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二十六章 圍城  
   
第二十六章 圍城

楊莊,小夏二人出得樓來,他們在聽完安培的電話後,臉色均凝重非常,雖則在這廢樓之內尋得狐妖布陣的關鍵之物,他們也把那顆詭異的心髒以天火燒毀,按照狐妖以十二地支之一的方位布陣的情況看來,這個不知名的邪針必定也與其它地支方位有關,可即使現在他們把其它地支方位的布陣之物破壞掉也無濟于事,因為幽氣已經進入第三階段,到了開始出現冥氣的程度,到了這個時候,此陣已經全然不用控制而能夠自行運轉,除非找出此陣最關鍵的方位,也即是陣眼。 所謂的陣眼,可以看作是一個陣的控制中樞,只要破壞了這個控制中樞,那麼再厲害的陣也動作不起來,但既然是一個陣最重要的地方,那麼它也一定是一個陣中最凶險之地,而且以種種方法藏匿起來,要找到陣眼並不容易,何況小夏二人現在對狐妖所布之陣是什麼還不知道,又怎麼能夠推斷出邪陣的陣眼所在。 “趙小姐,你不如先打個電話給王先生,看看他那邊的情況如何,如果他的事情辦妥,不如讓他和我們一起去查看這城市邊緣,這個時候,多一個人便是多一分力量。”走出樓外,空虛便朝小夏說道。 小夏點頭:“也好,我也想知道他找到那女孩了沒有。” 一邊說著,她一邊拔出一組號碼,電話響了兩響,便為人所接通,但手機里傳來的卻不是那個人熟悉的聲音,反而是一把女聲:“喂,趙小姐?” 一聽到這個聲音,小夏頓時呆得一呆,她馬上想到一個問題。 為什麼他的手機,會由那個女人接聽,他怎麼了,他們,現在在干什麼! 但小夏旋又壓下這連串疑問,她知道現在並不是在這些問題上糾纏的時候,她趙小夏終非普通女人,尚分得清事有圖紙,何況,她相信那個男人不會在這種時候還添這種亂子。 “阿強呢?”于是,小夏以她最冷靜的聲音問道。 出乎意料的是,電話里的那個女人卻哭了:“趙小姐,你現在在哪,我們現在呆在你的房間里,強哥,強哥他為了救我,受了很重的傷,我不知道能為他做些什麼,求你快回來看看他吧……” 那女人的一席話頓時讓小夏的冷靜都飛上了天上去,她拿著手機急急叫道:“他怎麼了,他到底怎麼了……” 空虛聽出事情有異,眼見小夏激動如斯,連忙搶過電話,一掌虛按她的背心,一道純正的佛力渡之過去,以助她安定心神。 小夏激動得赤紅的臉色漸漸平複下來,她朝空虛感激地點點頭,像她這樣的修行之人,最忌的便是心神大起大落,輕則傷身,重則走火入魔,方才一聽那男人受了重傷,小夏的一顆心馬上被揪了起來,她這時才發現,自己的生命中已經適應了他的存在,冷靜下來的小夏,接過空虛掌中的手機朝古玥說道:“古小姐,麻煩你看著阿強,我們馬上就過來。” 說完,小夏匆忙走向旁邊的警車,看著小夏的身影,空虛低歎了一聲:“情之一字,果真累人得緊啊。” 低歎聲中,空虛也跟著上了車子,車門方一關上,汽車便發動了起來,打了一彎後,便朝著原路駛回。 一路上,小夏心事如潮,一時想到和他初次相遇的時候,一時又想到了經曆的種種困難,複又想到他和另一個女人一起躺在床上的情景,最後想起了他在門外解釋時,那一句深深打動了她的話。 “我要怎麼讓你知道,我愛你!” 一想起這句話時,小夏便會湧起難以言語的甜蜜,就在這胡思亂想中,警車到達了酒店,小夏連招呼也欠奉,便馬上打開車門跳了下去,飛一般地沖進了酒店內。 空虛看得連連搖頭,只得向駕車的警員說道:“麻煩你在這里等一下,我們的一個朋友受傷了,所以得回這酒店一趟,但過一會還要麻煩你送我們到城市的邊緣查看一番。” “行,大師你們忙吧,我就在這歇會。”那警員爽快答道。 點點頭,空虛才也跟著下得車來,但當他來到小夏房間中時,小夏已經坐于一旁,正源源不斷將自己的道力渡入床上的男人身上,而另一個女人則坐在對面的椅子上看著,連空虛進來,她似乎也毫無所覺,分明全付心神也記掛在那男人的身上。 空虛來到小夏的另一邊,他伸出一掌虛按在男人的肩上,也跟著渡入佛力,純正的佛力一入其體,便和小夏二人的道力融會無間,加速著男人傷勢的複原。 三人這一運功,便過了一個多鍾頭,我從物我兩忘的境界中蘇醒,便感覺到體內有一道一佛兩股力量緩緩退出了身體,再睜開眼睛,卻看到小夏和空虛分別坐在我的兩邊,我默察傷勢,竟已好了大半,只剩下移位的骨頭需要一些時間複原而已,不消說,能好得這樣快,應當多虧了小夏二人之助。 看著小夏略顯蒼白的小臉,我心痛的說道:“小夏,累著你了。” 小夏搖搖頭:“不,只要你沒事,我累些無所謂。” 空虛在此時干咳了一聲,我頓時記起這里還有兩個外人在,實不宜和小夏打情罵俏,連忙朝他一揖:“謝過大師的援手。” “別叫我大師,我可不敢當。”空虛露出笑容:“還是叫小僧空虛吧,王先生,你傷勢如何。” “好了大半,即使遇敵,也足可自保。”