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八章 拾荒者  
   
第八章 拾荒者

第二天早上,古振聲見到自己女兒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時,欣喜得幾乎要瘋了,我看著他們父女相擁而泣,便覺得昨夜那險相環生的苦戰總算有些價值。 想到若不是最後使出斬天劍,讓馬面認了出來的話,恐怕我今天還不能完整地站在這里,一想到這點,心里便微微泛起後怕之感,看來民間的傳說果然不能盡信,連馬面這種在民間傳說里也只是三流角色的鬼官都厲害如斯,那些赫赫有名的人物就更不得了了。 “小王。”古振聲的聲音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他已經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只還是略帶激動地走向我,一把捉住我的手說道:“小王,你真是我們古家的大恩人,以後有什麼地方用得著我古某人的,你盡管提出來,千萬不要和我客氣。” 我連連道謝,他又叫來古玥說道:“玥玥,還不過來謝過王先生,要不是他,我們父女便陰陽相隔了。” 古玥剛才大哭了一場,現在猶梨花帶淚,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她朝我嫣然一笑,卻又如春花綻放,美麗得讓我的心髒不爭氣地狂跳不已。 “古玥謝過王先生救命之恩。”她輕輕說道,聲音柔膩動聽。 我老臉一紅:“不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 此時,下人來請,說是早餐准備好了,我一聽,肚子便打起了鼓,昨夜大戰了一場,今早卻已經是饑腸轆轆,古振聲也是個知情達意之人,他挽著古玥的手,連連招呼我共用早餐。 這頓早餐有了古玥的參與,倒吃得有聲有色,古玥出生寶貴人家,見識談吐皆屬不凡,古今中外的典故被她隨口說來,卻自有另一番韻味,而引經據典的同時又不失幽默,逗得古振聲老懷大慰,我也跟著大飽耳福,知道了許多新鮮的事兒。 早餐吃罷,我看時間也不早了,遂起身告辭。 “古先生,既然此間事了,我就此告辭,以後若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可直接來找我。” “小王,這麼快便要走了?”古振聲聽得我要走,連忙站起身來說道:“要不,你再玩上幾天,我們這城市雖小,但還有幾處可堪游玩的地方,我還正想讓玥玥陪你四處瞧瞧呢。” 我微微笑道:“不敢有勞王先生和小姐了,因為公司現在還有幾樁業務需要處理,我不能再作逗留,等以後有機會,我再上門拜訪吧。” 見我如此說道,古振聲也不強留,囑下人拿來一張銀行本票,古振聲在上面龍飛鳳舞地簽上自己的名字,然後蓋上了一個私人印章,接著把它遞給了我:“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可不留你了,不過這報酬你得收下,這張支票沒有限額,小王你自己看著隨便填吧。” 古振聲的大方讓我嚇了一跳,沒有限額的支票讓我隨便填,這意味著什麼我自然清楚,我連忙把支票推回去:“這不行,古先生,你這個報酬太大了。” “你這樣說就不對了。”古振聲望向自己的女兒說道:“我家的玥兒,可是我最珍貴的寶貝,難道她不值這個報酬麼?快收下,不收的話,你就是看不起古某了。” 古振聲這麼一大頂帽子扣下來,我不收反而是我的不對了,沒辦法,我只好把支票納入衣袋中。 “那好吧,古先生,古小姐,我們就此別過,有機會再見吧。” “嗯,我們送送你。”古振聲點頭說道,便由古玥挽著,一直送我到了大門口。 我啟動了車的引擎,便朝古家父女揮手告別,古振聲是滿臉微笑,但古玥卻似乎有什麼心事,臉上卻無笑容,只是幽幽地看著我,眼光中似乎有些不舍,我不敢對著那一雙幽遂深沉的眼睛,似乎看得久了,我的心會跟著沉進去一般,連忙轉過頭,掛上檔後,把車子駛出了古家的豪宅。 直到開出豪宅老遠,我還感覺到後面似乎有一雙眼睛在看著,這讓我不由踩緊了油門,一直到了市區,我才松了一口氣,隨手打開車上的音響,在悠揚的音樂中,車子迎著早晨的太陽,朝A市駛了回去。 本以為古家父女只是我生命中的過客,卻不料一件發生在另一個城市的事情,卻悄悄地把我和他們的命運聯系在了一起,這倒是現在的我,所始料不及的事。 就在這天我回到了A市,在傍晚時分悠閑地吃著晚餐的時候,遠在河南的J市,卻發生了一件事情,一件關系到J市生死存亡,以及對我和小夏都有深遠影響的事情! J市位于河南省西北部,北依太行山與山西省接壤,南臨黃河與鄭州、洛陽相望。 