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十九章 月下  
   
第十九章 月下

在感覺到妖氣的瞬間,小夏從浴池中彈了起來,帶起滿室的水珠,水珠落地之時,她已經一旁的衣物穿好,便赤著腳沖出了房間,方一出門,便遇到了空虛,兩人略一點頭,便向妖氣的來源撲去。 在小夏的感知里,那妖氣自上方傳來,她和空虛身法盡展,便如兩股旋風般卷過了樓層,樓層的服務生只覺得眼前一花,頭發便為一陣怪風吹亂,等到他反應過來,朝樓梯口一看,正好看到人影一閃而沒。 服務生連忙拿起了電話打給了服務部經理。 小夏二人方一踏上剛才那對男女開房的樓層,便看到一大片普通人所看不見的淡紅色薄霧,薄霧之中帶著淡淡的香氣,小夏皺了皺眉頭,接著閉上了呼吸,再看空虛,一吸這紅霧之後,臉頓時騰上紅暈,但隨後又恢複如常。 “好媚的妖氣。”空虛輕聲歎道,想他修佛十數載,一顆心靈已修至萬滅俱寂的不動境界,但方才一吸那妖氣之下,竟讓他古井不波的心靈也為之輕輕顫動,空虛尚且如此,那普通人在這至媚的妖氣之下,自是全無抵抗之力。 淡紅色的妖氣是從這一樓層的一間房間里透出來的,小夏二人走到這一房間前,兩人皆屏住了呼吸,更收斂了全身的氣息不讓其所露,以防驚動里面的妖怪,這只千年之妖能夠在小夏與空虛兩人都毫無所覺的情況下進入酒店,只在剛才那一瞬間才爆發出妖氣,單是如此修為,已夠小夏二人警惕的了,而且兩人也知道,那里面的人在妖氣爆發的那一刻,便已經是死人一個了,現在只望那妖怪還末離去,憑他們二人之力,或可將其留住。 空虛一掌輕按門鎖,以他的修為,足以悄無聲息地將這把金鐵之鎖瞬間化為泥粉,那時再破門而入,自可殺房里狐妖一個措手不及,卻在他剛要發力之時,樓道一陣凌亂的腳步聲響起,數道人影跑了上來。 “你們要干什麼!” 一個發福的中年人大喝一聲,頓時讓小夏二人的如意算盤落空,小夏恨恨地盯了這個男人一眼,恨不得甩給他一巴掌。 那男人給小夏的眼睛一瞪,竟嚇得退後了一步,然後才想起後面還有兩個下屬,自己萬不可示弱,于是他肚子一挺,喝道:“我是這個酒店的服務部經理,你們兩個人鬼鬼祟祟地在這里干什麼?” 被這個所謂的服務部經理一耽擱,房間里傳來一聲輕響,小夏知道妖怪已經有所察覺,便朝空虛喝道:“動手,別理他們!” 空虛也不答話,此時他再不用上柔勁,而是一掌拍在了門上,體內勁力一吐,房門朝中間凹陷,下一秒,木門“呯”一聲爆裂為無數枝條向房間里四散飛刺,空虛此舉一來破門,二來同時攻擊房里的妖怪,希望借此來拖延其動作。 房門爆碎,服務部經理和他身後的兩個服務生頓時呆住了,如此場面,只在電影中看過,他何曾想到會在現實里遇到,這不禁讓他張大了嘴巴,一向靈光的腦袋也一時轉不過彎來,現時呆在了當場。 房門一破,空虛幾乎是追著漫天木碎沖進房間里,小夏方要跟于其後,房間里已經傳來數聲悶響,以及一聲尖叫,然後所有的聲音便消失了。 小夏進得房間,房間里插滿了木枝碎片,空虛單掌撫胸半跪于地上,小夏連忙扶起了他,只見空虛閉著雙眼,臉如金紙,但過得片刻,又漸漸恢複了紅潤,他朝小夏擺了擺手:“不礙事了。” “那妖怪呢?”小夏問道。 空虛看向四碎的玻璃窗:“逃了,不過它也受了我一記卻邪印,三天之內必須躲起來療傷。” 風從破碎的玻璃窗外吹了進來,窗外,月色方臨的J市閃爍著無數的燈火,顯得美麗非常,而窗內,卻一片狼籍,更有一具被挖去了心髒的男尸躺在床上。 男尸的臉上,仍掛著一抹詭異的微笑。 腳步聲傳來,服務部的經理大著膽子也進到房間里來,他在看到滿屋子都是四碎的木片時便叫了一聲,再看到潔白床單上躺著一具尸體,更是尖叫起來。 小夏輕歎,走到一旁的電話機旁,打了一個電話給安培,並把這里的情況簡單地說與他聽,再掛上電話時,酒店里其它被服務部經理的尖叫聲引來的人開始圍到這間房間來,小夏無意去阻止他們,她走到窗邊,夜色下一輪彎月高懸于星空之上,但這輪一向潔白如玉的月亮,卻隱隱蒙著一層血色紅光。 同一輪彎月,不同的城市里,我驅車回到了家中時,已經是晚上十點,今天小夏去了J市,我也預訂了明天的機票,而今天一天的時間我都用在安排公司接下來的工作上,直到現在,大半個月的工作才算安排妥當。 小夏雖然沒說這J市之行要花上多少時間,但我想以九幽之氣的嚴重性,所花的時間必定不少,于是我把工作也安排得久一些,省得到時小然總得打電話給我。 