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一章 不明氣體  
   
第十一章 不明氣體

氣體出現的地點是J市山陽區楊莊的一幢民宅後,安培和李鐵軍趕到的時候,戒嚴令已經先一步發出,黃色的戒嚴條把圍觀的群眾遠遠地隔開。 安培出示了自己的證件後,負責戒嚴的警察拿來兩副防毒面具讓他和李鐵軍戴上後,才讓他們進入了事故現場。 紅色的消防車旁,消防大隊長羅兵正大聲指揮著隊員從幾個點開始搜查,並采集氣體以作之後的檢查用,他看到安培二人走上前來,馬上迎了上去。 “安局長,你們可來了。”羅兵黑實的臉上現出笑容,他重重地和安培握了握手。 安培拍著他的肩膀,三人走向消防車。 “情況如何,那出事的隊員呢?” 羅兵歎氣道:“你說這事可真邪門,我干消防這行多少年了,還沒碰到過這種東西,幾個兄弟不小心吸了一口,便紅著眼睛發起了瘋,我們費了好大力氣才制服了他們,安局別太擔心,他們剛被120急救中心帶走了,應該沒什麼大礙。” 安培點點頭說道:“都讓其它隊員戴上防毒面具了麼?” “嘿,哪能不戴啊。”羅兵拍著大腿說道:“你剛才沒看到那吸入了不明氣體的兄弟,那個嚇人啊,眼睛是紅的,還嗤牙裂嘴的,像是隨時要咬人似的,我哪還敢大意啊。” “羅隊,發現氣體的是哪一幢房子?”李鐵軍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這幾幢民宅說道。 羅後一手指向當中一幢剛建好的四層樓高的房子說道:“不就這幢麼,氣體是從樓下磚縫里泄出來的,沒有味道,呈黃色,泄的也不是很多,就那麼一絲一絲的樣子,現在我讓其它隊員左右再看看,看其它地方還有沒有泄露,而其中一級則負責把地磚起出來,看看那下面會不會被誤埋了什麼氣體管道什麼的,但老實說,這個可能性不大。” “所以你懷疑是有人故意把氣體埋在這下面。”安培說道。 羅兵大點其頭:“我就是這樣想的,所以才報告給你安局長嘛。” “頭,我想進去看看。”李鐵軍朝著樓房揚了揚頭。 “行,我和你一起進去。” 羅兵一拍兩人的肩膀:“都別爭了,我們三人一起進去吧。” 于是,三人走向了發現不明氣體的新建樓房,這房子才剛建好,牆體還是白灰色的水泥,連外磚還來不及鋪上。 像楊莊這種地方,多是私人自己所建的樓房,不是用來出租,便是自己一家大小居住所用,因此樓房的規格並沒有一個統一的規劃,像眼前這一幢,除了樓下大廳之外,上面的幾層都被隔出一個個單間,一看便知是用來出租之用。 只是房子剛建成,什麼裝飾也沒有,還透著一股水泥味,雖則安培等人戴著防毒面具是不會聞到這股氣味,但一走進來,看到裸露的水泥牆,他們便會仿似聞到一股泥土的腥味。 三個消防隊員正抄著家伙對著大廳牆角的地方敲敲打打,安培走上前去,果見空中飄著絲絲縷縷淡黃色的氣體,氣體自那磚縫下泄出,每過數分鍾,便會有一縷這樣的黃色氣體從里面泄出來,然後輕飄飄地朝上方升起。 安培看得眉頭大皺,要是這樣下去,這氣體遲早會飄出大樓,如果任由它滿街飛的話,恐怕整個楊莊的人都會像前面幾個消防員一般發瘋,想到此處,安培突然心中一緊,如果這樣的氣體再多些、覆蓋的面積再大些,那整個山陽區,不,或者整J市的人都會發瘋,安培想像不出,若是整個J市的人都發了瘋,那是怎樣一付場景。 大概,那時的J市便和地獄沒什麼兩樣吧,安培如此想道。 “安局,安局。”李鐵軍連叫了安培兩聲,這年到中年的局長才“哦”了一聲,回過神來。 “怎麼?”回過神來的安培有些茫然。 李鐵軍拉著他退遠一些:“羅隊他們要用大鍾破地,破碎石濺到了咱們,讓我們站開一些呢。” 那一邊,羅兵大叫著讓消防員拿來了一柄大錘,他自己接了過來,並讓隊員讓開一些,剛要砸,安培連忙叫住了他:“等等,你要是這樣砸下去,萬一里面埋著這些氣體的容器,被你這樣一砸,恐怕氣體泄露得更快,要是它們都飄大街上,那還不把附近的人都整瘋了。” 羅兵一愣,然後憨笑道:“也對,我看這幫小子像撓癢似的半天還弄不開個洞來,就給急壞了。” 