我說道,空虛不會問多余的話,既然他問起我的傷勢,必定是有些地方需要我出力。 果然,空虛聽我如是說,便跟著說道:“如此最好,根據這警察局長所說,這城市被一股黑氣所隔絕,我和小夏正打算前去查看一番,王先生若已無礙,也隨我們走一趟吧,這幽氣和冥氣皆會引來邪穢妖怪,多一人,便多一分力量。” 我卻還沒答話,古玥卻在一旁站起來叫道:“不行,強哥的傷才剛好,你們怎麼能夠讓他現在就去拼命。” 古玥這一叫,便把我們三人的目光全吸引了過去,我頗覺尷尬,忙說道:“你們先到樓下等我,我和她說幾句話後便來。” 小夏和空虛舉步欲走,卻為古玥攔了下來。 “趙小姐,你不是強哥的女朋友嗎,為什麼你就一點也不愛惜他的身體,他都這樣子了,你還要他去拼命!” 小夏被古玥一句話說得不知該如何回答好,我走過來,拉開了古玥,著小夏二人先走。 “玥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歎了一口氣說道:“但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惡劣了,如果我們這些有特別能力的人不做點事情的話,有可能這個城市就完了,你知道那意味著什麼嗎,那意味著全城幾百萬的人都會死啊,你說我能在這里坐得住嗎?” “我不管!”古玥叫道,然後低下頭小聲說道:“我只希望你平安無事……” 我拉著古玥到一旁坐下:“玥玥你聽著,這事我非去不可,能力越大,責任便越大,這句話你可知道,或許你在街上碰到一只狗,一只貓受傷了,你還會去幫助它,更何況現在是整個城市都有危險,我是絕對不能坐視不管的,況且……” 說到這里,我頓了一頓,古玥卻接下去說道:“況且趙小姐也會去,你一定會跟著去保護她,是嗎?” 我點了點頭:“總之你呆在這里,一時半會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如果出現緊急情況,就及時通知我吧。” 說完這句話,我不敢再去看古玥,匆忙地走出了房間,古玥看著房門合上,這才幽幽說道:“如果我出現了危險,而趙小夏也身處險境的時候,強哥,你會如何選擇呢,你一定會選擇保護趙小夏,不是嗎。” 淡淡的哀傷在房間中彌漫,似乎老天也感覺到這份哀傷,黃色的天空,漸漸下起了雨來。 走出大堂,小夏在一輛警車上朝我招手,我快步上前,坐在駕駛座上的警員幫我打開了車門,一見我赤著上身,連忙脫下自己的警服遞給我:“先生,你先穿上吧。” 我感激地接過,剛才急著下來,倒是忘了先弄件衣服穿,小夏看我上了車,便讓警員把車開向城市邊去。 于是,細雨綿綿中,警車帶起連串的水花,駛向城市之郊。 我們以解放路為起點,一直駛向了J市西小莊的方向,一路上經過了J市的市中心,但這平時最為熱鬧的市區,現在才靜如鬼域,大片大片的商店還來不及關門,人們便四散逃難而去,街上東西四棄,完全一付逃難的樣子。 此時,街市之上還不時噴出一股幽氣,但這些來自黃泉的穢氣沒有初時噴發時那麼的濃烈,可即使是這樣,也在街道上留上淡淡的一層黃霧。 我們的車門完全緊閉著,連車上的空氣系統也不敢打開,怕把幽氣吸了進來,我們自然不怕,但駕駛車輛的警員只是普通人,要是他被幽氣所侵,這一時之間怕要找另一人帶路便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來到了解放路的末端,在接近J市邊緣的時候,我們卻發現了一大條車龍,各種車輛堵死在了公路上,原來這J市的居民,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按照警察的警戒令呆在家中,還是有不少的人希望離開突然出現異常情況的城市,生存是人類的本能,因此他們這樣選擇本無可厚非,但幽氣滿城的情況下,實是呆在家中還安全過出到街上。 何況城市邊緣出現了冥氣,這些人根本無法越雷池一步,若有人誤觸,那生路頓成死途,我們看得暗暗著急,這一大堆車子堵著,警車雖然響起了警笛,卻也無濟于事,于是我們留下警員,三人躍上其它的車子上方,便以車頂為落點,迅速躍向城市邊緣。 沒有理會車中人的抱怨和喝罵,我們很快來到了邊緣地帶,于是,我們看到公路被一層半米多高的黑氣所斷開,這城市的邊緣沒有太多的樓宇,少了許多障礙物的地方視野非常空曠,我們環視一周,發現這從地下騰起的漫漫黑氣竟一路蔓延到地平線處。 看到此處,我們頓覺心中一涼。 J市,冥氣圍城之勢已成!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十五章 逝水     下篇:第二十六章 圍城