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九章 古尸開眼  
   
第九章 古尸開眼

看著手掌中這只玉板指,老劉頭頓時傻了眼,他拾了這麼多年的荒,還是第一次揀到這種東西,他不由用空著的一手,狠狠在自己又皺又老的臉上用力掐了一下,直痛得他眼角都冒出了淚花。 然後,一陣蒼老的笑聲在空曠的荒野上響起。 老劉頭笑得腸子都快打了結,他才坐倒在荒地上喘息著,還不時咳嗽上幾聲,他看了看手中的板指,連忙用手電再照上幾下,怕自己老眼昏花看走了眼,但照了幾次,這板指青綠如故,燈光一照,還有光澤在其中流轉,顯此物不是凡品。 “寶貝啊…”老劉頭拿著板指親了一口,一想這玩意要是賣出去,不消說肯定是一筆不菲的價錢,老劉頭頓時把剛才還偷樂著的一袋破爛給丟在了一邊,他坐倒在地上喃喃說道:“天開眼,天開眼啊,想我老劉一生潦倒,這老掉牙的時候倒是能賺上一筆了……” 心里這樣想著,老劉頭又傻傻地笑起來,不由心想那些把這里當禁地的都是傻蛋,這不,今天自己便在這里揀到了寶貝,這東西一看就知道是個古董什麼的,不賣個好價錢那才奇怪了。 一想到古董,老劉頭馬上坐直了身子,在他的記憶中,依稀記得有人曾經這樣對他說過,這甕澗河的西南埋著一座古塚,至于古塚中埋的是誰,老劉頭便記不起來了,只記得人家說過,還沒解放那會,常有盜墓的來這兒碰運氣,興許這寶貝就這地里哪個古塚里的東西。 一想到這里,老劉頭頓時心頭火熱,他想既然這板指可能是哪個古塚里的東西,說不得這古塚給整修鐵路那會,那墓穴已經被破壞了,東西可能被田鼠之類的動物給銜到地面上來,如此一來,那剛才揀到板指的地方,莫不是藏著古塚。 這要是真有古塚的話,那下面該有多少寶貝啊? 心里這一動念,老劉頭一下來勁了,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老劉頭也沒打算回去找人來幫忙,自己把鐵勾杆拿了起來,便決定自己獨干。 他憑記憶找到剛才自己揀到板指的地方,用鐵勾把雜草下面的地挖松,再把這些礙事的東西都勾出土來,這時清冷的月光照亮了這片荒地,老劉頭倒連手電也用不著,就這樣開始他的除草工作。 過得一會,老劉頭清出一個一米左右的區域,他也不急著挖土,而是整個人趴到了地上,耳朵和微濕的地面貼了個嚴實,然後用掌重重地拍著地面,這是用來測探地層下面是否中空的一種方法,和我們用來檢測牆壁是否存在夾層的方法一樣。 隨著手掌拍落,耳朵里傳來了“咚咚”的混厚響聲,老劉頭臉上一喜,這聲音表明地層下確實是中空的,那就是說,這地下要不是地下水流的話,便確實有古塚的存在。 于是老劉頭馬上起身,把鐵勾倒轉過來,用鐵杆插向地面,然後一壓杆身,便被他撬出一拔泥土來,他便用這個方法,沒幾下就把地上挖出一個洞,但鐵勾子畢竟不是合適的挖土工具,挖到性起,老劉頭干脆把鐵勾子扔掉,把板指小心翼翼地放進自己的口袋里後,老劉頭便蹲在地上,用自己的雙手挖起了土。 如此一來,這土倒是挖得快了,但老劉頭的一雙手也被土里一些尖銳的石頭等物劃得流血,只是他一點也不在意,心想這要是真挖出寶貝,這一點點傷又算得了什麼。 