消防隊長拎著錘子走開來,朝隊員們叫道:“你們手腳利索點,別弄半天也整不出個樣來啊。” 雖則為了防備氣體泄漏得更快而不敢太使勁,但經過半個鍾頭的努力,這牆角地磚被起出了一大片,但這地面下卻沒有想象般那樣出現放著氣體容器的隔層,這淡黃色的氣體像是從地下冒出來一樣,仍舊絲絲縷縷的悠悠冒出來。 羅兵不死心,一咬牙,讓人把這地面也敲開來,這時候他也顧不得下面有沒有所謂的氣體容器,直接搶著大錘砸,安培也看出了蹊蹺,當下也沒有阻止,一陣乒乒乓乓之後,地面倒是被砸了出來,但下面就是沒見什麼容器,這些不明氣體依舊不斷騰起,像是從地底深處冒出來。 “這,這真邪門了。”羅兵撓著頭說道:“這東西到底從哪來的,該不會是從陰曹地府冒出來的吧。” “別胡說!”安培咤道,但心里卻不自覺認同羅兵這個說法,因為這些氣體的來曆實在太怪異了。 “羅隊,想辦法盡快弄清氣體的源頭並阻止它們擴散,然後把收集到的氣體盡快送技術部門檢驗,有什麼結果馬上和我說,我現在和小李要先回局里,那邊還有一樁案子要處理。”安培朝羅兵吩咐說道。 羅兵拍拍自己的胸口大聲說道:“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安局你放心,一有消息我馬上通知你。” 安培點點頭,便和李鐵軍一起出了大樓。 車上,安培默默說道:“這事你怎麼看。” “頭,你是懷疑這氣體和那邪教有關?”李鐵軍猜測道。 安培看著窗外的風景,也不答話,只是點了點頭。 “有這個可能。”李鐵軍雙手抱胸。“這不明氣體的出現和最近這三起凶案在時間上過于巧合了,但我想不出,邪教殺人,和這氣體之間有什麼關系。” “我也想不出來。但是,鐵軍啊…”安培回過頭來望向李鐵軍,眼睛里充滿了深深的憂心之色:“我怕這事如果不快些解決,J市,怕是要出大事了!” 青山,古寺。 古寺的大雄寶殿中,一老僧正跌坐于蒲團之上,默頌著“大德金剛經”。 他每念一句,便敲一下木魚,木魚聲聲,頌經不止,卻于此時,大殿之外響起了一陣腳步聲,步聲有力,每下響起,竟與木魚之聲暗合,老僧睜開了眼睛,腳步聲也戛然而止。 “空虛,你來了?” 大殿之外,陽光逆照,只余一條高瘦的黑色剪影。 “是的,師尊,我業已修完‘大般若卻邪印法’,甫一出關便得到師尊傳令,不知是所為何事?” “卻邪印法源于般若波羅密多心經,你能在三年之內盡悟其法,我倒也放心讓你下山去了。”老僧沒有回頭,仍然坐在蒲團之上說道。 那殿外之人雖則驚訝,聲音中卻沒有表現出分毫:“師尊要著我下山?” 老僧不答反問:“空虛,你來禪院多久了。” “九年整。” “九為數之極,空虛,你既從紅塵來,此刻,亦是回紅塵去的時候了,這青山古寺雖好,但你若經不起紅塵的磨練,卻永無望進軍那天人的無上之境,況且塵世異變漸升,那河南之地竟無端浮起九幽之氣,如此變故,我院又怎能置身事外。”老僧拿出一張紙條,輕輕往殿外彈去,白紙仿佛有無形的手托著一般,平平的飛出了殿外。 “空虛,此次下山,你先去找紙上之人,告知你的身份,她自會協助你調查九幽之氣一事。”老僧說到此處為之一頓,然後繼續說道:“你便即刻下山去吧。” “是的,師尊。” 山門之外,年輕的僧人自寺內大步而出,他眉目如畫,豐神如玉,若不是頭上光滑而無寸發,當真讓人不相信如此俊美之人竟是一個和尚。 山門石徑之旁立有一碑,上書“普世渡人”四字,空虛來到碑前,似是留戀非常地緩緩摸過青石,然後毅然抽手,便飄然下得山去。 他不帶一件身外之物,懷里只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一個地址,和一個人名。 地址是中國A市桃園小區4號樓404房。 而人名,則是趙小夏!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章 J市重案     下篇:第十二章 再遇古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