一天之中至陰之刻,也是黃泉地府陰差出巡之時,我默默計算著時間,子時片刻便到。 小夏囑咐過,非到萬不得以,千萬別與陰差鬼卒為敵,我也不是那好惹事生非之徒,要不是為救古玥之命,我才沒興趣和地府打交道。 從口袋里摸出一遝冥幣,現在的冥幣制作相當精美,幾與真錢一般無二,按照小夏的說法,這陰差也不全是那奉公守法之輩,這貪汙賄賂之事不只在陽間行得通,陰間也大可試上一試,不是有一句話叫有錢能使鬼推磨嘛。 這行賄之事我還是第一次干,而且還是對陰差行賄,這倒是新鮮得緊,也不知道來的是什麼陰差,別整個黑白無常來,那可能就不能善了了。 咚咚咚—— 十二點的鍾聲准時敲響,頓時,室內的氣溫也低了一低,我起身,把一早放在古玥床邊的“續陽燈”點上,“續陽燈”的燈芯是浸過了雄雞的血,在動物中雞血呈陽,浸過雞血的燈芯再以秘法煉制,點燃後可為將死之上再續上一兩個鍾頭的壽命,也可以此讓前來拘魂的陰差誤以為續命之人的陽壽未盡,便有機會蒙混過關。 當然,我對“續陽燈”騙過陰差沒有抱太大的希望,陰差又不是傻子,這燈只能來拖延時間,因為人若壽陽未盡,陰差是不敢拘魂的。 “續陽燈”上燃起了明亮色的火光,讓房間里的溫度變得稍微溫暖一些,但肉眼可見的陣陣冷氣卻從門下的縫隙里翻湧而入,我立起身,站到古玥床前,冷氣到了我腳邊便不再前進,像是遇到了一層無形的屏障。 叮—— 寂靜的房間里突然響起了一下搖鈴的聲音,那是招魂鈴,我知道,陰差來了。 古玥——古玥—— 呼喚古玥的聲音仿佛從遙遠的地方傳來,聲音飄蕩,從四面八方響起,然後彙成聲浪朝床上的古玥湧起,若是被這股聲浪觸及古玥的神識,那傾刻間,古玥之魂必為所拘。 我見陰差全不理古玥尚陽氣未失,便要強制拘魂,心里不由一氣,伸出手在古玥的臉上虛劃一符,一個太極八卦的圖案在我手指上微光一閃,“續陽燈”突然火光大漲,明黃色的燈光一下子照亮了屋子,更把拘魂聲浪擊得崩散。 燈光一漲一退,又恢複了之前的亮度,我冷冷看向房門,那外面,有兩團鬼氣在湧動。 這鬼氣和我之前遇到的惡鬼之氣並不一樣,惡鬼之氣皆凶劣非常,而門外之氣,卻只是呈陰煞之屬,卻無半點凶劣。 一般來說,陰陽殊途,陰魂不入生者之地,這房間內有我這個大活人坐鎮,即使是鬼差,也不願輕易進房來拘古玥的魂,但古玥卻拖不得,若“續陽燈”燃盡,古玥陽氣消散,到時我再要強保她的魂魄,便可有些站不住理了。 “門外兩位陰差,請進房來吧。”于是,我淡淡說道,不過第一次面對鬼差,我還是有些緊張的。 低低的歎息聲中,兩條白色的影子從門外緩緩飄了進來,進入房間後,影子漸漸凝聚成形,片刻後,兩名身穿西裝的墨鏡男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的下巴直接砸到了地上! 這,這難道就是地府的陰差? 看著我驚訝莫名的樣子,其中一個陰差開口說道:“用不著驚訝成這個樣子,陰間可算陽間的一個反面,陽間在變化,陰間自然不可能一絲不變,倒是你,不僅以秘法為此女續命,還擊散了我等的拘魂之音,這妨礙陰差辦公的罪名,你擔得起麼?” 我淡淡笑道:“此女為邪法所害,以致三魂離體,七魄不依,這才讓地府誤以為她陽壽已盡,我今天已經為其破法救命,還請兩位陰差放過她的魂魄,這女孩其實無辜得很。” 兩位陰差互看了一眼,然後搖了搖頭:“我們也是秉公處理,不把這魂拘回去,和上頭也不好交待啊。” “我自然不會讓二位白走這一趟。”我拿出一遝冥幣,手上紫炎燃起,瞬間把冥幣燒為飛灰,片刻之後,兩陰差的腳下卻再現了一大疊冥錢,錢上還放著兩張信用卡之類的卡片。“請兩位代為說說好話吧。” 陰差看著冥幣從我的手上燃盡,但對于他們腳邊出現的大量冥錢卻一眼也不瞧,讓我不由暗自擔心,莫非這兩陰差果真不如錢財所動,卻過得半晌,才聽得他們低歎一聲。 “罷了罷了,紫天神炎的煌煌正力不是我們兩個低等陰差能夠應付得了的,既然此女有你這樣的人保著她,我們也好有個說辭,至于這錢……” 說到此處,兩陰差相視一笑,其中一差伸手一指,滿地的冥錢便憑空消失了:“即是生人所敬之財帛,我們也不好推辭,你也好自為之,這種事,可做不得第二次,說不定下次來的陰差,可不是我們兄弟這麼好說話的了。” 我聽得好笑,明明這陰差怕的是我紫炎的正力,卻非得說得如此冠冕堂皇,我自然也不說破,只是順著他們的話說道:“這個自然。” “那我們就此別過。” 兩差說罷,轉身便走,我看著他們的身影輕輕地飄出門外,不由松了一口氣,心想古玥這命算是保下來了,卻不料陰夢才穿門而去,便聽兩聲慘叫自門外響起,兩個陰差突然自門外拋飛了進來,一直撞到了牆壁上,頓時化為兩塊焦黑的影子,卻已經是魂飛魄散! 這變故也來得快了一些,我還有些轉不過腦筋,門外有人冷冷說道:“還好我剛好巡游至此,要不然,真給你們兩個營私舞弊的陰差小鬼壞了地府的名聲! 一條影子透門而入,那透骨的冰寒也如塑風般吹至,我不由打了個冷顫,來者鬼氣陰冷如有實質,和那兩陰差完全不是同一個量級上的,恐怕這次來的不是一般的鬼卒,難道是黑白無常中的一鬼親至? 扭曲的影子漸漸成形,一個長發黑衣的男人出現在我的身前,他身材筆挺,眼若星辰,樣子英俊得和電影明星有得一拼,但他的左邊臉頰上卻紋著一個“馬”字,無端地破壞了其形象。 “你是?”我退後半步,作出嚴陣以待的姿勢。 男子若有所思地打量著我,我泛出一種在他面前毫無秘密可言的可怕感覺,他看了我一陣後說道:“果然是紫天神炎,也罷,能修得紫炎的凡人,確也有知道我身份的資格,聽好了,凡人。” 他看著我,突然笑得無比燦爛:“我是地府黃泉軍曹左指揮使——馬面!” 我一聽,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老天,這就是小時候一直聽老人們說起,那地府中頗具傳奇色彩的鬼官,牛頭馬面中的馬面? 這形象也差太遠了吧!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五章 金針定魂     下篇:第七章 魂魄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