就在這種狂熱的情緒驅使下,還真讓老劉頭給挖出一個小坑來,也不知為什麼,這土越挖越深的時候,天上的黑云也漸漸地浮了起來,剛開始時,還只是在天邊遠遠的飄著幾朵,但到了後來,這黑云是越來越密,可奇怪的是,黑云並沒有把整個天都遮掩住,反而像一條黑鏈子似的,隱隱有連接起天際兩端的趨勢。 老劉頭自然不會注意天空上的變化,月亮漸漸為黑云所遮住,但老劉頭卻沒有覺得月光漸暗給他帶來什麼不便,反而,他這雙老眼是越看越清晰,要是現在有人在邊上,准會為老劉頭的樣子嚇一跳,這平時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現在卻兩眼發光,一臉狂熱的挖著地上的土,仿佛土下面有什麼東西在指使他這麼干一般。 嘭—— 老劉頭突然一手直沒入了土中,他不驚反喜,在土里的手掌四處活動一番,卻沒有碰到任何阻礙,只覺得土下陰涼得緊,他把手掌拔了出來,整個掌心布滿了水珠,那說明土下是一個相當濕潤的環境。 他拿來的鐵勾,用這黝黑的鐵器使勁搗他剛才手掌插進去的地方,看著沙石不斷地掉了下去,並且發出掉落地面的磁撞聲,老劉頭別提多高興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了這下面沒有地下水流,那存在古塚的機率倒大了不少。 就在老劉頭搗得高興的時候,他雙腳突然一沉,地面竟然塌了下去,老劉頭尖叫一聲,便掉下了一個黑漆漆的坑洞里。 此時,天上的黑云已經完全地凝聚在了一起,像是一條黑龍把天空分成了兩半,若此時有深知天相風水的人在此的話,必會為這天象嚇了一跳。 在風水學中,此天兆謂之黑豬渡河,主出凶償邪,古尸出土之象,是為大凶! 再說老劉頭跌到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坑洞中,真摔得他七葷八素的,一時倒是起不來身子,還好這坑洞和地面之間的落差並不大,老劉頭再躺得一會,便從地上摸索著爬了起來,但這里面黑得不像樣子,就算有什麼寶貝,他老劉頭也看不見啊。 在他犯愁的時候,腳踢到了一件物事,老劉頭順手抄了起來,差點沒歡呼一聲,原來他揀到了隨身帶的手電,大概是隨著上方的泥土一起掉了下來,老劉頭也不及細想,便推了推開關,手電閃了幾閃,倒真個亮了起來,一道黃橙橙的光柱照亮了這個坑洞。 老劉頭拿著手電四處一打量,乖乖,這哪是什麼坑洞,而是一個墓穴的內部,不過這穴倒也不大,老劉頭一眼就看得清楚,他手電筒轉了一圈,便直接看到了一口石棺材。 一看這地下果然有古塚,老劉頭來勁了,他三兩步跑到石棺旁,這石棺用花崗石所造,棺避四周盡刻著一些他看不懂的符號,老劉頭心想這大概是哪個朝代的古字吧,也沒怎麼放在心上,但這石棺也奇怪得緊,竟然用三條臂兒粗的黑色鐵鏈緊緊地捆著石棺。 三條鐵鏈上都穿著一個大銅鎖,鎖上照樣還是刻著一些老劉頭看不懂的符號,但入得寶山,怎能空手而回,老劉頭用手去拉那鐵鏈,這鐵鏈雖然年月已久,被墓中水氣侵蝕得嚴重,便也不是老劉頭想拉就拉得開了,一不小心用大了力道,老劉頭的手在鐵鏈上一打滑,整個人不由摔倒在了地上。 老劉頭的屁股剛挨到地面,便碰到一冰涼冰涼的東西,他嚇了一路,起來一看,卻是他那鐵勾子,看到這東西,老劉頭差點沒抱起來親上一口,他連忙拿起鐵勾,然後選了一截被水氣侵蝕得嚴重的鐵鏈,把鐵勾的一頭伸過去,然後架住一邊用力地壓,他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壓了上去,“咔”一聲響,鐵鏈崩開了一道口子,老劉頭再使勁一拉,便弄斷了這根鐵鏈。 