推開了門,客廳里只有古玥在看電視,她看到我回來,便站了起來:“強哥,你回來了。” 我點點頭算是答應,自從昨晚和她談了一席話之後,我開始和她保持著一段距離,但對于我的冷漠,古玥卻不為所動,她依然笑得甜美。 “我剛燉了一碗雞湯,現在就去幫你熱一熱。” 我看她轉身就要走向廚房,低歎一聲叫住了她:“古小姐,你實在不用花太多心思在我身上,我們真的是不可能的,明天去J市的機票我已經訂好,你明天就隨我走吧,我帶你去見古先生。” 古玥聽得雙肩輕顫,然後她回到頭來,哀怨地看著我:“既然明天我就要回去了,那你喝我一晚雞湯難道也不行麼,就算是回報你救了我的一點心意,好嗎?” 她的輕言細語,讓我無法硬起心腸來回絕,只能無奈地點了點頭。 古玥嫣然一笑,笑容中帶著三分苦楚,看得我心中微微一痛,我連忙握緊了拳頭,才把這種感覺按了下去,古玥走進了廚房里,不多時便為我端上了一層香味撲鼻的湯來,我嘗了嘗,溫度剛剛好,便一口喝掉,然後也不再看她,只是說要先洗個澡,便走向浴室。 古玥看著我的背影,良久,一滴淚水滴落在她的手上。 洗完了澡出來,古玥已經回房間去了,我也樂得輕松,隨手在冰箱里取出一罐啤酒,便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喝起酒來,酒喝完時,已經快十二點了,我打了一呵欠,便關了電視機,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起來。 睡到半夜,我突然醒了過來,以我現在的修為,自然不可能是被凍醒,而是我感覺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這股氣息洋溢著靈氣,像是有人吸取天地的精華一般,但這房子里除了我一家和古玥外,便沒有其它人,老爸老媽自然不可能有這個能耐,莫非是古玥? 我心頭重重打上了一個疑問,便悄無聲息地翻身下了沙發,踮起了腳尖摸到古玥房外,我才一接近房間,便清晰地感覺到房間內清冷的氣息在流淌著,我暗暗稱奇,難道這個古玥,也是個修行的人。 但是古振聲卻分明是個普通人,我在他身上感覺不到一絲靈氣,反而這個古玥,第一次見面時她魂魄不依,即使身具靈氣也無從感應起,而這次見面,卻因為要和她刻意保持距離,我也沒留心去注意,如果不是這一次察覺到房子里的氣息有異,可能我把古玥送到她父親手里時,還不知道這檔事呢。 我再屏息感應上一陣,便決定返身睡我的大頭覺去,因為即使古玥是修行者,也不大關我的事,而且她的氣息並沒有帶著邪異的感覺,我更沒過問的必要,只是從氣息的流動來看,她所修練的功法應該是屬于那種最粗淺的一種,只比普通的煉氣為強而已。 卻在我轉身之際,古玥房間內的氣息突然一變,本來緩慢卻有序流轉的靈氣卻燥亂起來,變得沒有節制的迅速流動,那本來只是小溪般流動的靈氣猛然間變成長江大河般奔騰起來,古玥房內頓時傳來一聲輕呼,靈氣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嚇了一跳,別不是她修練得走火入魔吧,這時我再顧不得什麼避嫌一事,馬上轉動門鎖,還好古玥房間沒有上鎖,我一打便開。 潔白銀色的月光從大開的窗戶外灑了進來,外面的風把兩邊的窗簾吹得不斷拂動,而古玥,便臥倒在月光下的床上,像是熟睡過去一般毫無聲息,便臉上,一雙秀眉卻緊緊地擰在了一起,像是忍受著什麼痛苦的事情。 我連忙撲到她床邊,捉起她的脈門一把,乖乖不得了,她體內的靈氣四竄,像脫缰的野馬般在她的經脈中四處流走,這時的古玥是相當危險的,如果施救不得法,她便會有走火入魔之險。 把古玥扶了起來,我危襟正坐,分別兩掌按在她的背後,把我體內的道力分成一股渡入她的體內,還好古玥體內的靈氣並不強盛,因此,我以意念驅使著道力,緩緩地把四竄的靈力約束起來,強制讓它們以一定的規律行走于古玥體內。 月色之下,我和她像兩尊石像般一動不動,如同這一坐,可達永琚C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十八章 妖氣     下篇:第二十章 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