由于此市擁有豐富的旅游資源、優越的地理位置和數千年曆史文化的積澱,再加上交通便利,又有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這使得J市的經濟在這些年來突飛猛進,從五十年前一個苦巴巴的小市鎮,發展到現在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先進城市。 但再現代化的城市,卻仍避免不了一些社會最底層的存在,而拾荒者,便是其中之一。 所謂的拾荒者,便是那些從邊遠山區,或者經濟落後的小鄉小鎮出來的人,他們來到了城市里,卻因為沒有一技之長而無法在這科技文化發展迅速的城市謀得一個職位,但他們又不肯回到家鄉,因此,他們選擇了一些最辛苦,最底層的工作,他們是城市這個集合體最邊緣的人物,甚至有的時候,我們都會忽略他們的存在。 但他們有的成為了環保工人,為我們保持著城市的整潔;有的成為了工地民工,幫我們建起了高樓大廈;而有的,便成為了拾荒者,他們從人們不要的垃圾堆里揀選出有價值的東西,然後把它們賣到了廢品收購站,以賺取廉價的收報,用來維持他們的生活所需,漸漸的,拾荒者也成為了一項職業,一項處于社會最底層的職業。 老劉頭便是一個拾荒者,他干這一行一干便是二十幾年,他在四十多五十歲的時候來到J市,在做過環保工人,也當過廉價民工之後,老劉頭還是選擇了當一個拾荒者,而且一干便干到現在七十來歲。 雖然已經年邁,但老劉頭的身體還硬朗得緊,比起年輕一輩的也不遑多讓,再加上他這二十多年拾荒所練出來的毒辣眼光,很多時間他都能在不干起眼的垃圾里揀出“寶貝”來,因此,許多剛來城市的拾荒者都會來請教老劉頭,老劉頭也不藏私,把知道的都告訴了大家,因此,在拾荒者這一個特殊的群體里,老劉頭還頗有幾分份量。 這天,天色已晚,老劉頭和著水啃了一個還算新鮮的饅頭後,便拿著他賴以生存的鐵勾和麻袋走出了他棲身的木棚子,他今天的目標是沿著甕澗河的西南搜搜鐵路線那一帶有什麼值錢的玩意沒有。 甕澗河的西南地帶,平時很少會有拾荒者去光顧,除了火車會經常駛過那里之外,可以說是人跡罕至,為什麼,那是因為一個傳說。 傳說那片土地不乾淨,人要是在太陽下山後去到那個地方,會不時聽到狐狸的叫聲,而且晚上那會,還有人看到透明的影子在那上面游蕩,這個傳說流傳了很久,有多久?老劉頭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來城市,剛干起拾荒這一行那會,便有老前輩給他說過,那地方去不得,十個去了,有九個回不來。 老劉頭估摸著這傳說大概是從解放前流傳下來的吧,但現在都講文明,講四個現代化了,那甕澗河的西南地帶以前是一片老林子,但為了開通鐵路,老林子都弄掉了,現在是一馬平川的地方,老劉頭曾經遠遠地看過那地方,似乎乾淨得很。 他想到那地摸索也不是這一天兩天想的事了,按老劉頭看來,既然那片地方少有拾荒者光顧,又經常有火車經過,鬧不好那里會留下一些值錢的東西,老劉頭想自己年紀也大了,不如冒一次險,把那里瞧瞧,要是真揀到值錢的東西,就趕緊賣了錢回老家。 要是真有髒東西在,他這一付老骨頭也是時日無多,倒也怕不了許多。 于是,太陽一點點落入地平線的時候,一個僂萎的身影一步步走向了拾荒者的禁地。 甕澗河的西南雜草叢生,老劉頭深一步淺一步的走著,他用鐵勾拉開雜草,然後把地上一些可以賣錢的玩意丟進了麻袋里,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老劉頭打開了手電,雖然揀得挺不容易,但他卻暗自高興,這地方的東西可真不少,一路沿著河岸與鐵路走,老劉頭已經揀了不少東西,這大概是長年從這經過火車乘客丟下來的。 老劉頭慶幸著自己這寶算是押對了,這一路揀到的東西頗為豐富,到天色盡暗的時候,老劉頭已經揀了整整一袋,里面大多數是一些鋁罐頭之類的東西,這些東西比其它的可賣錢得多,老劉頭雖然揀不到什麼值錢的寶貝,但這一袋子的東西也夠他高興一陣子了。 他決定下一次也到這來,這地乾淨得很,哪有什麼野狐子還是鬼魂什麼的,反而倒是一地的賣錢玩意。 心情愉快的老劉頭哼著老家的小調,便掉轉了身子沿著來路走回去,也不知道是天太黑,還是老劉頭的身體已經不靈光,這走著走著,他大爺一個不小心踢到了一個石梭子,頓時摔了個狗啃泥。 老劉頭詛咒了一句,手在草叢里四處摸索著,想找塊借力撐起來的地,最後人是從草里起來了,卻感覺右掌心被一東西擱得老痛。 于是他隨手把那玩意拿了起來,還別說,這東西冰涼冰涼的,黑燈瞎火的老劉頭也鬧不清啥玩意,只覺得這東西個頭還不小,卻在中間鏤空,他摸到地上的手電打開一照,乖乖的不得了,手掌里的哪是什麼玩意,而是一只青綠斑斕的玉板指!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七章 魂魄之爭     下篇:第九章 古尸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