他又如法炮制整斷了另外兩根,便累得不行,扶著墓壁大口地喘著氣。 等一口氣緩了過來,老劉頭看著那棺蓋,現在只剩這最後一層障礙了,一想到這棺里滿是寶貝,他便頭腦發熱,可他卻沒有想到,這棺中即使滿是寶貝,但石棺被三條鐵鏈鎖得嚴實,又怎麼會蹦到地面上去? 沒有想到這一層的老劉頭,深深吸一口氣後,便雙手按上了石棺的蓋子,他那根根被磨破了的手指滲出了血,一點點地流下了棺蓋,卻在血液滴到蓋子的縫隙邊時,仿佛里面有一股無形的吸力一般,老劉頭的血馬上被吸了進去。 天上的黑云更濃了,同時,偶有電蛇迅速地掠過云層,留下一道道銀白的電痕。 “呀喝——” 老劉頭用肩頭頂著石棺,把吃奶的力氣也拿了出來,使勁地托著棺蓋向旁邊一點點挪去,他咬緊了牙根,由于用力過度,臉上已經漲得通紅,那脖子更是粗大了一圈,就在他使勁使得快把眼珠子也擠出來的時候,石棺終于被他挪開了大半,頓時,一陣又腥又臭的黑氣從棺里冒了出來,老劉頭知道這尸氣可是吸不得,他連忙掩住鼻子,躲到了墓壁邊去。 也虧得這古塚頭上破了一大洞,這尸氣沒過多久,便散了開去,只是墓中還是留下一股淡淡的死魚般的味道,老劉頭一邊搖著手,一邊走近棺旁,他拿著手電朝棺頂一照,棺下是一具還沒完全爛透的尸體,這應該是墓中濕氣所致,老劉頭忍住惡心,手電繼續往下照,這尸體穿得是古代女子的衣物,如此說來,這棺中葬的還是一個女人。 只是任憑老劉頭用手電如何照,卻沒有看到一件值錢的玩意,他不甘心,又站到了古尸頭顱邊上的位置,用手電朝著里面照進去,卻依然一點東西也沒有,老劉頭看得直歎氣,想不到自己花了如此大的力氣,卻什麼也得不到。 卻在這時,老劉頭的手指剛好滴下來一滴血,血液滴在了古尸的臉上,若劉老頭此時用手電去照古尸的臉,便會發現這具尸體的額間竟然嵌著一顆紅色的玉石,經過這麼長久的時間,這玉石非但沒有為濕氣所侵,反而光澤紅豔之極。 血液方一滴在古尸臉上,那紅玉便突然一閃,那滴血便滴溜溜地滾向了紅玉,然後無聲無息地被吸了進去,像是嘗到了血的味道,那紅玉像一只貪婪的野獸,它突然紅光大熾,這異象終于驚動了老劉頭,但老劉頭還來不及反應,一股絕大的吸力把他的手掌牢牢地吸附在古尸之上。 老劉頭嚇得大叫,想要抽起手來,卻是紋絲不動,然後,他感到一陣頭暈,一聲聲吸吮的聲音傳來,老劉頭低頭看去,差點沒暈過去,自己的手掌竟然不斷冒出來大片的血液,然後這些血液便自動注入了古尸的身體內,過不了多久,古尸那干嚢的皮肉竟然漸漸地豐膩起來,而老劉頭自己則像一個泄了氣的氣球,皮肉緩緩的消失,最後,老劉頭張大了嘴巴,卻再也叫不出聲來。 一具曾經被喚為老劉頭的干尸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而石棺里,卻是一片紅光絕豔。 便在這片紅光中,那閉著眼的古尸,突然睜開了一雙眼睛!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八章 拾荒者     下篇:第十章 J市重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